正文 第36章

    <---凤舞文学网--->    “你恶魔。--凤-舞-文-学-网--”子爵虚弱的抬起臂膀指着瑨儿。

    “恶魔?您说我?” 瑨儿指了指自己坏笑着。

    “如果我做恶魔就可以让您乖乖掏钱的话我不介意。” 瑨儿又换上了一副讨债的表冲子爵伸着手。

    子爵顿时感觉口一滞气血翻涌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眼一闭向后一倒再没了动静。

    他刚一张嘴瑨儿就迅的向后一纵避开了只可惜了那精致的手工地毯上面一滩乌黑的血迹。

    “父亲!”普瑞丝惊惶失措的扑了过去抱着子爵的肩膀不停的摇晃边哭边喊着父亲。

    “子爵大人!”

    卡恩更是慌了神堂堂一个子爵活活被气成这样这可怎么办?

    “瑨儿!”埃尔特生气了。

    “校长没事的有我在一切放心。” 瑨儿笑眯眯的又走上前来对于子爵现在这样子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还笑!子爵现在这个样子你说怎么办?”

    “没事的放心吧。”

    瑨儿走到子爵边把号哭不止的普瑞丝一把拎开丝毫不理会她要跟自己拼命的架势抬起子爵的手臂用他的衣袖把他嘴角的血迹插掉然后从右手的戒指里拿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红色的药丸捏住子爵下颌迫使他张嘴将药丸放入他口中。

    药丸入口即化很快子爵长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

    “父亲!”

    “子爵大人!”

    看到子爵睁开眼睛众人赶紧围上前去瑨儿又被挤出了***。

    “子爵大人您现在感觉如何?”这次问话的是校长埃尔特他怕若是再由瑨儿来问的话子爵又得气过去一次。

    子爵也学聪明了在确切看清了自己眼前的人后才微微点点头表示自己况还好。

    众人终于松口气。

    休息了几分钟子爵扶着沙扶手慢慢的站起来走了两步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转过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着坐在办公室另一边拿着包点心吃得津津有味的瑨儿。

    低头考虑了一会儿子爵走到桌旁拿起桌上的纸笔坐下唰唰的写了起来片刻之后拿着那张纸走到瑨儿面前。

    瑨儿接过一看是二十万金币的欠条笑了。“谢谢。”把纸条折了几折收进戒指。然后又拿出一个瓷瓶放到子爵未收回的手里看着他打开瓶子闻了闻满意的揣在口袋里。

    “一天一颗。”

    那三人看傻了眼。

    这两人玩什么呢?

    “父亲她给了您什么?您又给了她什么?”普瑞丝看到那张纸心里一阵紧张父亲不会是真的给她打了欠条吧二十万金币这要多少年才能还清啊!!

    “从今天起塞德家族欠瑨儿小姐二十万金币有字据为证。”子爵神淡漠的回答女儿的问题。

    “父亲!您真的要付她二十万金币?为什么?”普瑞丝一脸的不敢相信。

    子爵并未答话只是狠狠的剜了自己女儿一眼然后用带有恳求的目光看了看瑨儿眼睛又瞄了一眼普瑞丝。

    瑨儿耸耸肩把最后一块点心丢入嘴中拍拍手站起来走到普瑞丝边。

    “子爵大人看在你付钱爽快的份上就如您所愿。”

    伸手要牵普瑞丝的手普瑞丝抽就躲。

    “普瑞丝!”子爵威严的声音略带怒气。

    “父亲……”普瑞丝被吓到了嗫嚅着不敢出声只好站住不敢乱动。

    瑨儿痞痞一笑牵起她的左手稍微按摩了一下然后包在自己两手中内气从相交的双手传递过去并在其手中的经络中来回运行同时瑨儿再辅以手部位按摩。不多长时间普瑞丝就觉得自己毫无知觉的左手开始有麻麻痒痒的感觉并且越来越酸同时还有一股胀感当这些不适感觉最终都褪去的时候她惊喜的现自己的手又恢复了过来。

    “哼果然就是你要不然你怎么可能有办法让我复原!”左手刚恢复普瑞丝就变了脸一声不吭的拳头就递到了瑨儿眼前。

    切~~~

    瑨儿甩都不甩她子不动只是用右手挡在面前阻住了她的拳头然后另一手顺势搭上她的脉门一用劲普瑞丝当即瘫软在地。

    “普瑞丝!”子爵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啪”的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打得她翻倒在地当时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就出现在普瑞丝雪嫩的肌肤上。

    瑨儿自然也无法再扣住普瑞丝撤手退到一旁。

    校长和卡恩只顾低头擦汗。

    “子爵大人何必呢好歹是您的女儿骂过就算了别动怒。”站在一边的瑨儿不凉不咸的悠悠开口。这个蠢笨的女人还没得到教训这辈子就做个废人吧。

    “瑨儿不用你假好心!!”普瑞丝捂着脸怒瞪着她恨不得将她大切八块。

    “那好吧反正也不关我事校长我先走了以后有时间请您喝茶。” 瑨儿极其潇洒的拉开房门走也。

    当瑨儿走出了门普瑞丝才惊醒过来自己的右手怎么办?

    “卡恩中午了你也回去吃饭吧。” 瑨儿前脚走后面埃尔特就把卡恩也打走了。

    “瑨儿等等。”卡恩小跑几步追上前面慢慢走的瑨儿。

    “卡恩学长没你事了?” 瑨儿一脸天真。

    “我能有什么事啊不就是过来拉架的嘛。”卡恩两手一摊比较无奈。

    “你和子爵干什么呢怎么他吐口血就转变了呢?”

    “那子爵有旧疾现在年纪大了旧病复我那瓶药能让他舒服一点他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该如何抉择。”

    “那普瑞丝……”

    “普瑞丝?让她吃苦头去吧我才不管呢。我已经吃很大亏了她几次袭击我卖瓶药给子爵还治好她一只手这几件事加起来才收他们二十万金币我还从来没做过这么亏的生意呢!” 瑨儿一边走一边气哼哼的心疼那平白消失的金币。

    “二十万金币不是个小数他一个没有封地的子爵你让他上哪弄这么多钱?只怕欠你的钱得要他们家族还一辈子。”

    “哼那与我何干?没钱?没钱就不要在我面前端贵族架子。”一句话道出瑨儿狮子大开口的真正原因。

    卡恩额头上的汗如瀑布。

    ※※※※※※※※※※※※※※※※※※※※※※※※※※※※※※※※※※※※※

    “瑨儿瑨儿你回来了况怎样?”

    瑨儿刚踏进餐厅早已守候多时的同学就围了上来。

    “没事解决了。”

    “普瑞丝怎么处理?”

    “她一切照常。” 瑨儿端着餐盘站在点菜的窗口前一边点菜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同学的问话。

    “一切照常?难道没有什么惩罚吗?”

    “校长说普瑞丝的这个行为按校规是要被开除的可是她的父亲是子爵所以她享受贵族特权不必开除照常毕业只需要缴纳少量罚金。”如果二十万是少量的话。

    “啊?那这事就这么算了?”

    “人家是贵族我是平民我能有什么办法认了呗。”

    唉~~~~

    同学们个个垂头丧气。

    没想到普瑞丝是贵族难怪那么嚣张。

    “贵族就可以这样随便欺负人吗?”一名同学不甘心的小声嘀咕着。

    “那你以后就努力做一个不欺负人的贵族。” 瑨儿笑着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端着餐盘找了个位置坐下。

    ※※※※※※※※※※※※※※※※※※※※※※※※※※※※※※※※※※※※※

    “瑨儿这是给你抄的笔记。” 瑨儿才走出林荫小道就看到斯瑞坐在她宿舍门口的台阶上手上拿着一个笔记本。

    “谢谢。”瑨儿接过翻了翻。

    “那个瑨儿……”

    “嗯?有事?”

    “那个复合魔法卷轴真是你做的?”斯瑞神犹豫吞吞吐吐半天终于还是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当然花了我好多天呢怎样还可以吧?” 瑨儿略微一怔这个斯瑞动作真快这么短的时间就知道了嗯~~~~~有做特工的潜质。不过想想他后的人也可以理解。

    “嗯真的很好我就做不出。”这次斯瑞没有再脸红脖子粗的说“我不会输给你”头一次承认瑨儿的实力。

    “谢谢。”瑨儿笑笑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临进门时又停了下来掏出一件东西抛给斯瑞。

    “哦对了斯瑞把这个带给校长他这几天估计没睡什么安稳觉年纪大了要注意保重体。每晚临睡前吃一粒就行。”

    斯瑞伸手接住是一个雪白的巴掌大小的瓷瓶拔掉塞子里面是数十颗小拇指盖大小的绿色药丸散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

    “你为什么……”话未说完就戛然而止因为门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关上了。

    挠挠头斯瑞拿着瓶子走了。

    而卧室里瑨儿却在干嚎。

    “星星我今天好可怜啊被人欺负得那么惨才只捞到二十万。” 瑨儿在上翻来翻去把被子踢得乱七八糟。

    “你就知足吧在这样一个生产力并不达的世界二十万金币可不是个小数字你那瓶药的成本才只有二十个金币而且还都是花在了工具的原材料上药材是从森林里带出来的一分钱没花。”

    “可是我还是亏啊我被那个普瑞丝三番四次袭击。”

    “反正你也没打算治好她的右手就当赔给你了。”

    “你干嘛老帮她说话?” 瑨儿皱着眉噘着嘴。

    “我是就事论事。”

    “哎呀~~~~~~~” 瑨儿又开始在上打滚却又突然停下来。

    “不过很奇怪耶当时只是用‘冻气’赶走她而已可是为什么冻气会郁滞在她的手内导致她气血不畅经脉堵塞?”

    瑨儿咬着下唇冥思苦想可是怎么也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慢慢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ZZZZZZ……

    ※※※※※※※※※※※※※※※※※※※※※※※※※※※※※※※※※※※※※

    普瑞丝袭击炼金部新生的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谁让人家是贵族小姐呢有什么委屈也只能嚼烂了吞下肚去。炼金部虽然对此事愤愤不平可也无可奈何。

    而普瑞丝在此事之后老实了许多再没有看到她横眉冷对了同时她还退出了擂台赛结果使得大家对擂台赛的关注度猛增大家都在猜测谁会接替普瑞丝坐上武技部第二把交椅。

    炼金部当然是恢复了往的学习、生活在时不时的高年级的学长学姐做实验时失败引起的爆炸声中子就这样一天天如流水般过去。

    瑨儿照常是一有空就窝在房间里研究、设计魔法阵到目前为止七系魔法的魔法阵已经全部制作完毕输入星星的资料库中从最基础的小火球、小水球、小电弧之类的到高级魔法只要是已知的魔法就一个不落一应俱全。现在她的主要工作放在了复合魔法上这种魔法阵的设计可比单系的要难太多了必须得考虑得相生相克相辅相成的问题而且马上就是新年了自己在异世界的第一个新年总不能冷冷清清的过吧她正计划着新年给大家来个惊喜呢当然挣钱也是不能耽误的。

    这天瑨儿偷得浮生半闲在街上溜达采买一点生活用品看看时间还早决定顺道去找法林看看他的手恢复得怎样。

    工会一如既往的闹人来人往摆放在楼梯边上的任务布栏上依然是排得满满的各式任务任务栏前围了不少人他们都在寻找适合自己的任务。

    瑨儿要去楼上找法林因此经过任务栏的时候眼睛无意的扫了一眼结果就让她看到了挂在最顶端的任务s级任务!

    这个s级任务引起了瑨儿的好奇心仗着她个小挤到了任务栏前仰着脖子仔细阅读。

    “s级任务帝国东北部戛坦城出现魔龙紧急征召勇士前往屠龙猎杀魔龙者以龙牙领赏赏金五万金币。”

    瑨儿看得不知所谓所以她一脸的茫然搞不懂为什么要去屠龙。龙难道不是瑞兽吗?

    想不通就不想。瑨儿摇摇头挤出人群向楼上走去。

    法林看到瑨儿非常的高兴他的手已经恢复了八成足以应付常生活和工作两人喝茶时他一直就是用右手倒茶拿点心一点问题没有其间还给她讲了很多最新的趣闻逗得瑨儿前仰后合。

    好不容易笑够了瑨儿突然想起那个s级任务遂问道:“我刚才上来的时候看到有个屠龙的任务那龙做了什么坏事吗?”

    “那头魔龙把戛坦城毁掉了大半全城的百姓死伤三分之二只有一些年轻人逃到了邻近的城镇。帝国于是布任务征召屠龙勇士只是任务布的时候已经距离事件生有三天的了而任务布至今也有四天了。根据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魔龙已经离开戛坦城但其他城市还未现它的踪迹倘然它愿意也许下一刻它炙的龙息就会降临在我们头上。”

    “啊?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了呀?这魔龙这么厉害呐?!那个戛坦城在什么位置啊?” 瑨儿被吓一跳原来龙这种动物并不是在哪都是瑞兽啊。

    “戛坦城位于帝国东北部隶属于图坦蒙特郡。据生还的人说那头龙为黑色全覆盖着厚厚的鳞片刀剑无伤体有几百米长以龙息作为武器。来历不明是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戛坦城的。”法林眉头紧皱眼看就是新年了却突然生这样的事真是要命。

    “不是吧~~~~!会飞、防物理攻击、会魔法攻击、体型巨大这怎么打呀?!”瑨儿开始幻想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魔龙经常在帝国出现吗?”

    “并不经常历史上只出现过几次但是魔龙每次出现都带来巨大灾难以往为了消灭魔龙都要牺牲不少优秀的战士和魔法师。”

    “魔龙那么庞大那么宰杀后的尸体怎么处理啊?”随意丢弃会有生态危机的啵?

    “魔龙虽然会给人类造成灾难但它本却是好东西它的血和龙核是最好的魔法材料是魔法师的最;骨头若是磨成粉添加进武器里会使得武器变得更加坚硬是武器师的最;鳞片和皮是铠甲师的最因为龙鳞的坚硬以及魔龙天生的抗魔所以做成的铠甲有着最好的防御力。”

    “哦?魔龙还有这种好处?那以往杀魔龙是怎么杀的?” 瑨儿挑眉心里有了打算。

    “以往都是大量的不同系别的魔法师配合战士前往因为魔龙的抗魔使得攻击魔法对它无效但可以使用一些辅助魔法限制魔龙的行动然后由战士冲上前去将魔龙斩杀。但这次会怎样还不知道因为接下任务的几支佣兵团现在还在路上。”

    “希望他们会成功吧。”

    “希望如此。”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大冒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