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欠东风

    <---凤舞文学网--->    6灿,江夏人,镇远侯嫡嗣,祖父平,武帝时为大将,忠勇以闻,父信,督军江夏二十年,沈厚精忠,朝野共钦。--凤-舞-文-学-网--公少失恃,随父入军营,十余岁,能挽三石强弓,有神力,虽百战勇士不能敌。信每谓左右子功业必在吾上。”

    公自幼好武厌文,因国中崇文轻武,信为之忧心,延师教读。公顽劣,履驱西席。显德十一年,信聘嘉兴江哲为西席,时哲仅十五岁,或虑公不能安,然公改颜相事,执礼甚恭。

    显德二十二年,哲被掳入雍,降之,未数年,雍帝赐封楚乡侯,又尚大雍宁国长乐公主,国人闻之愤然,昔同僚旧友皆诟厉之,唯公默然,或有讦公,公曰:一为师,终为父,焉能因不得已之事而绝之,讦者闻之,愧而退。

    ——《南朝楚史忠武公传》

    隆盛十年八月初,从海州通向徐州的驿道上,行人络绎不绝,刚刚下了一场大雨,驱除了炙人的炎,从海面上吹来的风带着淡淡的腥气,也带着无比的清新。这时,远处烟尘滚滚,辚辚车响传入耳中,连绵不绝的辎重车队在雍军军士护卫下从海州方向走来。路上的客商旅人都纷纷向路边让去,这样的形几乎每隔十天半月就会上演,所以他们不需要等到军士下令就自动避开。大雍和南楚开战数年,耗费粮饷辎重无数,虽然雍军也在当地屯田养兵,可是还是需要从大雍各地运来钱粮辎重,而从幽冀运来的钱粮主要就是通过海州云台港转运徐州的。

    在这支浩浩的军队中,却有一个未穿甲胄的青衣少年策马缓缓前行,他正是霍琮,两前他从云台登6,本应快马加鞭赶赴徐州,可是上岸之后,他心中便生出忧惧之意,便故意拖延路程,又和运送粮草的军队一起上路,名义上是为了沿途安全。护卫他的虎贲卫士虽然对他的心思旁观者清,但是却也不忍揭穿,毕竟数年相从,他们和霍琮之间已经谊非浅。

    将近午时,押运粮草辎重的将领下令众军在路边休憩,那将领过来道:“霍公子,前面有个野店,末将往来此间经常在那里打尖,公子若是不嫌弃的话,就让末将请公子小酌一番可否?”

    霍琮虽然心中忧虑,但是面上却是一丝也不会显露出来,那将领有意结好,他自也不会拒绝,便笑道:“将军好意,在下愧领。”说罢翻下马,和那将领一边说笑一边向那野店走去。几个虎贲卫士则是自然而然的分出两人先去了那野店查探,这次霍琮离开定海,按理来说那些跟随霍琮留在定海的虎贲卫士再也没有理由留在定海,可是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东海军中效力,许多都已经担任了中级将领或其他重要职务,若是一下子抽离,不免影响东海军的战力。所以在江哲召回霍琮之前,上书雍帝,干脆将那些侍卫转入东海水军之中任职,除了四个常年跟在霍琮边的虎贲卫士之外,其他人都留在了定海。那押送辎重的将领并不清楚霍琮的份,可是只见这少年边竟有虎贲卫随从护卫,也知道霍琮份的重要,所以一路上毕恭毕敬,十分礼遇。而霍琮也趁机打听了许多徐州的形。

    自从隆盛八年江南行辕在徐州立下大营之后,几十万援军将淮北守得固若金汤,三年来数次大战,江淮之间血流成河,双方将领都是殚精竭虑,战场之外,谍探往来南北不绝于道,就是徐州也难以避免南楚谍探和江湖义士的渗透,而徐州更有齐王李显、太子李骏坐镇,所以刺客更是层出不穷。所以徐州早已进入军管,戒备森严。而令霍琮牵挂的恩师江哲,此时却不在徐州,虽然江哲为江南行辕参赞,却似乎不甚在意军机大事,三年来不仅数次返回雍都,平也多半往来荆襄淮北山水之间,或舟微山湖上,或登嵩山访佛寺,或流连于汉水岘山,竟是罕有过问军大事。不过雍帝对江哲的纵容也是前所未有,不仅没有降罪,反而升了他的爵位,如今江哲已经是楚国侯之尊了,这令许多人眼红不平。就是霍琮,虽然知道江哲晋爵是因为隆盛八年的大功,可是江哲这般放纵也是令他颇为不解,授人于柄并不是自己这位恩师会做的事啊。

    霍琮心中千回百转,面上却是神色不露,和那将领谈笑宴宴的走向路边宽敞整洁的野店,掀帘走入店门,那将领正要高声招呼掌柜,目光一转,却是躯一震,呆住不动。--凤舞文学网--霍琮走在后面,见那将领举止有些不对,目光却被那人躯所阻,看不见店房内有什么不妥,却是下意识地退了一步,而跟在他后的两个虎贲卫士则是跟上一步,隐隐将他护住。

    若是店内出了什么意外,事先进去的两个虎贲卫士应该会觉示警的,霍琮心中疑惑,目光炯炯向内望去,这时候那将领竟是匆匆向前两步,拜倒在地道:“末将薛全忠叩见侯爷,不知侯爷在此,请恕末将擅闯之罪。”

    听得此言,霍琮只觉得脑子里面轰隆一声,体竟似僵住一般,目光越过那拜倒的将领,他向内望去,只见店房正中的座头上,坐着两个自己熟悉无比的人。那个容颜洁如冰雪,比起三年前容颜虽然有几分变化,却依旧华年如昔的青年,不正是先生时刻不离的侍从邪影李顺么。而那个青衫及地,灰霜鬓,容颜上又多了几分风霜之色,双目却是越温润深邃的男子,不正是阔别数年的恩师么?

    那男子伸手虚扶,令那将领起,然后目光望向店门处,笑道:“琮儿,三年不见,你不会是认不得为师了吧,真是枉费为师亲自来迎你的心意了。”

    望着那双满是赞赏欣慰的深眸,霍琮只觉得心中纠缠多的忧惧如同见到烈的冰雪,转瞬间化去无踪,再也忍不住激动的心绪,扑到那男子面前,拜倒在地,哽咽道:“弟子叩见恩师,恩师一向可好。”语声未歇,滴滴泪水已经滴落尘埃。

    见到霍琮双肩轻颤,却是强自抑制激动的模样,我也是心中震动,这一刻,我也不由生出歉意,想到这几年刻意委屈这个心的弟子,他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这样的压力,也真是难为了他。上前将他搀起,挽着他坐下,笑道:“好了,这几年虽然苦了你,不过寻常人可是很难有这样的机会,像你这般年纪就牧守一方的,海涛传书来,说你助他作战十分得力,牧守普陀也是殚精竭虑,还要荐你正式任官呢。不过我却替你婉拒了,这几年不过是让你历练一番,也让你熟悉一下庶务,若是出去任官却是不必了,在我边再学几年,到时候就可以直接辅佐太子下理政了,若是现在有了官职反而麻烦。”

    听了恩师谆谆善的一番言辞,霍琮原本心中暗藏的不安渐渐淡去,拭去泪痕,这才觉店内已经只剩下了江哲、李顺和自己,其他不相干的人都已经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留下了一个独立的空间让他们师徒叙谈,至于李顺,霍琮自然知道此人与恩师本如一体,他留在此地并无挂碍,平静了一下心,霍琮将心中久藏的疑问提出道:“先生,弟子在定海得知战报,心中长有疑惑,孙子有言,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先生深通兵法,应知战事胶结,有害社稷黎民,若是能胜,理应战决,若是不能胜,也应偃旗息鼓,厉兵秣马,以待时机。先生得皇上器重,为何不尽心竭力,或者谏言皇上罢战,或者一鼓作气,平定南楚呢?”

    我闻言微微一笑儿,天下有识之士都说南楚暗弱,为何大雍履攻不下?你可知其中缘故?”

    霍琮正色道:“南人多半都存苟安之心,慕荣华,无心进取中原,若论两国战力,除了大将军6灿麾下各部之外,其余多半战力不强,我军精锐可以以一当十,所以南楚无力对大雍产生威胁,此南楚之暗弱。虽然如此,江南富庶,沃土千里,又有江淮阻隔北方铁骑,更有蜀中扼守江水上游,利于防守,自古以来,扼守江淮割据江南半壁江山的诸侯数不胜数,南楚国主只要拥有民心,稳守江淮天险,再有一二名将扼守要地,军心如一,就可令大雍望长江而叹。如今南楚抚有江南数十年,虽然如今权臣秉政,但是政局尚称稳定,捐税并不沉重,平民尚可勉强安居,民心仍然依附,更有6大将军这般的名将阻我军南下,所以战事胶结数年,履攻不下。”

    我暗暗点头,霍琮这几年果然大有长进,又问道:“既如此,你看如今局势,双方谁占了优势呢?”

    霍琮早已将这些事想得通透,不加思索地道:“襄阳在我军手中,南楚军便没有北上荆襄,进兵南阳,威胁关中的可能,徐州固若金汤,南楚淮南军便没有北上青徐的机会,蜀中大半已经落入我手,南楚军只能据巴郡、夔州自守,如今南楚军只能被动防守,优势再何方不问可知,只是南楚军仍然能够自保,而且这几年兵锋磨砺,南楚军的战力也渐渐加强,若是再拖延下去,此消彼长,说不定优势就会转到南楚军手中。”

    我欣慰地道:“你能够看穿这一点,果然没有荒废时光,不错,现在南楚似危实安,而我军虽然占据优势,却是外强中干,6灿非是不思进取之人,三年前他趁着我军没有及时增援的机会,突袭楚州、泗州,若非我军先在定海难,只怕已经被他趁机夺取了空虚的徐州。虽然我因势利导,利用襄阳守将容渊的心结,夺取襄阳,反而占了一丝上风,可是6灿雄心却是展露无遗。如今南楚虽然处于弱势,可是却被6灿趁着连年苦战,尽收江淮兵权,练就一支不逊于我军的精兵,只待我军稍现疲态,他就会奇兵突出,攻我军之不备,将大雍平楚的努力化为乌有。”

    霍琮听得心惊胆战,低头苦思良久,才道:“6灿为战,虽然常以防守为主,但是每每在敌军懈怠之际,突出奇兵,袭取要害城关,趁东川之乱取葭萌关是一例,趁我军败后修整之时,遣石观取宿州,杨秀袭泗州又是一例,如今两军僵持年余,只怕6灿已经在谋划进攻我军重地了,只是不知他会将目标放在何处?”

    我轻轻点头,叹道:“琮儿可知若想攻取南楚,最好的时机就是在武威二十三年,那时候北汉新败,蜀中尚没有完全平定,而南楚却是贤王驾鹤,君暗臣昏,朝野分崩离析,所以陛下可以率大军破建业,俘国主,全而退,若是那时大雍可以一鼓作气,定有机会一举平灭南楚。只可惜那时候大雍朝中夺嫡之忧迫在眉睫,陛下虽然掌握大军,却不敢全力攻楚,军心不一,以致错失良机。等到朝中平定之后,北汉已经恢复了战力,北方战事再起,东川隐忧也是渐渐浮出水面,而南楚地广人稠,局势已经稳定,若是一旦南征,必是旷持久,所以不得已定下先平汉,再灭楚的策略。等到北汉平定之后,为了消化北汉国力,又因为失去葭萌关,所以陛下又不得不休养生息,就在这期间,6灿已经成为南楚军方第一人,虽然南楚朝政尽在尚维钧把持之下,可是军方却是没有人可以和6灿抗衡,这是几十年来南楚军方少有的一统局面,我们已经失去了灭楚的良机。

    若依我的意思,隆盛七年,就不应起兵平南,要知道当时尚维钧和6灿一问一武,把持军政,若是大雍南征,纵然尚维钧心存恶**,也只能倚赖6灿,大雍铁骑兵临江南,反而会让两人抛却嫌隙,共同对外。可惜陛下心切一统大业,终于决意平楚,以至于成全了6灿,让他尽得江南军心。战事既起,我受皇命南来,原本有意利用定海牵制吴越,再在江淮、荆襄和楚军对峙,并不准备立刻启衅大战,不料6灿却是主动进攻,更是利用战事连绵加强自己在南楚军中的地位。看到江淮、荆襄兵燹绵绵,我才确定6灿心意,他不甘心苟安江南,竟有中原之志,虽然大雍有明主在位,又有名将雄兵,急切不可攻,可是只要6灿夺去了北窥中原的门户,据守不让,等到南楚明君在位,就可以北上中原,虽然那可能是几十年之后的事,可是却非是不可能的梦想。”

    霍琮闻言,目中闪烁着寒芒,良久才道:“先生既然已经看穿6灿心意,想必已经有了应对之策,这几年先生流连于山水之间,莫非是让6灿不再着紧先生的举动么?”

    我淡淡一笑道:“两军交战,斩将夺旗,非是我所长,就是我在军前,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若想对付6灿,还需从南楚朝中着手。6灿虽然有雄心,却是看不明局势,南楚朝政糜烂,国主赵陇刚刚亲政,就忙着选纳美女,大兴土木,修建宫室,不是明君所为,而尚维钧忌惮6灿已久,只是碍着6灿手中兵权,又因为大雍虎视眈眈,又没有借口,才隐忍不,自古以来,朝中有昏君臣,大将岂有立功于外的机会。6灿遭疑忌如此,却不能以非常手段排除异己,掌控朝政,已是自蹈死路,我所需的只是一个局势,就可以陷6灿于必死之地,何需和他沙场交锋呢?”

    霍琮心思电转,转瞬之间已经将数年之间的事回想了一遍,虽然他不知江哲暗中的许多布置,但是只是他知道的事已经令他心中生出寒意,偷眼望了江哲一眼,他问道:“容渊莫非是先生安排给尚维钧的利器?”

    我点头道:“容渊失守襄阳,乃是大罪,南楚朝廷竟然不曾问罪,只是降了他一级军职,更让他领兵将功赎罪,纵然是6灿有心维护,若没有尚维钧肯,焉能如此?容渊此人心狭窄,忌惮6灿声望功业已久,6灿也有错处,容渊是德亲王故将,又有固执偏狭之处,这样的人若不用之就需除之,免得他生出是非,偏偏6灿因为不喜容渊排除异己的手段,不愿用之,却又任其主掌襄阳,以至于将帅失和,令我军趁隙取了襄阳,致令容渊不得已依附尚维钧自保,一旦尚维钧对6灿动手,容渊就是刀之人,6灿却因为心中执**,不愿斩尽杀绝,反而有心弥补,任用容渊为将主江陵军事,岂不是错上加错。不过若非早知6灿,必定不会落井下石,我又怎会放容渊逃生,昔容渊仓惶南逃,我令人在风林关设伏,若非网开一面,岂会让容渊脱走,只因留下容渊此人,尚维钧才有对付6灿之力。”

    霍琮又道:“6将军一心都在战事上,不免疏忽朝中之事,而且6将军生高洁,不喜欢争权夺利、谄媚事君,所以必然不得君心,尚相秉政之时还罢了,尚维钧不能随便寻个理由处置6将军,但是一旦国主亲政,势就不同了,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就是国主赵陇想要毫无理由的免去6将军军职,6将军也只能黯然从命,只不过因为战事胶结,这个命令也不能随便下达罢了。”

    我叹息道:“大将在外,每有临机独断之事,6灿为人更是刚毅果决,袭取葭萌关,用兵淮东,皆是独断专行,所以我大雍密谍虽然深入南楚朝野,却是没有得到兴兵的征兆,这样的举动本就是人臣大忌,纵然主上是明君圣主,也是杀之祸,更何况南楚国主还算不上中兴之主,秉政的尚维钧又是权相之属呢?前些子,南楚尚太后有意将6灿之女6梅选为王后,虽然受阻于尚维钧,仍有意选6梅为贵妃,对6灿来说,将6梅送入宫中为妃本是最好的处置方式,一旦和王室联姻,6灿就有机会掌控南楚政务,渐渐排除尚氏的影响,可惜6灿却不是权臣,他也不愿出卖女换取富贵,我得到消息,6梅在6灿次子6风护送下到了寿,路上更有辰堂高手暗中护送,这样一来,赵陇必然对6灿心怀不满,一旦势变化,赵陇决不会想到要维护6灿。更何况……唉!”

    霍琮眼中露出悲意,接道:“更何况掌兵大将本就是君王猜忌的对象,6将军手握重兵,又不愿谄媚王室,赵陇必然怀疑他的忠诚,自古以来功臣名将本就难免厄运,更何况6将军如此耿介,一旦局势稳定下来,6氏必然遭遇劫难。再有臣小人趁机进谗言,6将军想要解甲归田也殊不可能。”

    我淡淡道:“这样的势,展下去,6灿唯一的生路就是起兵谋反,但是6氏忠贞,天下共钦,他若真的起兵谋反,从前清名尽化乌有,江南必然大乱,到时候就是我军的机会,若是6灿终究不反,必然难逃昏君臣的毒手,到时候江南柱石倾覆,还有何人可以抵御我军南下。”

    霍琮低声道:“虽然隐忧重重,但是6将军手握重兵,又在和我军激战,想来尚维钧尚不至于在这种况下自毁长城吧?”

    我眼中闪过一丝哀恸维钧不是蠢材,自然不会贸然动手,他若下手,一来是战事平定,二来是6灿要有把柄落在他手中,只是我三年谋划,就是为了今,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数月之间,南楚即将大变,我召你前来,就是不想让你错过这决定南楚命运的变乱。”

    霍琮只觉心中剧痛,三年前在吴越和6灿也曾交手数次,虽然从未蒙面,也能觉出其人风采,实在是当时豪杰,想到此人即将死于谋之下,不由黯然难言,良久方道:“先生既言只欠东风,却不知东风何指?”

    我目光一闪东风便是襄阳,襄阳为6灿必取之地,只是他攻取襄阳之时,就是南楚栋梁倾折之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