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吴钩霜雪明

    <---凤舞文学网--->    隆盛八年二月二十六,正是风和丽的好天气,立在镇淮楼上,站在窗前俯瞰城下风景,裴云看似平静的面容下面隐藏着一丝烦闷,淮东战场失利,虽然占着楚州、泗州,也不能让他心中好过一些。--凤舞文学网--偏偏这一次他奉了旨意,只在淮东牵制楚军,不能趁着6灿陷在吴越主动出击,更是令他气闷。想到襄阳烽烟弥漫,长孙冀的南阳大营已经增兵至三十万,自己却未得到兵力补充,现在徐州大营尚不足十万兵力,想要起一次大的军事行动都没有多少余力,这怎能不让他气闷呢。

    另一件让他气闷的事便是新任楚州郡守罗景。当初他原本准备等到局势稳定之后就将顾元雍撤换,免得根基不稳。谁知这顾元雍从前在骆娄真掌控楚州的时候有心无力,处理政务每有疏漏,可是自从投了大雍之后,居然如有神助,将楚州政务打点的头头是道,当初裴云从扬州败退,能够稳守楚州、泗州一线,实在是多有仰仗顾元雍的助力。裴云原本是赏罚公正的人,见顾元雍十分得力,就有心让他继续留任,可是这时候朝廷却已经派来了罗景担任楚州郡守,虽然不甚甘心,可是这也是说得过去的,毕竟楚州的位置很是重要。可是那罗景虽然能力出众,却甚是桀骜,治理楚州的手段雷厉风行,惹得楚州百姓怨声载道,若是换了别处,裴云也不会和他作对,只是楚州乃是前线重镇,又是新降,需要安抚才是,所以曾向罗景暗示。可是这新任郡守自恃才高,却不肯稍做让步。若是换了别人,裴云多半先给他一顿军棍,然后将他赶回去,毕竟楚州仍是军镇,需受裴云管辖。可是这郡守后台极硬,乃是当今皇后内兄高融的婿,高融乃是雍帝重臣,曾有幽州辅佐太子李骏的功劳,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极高。裴云虽然不惧高融,但是他现在乃是败军之将,自然不想轻易得罪了高融,只是这样文武不和,如何能够全力进淮东呢?这样的烦恼之事怎不让裴云心中气闷。

    裴云站在那里静默不语,立在他后的顾元雍却是心平气和。作为一个降臣,他早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至于家族的安危,他却并不担心,衡阳顾氏世代传承,断不会因为一个不肖子弟而灭族,现在他只需担心自己的命即可。他是一个识时务的人,从前他是南楚世家子弟,便悉心读书,考取功名,为家族取得荣耀,为官楚州,立于虎狼之策,他就明哲保,纵然为了楚州军民和骆娄真相争,也是控制在骆娄真可以忍耐的范围之内,更是着意结好楚州大营的军官,留下求救求的后路。雍军攻下楚州,他便黯然投降,裴云委他重任,他便尽心尽力去做,如今免去他的官职,他也没有什么忧虑,只是筹划着是寻机回乡,还是继续等候雍廷的任命。在顾元雍心目中,他自认只是庸碌之辈,无力与强权相争,只要不过分侵犯他的利益,做雍臣还是楚臣倒也没有什么不同。当然若是现在南楚反攻回来,他可不会立刻就投降回去,毕竟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只是若是大雍有人迫他做些丧心病狂之事,例如让他说降族人投雍,里应外合对付南楚,这他也是绝对不肯做的。顾元雍本就是这样的人,所以,裴云有意留他在楚州,他也就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施施然跟在裴云边行走,而那新任郡守自然不知道,他许多不合楚州民的律令,都是在这人示意下,指令楚州官员阳奉违,瞒上欺下,才没有挑起变乱的。

    裴云立了许久,终于无奈地摇头道:“罢了,不想这许多烦心事,顾大人,我们换衣服,出去走一走,散散心也是好的。”顾元雍闻言笑道:“将军平军务繁忙,对这楚州城只是走马观花罢了,今既想散心,就由元雍做陪,观赏一下淮安风光。”裴云微笑点头,回头看了一眼杜凌峰出去只是闲游,不许你随便惹事。”杜凌峰连忙应是,面上却是一红,他生好斗,总是喜欢惹是生非,若不是这个缘故,也不会至今不肯正式进入军旅。

    裴云虽然想出去散散心,但是毕竟三人过于显眼,裴云今年虽然已经三十四岁,可是自幼修习佛门心法,内力精深,使得他看上去还不到三旬年纪,加上相貌气度都是人中之龙,就是穿了便装也是人人瞩目,更何况往来遇到的巡视军士见到他都不免行礼,而顾元雍本是楚州郡守,更是无人不识,杜凌峰无事就在城中闲逛,认得他的人也是极多,众目睽睽之下,想要游玩也无法尽兴。裴云自嘲的一笑,目光闪出,看到街旁有一座小酒楼倒还清雅,便举步向内走去。

    那酒楼的伙计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向内肃客,掌柜的三步两步就奔到近前,低头哈腰,迎了三人上楼,这楼上只有六七付座头,临窗的三付座头都用屏风隔开,外面挂着淡黄的竹帘,倒是清雅别致。顾元雍虽然在楚州多年,可是这座小酒楼却没有来过,如今一看的倒是觉得颇有遗珠之憾。三人坐了下来,要了些酒菜,便饮酒闲聊起来。裴云推开窗子向下看去,街上人来人往,比起镇淮楼下生人勿近的冷落自然有趣多了,越觉得微服出来却是对了。

    这时,掌柜又引了几个客人上楼来,那掌柜本想今楼上不招待客人,但是杜凌峰聪明得很,知道裴云今出来乃是散心,就是多些人气才会高兴,所以早已警告过掌柜不要泄露楼上有贵客,让他照常对待。那掌柜虽然不敢不依,但是却也留了小心,带到楼上的客人也是先揣测一下有无妨碍。今次的客人共有六人,明显是远道出行,颇有份的人物,所以他才放心地将人请上楼来,其中两人径自走向裴云左手的座头,另外四人却是在外面楼梯旁边择了座位,显然是主从分明。掌柜刚要转下楼,只见两个俊逸书生正在上楼,这两人相貌相似,只是一个高些,一个矮些,差着一两岁年纪。一看之下,这掌柜心中大惊,这两人乃是兄弟,兄长周明,弟弟周晦,素来都在他楼上饮酒,周明为人最是狂放不羁,一向都有些悖逆的话语,平倒也罢了,无人告密外传,今楼上却有贵客在。想到此处,那掌柜刚要上前阻拦,谁知周明已经大笑道:“老杜,你上次说青梅酒今就可以开坛了,我们兄弟特意前来痛饮几杯。”

    那掌柜心中一叹,知道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只得含含糊糊地道:“那青梅酒又酸又涩,也只有你们兄弟喜欢。”

    周明闻言又是大笑,那周晦却只是微微一笑,周明道:“这青梅酒乃是老杜你用夏摘取的七分熟的野生青梅混合寒冬冰雪所酿,味道虽然酸涩,却是别有一种风味,岂是俗人可以领会,岂止我们兄弟喜欢,文浦也是最此酒,只不过今他却不能来了。”说到最后,语声却是有些唏嘘。

    掌柜又是心中一惊,连忙岔开话题道:“不是还有两位公子来品酒了么,小人这就去取酒,两位公子请先坐坐。”说罢,他便凑到两人边正要低语,耳中却是传来一声冷哼,他子一颤,察觉到从竹帘之后透出冷厉的目光,只得下楼去了。临去之时悄悄回头,却见周氏兄弟毫无所觉,似乎那一声冷哼并未听见,心中觉得古怪,却也只能黯然伤神。这时帘内的裴云却是淡淡一笑,便是他传音警示那掌柜,但是心中也生出忧虑,想到楚州百姓对大雍的抵触之心有增无减,不由轻叹。

    那周氏兄弟径自走入临窗最右面的座头,似是熟门熟路,那周明一边走一边对弟弟说道:“前年你我送青浦兄远走高飞的时候,曾经有约,今在此重逢,共饮老杜新酿的青梅酒,只可惜如今楚州已属大雍,往来道路断绝,青浦兄今定是要失约了。”

    周晦道:“这也难怪,楚州已经不属南楚,青浦兄虽然是千金一诺之人,却也只能望青梅而生叹,有家难回,有国难奔了。”

    周明笑道:“其实这也未必,青浦兄文武双全,一向有心为国效力,只是看不惯朝廷昏庸,所以才浪迹萍踪,无心仕途,不过如今淮东由6大将军主事,说不定青浦兄就在扬州、广陵呢,虽然两军对峙,但若他有心,凭他的本事也未必不能回来。--凤舞文学网--而且青浦兄从无失诺之事,所以我今才要在此等候,否则若是他冒险回来,我们兄弟却躲在家里不敢出头,岂不是愧对良朋。”

    周晦却道:“兄长慎言才是,以小弟看来,青浦兄还是不来为好,他视华先生如父,若是得知噩耗,必然不肯罢休,但是那罗贼乃是楚州郡守,手握重权,青浦兄若是有意寻仇,只怕反而误了他的命。”周明闻言也是长叹不已。

    裴云本没有理会楼上其他的酒客,但周氏兄弟又没有刻意放低声音,所以他听得一清二楚,回头看了顾元雍一眼,眼中流露出疑问。顾元雍也听见了两兄弟的话语,心中正为他们担忧,看了裴云一眼,踌躇难言,倒是杜凌峰低声道:“这两人将军想是忘记了,年前我军败于瓜州渡,那周明写了诗文讥讽将军,还当众说6灿必能夺回楚州,本来这样狂生理应问斩,只是师叔却没有在意,只是让顾大人管束他们。罗大人上任之后,和城内的士子寒生多有争端,更是派人监视这些人,一旦有不妥言语,便要下狱问罪,现在城中士子多半闭门不出,以避灾祸。只怕现在楼下就有罗大人的暗探呢。至于他们所说的华先生想是城中名士华玄,至于那个青浦兄,想是两年前因为打伤骆娄真麾下军士而出走的楚州才子庄青浦,庄青浦乃是楚州士子的领袖人物,和周氏兄弟相交莫逆。”

    裴云这才想起那件事来,只是淡淡一笑,对于这些狂生文士的攻讦,他从来不放在心上,只要大雍节节取胜,时一久,这些人自然不会再胡言乱语。倒是那个华玄的事很是麻烦,那人学问精深,城中儒士十之六七都在他门下称弟子,自雍军入城后华轩就闭门不出,罗景有意迫他入仕以收士子之心,却被他严拒,罗章人一怒之下将他关入了大牢,还是顾元雍亲向裴云求,裴云下了一道手令令罗景放人,这才令那老先生脱了囹圄之灾,结果华玄年老体弱,在狱中又受了凌辱,出狱不到半月就病故了,若非顾元雍从中调停,裴云又及时增派军士坐镇,到华家祭灵的楚州士子们差点闹出事来,罗景事后还上书弹劾裴云纵容轻慢,令裴云差点气晕,但是裴云生沉稳,虽然已经怒极,却不显露出来,只是上了一道折子自辩。想到罗景这般强势压制,岂不是更加容易惹出是非,一旦乱了民心,自己如何稳守楚州呢?想到此处,裴云心中越惆怅,心道,若那庄青浦果然来了,就将他带回营中去,免得他向罗景寻仇,可惜了一个人才,微微摇头,裴云又向窗外望去。

    顾元雍却是暗暗皱起眉头,庄青浦乃是江淮名士,义烈,文采过人,又擅剑术,乃是楚州难得的佳子弟,他父母都已亡故,族中乏人,若非华玄他资质,收到家中照顾,恐怕难以**,他若知道华玄死讯,只怕真会向罗景寻仇。庄青浦在楚州士子中声望极高,若是他一呼百应,掀起变乱,岂不是天大的麻烦。他不知裴云心意,更是担心庄青浦今会冒险而来,苦苦想着如何可以引走裴云,或者想法子私会庄青浦,劝服他不要闹事。但是见到裴云在那里饮酒赏景,全无起之意,他又不敢露出形迹,更不敢暗示周氏兄弟,心中越焦急起来。

    这时候,掌柜已经抱了一个小酒坛上来,一打开酒坛上面的泥封,便溢出酒香缕缕,香气中已经带着孤绝之意。周明倒了一盏淡青酒液,轻啜一口,朗声道:“晓雾锁秦楼,又添离愁。临风把盏倾金瓯。阳关唱遍也难留,此恨悠悠。”反复吟咏数遍,声音满是惆怅。

    裴云听得微微皱眉,他虽然不甚通诗词,也知道这应是一《浪淘沙》的上半阙,那周明既是才子,怎会续不出后面半阙。

    这时,却从楼梯上传来一个清朗孤傲的声音续道:“青梅撷满袖,疏疏雪片。经年酿作杜家酒。饮罢孤寒立轻舟,一醉方休。”

    周明和周晦两人都是惊喜交加,周明更是冲出竹帘,望向楼梯,失声问道:“青浦兄,竟是你回来了么?”

    裴云心中一震,想不到这庄青浦果然来了,姑且不论他如何穿越城关,但是此人重诺守信之处,已经令人惊叹。裴云从帘内向外望去,只见周明和一个书生把臂对视,周明竟是满面眼泪,显然十分激动。那白衣书生也是颇为激动,但是神色间却有一种冷静决然的意味。裴云仔细望去,只见那书生剑眉星目,风姿飘逸,犹如临风玉树,当真是貌如子都,风标绝世,只是周上下都笼罩着孤傲清绝之意,少了几分亲切意味。那书生一白衣如雪,宽袍绶带,大袖飘飘,腰间悬着三尺青锋,非是那种轻飘飘突具华丽外表的饰剑,而是古朴沉凝的黑鞘黑柄的长剑。可见这书生竟真是文武双全的俊杰。

    裴云心中惊叹,目光一扫,落到了那书生面上,只见那书生虽然神光未减,但是面色苍白,印堂有一道黑影,太阳**上更是隐隐有着暗红印迹,裴云心中一颤,不由黯然轻叹道:“可惜,可惜!”

    岂知从左侧座头之内,也传来一个清雅的声音道:“可惜如此人才。”

    裴云心中一动,目光向左侧望去,隔着屏风,看不到那边客人的相貌,但是那语声有些熟悉,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是何人。杜凌峰见他神色,便知究竟,在他耳边低声道:“那四个人和他们一起来的。”说罢伸手轻指,裴云望去,却是四个青年坐在那里低头进食,裴云只是一眼,便看出这四人气度沉凝,目中神光隐隐,姿笔,衣履看似平常,兵刃也都用布裹住,像是寻常富商护卫模样,可是现在楚州境内哪里还会有寻常客商出没,何况这四人一见便知是手不凡。越看越是觉得古怪,裴云不由剑眉微皱,现在楚州关防极严,这样的人物在楚州出现,为何自己没有得到禀报呢?

    这时,那白衣书生的目光也扫视了楼上的酒客一周,淡淡一笑,随着周氏兄弟走入座头年分别之时我写的词你还记得这样清楚,看来今我若不来,你一定会骂死我了。快倒酒来,我等着今已经许久,这些年飘零江湖,最盼的就是老杜的青梅酒,如今得偿夙愿,便是立刻死了也是不枉此生。”

    周明心中皆是狂喜,只道他狂放,连忙取了一个大酒盏,倒了满满一杯青梅酒递上,那白衣书生一饮而尽,原本苍白的面色也多了些血色。周明喜道:“青浦兄还是这样爽快,老杜一年只酿十坛百斤青梅酒,这一次我已经全部买下,你我兄弟来个一醉方休,尽述离别绪,待到酒醒之后,不论青浦兄如何吩咐,小弟都是欣然遵命。”他不便问友人是否已经得知恩师死讯,所以这样隐晦道来。却听的隔着屏风的顾元雍心焦如焚,恨不得高呼示警。

    那白衣书生却是一笑兄可没有事相求,今前来只是为了昔诺言和这青梅酒罢了。”说罢取过席上酒壶,自斟一杯饮了,酒色染上面容,越显得飘逸风流。周明犹豫了一下,言又止,终是不愿出口相问友人是否已经得知华玄死讯。

    这时,淡黄竹帘被人挑起,走进来两个青衣人,前面的那人灰霜鬓,相貌儒雅俊秀,气度从容洒脱,后面的那人似是仆从份,低跟随。周明一愣,见那人形容陌生,神韵奇秀,若是从前,见了这等人物,他自然是着意结交,可是想到楚州已是大雍所属,虽然这人看上去颇有楚人风姿,但必是雍人无疑,因此怒道:“阁下为何擅自闯席,未免太过无礼。”

    那人目光一闪闻三位盛赞青梅酒,也想尝尝这清绝孤寒之酒,若是诸位愿意,在下愿以此物交换一坛新酒,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说罢张开右手,手心中是一粒龙眼般大的蜡丸,周明正要相问,那人已经捏碎蜡丸,露出一粒红如火焰的丹药,厢房中立刻溢满香气,周明只是闻到那香气便觉得神清气爽。读书人有言,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他虽然医术平平,却也知道这是极好的续命丹药,只是自己三人似乎用不上,正在犹豫的时候,庄青浦已经冷冷道:“多谢阁下,一坛青梅酒换取这粒药丸,未免太不值得了,阁下若此酒,我令掌柜送去一坛就是。”周明心中茫然,却下意识地唤掌柜取酒,不多时,杜掌柜果然另外提了一坛青梅酒送来。

    那青衣人轻轻一叹我太多事了,早片刻,晚片刻却也没有多少分别。”说罢用力一捏,那粒药丸变成粉碎,厢房中香气大盛,红色药粉飘落地上,那青衣人取出丝绢,拭去手中药粉,转走了出去。周明心中一惊,觉得万分可惜,那药丸必是救命良药,却化成灰烬坠落尘埃。一眼望去,无意中却见到那青衣人右手之上戴着一枚玉指环。指环本是女子饰物,男子戴来略显轻薄,那青衣人气度不凡,却如何有这脂粉气,周明心中生出轻慢,目光中露出不屑之色。孰料那青衣仆人此时方要出去,一眼看到周明神,目中闪过一丝寒芒,冷冷看了周明一眼,向外走去。这一举动,周明没有留意,却被坐在边上的周晦看到。那青衣仆从看上去二十多岁模样,相貌清秀白皙,只是一双眸子竟似寒泉一般幽深清冷,周晦心中一惊,生出不安的感觉。

    此时的裴云却是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心中溢满惊喜,却又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竟是真,只是透过竹帘看到那两人面容,已经令他心中巨震,再听了几句话,越确定自己的判断,恨不得立刻出去相见,只是想到自己若是一出去,只怕惊动楼上众人,反而不敢轻动,只是却坐立不安,深怕轻慢了那人。这时耳中传来冰寒的声音道:“公子请将军暂且不要过来相见。”裴云心中一宽,这才平心静气下来,心思潮涌,想着如何利用这一机缘,摆脱自己的为难窘境。

    这时,那庄青浦也似是觉察出了酒楼上面的气氛有异,起笑道道:“酒已饮过,人已会过,我这就要走了。”周明惊道:“青浦兄难得回来,如何这就要走?”庄青浦眼中露出不舍之意,神色间有些碍难。

    周晦却是已经看出一些不祥的征兆,起一揖道:“青浦兄若有什么难处,还请言来,在下兄弟纵然粉碎骨,也不负所托。”

    庄青浦知道周晦素来细心,便笑道:“哪里还有什么事,只是希望没有连累了两位才好。”说罢起一揖,然后举步向外走去,周明起拦,庄青浦却已走到了楼梯口,正要举步下楼。周明想要喊他,周晦却拉住他轻轻摇头。周明也是聪明人,突然心中明了,脱口而出道:“莫非青浦兄已经去过华家了?”周晦还没有回答,耳中传来呼喊奔逃之声,周晦顾不得向兄长解释,已经扑到窗前。

    街道上两侧烟尘滚滚,楚州雍军铁甲在烟尘中历历可见,已经将四面八方都封锁起来,街上的百姓四散奔逃,一个锦衣大汉带着百余穿灰色衣甲的卫军冲了进来,指着街道两旁的宅院道:“有人看见那刺客在这里出现过,必然已经逃到两侧的宅院店铺里面了,你们给我挨家进去搜查,若有反抗杀无赦。”

    周明此刻也凭窗向楼下望去,他认得那锦衣大汉乃是楚州卫军校尉高秉。按照大雍军制,各州郡都有卫军编制,战力较弱,兵源主要来自被裁撤下的军士,平协助郡守维护地方安靖,楚州卫军编制有三千人,只不过现在楚州乃是淮南节度使裴云镇守,所以编制不满,只有一千二百人。那高秉乃是国舅高融的族人,在此任卫军校尉,其意不问可明,此人一向都是楚州郡守罗景的亲信爪牙,周明对其恨之入骨。心道他来捕捉什么刺客,莫非有人刺杀罗景么?他素来思维敏捷,立刻就联想到庄青浦方才的言词,听他语气,竟是心事已了,再无牵挂,想必那罗景必然已经授,而且下手之人正是庄青浦。想通这一点,周明只觉得如坠冰窟,心中丝毫恶人受报的喜悦,也无心去想庄青浦如何有法子刺杀了堂堂的一位郡守,只是想到庄青浦就在楼下还未出门,这团团重围之中,庄青浦如何逃得出去?

    楼下的高秉也是浑冰冷,想起一个时辰之前的事,仍然觉得恍如梦中。当时突然有一书生前来求见,说能够劝服楚州士子出仕雍廷,罗景自是欣喜,因为华玄之事,他陷入十分被动的局面,虽然他借着弹劾裴云暂时避开了风头,但是一旦朝廷得知此事真相,前途只怕尽毁,所以罗景急急召见。那书生入见之时腰悬长剑,除此之外并无暗藏兵刃,罗景和高秉都只道这是士子习气,并未介意,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仍是让他解剑入内。

    来求见的书生自称庄青浦,乃是华玄门生,这个名字罗景听过,知道这人在楚州士子中名声不小,虽然鄙夷此人忘恩负义,不顾恩师之死,前来投*,但是罗景也知若有此人相助,笼络楚州士子的大事十有**可成。所以对那庄青浦十分礼遇。庄青浦侃侃而谈,他对楚州名士了如指掌,谈及如何笼络这些人更是头头是道,罗景听得兴起,不再疑心。罗景虽然骄横,但是才学也是不浅,否则也不能做到郡守,见庄青浦才学气度都十分出众,也有心招揽,便和他详谈起来,一谈之下,更觉投机,谈到酣处,庄青浦起而作剑舞,折柳为剑,长歌当哭,其中有“何言中路遭弃捐,零落飘沦古狱边。虽复沉埋无所用,犹能夜夜气冲天。句。罗景见他狂放风流,更无疑心,笑曰剑舞不可无剑,乃令人取来庄青浦的佩剑。

    庄青浦接剑之后,再作剑舞,果然是剑如流虹,寒芒若霜雪。剑舞之后,罗景上前致意,却被庄青浦暴起行刺,高秉救之不及,只能围魏救赵,一掌击向庄青浦后心要害,只盼庄青浦避让一下,这样便不能一举杀死罗景,庄青浦的剑术虽然绚丽,却并非一流手,只需有一线空隙,高秉便有信心救下罗景。谁知庄青浦也自知机会不再,竟然甘受一掌,一剑穿心,取了罗景命,然后向外逃去。高秉本来自信这一掌可以击碎刺客心脉,可是庄青浦居然还有余力逃走,再加上罗景死的冲击,高秉愣了片刻,等他清醒过来,熟知郡守府地形的庄青浦已经无影无踪。

    高秉气怒攻心,令卫军追缉,更是令人向裴云求援,调动军队,封闭所有街道,缉拿刺客。高秉不是庸才,城中雍军虽然不受高秉指挥,可是也知捉拿刺杀郡守的刺客关系重大,通力合作,虽然楚州百姓都是不甚合作,却仍然觉了庄青浦的行踪,确定他就在这条街道的范围之内。那些雍军尚未得到将令,便封锁住四面通路,让高秉自行带着卫军进去搜捕。而高秉想到无法向国舅高融交待,心中戾气上升,一进来便下令卫军强行搜查,一时间街道两边的屋舍都是人仰马翻,哭叫连天,更是不时传来卫军鞭打百姓的暴戾喝骂之声。

    周明急得团团乱转,他既不想庄青浦被捉住,又不忍见百姓受到牵连,再说雍军定会上楼搜查,如果得知庄青浦曾经来过,必定受到株连,他虽然胆气豪壮,但是想到楚州郡守遇刺死的严重,再想到昔裴云攻楚州时候的杀戮鲜血,心中也是寒气直冒,却是无可奈何,不知如何应对。

    楼下的庄青浦神色黯然,他自然知道势的严重,他未回楚州之前便已经知道恩师死的噩耗,虽然他在楚州的人脉让他混入了城池,又让他未见罗景之前已经知道他的,设下了行刺之计,而且一举功成,甚至逃出郡守府之后,还有法子换下血衣离开险地。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是绝没有机会再混出城去的,出城的盘查本就十分严厉,而且行刺之后,雍军必然封城。更何况他若一走,雍军恼怒之下,必会大索全城,连累无辜,所以他本就无意逃走,更何况他还有难言之隐。如今迟迟不出去,不过是不愿落入高秉手中,在死前还要受辱罢了。这时,几个卫军已经冲入酒楼,其中一人一眼便看到站在门口的庄青浦,高声喝道:“刺客在此。”

    庄青浦微微一叹,举步向外走去,那几个卫军正上前将他缉拿,但是见他气度从容,竟是一愣,让他走到了街道上,几人怔了一下,执刀跟出,拦住庄青浦的退路。

    庄青浦毫不在意,站在道中,高声道:“庄青浦在此,尔等何需扰民。”

    高秉一见大喜,他一眼认出庄青浦,厉声道:“将他拿下,本校尉要将他碎尸万段。”想到前程可能尽数毁在这人手里,他当真是切齿痛恨。庄青浦冷冷一笑,宝剑出鞘,寒光一闪,迫退几个上来擒拿的卫军想擒我,你就亲自上来吧,这些军士奉命行事,我还没有杀他们的兴趣。”

    高秉大怒,上前一步,正亲自出手,心中决意要将这庄青浦狠狠折辱,这时却听有人高声喝道:“且慢。”高秉回头看去,只见隶属裴云白衣营的卫平立在街口高声喝止,卫平常常奉命和高秉打交道,高秉自然认得他。见他阻止,高秉心中微怒,正要讦问,却见卫平一挥手,精悍的雍军军士四面涌来,迅控制住四周,强弓利箭,刀枪如林。

    高秉闻言怒道:“此人行刺罗大人,理应交给我卫军处置。”

    卫平高声道:“现在两军对峙,此人突如其来,刺杀郡守,我怀疑此人乃是楚军秘谍,需要交由将军处置,刺客听着,你若束手就擒,无所隐瞒,我必向将军求,给你一个痛快,还不放下兵刃,立刻投降。”卫平得知此事之后,他担心罗景之死会牵连裴云,所以决定将刺客控制在手中,便匆匆赶来,却不知道裴云就在旁边的一家小酒楼之中。

    庄青浦闻言却是哈哈大笑,虽然是肆意欢笑,却是不减俊逸风流,片刻,他止住笑声某本是寻常书生,虽有报国之志,却无青云之径,当因为得罪那骆娄真被迫出走,昨归来却得知恩师死在那罗景手上,且不论国仇,恩师教养我**,我尚未膝前尽孝,却见恩师灵柩,今行刺乃是我一人之事,无关他人,庄某今唯死而已,万万不会落入你等手中。”

    卫平一皱眉我在此,你想死也不容易。”说罢一挥手,人群中走出两个白衣营勇士,一人提着红缨枪,一人背上乃是宝刀,两人左右近,庄青浦擎剑微笑,两人正上前动手,却听旁边酒楼上有人朗声道:“下去吧,堂堂白衣营勇士,对着一个将死之人,何需如此多事,庄青浦,裴某**在你为师报仇,孝义双全,今不为难你,你去吧,本将军保证不会随意株连。”

    庄青浦闻言一惊,抬头望去,只见自己方才下来的酒楼之上,中间的那扇窗前,站了一个黑衣青年,气度沉静从容,俊朗英武,一见便觉心中折服,他离开郡守府的时候,心脉已经尽断,不过他剑术虽然不精,内功心法却有独到之处,尚能凭着意志和秘传心法支撑罢了,只需心神一泄,便会立刻死去。他心中****不忘当之约,所以临死之前也要来喝一杯青梅酒,又担心亲故受自己牵连,所以不肯舍生而去。

    方才那青衣人送药给他,就是看出他伤重将死,虽然闻到那良药香气,也觉精神一震,但是庄青浦自知无药可救,也不想平白欠下人,所以不肯接受。却是想不到裴云也在酒楼之上,更是想不到这位裴将军也是一眼看出他伤重将死,不愧是少林嫡传弟子。

    原本为了罗景之事,他对大雍深恶痛绝,但是看到裴云这样气度心,却也心服口服,这些白衣营武士的厉害之处他自然可以看出来,出动两人不过是不让他有自杀的机会罢了,若非他已经命悬一线,真的动起手来,只怕他临死之前还要受辱。若非心中仍有牵挂,放心不下亲朋故旧,也不会忍死相持,如今听到裴云无意株连,心中一宽,心旌摇动,只觉四肢无力,竟是再也难以行走。他仰头高声道:“多谢裴将军海量宽宏,不罪无辜。”言罢,双目微阖,却是立住不动。卫平上前一看,仰头道:“将军,他已死了。”

    街上雍军和楚州百姓都是动容,尤其是那些百姓,素来知道庄青浦的声名,更有人跪下磕头,低声祝祷。裴云一叹,从楼上纵到街心,负手看了庄青浦遗体片刻,躬一揖道:“裴某从无虚言,绝不会因一人之事为难楚州父老。”声音方落,庄青浦尸已经坠落尘埃。

    裴云微微一叹,看也不看高秉一眼,对卫平道:“立刻传我将令,封闭城门,全城戒严,擅自行走者以细罪名处置,罗郡守已经已经遇刺,便由顾元雍暂代其职,高秉护卫郡守不利,暂免军职,卫军交由你统领。”

    高秉本已怒气冲冲,听到这里喝道:“裴云,你如何这样胡作非为,本校尉乃是皇命钦封,岂是你说免就免的,那刺客行刺郡守,你竟容他从容自尽,又令南楚降臣接任,莫非这刺客是你主使的不成。”

    裴云闻言面色一冷,森然道:“高秉,你不过是个卫军校尉,本将军却是淮南节度使,楚州乃是军镇,又受本将军统管,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校尉,就是换了偏将、副将,若有像你这等行事,贻误军机的,我也是先斩后奏。来人,将他带下去。”高秉想要反抗,但是看到就是自己麾下的卫军也全然没有遵命的意思,只得束手就擒,被几个军士带了下去。他素来仗势横行,见他被,街上一片欢声。裴云微微一笑,向酒楼之内走去。

    卫平急忙上前道:“将军,有人到镇淮楼求见,手中拿着皇上御赐金牌,属下是来请将军回去的。”

    裴云道:“我已知道了。”微笑不语,心道,我若非知道那人莅临楚州,也不敢这般肆意妄为。举步向楼上走去,他心中满是疑惑,正要向那人询问。

    这时楼上,周明掩面不语,泪流满面,眼看好友死,自己却是什么也帮不上,音容笑貌,犹在眼前,斯人已逝,遗恨无穷,周晦也是黯然不语,但是他想的更多,想到裴云方才就在旁边,那么一切他自然看在眼里,却不知会否为难自己兄弟?

    这时,顾元雍挑帘而入,两人看见,都是起一揖,周明呜咽难言,周晦则恭敬地道:“尚请大人周旋,许我们兄弟安葬庄兄。”

    顾元雍闻言一叹们兄弟虽然一冷一,却都是重义之人,放心吧,裴将军为人言出如山,绝不会更改,他方才下楼之时已经让我转告你们兄弟,令你们厚葬青浦,这件事他不便出面,无论如何青浦刺杀了大雍郡守,这是死罪,不牵连旁人已经是裴将军法外开恩,你们不可因此生出怨怼之心,也不要想着为他报仇,青浦求仁得仁,想来也是死而无怨。”

    周明、周晦闻言下拜致谢,周明道:“大人放心,我们兄弟不是不识进退之人,不会把青浦之死怪在裴将军上,今之事,就是裴将军将我们两兄弟立刻杀了,也未必说不过去,更何况裴将军还许我等安葬亡友。”

    顾元雍扶起两人道:“你们这就去吧,楼中尚有贵人在,关于他的事你们不可多言,若有违逆,就是裴将军也救不了你们。”两人闻言都是骇然,却只能凛然遵命。

    ————————————

    注1:唐郭震《宝剑篇》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