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恩重爱深

    <---凤舞文学网--->    同泰十二年上元,时人未解兵燹将临,且庆淮南扬州大捷,乃起盛事于玄武湖,百花争艳,以夺魁。--凤-舞-文-学-网--其中最佳者为柳姬,众以状元呼之,其时烟水尤寒,柳姬舞于湖心,雾生足下,烟笼姿,凌波飞舞,水过无痕,疑似画中仙,见者皆醉,后二十年,无人能胜。

    柳姬者,本姓乔,小字素华,母曰乔姬,乔姬名霞,善博有侠气,华为其养女,亦侠而慧,颇知书,十四岁待客舫上,唯洁自好,觅知音,豪贵其色艺,虽千金不至。不意遇薄幸子,愤而自经,救而复苏,乔姬恐其复寻死,令侍婢守之,柳姬笑曰:儿死而复生,乃悟世冷暖,母毋忧。乃改其行,设锦帐于河上,以声色歌舞娱人。柳姬雅擅歌舞,言辞便利,每于舫上召宴,席间顾盼生姿,众皆目眩神迷。

    姬为人豁达,不重金帛,有人缓急求之,虽千金不惜,且不畏强横,遇事则仗义执言,常有义举,秦淮众多受其恩义,不论年岁,皆以姊呼之。姬平素读书,最喜前贤“人生如梦慕秦淮故柳氏飘香之行,乃改柳姓,自名如梦。

    ——《南朝楚史柳姬传》

    上元,建业城内的气氛到了最烈的顶点,将近未时,玄武湖上面的花魁大赛也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在玄武湖湖心搭建的高台之上,每个想要夺取花魁的女子都可以在上面表演才艺,表演之后还要乘着画舫游湖一周,让一湖之人都可以看得清楚,所过之处,宾客可以将手中珠花投到船上,以珠花多者为胜。如此进行三轮比试。第二轮珠花数目最多的三人便是江南花魁,不过这三人还要经过第三轮决赛,这一场便是最后的博弈,要决出状元、榜眼、探花的名次,虽然都是花魁,可是名号的不同将决定谁是江南第一花魁,所以这一轮的比试只会是更加惨烈。

    至于珠花乃是秦淮青楼赌场所制,是用黄金混合铜铁打造成的,形似一朵盛开的牡丹花,一朵珠花售价一两,湖中四处都有小舟游弋,向观看比赛的宾客出售珠花。如今前两轮已毕,已经稳占花魁之位的三人都是名头不小,万花楼的碧烟姑娘,媚态天生,舞姿曼妙,月影轩的灵雨姑娘清丽如仙,精通音律,最后一人,就是在秦淮独张艳帜的柳如梦。万花楼和月影轩都是江南最有名的青楼之一,更是暗中控制了江南七八成的青楼赌场,他们参赛的人选进入最后的决赛也是理所当然,倒是柳如梦一向独来独往,能够入决赛实在是众望所归,不少平只能在两大势力之间苟延残喘的秦楼楚馆的主事人都是暗中相助,希望柳如梦能够夺得状元,也好扫扫两大势力的脸面。

    前面两轮处于弱势的碧烟决赛中第一个出场,她的歌喉略逊其他两女,倒是舞姿十分出众,所以这一次她表演的是“胡旋舞”,白色纱衣、长袖如云,绿色绫裤、红色锦靴,腰间缠着轻纱彩带,上佩着珠玉琳琅,走到台中锦毡之上,美目流转,风万种,虽然只是站在那里,却已经展现出天生的媚艳骨。

    台下画舫之中,富有西域风的弦鼓声破空而起,碧烟两脚足尖交叉、左手叉腰、右手擎起,已经在乐声中飞旋起来,随着乐声的越来越急促,她的飞旋舞姿也越迅疾,转眼之间,已经看不清她的容颜体态,只看见长袖回旋似飘雪,彩带轻纱似飞蓬,上所佩的珠玉更是相互撞击,出清脆的金玉之声,和乐声暗合。这样罕见的歌舞,以及碧烟婀娜刚健的舞姿令得湖上众人纷纷喝彩。

    更有人从记忆中回想这种舞姿的来历,却是想不起来,还是有些博学多闻的人猜测到这是东晋时候从西域传来的胡旋舞,不由都佩服万花楼的苦心,连已经失传的胡旋舞都掘了出来。原本三女之中以碧烟声名最弱,多半都认为她虽然媚,却少了几分才艺,今在湖上一舞,霎时减弱了她以色事人的印象。

    不知道碧烟在台上旋转了千次还是万次,就在众人看的眼花缭乱,激动难抑,高声喝彩的时候,乐声嘎然而止,碧烟停住形,对着四面贵宾一一施礼,在台上顾盼生姿,神采飞扬,博得阵阵喝彩之声。

    当碧烟游湖一周,满载而归之后,月影轩的画舫接近高台,众人平静心,等待夺魁呼声最高的灵雨出场,灵雨姑娘是月影轩的当家花魁,冰清玉洁如白莲,楚楚动人如弱柳,琴艺无双,许多琴中圣手都自愧不如,更难得是,她至今守如玉,尚无人可以攀折这朵名花。画舫停住之后,众人都看着舱门,等待灵雨出现。孰料灵雨影始终不见,一缕琴音却从舱中幽幽飘出,如同露花雨一般的点点滴滴渗入人心,又似飞雪飘舞透着清冷孤洁之意,轻易地将人引入如梦如幻不可自拔的神秘之境。一曲终了,一扇窗子无风自开,露出一个翠衣女子的侧影。灵雨姑娘在月影轩当众抚琴之时,也是白纱覆面,只有被她延入香闺之人才能见到她的面容,今虽然只是半面对人,但已经是引得众人全神贯注地凝视,几乎是大气也不敢喘,都希望能够见到这位出水青莲也似的佳人真面,更何况虽然看不到花容月貌,但是那灵秀的轮廓,如雪的肌肤,如云如墨的青丝,已经引起众人无限美好的遐想。

    此刻,远处的如梦画舫之上,柳如梦秀眉轻颦道:“好一个月影轩,这般安排真是独具匠心,若非是先生相助,如梦此番必定输给了她。”

    逾轮负手站在窗前,望着月影轩的画舫道:“宋某虽然混迹青楼,只可惜囊中空空,无缘见到灵雨姑娘真面,灵雨姑娘琴艺无双,也不需要*宋某的诗词招揽客人,不过宋某几次听到她的琴声,都觉得纵然是最欢乐平和的曲调,在她手中也是别有一种幽愁暗恨。”

    柳如梦叹息道:“我曾和灵雨妹妹有缘相会,只觉得她心中隐隐有着不可排解的苦恨,说来也难怪,灵雨妹妹品高洁,怎堪忍受青楼生涯,这样的生活,实在不是她那样的柔弱女子可以承受的。--凤舞文学网--”

    逾轮听得出来,柳如梦的语气是真诚的,而且毫无自怜之意,就像当年的她一样,心中闪过一丝喜悦,他笑道:“如梦姑娘可不要为了同她而放弃今的比赛啊?”

    柳如梦面上神采焕然,笑道:“同归同,我可不会放水。”这时,灵雨已经退场,柳如梦站起来道:“也该轮到我了。”言罢,向舱外走去,她此刻穿的是粉色绣缛,荷叶曳地长裙,行动之间宛若荷花凌波,动人至极。逾轮目中闪过一丝悲凉,取下腰间的斑竹箫,轻轻抚摸,诸般乐器,他最的就是竹箫,只因箫声幽怨,可以将他的心事尽倾诉出来。

    欣赏过碧烟和灵雨的出色才艺之后,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如梦画舫之上,毕竟前两场柳如梦凭着两曲新词和动人的歌喉赢得了第一,不过这一轮比赛两女都已经尽展所长,若是柳如梦不能别出机杼,恐怕只能屈居探花了。在众人切的目光中,如梦画舫向湖心去,不过令众人奇怪的是,还有四艘小舟随在画舫之后而行。到了高台之下,从画舫舱门走出二十四个彩衣女子,各自捧着各色乐器,婀娜多姿地登上小舟,四艘小舟围住了高台。一个抱着琵琶的端丽女子玉手一拨,铮然的琵琶声铁骑突出,随后那些女乐开始弹奏起来,曲调缠绵清越。

    湖边众人议论纷纷,虽然说柳如梦这样安排也不算违规,可是三女这等才艺,已经不是寻常的乐师舞姬可以改变大局的了,正在这时,有人指着湖心惊叫道:“起雾了?”众人凝神看去,只见从四艘小舟溢出白色的轻烟薄雾,今湖上原本有微风,那些烟雾却凝而不散,瞬间将高台遮住。就在众人迷惑之时,那些小舟也被烟雾裹入其中,形若隐若现,这时,一缕如同天籁一般的歌声从雾中飘出。

    “碧荷生幽泉,朝艳且鲜。秋花冒绿水,密叶罗青烟。秀色粉绝世,馨香谁为传?坐看飞霜满,凋此红芳年。结根未得所,愿托华池边。”(注1)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比起柳如梦前面的两曲,这一曲更多了一种足以令人**蚀骨的意味,恍惚间,众人只觉那雾中定是有天上的仙子正在顾影自怜,轻歌漫唱,自己这些人便是无意偷听到天上仙音的凡夫俗子。

    一曲终了,正当众人意犹未尽的时候,台上的轻烟渐渐沉落,也消散了许多,露出了翩翩起舞的影,仿佛天上的仙子云端起舞,水袖挥舞,在她周围扬起了一片粉红纱幔,柳腰折转,举手投足之间满是奔放的美、撩人的风。这时,雾中传来歌女们柔婉的歌声,伴着清新宛转的乐声,缥缈虚幻,若有若有。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茎孤引绿,双影共分红。”

    随着那歌声,一缕箫音不知从何处飘来,清丽的箫音不似人间所有,而在高台之上,轻烟渐渐散去,露出了湖中高台的真貌,那在台上随着箫音歌声飞舞的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快得令人眼花缭乱的繁杂舞步,由她踩着却是那么轻盈,似乎婀娜的躯没有丝毫重量。不盈一握的足尖在锦毡上轻跃回旋,她的舞姿宛若凌波仙子,又好象迎风摇拽的荷花一般出尘。此时别的笙管乐声皆已消散,只余一缕箫声在湖上若隐若现,箫音舞姿融为一体,不可分割。正在众人目眩神迷的时候,轻烟薄雾再次涌起,漫过高台,掩去荷叶罗裙。

    “色夺歌人脸,香乱舞衣风。名莲自可**,况复两心同。”中的歌声越旖旎,台上的舞姿也越飘逸。白雾再次笼罩了高台,歌声渐歇,众人眼看着那绚丽的舞姿在雾中渐渐隐去,都生出十分不舍的心。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之后,仍然极力瞩目,盼着再见到那样的仙姿。这一刻,花魁状元由谁获得再无悬**。

    与此同时,岸边一辆马车之内,一个女子捏碎了手中的茶杯,冷酷的杀意从目中一闪而逝,这个女子艳妆华服,明艳动人,若是不认得她的人,必然不敢相信这样一个雍容华贵的贵妇人竟是月影轩的主事人。

    同时,一艘轻舟之内,另外一个相貌斯文和善的华服中年人也是一声轻叹,他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神色间有几分惆怅,在他旁边的青衣儒士低声道:“楼主,那宋逾也太忘恩负义了,这些年若无楼主照顾,只怕他早就骨化泥了,如今竟然相助柳如梦夺魁,楼主可要给他一个教训。”

    中年人却是轻轻一叹也不是坏事,我们和月影轩不论谁取胜,都必然占据压倒的优势,这样一来反而会失去应有的平衡,柳如梦获胜对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利。你也知道如今柳如梦和月影轩之间已经结下仇怨,而柳如梦虽然独立特行,可是秦淮河的青楼女子,有几个没有受过她的照顾恩惠,这次月影轩急功近利,竟然仗着权势迫于她,现在不知有多少人暗自怀恨,不过是畏惧他们的后台,敢怒而不敢言罢了。这次柳如梦取得花魁状元的地位,那些分散的青楼画舫必然隐隐以她为,处于中立地位,我们和月影轩两强相争,本已渐渐处在弱势,如今柳如梦必然暗助我们一臂之力,这对我们只有好处。至于宋逾么,虽然他这次有些过分,可是却不能伤害他,陈兄托我留意他,他的生死我们不能擅自决定。”

    那青衣儒士知道楼主所说的“陈兄”十分重要,那人即是楼主故交,当初楼主筹建万花楼的时候,也得了那人倾力相助,在财力和人力上都得了不少支持,才有今的局面,所以只是苦笑一声,这次他准备让碧烟夺得花魁状元,为此费尽心力令碧烟习得早已失传的胡旋舞,想不到却是这样的结局。这时,一个绸衫汉子掀帘走入舱中,在万楼主边说了几句话。万楼主面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来宋逾有麻烦了。”

    当柳如梦终于夺得花魁状元之后,宋逾的眼神恢复了冰一样的清冷,寻个机会离开了画舫,乘着小舟自僻静处上岸,他可不会认为万花楼或者月影轩会善罢甘休,虽然碍着柳如梦已经夺得状元之位,他们不便对柳如梦出手,可是自己这个“帮凶”却定已经成了他们的眼中钉。月影轩一向以飞扬跋扈闻名,手段也相当的狠辣,这次自己坏了他们的好事,必然不肯善罢甘休,至于万花楼么,宋逾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他在建业穷困潦倒之际,万楼主屡次施以援手,这样的恩他还没有还报,若是万楼主派人前来问罪,他真不知该怎么应对。不过他想到的先是不要牵连到柳如梦上,所以特意离开画舫,也就是想给对方一个出手的机会,这种事只要应付得当,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麻烦。

    当宋逾走到人烟稀少的地方之后,果然觉察到后有人跟踪,而且跟踪之人似乎无意隐瞒行踪,宋逾淡淡一笑,更是着意向隐蔽之处走去,转过一个弯,他在林中小道上停住形,等待后跟踪过来的人,他轻轻把玩着手中折扇,想着要不要一举杀了跟踪之人还是留下他们的命,免得和月影轩生出不解之仇。

    轻微的脚步声即将接近宋逾选定的战场,他目中闪过冰冷的杀机,轻摇折扇,那个影终于出现在他眼前,宋逾手中的折扇突然停住了,他怔怔地望着那个面容冷的中年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个中年人微微一笑轮,不认得我了么?”

    宋逾回过神来,举目四顾,只见后多了几个熟悉的影,这些人都是他昔的同僚,其中更有一两个是他的下属,如今他们都正处在一生中最颠峰的时刻,和两年来堕落沉沦的自己不同,他们上的气势沉凝而自信。他轻叹一声知道陈爷突然来寻逾轮,可是有什么吩咐?”他没有提及自己已经退出秘营之事,若是那有用处,不说也无妨,若是没有用处,他也不想给任何人嘲讽自己的机会,尤其是当着旧同伴的面。

    陈稹看着逾轮平静的神年前你离开秘营回南楚的时候,我曾向公子提出你知道的太多了,应该将你灭口,或者将你拘束在我们可以控制的地方,可是公子却没有同意,不过李爷暗中下了命令,你若是有不妥之处,准许我便宜行事。”

    逾轮没有丝毫意外的神,抬起头道:“我知道,虽然当初有十年之约,可是公子能够许我离开,更许我自由自在地回到建业,临行更赠以重金,让原本已将多年积蓄挥霍一空的我不至于寸步难行,逾轮至今感激涕零,我也没有想到公子会如此宽宏大量,不过我知道公子素来谨慎,所以我知道边一定会有人监视。”

    陈稹叹息道:“你既然知道,又何必要说出来,如果你不知道边有人监视,我还可以对你宽容一些。”

    逾轮眼中闪过嘲讽的神色着陈爷和昔的兄弟,我没有必要掩饰什么,我若是想不到边会有人监视,恐怕才会让陈爷瞧不起吧?”

    陈稹道:“半年前渠黄来看你,知道你境况如此艰辛,虽然恼你不自,却也为你担忧,回去之后他便提出将一些任务交给你,这件事我想来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可以保证你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不过三月之前那个任务本来不该由你这种已经脱离秘营的人来做,可是渠黄替你力争,我也就答应了,毕竟你本来已经有了很好的机会。这个任务并不是我们迫你的,对不对?”

    逾轮黯然道:“不错,这个任务我知道它的重要,也知道它的危险,之所以肯接手是因为事成之后,想必边就不会再有你们的人监视了。”

    陈稹道:“既然你接下了这个任务,就不应该因为私事坏了大计,可是你为了一个柳如梦居然和月影轩为敌,你难道不知道月影轩是谁的势力,因为今之事,你可能失败,也可能被迫中途脱离,无论如何,都会影响到公子的大计。公子的规矩你应该清楚,因为私而害大计,罪不容赦。”

    逾轮额头渗出冷汗,他不是没有想到其中的危险,可是为了柳如梦他还是冒了险,他也想过事后补救的难度,也想过失败之后的下场,可是这些在柳如梦的倩影面前都化为乌有。他低声道:“逾轮既然犯不赦之罪,任凭陈爷处置就是,只是我想不到陈爷会这样快就知道此事?”

    陈稹冷冷道:“我本是为了别的事而来,想不到却在这里见到你的手段,将一个无依无*的柳如梦捧上花魁之位,也难为你的本事,只是如今我只能取你命,现在建业有很多人知道月影轩对付柳如梦之事,你不是还说给了尚承业听么,如果你死了,尚承业想必会以为是月影轩下手,这也是不错的结果。”

    逾轮冷冷一笑爷何必强词夺理,秘营何时会牺牲自己人成就大事,不如说你早就有心杀我吧。”

    此言一出,四周将逾轮围住的众人都是面色微变,目光轻轻瞥向陈稹。陈稹却是神色不动一,你已经不是秘营之人,牺牲你也无妨碍,第二,我从不否认有杀你之心,只是你不该让我抓到机会。逾轮,你若现在肯回归秘营,我便放过你,你答应么?”

    逾轮抬起头,面色越冰寒,一个青年低声道:“四哥,你何必如此固执,回到营中有什么不好,你若不想再过这样的子,只需提出来,便可到大雍繁华之地安居,若是想要荣华富贵,也有进之阶,都好过你在建业沦落。”

    逾轮轻轻摇头不想和兄弟自相残杀,我一个人也不是你们的对手,所以陈爷可以动手了,我做出的决定绝对不会改变。”说罢,他丢下折扇,负手而立,姿孤傲如青松,等着陈稹下令,他不是真的不想反抗,可是他真的不能对昔同生共死的兄弟出手,而且,他也知道,早在他被陈稹震慑之时,围上来的诸位兄弟已经将他的所有生路都封住了,既然一定要死,何必还要拖他们下水呢?死就死吧,他对生命早已不再在乎。只是为什么这一刻,眼前却浮现出一个朦胧的倩影呢?

    看着神色淡淡,摆明了不会反抗的逾轮,陈稹眼中闪过一丝悲伤,这个青年也曾是他训练出来的精英,可是自己却要亲手将他处死,神色渐渐恢复冷酷,这是一定要做的事,他早已觉逾轮望着江哲的目光有的时候会带着怨恨,也曾对江哲提过,只是江哲却是但笑不语,但是如今,他既然把握了机会,就绝不会放过这个隐患,即使他的死亡会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也是如此。想及此处,陈稹淡然道:“杀!”

    那些青年都没有丝毫犹豫,虽然面前是他们生死与共的同伴,可是上命绝不可违,这是秘营的铁律。

    就在千钧一之刻,有人高声喝道:“住手!”

    所有的人都停了手,那是白义的声音,在赤骥、盗骊相继离开秘营之后,白义已经是秘营之,虽然陈稹是他们的师傅,也是他们的统领,可是对他们来说,白义才是他们的领,更何况他们本心也不想杀逾轮。

    陈稹一皱眉,但是奇异的,他心中也有如释重负的感觉,望向声音来处,一个风尘仆仆的青年站在那里。他冷冷道:“白义,这件事应是由我作主。”

    白义上前施礼道:“陈爷,属下怎敢违背谕令,不过这是公子的手令。”说着,他递上一封书信,陈稹看后轻轻一叹,双手一搓,书信化成飞灰,望了一眼逾轮,他淡淡道:“你好自为之吧,公子对你太宽宏了。”说罢转而去,那些青年都对逾轮施以抱歉的眼神,然后匆匆跟着陈稹离去。

    纵然早已无视生死,但是死里逃生之后的感觉仍然让逾轮觉得躯有些软,看向白义朴实敦厚的面容,他微微苦笑,索坐倒在地义,你又何必如此呢,这下你可得罪了陈爷了,何况你救得我了一次,救不了我第二次,从前两国休战,我留在建业还是无所谓的,如今两国开战,秘营一定会有很多行动,留下我这么一个人在建业,就是公子也必然不会放心的。”

    白衣轻叹道:“你既然知道势,为何定要留在建业,你若不想再过杀戮谋的子,只需有意,不论是赤骥、盗骊、绿耳还是骅骝那里你都可以去的,就是都不想去,东海也可隐居,你却偏要留在建业,也难怪陈爷猜疑,其实我至今不相信公子竟会放过你。你以为渠黄为什么要设法让你参与这个任务,只是想不到,陈爷终究不肯放过你的。”

    逾轮默然,良久才道:“是你去信给公子取得手令的么?”

    白义淡淡一笑,渠黄在三月前力排众议举荐逾轮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那时他就已料到这个举动难以阻止陈稹的杀机,所以暗中传书寒园求得手令,两前他知道陈稹将亲至建业,便已想到今之局,所以夜兼程前来阻拦。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逾轮,公子对你已经仁至义尽,我希望你能够好好想清楚。”

    逾轮沉默不语,可是眼中闪过坚毅的神色,他早已尽尝离开秘营之后的艰难处境,也知道有更宽阔的道路可走,可是自从柳飘香之仇报复之后,他就已经没有留在秘营的理由,而这世上除了建业之后,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留恋呢?纵然是死,他也不想屈服。只是他心中也有疑问,公子对自己这般宽容,只是为了昔主仆师生之么?莫非公子竟然知道自己的份?这不可能的,自己从未和公子见过面,只是自己暗中见过他的容貌罢了,若非如此,怎会知道那位令公子矢志复仇的柳夫人就是飘香姑娘。

    白义看出已经无法说服逾轮,只得摇头道:“罢了,人各有志,你小心行事吧,我不知你怎会为柳如梦出头,可是你要小心些,万楼主是陈爷旧识,你在建业的行踪就是他传书给陈爷的,而且月影轩的底子你心里也有数,这次我们不能出面助你,你要小心了。尚承业那边你也要加快动作,荆家的处置现在正是时候。”

    逾轮轻轻一叹,果然是万楼主,这两年万楼主对他颇为照顾,他心中便有猜疑,所以方才才会这般肯定陈稹在自己边安排了探子,果然如同所料,不过这样一来,万楼主这次应该不会和他为难,他只需对付月影轩即可,想来倒也放心许多。

    白义转过去影轩派来跟踪你的人,陈爷已经令人解决了,这件事万楼主会认下来,你不必担心,逾轮,你好自为之吧。”他言又止,终于没有再说下去,这一次的相助已经是令他费尽心思,下次陈稹若再要动手,恐怕他也无能为力了。轻叹一声,他的影消失在密林之中。逾轮没有作声,只是望着他的背影出神,眼中闪过泪影,白义不忘十年手足之,那么自己呢,当真可以忘却十年恩义?

    ————————————————————

    注1:隋杜公瞻《咏同心芙蓉》

    注2:唐李白《古风》其二十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