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三顾频烦

    <---凤舞文学网--->    隆盛七年十二月,大雍惨败淮南,淮南节度使裴云、靖北将军长孙冀上书谢罪,雍帝叹曰,二卿无罪,皆朕之过也,乃下诏罪己,斋戒祭天,以告英魂。--凤舞文学网--

    ——《资治通鉴雍纪三》

    “江夏大营十一月四东下,沿途戒备森严,声言因淮西告急,九江空虚,将至九江防范雍军渡江。”

    在寒园之内,明亮的灯光之下,霍琮捧着文卷朗声读着,而江哲正倚在软榻上悠闲自在地把玩着晶莹剔透的墨玉棋子,小顺子则是坐在棋坪对面的椅子上,皱着眉看着面前的棋盘,盘面上白棋一条大龙眼看就要被黑棋合围,这本是很难出现的况,若论棋艺,小顺子虽然不能称是国手,可是要胜过江哲那是轻而易举的,所以霍琮明明在那里读着兵部转来的军报,仍然是不时偷眼观瞧。

    当霍琮读到江夏大营加入瓜州渡口的大战之时,我把玩棋子的动作停了下来,抬起头道:“6灿果然大有长进,也够胆量,九江空虚不就是他一手造成的么,不与裴云在淮东争锋,而是将九江大营调到京口,造出南楚中部防线不稳的迹象,然后借口九江空虚,又调动江夏大营到九江,似是拆了西墙补东墙,实际上却是迷惑我军耳目,一来不让我军想到会有骑营驰援寿的可能,二来也令我军忽视了江夏大营会合九江大营,在扬州决战的可能。不过6灿此计也是极险,淮西战局胜负未分,荆襄又有我军游弋,一旦寿失守,或者长孙将军绕过荆襄,直入荆南,那么南楚军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不过想必6灿已经心知肚明,这一次我军的主攻方向不是襄阳,长孙将军又是稳扎稳打之人,不会冒险突进,只有淮西之战,6灿的确是冒了险的,不过此举已经有名将之风,淮西之战若有三成胜算,这么做就是值得的儿,****淮西的军报,我要看看那里6灿是如何安排的?”

    霍琮寻出淮西的军报,按照次序详细**了一遍,当他**到6云和石观之子石玉锦阵斩董山的时候,我的手一抖,但是面上神没有丝毫变化,反而笑道:“好啊,6灿做的不错,雉鹰若不赶出巢去,也不能振翅高飞,6灿将亲子放在险地,怪不得淮西军如此顽强,否则崔珏、董山也是难得的猛将,也不会在寿被阻。其实也是皇上轻敌,若是派上一员谨慎小心的大将,再多派几万人马,严防敌军增援,断不会使大军因为久战疲敝,落得一个兵败如山倒。其实这也难怪,6灿这支骑营如此隐秘,司闻曹全无所知,恐怕就是南楚朝廷也是不知道的,既不知寿将有援军,也难怪崔珏、董山二人懈怠。不过董山被两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年联手击杀,倒也是颇为让人意外,我记得他是一员猛将。”

    霍琮道:“根据司闻曹事后的调查,董将军断后苦战,那时应该已经是强弩之末,而6少将军和石少将军都是难得的少年勇士,所以才能取得这样的战绩,听说当时的战况十分危险,两位少将军也是险些丧命。”

    我轻轻一叹道:“经此一战,淮西军民士气高涨,6云虽然年少,却已经成为南楚军方不可忽视的力量,6灿定会趁机在淮西扩军备战,加强对淮西的控制。等到淮西军力强大之后,就可以向东北攻宿州、徐州,或者向西北攻取豪州、睢阳,想来数年之内,6灿都会从淮西屡屡出兵,攻略淮北,训练士卒。”

    霍琮疑惑地道:“先生,虽然6灿已经掌握江南军权,可是大雍拥甲百万,这次战败并未伤筋动骨,6灿理应休养生息,防备大雍南征才是,怎会主动挑起战事呢?”

    我轻笑道:“6灿虽然掌握了江淮兵权,可是心却还不够狠,军仍有大部分掌握在尚维钧手中,建业仍然是尚氏的天下,6灿手中的兵权越重,就越会有些自诩忠臣的文官担忧他仗恃兵权谋反,所以尚维钧的支持者反而会越来越多。等着吧,等到论功行赏之后,就会有人想尽办法消弱6灿的权力。所以他若想自保,只能主动出兵,边境战乱不休,才能保全他的命。”

    霍琮眼中寒光一闪高莫赏,本就是不赦之罪,6大将军会不会索自立为王,到时候江南便是铁板一块,再无可乘之机。”

    我扬声笑道:“琮儿,你以为兵变是那么容易的事么,不错,6灿手掌重兵,一旦兵建业,就可以犁庭扫**,控制南楚朝廷,甚至自立为王。可是有些事却不是只*军队就可以实现的,一旦6灿起兵反叛,那些因为6家忠义声望而为之效命的将士就会失望,甚至还会有人起兵勤王,别忘了襄阳容渊、淮西石观、葭萌关余缅虽然都尊6灿为,而且他们和6氏也多有牵绊,可是他们更是南楚的忠臣,若是让他们随6灿反叛,恐怕还不能够。而且尚维钧掌控朝局多年,与南楚各大世家之间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现在南楚朝廷的官员,十之六七都是尚氏一党,若是6灿清了君侧,这些官员怎么办,都杀了,南楚朝堂一空,政局立刻陷入混乱,若是不杀,这些人难道会真心尊奉6氏为王么?6氏的力量主要集中在军方,根本没有办法控制整个南楚的朝廷,恐怕到时候朝政会被趁虚而入的世家势力掌控,到了那时,各大世家为了争权夺利,必然彼此攻讦,只怕南楚的局势会更加糜烂。所以6灿不能用兵变的方式解决即将面对的压力,唯一的办法自然是挑起外患,只要江淮战事还在进行,尚维钧等人就不敢随便加害6灿和他手下的将士。而且大雍南征之心是不会消除的,与其坐着等大雍来攻,还不如主动出击,还可以利用这些小规模的战斗磨砺士气,训练士卒,让南楚的边境稳如泰山,这样一举两得的事,6灿何乐而不为呢?”

    霍琮听得入神,良久才道:“先生,尚维钧畏惧6灿军权,必然不敢轻举妄动,而6灿与其去争夺朝中的权力,倒不如掌控大军在外一呼百应的好,只是这样一来,江南局势稳定,大雍就不可能顺利的平灭南楚,天下难以一统,岂不是兵燹永难休止。”

    我瞥了他一眼灿这个人忠义之心极重,他之所以争夺军权不过是因为不愿见到大雍铁骑南下罢了,对他来说,他主军,尚维钧主政,那是最好不过。当然后他位高权重,会不会有不臣的心思尚未可知,可是在我看来,这个人没有谋反的可能。6氏世代将门,忠义之心已经根深蒂固,6灿也不例外,虽然他的手段厉害一些,行事少些忌惮,可是他没有自立之心。只是他虽然用心是好的,尚维钧却是不会认同,现在不过是暂时的妥协,这种军政分离的况终究不能持久,除非是南楚国主有足够的威望收回军政大权,或者尚维钧甘心雌服,只是这两点都不现实。南北对峙,终究不能长久,此消彼长,必有一方灰飞烟灭,两国相争如此,两个权臣相争也是如此。纵然6灿委曲求全,或者用些雷霆手段压制这个隐患,可是一旦爆出来,就是惊天惨变。只不过南楚君臣若不是太愚蠢的话,维持几年平衡局面应该还没有问题。不过,琮儿,你问这些事做什么,莫非也想和6灿较量一番,看看谁才是我门下第一人?”

    霍琮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道:“弟子怎会有此意,是嘉郡王托我试探先生的口风,想知道先生是否已经有了平楚之策,或许是奉了齐王下的命令吧。”

    我冷冷一笑管闲事,李麟既然是郡王之尊,费些心思也就罢了,你不过一个白衣,何必这么多事,你只要读好你的书就行了,对了,明你将兵部送来的军报整理之后交回去,就说江某乃是闲散之人,对于这些军报不感兴趣。以后若再有这样的文书送来,就说我正在养病,无暇理会外之事,不许你再擅自接下这些军报。”

    霍琮心中嘀咕,你方才不是听得很认真么,还振振有词地分析局势,如今怎么又改口了,口中却连忙道:“都是弟子擅自作主,请先生恕罪。”说罢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看着霍琮的背影,我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么么齐王的意思,嘉郡王多半是奉了太子之命,太子多半是奉了皇上之命,不过是想试探一下我的心意。看来这次攻楚的惨败,让大雍君臣头脑清醒了许多,自然想到了我当的上书,看来皇上已经明白非是我眷恋故国,而是他们轻敌了。如今局势变化至此,这些人定是都想听听我的判断。可是我江哲岂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物,既然他们曾经怀疑过我,我便索不介入雍楚之战,这本就是我的希望,反正他们君臣都是经百战的名将,步步为营,这种况下,有个二、三十年的努力,攻下南楚应该没有问题吧?毕竟南楚内部还是隐忧重重的,6灿若是没有进取之心,我料他四五年之内就会遭遇剧变,南楚现在的国主赵陇,应该还有几年就要加冠了,到时候理应亲政,那可是尚维钧夺回军权的最好的机会啊。不过6灿这些子的手段带着狠,不似他的风格,一个人行事的作风是很难改变的,多半是韦膺的谋划,这两人合作如鱼得水,对于南征十分不利。--凤-舞-文-学-网--罢了,我怎么又在盘算平楚之事,不是想好了置事外的么?

    侧过脸看着小顺子还在冥思苦想,我偷偷笑了,前得到一本国手的棋谱,上面有几个玲珑棋局,特意摆了一个,总算是把他难住了,也让我扳回一些面子,想起从前被他杀得冷汗直流的惨状,我得意地望向小顺子,希望看到他认败服输的场面。岂料正在我得意洋洋的时候,小顺子眉头突然舒展,放下了一粒白色的水晶棋子,顿时盘面局势扭转,原本陷入困境的白棋奇兵突出,反败为胜,和黑棋对峙起来。我叹了一口气,知道又没有难住小顺子,随手从玉枕之下取出那本棋谱,扔给他之后,有些赌气地推开棋盘,仰面躺在软榻之上,下是温暖柔软的被褥,空气中带着淡淡的芬芳香气,我有了一丝倦意。为了不想长乐替皇上说话,所以这些子我准备留宿寒园了。

    小顺子微微一笑,将棋谱打开翻了一遍,收到怀中,然后一边收拾棋子,一边道:“公子,你和皇上斗气好么?毕竟他是君,公子是臣。”

    良久,江哲始终不语,就在小顺子收拾好棋子,以为江哲不会回答的时候,江哲淡淡道:“遇事要防微杜渐,这次皇上可以对我不信任,那么将来呢?我不能留下隐患。而且我若是表现的大度宽容,凭着皇上的才智,怎会看不出我已经对他生出疑虑,只有我凭着本和他为难,他才会相信我并没有因此事改变对他的观感。”

    小顺子默然,他没有继续问下去,例如江哲心中是否对皇帝真的生出不满?是否江哲真的依旧留恋南楚,所以才不愿献策平楚?一旦江哲作出决定,不论是多么不合理,他都不会反对。将棋坪收好之后,他往香炉中加了一些安息香,然后拿了毯子盖在已经昏昏入睡的江哲上。做完这一切,他便坐在一旁的蒲团上打坐调息,对于他来说,睡眠已经是一件不很重要的事了。

    过了片刻,他突然轻轻皱眉,看了一眼仍在沉睡的江哲,他转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一眼便看见一行人正向这里走来,其中一人披了大氅,遮住了面容,可是隐约露出的明黄色袍服以及他边的侍卫仍然令小顺子一眼便认出他的份。那些人走到近前,那遮住面容的中年人道:“随云可已入睡了么?”

    小顺子低敛眉地道:“公子已经入睡了,近公子很难入眠,所以点了一支安息香,只怕公子明晨之前是不会醒过来的,而且公子近体不适,恐怕不能接驾。”

    那人微微苦笑,抬起头,兜帽滑落,露出年华已去,却依然气度雍容的面容,事先令兵部送来文书,又通过霍琮试探,原本就是为了表示他的致歉之意,可是如今看来江哲并不领,这个人,还是当年的子,至今没有改变,想到此处,李贽更是为自己前些子对江哲的疑心觉得歉疚。看看挡在自己面前的李顺,虽然姿态是那样的谦卑,可是李贽却知道,那种顺服只是外表的伪装罢了,他相信自己若是要强行进入,邪影李顺可不会顾忌自己的份,一旦事到了那种地步,可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无奈之下,李贽只得转离去,盘算着这次如何说服江哲,应该不会比当初说服他投效自己更困难吧?

    接下来在大雍君臣忙着为战败善后的时候,一向深居简出的楚郡侯成为大雍朝臣瞩目的对象。一个流言在雍都百官中悄悄流传,皇上几次亲临长乐公主府,居然被江哲拒于寒园之外,除了当初见识过江哲刚烈一面的石彧等人之外,其余的朝臣是不敢相信这件事的,事实上,这也不过是捕风捉影的臆测罢了。这种丢脸的事,皇上不会说,他边的侍卫内侍不敢说,就是长乐公主府里上上下下,倒有大半是皇上皇后精心安排的,所以这件事原本无人外传。可是再隐秘的事也是有迹可寻的,皇上几次三番造访长乐公主府邸,却总是败兴而回,种种蛛丝马迹通过宫人口耳相传,真相就被勾画出来。又被有心人传播出去,街谈巷议中都有涉及。只是这件事,就是最刚直的谏官也是缄口不言,不说楚郡侯暗中的势力有多大,只凭皇上对其的信宠,也知道此人若是不能一击致其于死地,最好不要得罪。而且这件事若是无人知道,皇上还可留些颜面,若是流传出去,只怕反而会让皇上恼羞成怒,到时候挑起事端的官员可就麻烦了。

    这个流言尚未平息,又过了一些子,又有新的流言传开,有人说楚郡侯江哲之所以不肯出谋划策,不肯见驾,是因为留恋故国,而且现在南楚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就是他的亲传弟子,江哲与南楚6氏至今藕断丝连,多有往来。这个流言说得有根有据,很多官员百姓都相信了,就是朝中重臣也不免信了几分。

    听到这个流言,李贽恼怒非常,到了如今,他自然不会仍然怀疑江哲会为了南楚撇开大雍,可是他也知道江哲的子最是执拗,现在本来就在和自己斗气,若是再给他知道这个流言,说不定一怒之下反而真的会缄口不言,那岂不是糟糕至极。所以他下令明鉴司追查流言的来源,又下了严令,不许人将消息传到江哲耳中。只是流言蜚语满长安,想要追查却没有源头可寻,李贽不免龙颜震怒,雍都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过了几,李显轻简从的到了寒园,他是奉了李贽的旨意前来求和。这一次南征李显并未上书请命出征,一来是没有将南楚江淮军力看在眼里,在他看来,这次攻略江淮无需他坐镇,等到江淮平定,需要渡江作战之时他再请命不迟,二来也是因为林碧临盆在即,他也有些舍不下子,所以李贽无意让他南征,他也便没有主动提起,只是在制定南征计划的时候在旁边参赞罢了。当初江哲上书反对这次的南征,他也和李贽一样,以为江哲不免有故国之,所以两兄弟合作默契的将此事隐瞒了起来,免得有人趁机攻讦江哲。不料南征惨败,江哲所言字字珠玑,李贽和李显都是从战场上面杀出来的大将,自然不是寻常人物,很快就意识到了他们轻敌的错误。十年的休养生息,恢复国力的不仅仅是大雍,南楚也不再是从前的疲敝景象。可是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局势的变化已经不可挽回,6灿掌控了江南军权,这样一来,江南半壁江山难以颠覆,6灿在他们眼中成了大雍南征的最大障碍,想要平楚,必须除去6灿,想要除去6灿,那么有一个人的意见最为重要,这人就是江哲。不论6灿如何出色,不能否认此人的本事多半和江哲有关,既然如此,除了江哲之外,谁还能够制定出平楚之策呢?李贽和李显都不希望两国对峙几十年的时间。

    既然江哲不卖李贽的面子,那么李显也就责无旁贷的前来相劝了,不过虽然是有求于人,李显的子还是那般嚣张,一路横冲直撞,长乐公主府上的侍卫都不敢阻拦,虽然主人说过不见客,可是李显一路直闯寒园,却是没有一人敢阻拦。李显刚走到书房门口,就听到江哲暴跳如雷的痛骂声。李显心中好奇,这么多年相交,好像没有见过江哲这样骂人,不由停住脚步,侧耳听去。

    我看着跪在那里老老实实的慎儿,心中怒火汹汹,这个臭小子,明明在那里罚跪,可是你看他眼珠转个不停,就知道他分明是在胡思乱想,哪里有半分悔过的意思?忍不住又骂道:“整天只知道练武贪玩,我亲自教你读书,你居然给我偷溜,一本论语**了半年居然还背不下来,听着,今天罚你将论语抄上三遍,若是交不上来,就别想吃晚饭。”

    慎儿今年已经八岁了,生得眉清目秀,聪明可,偏偏是一副笨肚肠,让他读书比什么都困难,也不知道是像谁,我在他这个年纪早就熟读经史了,他的娘亲也是聪明之人,怎么就他这样蠢笨,可是那慈真老和尚居然说他是武学奇才,真是没有天理了?

    我刚说完惩罚方式,慎儿一下子跳起来道:“爹爹,那我就去抄书了,不过爹爹,我背不下来论语不关我的事,都是爹爹你教的不好,一篇文字,爹爹偏要东拉西扯,扯上一大堆有的没的,姐姐也说了,若是想要读书,跟着霍哥哥要好的多。”

    我听到这番话气得差点晕过去,拿起戒尺就要打他的手心,不料江慎转向外逃去,敏捷非常,如同一缕轻烟一般转眼消逝在门口,我大吼一声道:“小顺子,给我把他抓回来,我要把他的手心打烂。”话音未落,就听到慎儿一声欢呼道:“岳父大人。”

    我心中一凛,立刻改口道:“慎儿,慢点跑,别摔着。”绝对的慈父口吻,原本在旁边站着的小顺子露出有趣的笑容,当然笑容在我暴走之前已经消逝。

    然后我便看见李显拉着慎儿走了进来,面色极为不善,我忍气吞声地上前施礼道:“原来是六哥来了,让你见笑了,慎儿太顽皮了。从李显回到长安之后,就几乎霸占了慎儿,每次慎儿从浮云寺回来,还没有在家待上两三天,就会被他接走,我若想不答应,就要面对他的冷森面容,也就是他追求林碧那几年好一些。等到李凝出生之后,齐王可就是变本加厉,先拐了慎儿叫他岳父,然后堂而皇之的领了去。倒是我这个父亲,难以管教自己的儿子。不过,我摸摸鼻子,如果不是我从小就喜欢欺负慎儿,这小子也不会这么快就见异思迁吧?

    李显犹豫了一下,他将慎儿当成亲生儿子一般看待,一听说江哲要打慎儿手心,心中便不高兴,可是他此来是为了替皇兄求和来了,总不好给江哲脸色看吧,犹豫再三,终于道:“随云,我看你还是给慎儿请个启蒙的先生吧,要是不愿意,就让霍琮教他也行,听柔蓝说,你一讲书就喜欢引经据典,也难怪慎儿听不懂。”

    慎儿聪明得很,听出岳父的口气有些软弱,立刻变得老老实实,眼巴巴地看着我爹,是慎儿太笨了,都听不懂你讲书,不像霍哥哥,闻一知十,你还是让别人教我吧。”

    我见状不由心中苦笑,这个孩子到底像谁呢?

    这时,齐王又道:“其实,慎儿将来也用不着十年寒窗,将来作个将军不好么,我看这小子武功根基扎实得很,胆子又大,有几分像我。”说罢有些得意地抚摸着慎儿的脑袋。慎儿也是一脸得意洋洋的模样,倒好像李显才是他的爹爹一样。心中生出一种酸溜溜的感觉,我语气不善地道:“小顺子,送慎儿到他的书房抄书,论语抄一百遍,你看着他,如果他敢偷溜回浮云寺,你就把他抓回来,替我打他的板子。”

    慎儿一听犹如五雷轰顶,立刻呆住不动,直到小顺子上前一把将他拎起,走向门外的时候,他才大叫道:“顺叔叔饶命,脖子很痛啊,岳父救命啊,娘亲救命,霍哥哥救命,姐姐救命。”片刻,惊天动地的呼救声渐渐远去。我不由汗颜,这个小子,真是丢尽了我的脸面,狠狠的瞪了李显一眼,都是他宠坏了慎儿,所以今天不论他来干什么,我都不会让他如愿。

    李显何等聪明,一见便知自己还是捅翻了马蜂窝,这江哲分明是准备公报私仇了,不由露出一丝苦笑,这次前来的目的是绝对没有可能实现了。

    九重宫阙,干百楼台,金辇路,玉砌雕栏,御书房之内,李贽愁锁双眉,看着一书案的密折奏章,却是无法静下心来披阅,宋晚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禀报道:“皇上,齐王下在外面候旨。”

    李贽连忙道:“还候什么旨,他什么时候这么守规矩了,快宣。”宋晚走了出去,不多时领了李显走进书房,然后不需吩咐,便带着书房内伺候的宫女内侍退了出去,留给两兄弟密谈的空间。

    这些人的影一消失,李显立刻故态复萌,随手扯了一张椅子坐在下,抱怨道:“皇兄,这件事我可办砸了,随云根本不听我劝解。”

    李贽丝毫不以李显的嚣张行径为忤,笑道:“你临去的时候不是拍着膛说定可以成功的么?”

    李显赧然道:“这个,实在是不凑巧。”说罢李显将今形说了一遍,李贽听了连连苦笑,李显正色道:“皇兄,看来随云不过是一时意气,等过些时定会回心转意的,你也不用着急,现在随云和我们在一条船上,他是不会看着我们翻船的。”

    李贽苦笑道:“时间不等人啊,若是再过几个月,只怕江淮防线固若金汤,我们就更加没有机会了,若是在拟定平楚之策的时候,没有随云的意见,我实在不放心,现在的南楚不是从前的南楚,我不想这一仗打下来,打得两败俱伤,民生凋敝,所以必须说服随云参与这一战,事实上,我准备年后就建立江南行辕,由你亲自坐镇,总督荆襄、江淮的战事,随云我也有意让他随军参赞,所以需要快些说服他,随云的子,也真是太执拗。”

    李显听到江南行辕之事,只是眉梢微扬,却没有作声,但是听到最后一句,却笑道:“随云乃是国士,皇上以国士待之,才能让他甘心效命,天下除了皇兄之外,还有谁能驾驭他,我想他不过是一时气恼罢了,其实我看他气已经消了,只是没有台阶下罢了,若不是我今去的不巧,说不定他现在已经跟我进宫了。”

    李贽也是微微一笑,他在长乐公主府上耳目甚多,自然知道这几江哲的心已经恢复如初,要不然也不会让李显前去劝解,只是如今李显被顶了回来,应该让谁去劝解呢,盘算了半天,满朝重臣,居然没有几个可以和江哲说上话的,这些年来,江哲在雍都竟是大隐于朝,并无知交,就是和昔雍王府的属官也都鲜有往来。更何况这种事也不能让太多人知道,李贽不想给人留下江哲恃宠而骄的印象。一时之间,兄弟两人坐困愁城,竟是没有了主意。

    这时候,宋晚再次进来禀报道:“启禀皇上,夏侯沅峰大人求见。”

    李贽没有言语,只是一摆手,宋晚退了下去。李显知道夏侯沅峰乃是李贽的心腹,担负着监察百官的重责,不免有些隐秘的事,自己还是不知道为好,便起要告辞。

    李贽笑道:“不妨事,六弟不用回避,是我让夏侯查一下最近是谁在散播流言,想要离间我们君臣至亲,想来他是有了结果了,你听听也无妨。”

    不多时,夏侯沅峰走了进来,虽然已经是三旬出头,又在官场历练多年,添了几许风霜之色,不似当年俊雅无双模样,但是岁月仿佛没有在他上留下多少痕迹,夏侯沅峰仍然是风度翩翩,俊逸优雅,不负美男子之誉。

    进到书房之内,夏侯沅峰上前施礼道:“启禀皇上,臣仔细盘查之下,散布流言者恐怕和南楚有些关联。”

    李贽倒也不惊奇,如今南北对峙,若说有人想要离间自己和江哲,自然是南楚之人其心最切,他淡淡道:“这件事不便宣扬,你将名单呈上,后对他们仔细监视,一旦有异动便控制起来。”

    夏侯沅峰将写好的折子呈上,就要转离去,无意中望见李显烦恼的面容,心中一动上和齐王下可是为了楚郡侯之事烦恼?”

    李贽闻言苦笑道:“夏侯,你可有什么法子解决此事?”他不过是随便问问,夏侯沅峰和江哲一直有些宿怨,李贽根本不会相信夏侯沅峰能够有什么办法说服江哲献策。不料夏侯沅峰上前恭恭敬敬地道:“臣子之责便是要为君父分忧,臣愿前往说服楚郡侯。”

    李贽一惊,上下打量了夏侯沅峰片刻,才道:“你去试试也好。”夏侯沅峰含笑而退,似乎劝服江哲是件极为容易的事,这令李贽和李显也生出了期望之心。

    飞雪连天,彤云密布,坐在临波亭之内,我静坐抚琴,琴声拟出飞雪凌空之态,浑然一体。良久,我推开玉琴,轻轻叹息,树静而风不止,这些子长安的暗流汹涌怎能瞒过我的耳目,虽然皇上有意维护,可是我又怎会不知这些攻讦我的流言的存在。抚摸着琴的断纹,我便想起秋玉飞,自从北汉亡后,魔宗隐退,不过段凌霄等人自然不能随便抽,段凌霄就在大内隐居,萧桐随在林碧之侧,其他魔宗弟子或者从军,或者留在大内做了侍卫,虽然魔宗弟子比较桀骜不逊,可是他们的能力手段出众,现在魔宗已经隐隐成了可以和少林等门派相抗衡的力量。这其中也只有秋玉飞置事外,带着凌端隐居在我送给他的静海山庄。可以常年领略东海风光,或者一叶扁舟,凌波独海,或者月下抚琴,逍遥自在,只恨我却被红尘羁绊,不能离开雍都一步。接过小顺子递过来的温酒,我一饮而尽,绵软香甜的琼浆让我生出沉醉之感。

    一个侍卫踏雪而来,小顺子走出亭去听他禀报了什么,转回来道:“公子,夏侯沅峰求见。”

    我微微一愣,怎么夏侯沅峰会来我这里,自从东川之事后,这人总是躲得远远的,倒好像我是鬼怪一般,心中好奇,我笑道:“请夏侯大人到这里来。”

    不多时,夏侯沅峰随着侍卫迤逦而来,雪色轻裘,临风玉树,明朗如月,这人若是看外表绝对想不到竟是血染双手的明鉴司主事。

    我站起来,在亭中相迎,亭外飘雪如织,我自然不会去领教其中的寒气袭人,伸手肃客,请夏侯沅峰入座,我笑道:“不知道夏侯大人怎么有空前来造访,大雪漫天,有佳客登门,不可无酒,小顺子,取一坛御酒来,这壶‘凝’太香艳,夏侯大人是不会喜欢的。”

    夏侯沅峰笑道:“侯爷不必费心,久闻长公主下采百花之精酿造的‘凝醇绵软,饮之如琼浆玉露,下官早有意品尝其中滋味,只是不得门而入,今有幸亲见,岂能错过美酒。”

    我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凝’酒乃是长乐亲酿,其中除了百花之精,还加入了许多滋养体的药物,常年饮用可以令人耳聪目明,轻体健,只是过于绵软香醇,不大适合雍人口味,想不到夏侯大人却能领会之中妙处。”

    夏侯沅峰恭敬地道:“长公主下深感天,为了侯爷康泰,才酿制此酒,那些外人怎知长公主之心,如何能够领略此酒深意,况且那些凡夫俗子也没有资格品尝这绝世美酒。”

    我听到此处已经知道夏侯沅峰的来意,用长乐的深提醒我不要忘却自己和大雍皇室不可斩断的牵绊,只是他够聪明,利用这寄托长乐衷的“凝”酒抒心意,倒是让我生不出恼意。

    示意他坐下,我亲手斟了一杯酒给他然夏侯大人深知此酒的珍贵,就请喝上一杯,此酒每年只酿造二十四坛,除了送给太后娘娘、皇后娘娘、齐王妃下的几坛之外,再无流传。”

    夏侯沅峰坦然落座荆蒙皇后恩典,赏赐了一壶‘凝’,才有幸尝到这难得的佳酿,今若是侯爷大度的话,不如让下官多饮几杯。”

    我已猜知夏侯沅峰的来意,不过却也好奇他凭什么相信自己能够说服我,所以故意不问他的来意,反而殷勤劝酒,对着亭外茫茫飞雪引经据典,和夏侯沅峰讨论起诗词歌赋来,认识夏侯沅峰这么多年,只知道他心思细密,腹有权谋,武功过人,心狠手辣,可是今一谈论,才觉此人果然是文武双全,初时本是有意为难考较,谈论了许多时候,反而觉得和此人聊天十分愉快,不由渐渐淡忘了他的来意。

    夏侯沅峰见气氛融融,心中暗喜,把酒道:“下官听说侯爷在北汉时曾经和诗一,以抒心臆,其中有两句‘生不冀求兮南归雁,死当葬我兮楚江畔’之句,不知可是实?”

    我心中一动,知道他终于开始进攻了,他所提及的诗句,是我感于谭忌绝命词的悲恸,所和之诗,这件事夏侯沅峰也知道,倒也不甚意外,他是明鉴司主事,当时我边的侍卫都是虎贲卫高手,必然有人将这诗词送到御前,夏侯沅峰得到李贽宠信,这又不是什么隐秘,他知道也是可能的。不过他是要指我留恋故国么?嘴角露出淡淡的嘲讽微笑,我淡淡道:“故国之思,人之常,夏侯大人敢是要上折子参我么?”

    夏侯沅峰却又转移了话题一次裴将军在淮东轻涉险,计取楚州,虽然立下大功,可是未免太冒险了。”

    我随口道:“裴将军如此,喜欢亲自上阵厮杀,不过若是到了紧要关头,他不会这么做的。”

    夏侯沅峰笑道:“不过裴将军倒是胆子极大,镇淮楼公然折辱侯爷至亲,想来也令下官佩服。”

    我心中一凛,目光低垂道:“荆长卿虽然是江某表兄,但是他是南楚忠臣,道不同不相为谋,裴将军此举并无不当之处。”

    夏侯沅峰摇头道:“裴将军不过是没有留意罢了,若是他早知道那人份,必然不会轻辱,不过侯爷对贵亲十分关,没过几,荆长卿就从楚州大牢里面失踪了,听说已经回到了嘉兴,虽然这一战南楚胜了,令表兄不免有弃职私逃之嫌,不过想来没有人会为难荆氏,毕竟6大将军如今权倾朝野,看在他的面子上,也不会有人对荆氏下手。”

    我露出一丝冷笑,当初在东川,夏侯沅峰就想夺取锦绣盟的权力,虽然我让他如了愿,可是也给了他一个教训,如今他又想插手我在南楚的势力么?莫非他此来不是为了说服我和李贽和解?

    站起来,走到琴台之侧,轻抚琴弦,琴声铮铮,透出肃杀之意,我淡淡道:“夏侯大人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夏侯沅峰毫不理会我逐客之意,又饮了一杯酒灿长子6云,少年英杰,阵斩董山,名扬淮西,此子据明鉴司所察,曾经在长安滞留多。”

    我眼中闪过嘲讽的神色,6云之事我早知道难以瞒过明鉴司耳目,否则我何必将霍琮、李麟和柔蓝都牵扯进来,除了历练这几个孩子之外,就是让某些人投鼠忌器。但是转瞬,我眼中的神色变得悲伤,原本希望能够保住6云,可惜他在淮西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我的努力成了泡影,谁会想到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可以有这样的本领成就呢?

    夏侯沅峰或许察觉到了我心意的变化,又道:“侯爷出南楚,对故国多有眷恋,更有亲友弟子在彼,战事一起,难免玉石俱焚,侯爷或有周全之意,然而若是侯爷置事外,将来以何功勋为荆氏、6氏缓颊,下官曾听说,侯爷曾承诺德亲王保全南楚一脉香烟,若是侯爷不肯献策平楚,将来拿什么向皇上陈词。猎宫之变,侯爷昔有功于大雍皇室,然而皇室以长公主下嫁,可谓无亏侯爷,侯爷有平汉之功,然而侯爷如今为郡侯,子为国公,女为郡主,一家荣宠备至,平汉之功已经得偿。难道等到了南楚覆亡之际,侯爷要以这些旧功绩换取皇上的恩典么,到时候就是皇上不说什么,侯爷能够无愧于心么?而且若没有侯爷亲赴江南主持平楚之策,只怕侯爷的一番苦心都将成为泡影,下官放肆,但是句句都是肺腑之言,请侯爷明鉴。”

    我眼中闪过莫名的神色,看向夏侯沅峰,这个人当真不简单,这一番话已经彻底将我说服,而且这番话也只有他能说,李贽、李显若是这样说了,反而会让我觉得他们有意要挟,若是石彧那些大臣说来,不免会变得冠冕堂皇,反而像是以大义相责,更令我生出逆反之心,只有夏侯沅峰这个心中只有功利之人说来,我才觉得真意切。

    夏侯沅峰微微一笑,又道:“还有一事,侯爷不知可否知晓,韦膺如今就在6灿幕中担任客卿,此事虽然隐秘,可是也瞒不过司闻曹、明鉴司的耳目。”

    我神色淡淡,这件事我早已知道,在夏侯沅峰这个聪明人面前,我也懒得惺惺作态。

    夏侯沅峰心知肚明膺对侯爷十分憎恨,他才智过人,手段狠,6大将军又是军略出众,与侯爷又是少年相交,师徒投契,对侯爷十分了解,这两人联手,必是侯爷强敌,侯爷才智过人,遇到这样的对手,难道不想和他们较量一下么?6灿掌握南楚军权,侯爷也可左右大雍平楚策略,不若在江南之地对弈一番,看看是侯爷才智无双,还是6将军青出于蓝,这岂不是一大快事?”

    听到此处,纵然是我也不免生出好胜之心,忍不住笑道:“夏侯大人的口舌之利,不亚于苏秦张仪,哲今领教了。”

    夏侯沅峰面色不变地道:“侯爷谬赞,下官愧不敢当,只是昔对侯爷多有得罪,所以今前来相劝,也是希望侯爷功成之,能够记得下官的一番好意,不要仍然记恨下官才是。”

    我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好,夏侯沅峰果然不愧是夏侯沅峰,想来你也急着回去复命,我就不留你了,禀报陛下一声,明天上午我会入宫觐见。”

    夏侯沅峰笑道:“侯爷之意,下官一定禀明,不过不知可否送下官一壶‘凝酒下官实在喜得很。”

    我向夏侯沅峰面上瞧去,怎也看不出他有半分虚假意”酒香甜绵醇,但是并不合北方男儿的口味,所以此酒除了送给太后、皇后和齐王妃之外,长乐是不送给别人的,就是齐王妃林碧,我猜她也多半更喜欢北地的烈酒。忍不住轻轻摇头,我淡淡道:“小顺子,让人送一坛‘凝’到夏侯大人府上。”

    夏侯沅峰含笑致谢,然后告辞离去,望着茫茫飞雪中他俊逸的风姿,我心中生出敬佩之心,要留心啊,这个人从前我可以将他**于股掌之上,多半是他甘心如此,若不小心提防,只怕将来吃亏的会是我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