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楼船夜雪

    <---凤舞文学网--->    初,灿驯精骑于蜀中,隐秘不为人知,雍军崔、董部合攻寿,石观坚守不退,灿密令精骑潜行赴淮西,二十一,雍军猛攻疲敝,至午时,南楚精骑突出,大破雍军于城下。--凤-舞-文-学-网--雍军以董山部断后,崔珏部突围而走,然折损十之四五。

    董山,陇西天水人,少无父母,好勇斗狠,为亲族所恶,乃从军行,初为齐王部将,隆盛五年,转任徐州,为淮南节度使裴云部将,隆盛七年,奉命入淮西,取钟离,攻寿,寿大败,董某自请断后,为南楚军所困军招降,为其言辞挑之,出6云、石玉锦与其死战阵斩董山,雍军乃降。

    ——《资治通鉴雍纪三》

    十一月二十一夜晚,京口瓜州,大雾垂江,6灿立在楼船之上,望着滔滔江水,在他后,九江大营的水军已经做好准备,利用这个机会渡江偷袭,和雍军对峙了二十余,6灿虽然表面平静,但是心中却是忐忑不安。

    他并不担心对岸的裴云,对岸雍军虽然将近十万之众,但是水军却只有两万余人,舟船不到千艘,这样的兵力,想要渡江攻取京口殊不可能,当然,即使他有意夺回扬州,凭着五万水军也是很难成功,在瓜州渡口,两军都没有必要的胜算,这也是这些子两军都没有主动挑战的缘故。只不过裴云可以安之如素,自己却是牵挂着数处战局,淮西能否按照自己的计划取得胜利,襄樊能否稳如泰山,葭萌关是否能够安然无恙。而在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淮西之战,淮西若败,从此淮南不属南楚,雍军便可从容截断襄樊和江陵之间的联系。这样一来,荆襄孤立,在长江下游,雍军又可兵临长江,除了长江之外,再无缓冲的余地,到了那时,就是孙武再生,也不可能挽回大局了。

    在得到雍军的动向和各路的兵力布置之后,6灿看得出来,对于淮西的重要,雍军也是心中有数,蜀中和襄阳都以大将主攻,这是为了牵制两地,不令他们分,否则这两地都是易守难攻的所在,且负责守备的南楚将领也不是凡品,雍军若真心攻取一处,至少兵力要增加到一倍以上才行。淮东局势糜烂,裴云单刀直入,原本雍军可以将此地当做突破口,可是想必雍帝也看出来淮东水网纵横,更加有利南楚军的攻防,所以虽然裴云轻取淮东,却仍然不曾妄进,甚至有意使自己陷入淮东争夺的泥潭。所以对于雍军来说,真正的目的还是淮西,虽然大张旗鼓,用三路大军的攻势掩盖雍军的真正目的,可是兵锋所知只能是寿

    不过6灿虽然看出了这一点,却也是无可奈何,余缅、容渊若是稍有松懈,雍军趁势大举进攻也是极为可能的,而京口如不防范,裴云也必会渡江取建业,一旦十万雍军步骑过了江,以建业军的实力,只恐昔年旧事重演。所以纵然以6灿之能,也只能看着雍军取淮西,若是雍军派出大将重兵攻略淮西,那么6灿也无能为力了,偏偏大雍朝野弥漫的轻敌之心让李贽没有派出大将督军淮西,只是由长孙冀和裴云各自派军组成联军攻寿,这一来,6灿就有了反败为胜的机会。

    为了取得淮西的胜利,6灿可以说用尽了全部心力,淮西主将石观,虽然不是什么奇才,但是却坚韧冷静,足可信任,为了迷惑雍军,不让雍军派出可独当一面的大将攻淮西,6灿故意“疏忽”了寿战局,不曾派援军救淮西。然后他不吝惜命,让6云到寿辅佐石观,这实在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稍有不妥,即使淮西大捷,6云的命也会葬送在寿。--凤-舞-文-学-网--可是如果不这样做,就不能稳定寿军民之心,也就不能将雍军拖到精疲力尽的地步,更不可能凭着九千精骑大破雍军。最后,6灿调动了一直以来雪藏的飞骑营。

    南楚并不重视骑兵,这是因为地势所限,也是因为南楚自立国以来就缺乏北上的信心,所以在和大雍的战争中,南楚历来处于弱势,以至于屈居藩属,这一形的改变是在德亲王赵珏主军的时候。赵珏对于南楚军事上的不利况痛心疾,在他坚持下,南楚终于拥有了自己的骑兵,*着不到两万人的骑兵,赵珏阻住大雍南下的铁蹄,攻破了蜀中,齐王李显两次攻襄阳,都是这支骑兵配合城内守军出击,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可是在德亲王薨逝之后,受到重击和奇耻大辱的南楚君臣,不但没有卧薪尝胆,谋求报复,反而绥靖势力抬头,当时接替德亲王主管军务的镇远公6信,却又是水军出,对骑兵不甚重视,所以这支骑兵不但得不到扩充,反而渐渐被削弱。若非是德亲王旧部力争,只怕也难以维持襄阳骑兵的编制。

    在6灿承袭大将军位之后,他决定重新展骑兵,可是在尚维钧等人的阻挠下,江夏骑营刚刚有三千人,就再也得不得朝廷的支持,甚至有朝臣攻讦,指责6灿耗费军饷,筹措无用靡费的骑兵,甚至有人指责6灿是借着训练新军有意培养自己的嫡系。当然6灿尚不能和尚维钧对抗,不得已放弃了筹建骑营的举措。不过6灿并未放弃,在他取得葭萌关大捷之后,便在蜀中秘密训练骑营,余缅对6灿十分尊重,惟命是从,6灿在南楚军方的势力也几乎可以一手遮天,蜀中又多所以这支骑营的存在不仅大雍密谍一无所知,就是南楚朝廷也不清楚。

    战马的获得主要有三种来源:德亲王建立的骑营被消减的时候,裁撤下来的军马便被6灿秘密送到蜀中建立马场;从海上偷运北汉战马,这一条路线并不理想,大雍在东海势力极强,海运十分艰难,战马很难支撑,而且又要千里迢迢运到蜀中,不过蜀中马场的许多优秀的种马都是从这条路线进入的,只不过北汉灭亡之后,这条路线基本上用不到了;除此之外,6灿甚至曾经派出亲信到吐蕃买马,其中艰险不问可知。在6灿苦心经营下,终于有了今的飞骑营九千骑兵。

    骑兵的选拔是6灿借着种种机会,从南楚军中选拔出的勇士,训练的将领有的是蜀中的降将,有的是德亲王的旧部,蜀中的降将倒也罢了,德亲王的旧部是如何到了蜀中的呢,这却是因为襄阳主将容渊的缘故,容渊此人,才略出众,只是心不够宽阔,在他接任襄阳将位之后,将一些素来不合的将领排挤出去,当时总督南楚军务的6信不愿得罪他,便暗中将这些将领安置起来,这其中有不少骑兵将领,到了后来,这些人又被6灿说服训练骑营。

    十年生聚,终于让6灿掌握了一支精锐的骑兵,且不为人知,而这支骑兵就成了南楚获胜的关键。在淮西之战开始之前,6灿就已经密令这支骑兵潜行到江陵,蜀道虽然艰难,雍军密谍虽然耳眼通天,可是从蜀中至江夏,6氏经营多年,再利用江夏骑营的掩护,这支骑兵终于悄无声息地到了江陵。淮西之战白化之后,这支骑兵又趁着乱局到了寿,趁着夜色,马蹄包上厚布,人衔枚,马摘铃,悄然到了寿城下,隐蔽起来等待出击的机会。而雍军疲敝之下,又担心南楚军袭营截杀,所以没有在晚上派出斥候查探军。就这样,飞骑营给了雍军重重一击,取得淮西大捷。

    当然6灿此刻尚未得到淮西军报,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只是他早已下定决心,不论淮西之战如何,都会在今起决战,淮西若胜,自是最好,淮西若败,那么自己更是应该尽快在淮东取得一场胜利,夺回扬州,用以遮蔽京口、建业。至于如何接应淮西、淮东两处战场,他已经托付给杨秀,杨秀这次一直在江夏大营掌控大局。

    大雾越来越浓,几乎伸手不见五指,6灿轻叹一声击。”

    随着6灿的一声命令,南楚水军向对岸袭去,隆盛七年大雍南征决定最终胜负的一战掀开了序幕。

    瓜州,雍军旱寨之内,裴云本已入睡,虽然今夜雾锁寒江,但是多来对岸南楚军的消极防御,让他也不免有些懈怠,虽然令雍军巡夜军士仔细留心江上动静,可是裴云并没有想到今南楚军会大举进攻。

    所以直到南楚水军到了雍军水寨边缘,才被雍军哨探觉,一时之间,水寨旱寨金鼓齐鸣,雍军也是训练有素,纷纷出帐迎敌,大雾弥漫,岸上也是一片白茫茫的,只听见南楚军的喊杀声,以及被南楚军用火箭点燃的营寨升起的熊熊火光。

    火光驱散了部分雾气,这时,已经披挂上阵的裴云令所有雍军都点燃火把,虽然火把的光亮成了南楚军的最好箭靶,但是在雍军的防范下还是很快稳住了阵脚,瓜州上下,火光通明,江岸上的大雾被驱散了六七成,可是江中依旧迷雾蒙蒙,雍军可以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裴云只得下令严守旱寨水寨,令三军以弓箭还击。半夜苦战,到了天明时分,雍军已经击退数次南楚军的抢摊,但是水寨之内一片狼藉,裴云心中怒火熊熊。

    天明之后,大雾渐渐散去,已经可以看清楚南楚军的战船了,这一看更是令裴云心中一惊,只见两千多艘舟船摆开水阵,在江中往来如飞,似乎迷雾根本不能阻碍他们的前进。把心一横,难得楚军肯出战,裴云下令大雍水军出寨迎敌,当然因为大雍水军只有千余舟船,两万之众,所以裴云下令己方不能越过江心,最好将南楚水军引到江边来,让岸上的雍军用弓箭相助。

    一时之间,江中舟船横冲直撞,两军开始了激烈的水战,这些年来,雍军的水军也在江淮鏖战,精锐程度也是不减南楚水军,可是毕竟南楚水军势大,而且熟悉水文,战局很快就向南楚一方倾斜,裴云见状便下令己方水军暂时退守水寨。果然,在岸上雍军的威胁下,南楚水军并未继续进攻,而是返回南岸去了。

    过了午时,吃饱喝足,休息之后恢复了精力的南楚水军再次出击,战势胶结,南楚水军攻不上瓜州,大雍水军也不能渡过江心。裴云站在江边,望着江心处迎风招展的6灿大纛,心中越不安。到了未时,水战越来越凶狠,南楚军放出许多小型战船,那些战船船头包着精铁,一撞之下,可以让雍军战船受到重创,这些小战船在南楚军艨艟斗舰的掩护下,如同狼群一般撕咬着雍军的战船,不时看到两军的战船覆没在江中,落水的将士几乎没有被拯救的可能,因为敌军的箭矢会无穿他们的躯,江水皆被血染,战船的残骸顺着江水东流而去。大雍的水军已经放弃了战胜的可能,只是紧紧地防守着水寨,不让南楚军破寨而入。南楚军在水寨之前有些无可奈何,雍军的步骑虽然不能水战,可是在旱寨里面箭还是可以的。眼看战局只能这样僵持下去,裴云松了口气,本就没有胜过南楚水军的打算,这样的结果他并不觉得意外,只要南楚水军不能登上瓜州,那么局势就不会生什么变化。

    到了申时末,残阳如血,彤云密布,寒风渐渐凛冽起来,南楚军却是越战越勇,丝毫没有退兵的打算,裴云心中忐忑不安。就在这时,江心楼船之上,6灿接到了一封军报,合上军报,6灿眼中露出粲然的光芒,高声道:“诸君,淮西大捷,我军大破雍军,斩近三万,俘虏雍军四千人,阵斩敌将董山。”楼船上众人听了,都是高声欢呼,声音越来越响,这个消息仿佛长了翅膀一样传遍南楚水军,几乎所有将士都是欢呼着扑向雍军水寨,前仆后继,淮西胜利的激励,让他们不顾生死。他们的欢呼声,让雍军将士心中迷惑,但是也只能顽强地抵御着南楚军的攻击。过了小半个时辰,彤云更加浓厚,夕阳已经难以看到,天地间一片萧索昏暗,南楚军经过一天的苦战,攻势已经渐渐减弱,雍军都是精神一振,知道只要击退这次的进攻,今之战就该结束了。

    岂料就在这时,南楚军中再度传来欢呼,雍军都是大骇,四下环顾,一个雍军军士突然指着西边叫道:“敌人有援军。”凡是听到的人都向西面望去,只见天水交接之处,遮蔽江面的楼船艨艟正向瓜州而来。南楚援军到来的消息如同寒风一般迅传开,雍军将领极目望去,那些舟船越来越近,几乎是可以看清楚上面站着的南楚军士的面庞,只是船上的旗帜被狂风吹得猎猎飞舞,看不清上面的字迹。可是裴云心中豁然明了,除了江夏大营,南楚哪里还有可能有这样庞大的水军是不战,裴云眼中闪过坚毅的神色,高声道:“准备迎战!”

    在夜幕低垂之际,江夏大营赶到瓜州,向雍军水6大寨开始了猛攻,生力军的加入,让雍军的命运陷入了不可知的黑暗,此刻,积蓄了一天的力量,飞雪终于飘飘洒洒地落向大江,雪夜寒江,楼船艨艟,战火鲜血,绘制成了最绚丽的图画。

    6灿立在楼船之时,望着节节败退的雍军,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忍不住望向手中的淮西军报,在文书之后,分明有一封石观的私人书信,上面写着这样的文字。

    “少将军先士卒,奋勇作战,深得淮西军民之心,且与绣儿联手阵斩董山,虽然颇有少年意气,以致险遭不测,然大将军有子如龙虎,乃是南楚之幸,6氏之幸。”

    十一月二十二,清晨,淮东雍军终于全线溃败,裴云率白衣营亲自断后,南楚军重夺扬州。然而淮东的局势仍然没有更好的变化,骆娄真在淮东的暴虐,让淮东平民对南楚缺乏信任,所以裴云得以退守楚州、泗州,虽然其他府县都被南楚军收复,可是雍军仍然掌握着侵略淮东的前沿重镇。而南楚虽然取得两场大捷,兵力也是损失惨重,所以6灿只得留大将守扬州、扼广陵,在淮东成了两军对峙之局。而在淮西,虽然南楚军借机收复了钟离,可是崔珏退守宿州,淮西军力不足,无法进一步威胁徐州。

    隆盛七年的大雍南征,双方都损失了十万以上的士卒,勉强可以说是打了个平手,南楚惨胜,雍军惨败,淮东重镇楚州、泗州的陷落,是雍军占了上风,可是裴云被牵制在淮东战场,南楚淮西军随时可以进犯大雍控制的宿州、徐州,这里又是南楚占了上风。这一战获得最大利益的便是南楚大将军6灿,夺回了淮东的军权,淮西、瓜州渡两场大捷,让6灿的声名如中天,南楚军方自此只有一个声音,加以时,不难稳固江淮,到时候大雍南征再无希望,天下即将陷入南北分治的僵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