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惊鸿照影

    <---凤舞文学网--->    6云怔怔望着手中的金环,呆若木鸡,方才有侍女前来寻找郡主失落的金环,他却下意识地将金环藏起,心中不免有些愧悔,纵然明知那少女对他来说犹如水中仙,梦中花,他却为何深陷下去,错过了唯一报复江哲的机会,罢了,罢了,柔蓝不过是江哲的义女,自己怎能如此无耻,对江哲无可奈何,就将目标放到一个小女孩儿的上。--凤-舞-文-学-网--

    正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李麟的怒吼声道:“什么,你说柔蓝落水,差点淹死,这怎么可能,你竟敢诅咒她,本王要砍了你。”

    6云心中一凛,他对李麟已经是颇为忌惮,唯恐他问多了,觉自己的不妥,连忙闻声赶去,还没有绕过花丛,便听到一个清朗含威的声音道:“麟弟不可鲁莽,这侍女说的或许过分些,但定无恶意,你不也是听说柔蓝落水,才匆匆赶回来的么,我们还是去内宅看看吧,这丫头平胡闹惯了,说不定是怎么回事呢?”

    6云心中一动,透过花丛望去,只见前面花径上,李麟怒气冲冲地站在一个侍女面前,那个侍女吓得魂不附体,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而在李麟后,站着一个穿明黄服饰的少年,大概十五六岁年纪,相貌俊秀温文,双目幽深,如同深潭也似,神态从容磊落,此刻正拉着李麟相劝。不必多想,见这少年服饰以及对李麟的称呼,6云心中翻江倒海一般,自己竟然和大雍的太子下李骏距离不到数丈,忍不住握住了匕。目光落到那少年太子的面上,见他神态温和,含笑解劝,虽然有着尊贵无比的份,却令人有如沐风的感觉。听闻这位太子下小小年纪便代李贽镇守幽州,素有仁孝之名,如今一见,果然是气度不凡,再想起南楚国主赵陇,明明年纪相仿,更是一国之君,却是只知吃喝玩乐,平庸无能,心中更是一痛,不由气息一乱。侍立在李骏后的一个青年侍卫眉梢一扬,上前一步,挡在李骏侧,喝道:“什么人在花丛后面鬼鬼祟祟的。”他的语气并不凌厉,可能因为这里是长乐公主府,公认防备最森严的府邸之一的缘故。

    6云心中一震,绕过花丛,向李麟单膝下跪道:“属下云路叩见郡王爷。”他故意表示不认识李骏,这样即使问罪,也会轻些,不知者不罪么。果然他偷眼望去,那侍卫神和缓,退到了李骏后。

    李麟粗声粗气地道:“原来是你小子,是不是见本王脾气,不敢过来了?”

    6云心中更加安定,低敛眉地道:“属下不敢。”

    李麟摇手道:“算了,来拜见太子下,皇兄,这是我新收的侍卫,我见这小子还不错,过几年准备送到东宫去给你做侍卫,不过现在还不行,明鉴司和司闻曹盯得紧,这小子份不甚清楚,我若送了去,只怕要遭弹劾的。”

    李骏微微一笑,他自然知道这个道理,自己边的侍卫都是精挑细选的,世来历、武功人品,都要经过考核,不过李麟既然如此重视这个少年侍卫,想必人才难得,他上前一步,亲手搀起6云道:“平吧,你是麟弟的侍卫,以后也不免和孤常常相见,不必如此拘礼,也不要听麟弟胡说,孤东宫的侍卫都是父皇指派,人数有限,所以不免条件多些,你今后跟着嘉郡王,也是前程似锦,过几年在沙场上搏个功名,封侯拜将,岂不是胜过在孤边委屈。”

    6云唯唯诺诺,眼中闪过倾慕之色,这位大雍太子,果然是帝王气度,只是简简单单几句话,便听得人心中温暖,若自己果然是无牵无挂的云路,只怕从今后舍命相报也是可能的。

    李骏又仔细看了6云片刻,见这少年年纪虽轻,神态也颇为恭谨,可是举止不卑不亢,眉宇间带着一丝傲气刚强,果然是人品难得,也不由心中喜,看了李麟一眼,嘉许地道:“王弟的眼力果然不凡,我见此子有长孙将军的气度。”

    李麟露出得意洋洋的神,他年纪尚幼,露出这样的神不但不令人生出恼怒之意,反而令人觉得他稚气尤存。李骏摇头微笑了,我们去看柔蓝吧,她吃了苦头,一定会在我们上讨还的,若是去的晚了,只怕要受她几冷落了。”

    李麟神一变,愤愤道:“柔蓝最是偏心,每次见了你都是眉开眼笑,见了我就是横眉竖眼,明明你三五天才能来看她一次,我几乎每天都陪着她,可是她对你总是那样厚待。--凤-舞-文-学-网--”

    李骏大笑道:“谁让你不是看着她长大的呢,想当初我还是雍王世子的时候,可就尽心竭力帮着她逃脱姑夫的毒手,你呢,东海初见就和她争执,还着小丫头叫你哥哥,后来又被姑夫骗了,当他的帮凶欺负柔蓝,活该你今受报。”

    李麟顿足不语,脸上一会儿黑,一会儿红,望望四周忍笑的侍卫,喝道:“都滚开,这里是姑夫府上,还用得着你们在这里看戏。”两人的侍卫面面相觑,不知是否该听命。李骏笑道:“罢了,除了冷恢之外,你们都下去休息吧。”除了站在李骏后的青年侍卫之外,其他侍卫都各自散去,6云心中一叹,也准备离去。不料李麟叫住他道:“云路,你跟在霍大哥和柔蓝边的,听说是你救起了柔蓝,是么?”

    6云面上一红,想起自己本来是准备取柔蓝命的,不由有些惭愧,低声道:“属下恰好在场,因为略通水,所以只得冒犯了郡主。”

    李骏惊咦了一声,看向6云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赏识,轻轻点头,然后向内宅方向走去。李麟摆摆手,示意6云不必跟随,然后匆匆赶去,6云愣了片刻,终于轻叹一声,无精打采地向栖凤轩走去。

    谁知他刚刚走到栖凤轩,李麟又怒气冲冲地奔了进来,喊道:“气死我了,都跟我回府。”众侍卫见他大怒,也不敢问他生了什么事,只得匆匆跟上李麟出了长乐公主府,李麟取了马匹,恨恨地一鞭下去,竟在皇城之内纵马飞奔,那些侍卫大惊,在后面连声呼唤,他们不敢在皇城纵马,这可是大罪,虽然眼看着李麟的背影远去,却也只能心焦不已,匆匆向齐王府赶去。

    6云心中奇怪,向一个较为熟悉的侍卫问道:“王爷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脾气?”

    那个侍卫左顾右盼了片刻,小声道:“定是又吃了昭华郡主的排头了。整个长安城谁不知道,咱们郡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楚侯和昭华郡主,尤其是郡主,他们两人若在一起,一定是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到了最后,不是郡主去向咱们王爷王妃哭诉,就是郡王去长乐公主下那里告状,初时两家长辈都还又是相劝又是责罚,可是转过脸去,他们两个又和好如初了,如今可是谁都懒得管了。不过今天也真奇怪,本来太子下和霍公子若是在场,总能劝住郡王爷和郡主的,今不知是出了什么事,这两位的话都不管用了。”

    6云听得有趣,忍不住低头暗笑,不论份何等尊贵,昭华郡主江柔蓝和嘉郡王李麟都终究是孩子罢了,不过他还真得难以将如今这个孩子一般稚气的少年和那个在金谷园召见自己之时气度森严的嘉郡王联系到一起。

    过了一会儿,众侍卫回到齐王府,一眼便看到李麟在门前大步流星地走来走去,看到这些侍卫,他怒道:“怎么这么慢,父王让我随侍母妃去南山,你们还不快去准备。”众侍卫一听,也顾不得辩解是郡王爷度太快,匆匆去准备行装了。6云心中大喜,自己正在烦恼如何撇开嘉郡王去南山寻找刺杀江哲的机会,想不到嘉郡王也要去南山,不知是否苍天庇佑。众侍卫都已去了,只剩下李麟怒气冲冲地站在王府门前,对着下马石一脚一脚地踢着,泄心中的怒火。

    望着6云的背影,李麟气得又是一脚踢去,方才去看柔蓝,岂料她对自己冷嘲讽,说自己眼力差劲,居然留了一个刺客在边,这怎能怪他,明明是司闻曹没有查清楚,再说她本来不是也对云路颇为赞赏么,怎么如今责任都到了他上。又气又恼的他本来想立刻出去就云路杀了,谁知却被霍琮拦住,反而让他将云路带到南山别业去。眼看着那个欺骗自己的少年却不能出手责罚,他心中怒火难以消退,索违反律,纵马飞奔返回齐王府。不论他何等气恼,却知道霍琮的意思就是姑夫江哲的意思,一路上想着如何将云路带到南山别业去,还得寻个理由,不能让他生疑,这可是霍大哥交待的。谁知一回到府上,就得知齐王妃林碧要去南山,本来是让自己的庶出大哥李景随行的,他便抢了这个差使,心里知道十有**又是姑夫的算计,否则母妃怎会莫名其妙地独自去南山呢,母妃如今又怀了孕,父王几乎是一刻不离的。想到这次自己出了纰漏,多半几个月之内都会被姑夫和柔蓝嘲笑,他便又是气恼又是沮丧,对云路更加恼恨,若非强自隐忍,只怕目光都能将云路刺穿了。

    心中满是疑惑,6云不明白为什么齐王妃会轻车简从去南山,他在齐王府多,已经知道齐王府在南山并无别业,据说李显子古怪,说什么不喜欢终南隐士,所以他在西郊和东郊都有别业,唯独没在南山修建别业。但是他也懒得多想,反正有机会去南山倒也不错,他心中盘算着如何寻找江哲的别业,如何混进去行刺,全然没有留意李麟偶尔望向他的森冷目光。

    南山距离长安足有五六十里,加上又需绕行西郊,李麟又奉了父命,不许林碧劳累,当夜在杜曲安顿,直到第二天午后,才终于到了南山别业。南山林壑幽美、气势雄伟,皂水、沣水、灞水、浐水、滈水,俱由南山中源出,北流入渭,林碧要去的南山别业就位于南山北麓,一道溪流蜿蜒而下,沿着溪流修建了数处水榭,两侧则是怪石嶙峋,草木丰盛,并无道路通行,若想出入别业,只能乘舟渡水。溪水在山脚汇聚成池,池中停着一只轻舟。云路这些侍卫是最后登舟的,逆水行舟,那青衣仆人却是驾轻就熟,将几个侍卫送到最下面的那座水榭,安顿他们之后便离去了。这座水榭想必就是为了安顿侍卫仆从的,宽阔朴素。

    到达之后,6云便知道这正是楚郡侯的别业,欣喜之余,就在考虑如何寻找行刺的机会,6云挑了一个临水的房间居住,这房间位于水榭一角,狭小局促,无人和他争夺,却正合他心意。打开窗子,下面丈许处就是溪水,溪水清澈见底,溪底乱石嶙峋,尖锐的碎石之间,可以看到鱼虾在嬉戏。6云顺着溪水向上望去,视线所及,已经可以看到两座水榭。水榭之间虽然都有虹桥连接,可是6云知道若是自己走上去,肯定是立刻被擒住,所以他的目光落到了溪水上,若是夜里,自己应该可以溯流而上,寻到江哲的寝居吧。

    吃过晚饭之后,6云只说自己一路骑马疲倦,早早就去安眠了,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他自己住一个小房间,所以也不用担心别人觉他的行踪,将房门栓好,等到二更时分,天色已经变得漆黑之后,他就换上一件黑色夜行衣。这件夜行衣乃是精制的,轻薄光滑,可以在水中暂时替代水*,而且最难得是体积极小,便于收藏,他带在边许久,都没有人觉。

    打开窗子,他警惕地看了一眼,除了几处水榭之外,并无光亮,他翻跃出窗子,吊在窗下,伸手掩上窗扉,然后纵入水,他的水极佳,动作轻灵,不仅没有出声响,就连水花也没有溅起半分。入水之后,他逆流游去,水势颇为湍急,颇费力气。游了一会儿,到了第二座水榭,他攀上临水的窗子向内望去,里面也是一些侍卫,看服色是虎贲卫,应该是江哲边的人。再向上游去,第三座水榭还没有接近,便听到李麟大笑的声音。6云抓着岸边的岩石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向上游去,转过一个拐角,前方还有四座水榭。第四座水榭黑暗无光,没有声息,他游到第五座水榭,觉这座水榭比起前面四座有些不同,距离水面只有尺许高度,邻水的房间外面是一处平台,平台的一半是凌波悬空的,三面以朱栏相护,从这里溪水渐宽,水流也缓慢许多。6云心中一动,正想攀上平台探听一下,手指刚刚抓住一根栏杆,便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然后灯光从门内溢出,将整个平台笼入了昏黄的光芒之中。6云心中一寒,躯轻轻沉入水中,只是攀着水中支撑平台的柱子,侧耳倾听。

    然后他的耳边传来一声叹息,那是一个男子的声音,然后,头上的灯光亮了许多,想必是那人点燃了平台一角高挑的风灯,这下子四周水面都被照亮了,无法潜行,6云心中烦恼非常,却只能隐忍等待。过了片刻,那人还没有回房的意思,山风冰凉,月色星光都极为黯淡,不知这人怎么会有赏玩景致的心,6云心中暗暗痛骂,却是无可奈何。

    这时候,那男子突然轻咦了一声,6云心中一紧,随即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叹息声,这个声音清冷而悲凉,6云只觉得心神一颤,忍不住仔细听去。

    只听那女子说道:“无敌,这些年你在异域飘,还过的好么?”

    那男子的声音平淡清雅,他答道:“多谢你的关心,也说不上好不好,子还算平静,只是总会想起昔的同僚,和沁州的风烟,所以终究是忍不住回来了。故土难离,大概就是如此。听说你已经封了侯爵,颇受重用,我也替你高兴。”

    那女子淡淡道:“其实皇上对我也是过于厚待了,凭我的微薄功劳,做虎贲卫副统领尚且可以,封侯却是赏赐太重了。”

    那男子道:“你当得的,而且大雍重用于你,那些和凤仪门有关联的人就会放心许多,知道大雍不至于因为出的缘故摒弃他们,想来这几年凤仪门的余孽在大雍的活动应该越艰难了。”

    那女子沉默片刻些事我无需过问的,自从北汉灭亡之后,我心愿已了,除了虎贲卫的事务,我已经不过问别的事么,护卫皇室责任重大,我不敢松懈。”

    那男子叹息道:“我知道你其实对于权势名利并不重视,只是如今你纵然想脱也是不可能了,若是离开大雍朝廷的庇佑,你在天下可能会是寸步难行,毕竟现在北汉王室虽然已经降服,可是怀恨你的人一定还有很多,就是凤仪门,也不会放过你的。听说你还没有成婚,呼延将军呢,他这次应该是陪你一起来的吧?”

    那女子顿了一下延他这次定要陪我来,甚至还去司马大人那里请了假,我也没有办法,只好由得他了。其实我现在过得很好,无需殚精竭虑,无需钩心斗角,有些事你说得很明白,我只需安分守己,就可以安享富贵,这样的子是我最期望的,这么多年,我苦苦挣扎,早已经筋疲力尽,当觐见陛下,我曾提出辞官归隐,陛下说我结怨太多,又是颇有功劳,不愿我在民间消沉,所以给了我一个虎贲卫副统领的职位。我若有心,自可以做一番事业,我若无心,也可以安养度,皇上待我恩重如山,所以我虽然知道他们也是想利用我的份安抚人心,却仍然留在长安。如今我一无牵挂,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你,所以听侯爷说你也到了长安,终于还是前来看你恨我么?”

    那男子笑道:不上,十三年前,你我分手之时,就已经分道扬镳,各为其主,你虽然投了大雍,倾覆了北汉江山,可是我不恨你,这是你的选择,只要你无悔,别人还有什么可以指责你的呢?七年前,我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窘境,我知道你有心相救,又替我求,这份谊我绝不会忘记。可是青妹,我怨你,石英之死,虽然是多种因素造成的,可是你是起了主要的作用,而且我知道你是利用了我们之间的事,石英虽然和我不合,可是他是堂堂正正的好汉子,刚烈无比。这件事我永远不能原谅你,你不仅让他百口莫辩,自尽死,还污蔑他的名节,虽然这是两国征战的手段,我不恨你如此作为,可是为旧交,我不能不怨你。”

    那女子沉默许久,突然笑道:“我明白,今听到你这番话,我才觉得终于释然,石将军之死,这些年来我每每想起,都是觉得不安神伤,今有人为此事怨我,我反而可以抛下心事了,谢谢你,无敌,解去我心中死结。这些年来,我始终等着和你重逢的机会,你别笑我,虽然当年在石将军墓前,是我断绝义,可是直到今我知道你必会终生怨我,我才能放下心事,觉得不再亏负你。”

    那男子沉声道:“我明白,海骊曾对我说,若是不给你机会了断你我之间的缘分,你这一生都不能安乐,否则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到长安来的。呼延将军这些年来对你深意重,当年初见,我便知道他的心意了,你半生凄苦,若有他陪伴,我也能够放心许多。”

    那女子的语气多了几分温柔实来这里的途中我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你愿意留下来参加我们的婚宴么?”

    那男子喜道:“恭喜你了,江侯爷已经答应,过几就放我离去,只怕没有机会参加你们的婚宴了,替我转告呼延将军,就说我祝你们白偕老,永结同心。”

    6云在下面听得目眩神迷,此刻他早已听出这两人份,大雍澄侯苏青,龙庭飞麾下四将仅存的段无敌段将军,这两人的事迹他也听父亲说过,想不到却在今听到两人的密谈。若非是强行隐忍,他真想露出头去看看两人的风采。

    这时,耳边传来远去的脚步声,想必是苏青离开了,那男子一声轻叹,叹息中却带着喜悦和宽慰,这时,冷月无声,影沉寒水。只听那男子低吟道:“伤心桥下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语声凄凉,6云虽然不甚明白其中深意,也觉得为之黯然神伤。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