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水流花谢

    <---凤舞文学网--->    郡主入雍后,镇守雁门二十年,屡率军入蛮地掠敌,蛮人见之魂断,呼之曰血罗刹。--凤-舞-文-学-网--

    郡主仪宾王骥,本楚人,失父母,流落建业,入江哲门下,列为八骏之,后奉哲命赴蛮地探军,以伯乐神医之名声震边塞,偶遇郡主于代州,钟于东海,惜各为其主,凤泊鸾飘。后郡主血战于雁门,骥闻之,泣告于哲,求赴代州同死,哲不得已许之,骥乃舍青云之路,至雁门助郡主守关。雁门将破,远霆感骥痴,阵前以郡主许之。郡主降雍后,骥奉旨协守雁门,为郡主之副。

    初时,主无出,或有劝骥纳妾传宗者,骥不许无亲族,毋忧绝宗祀。主闻之涕然,终不忍王氏无后,乃亲为选良家女,骥愤然出,半月不归,主乃止。

    ——《雍史红霞郡主传》

    灞桥柳如烟,行人断肠,送行的官员早已经离去,长亭之内,林碧却仍然握着妹妹的手低声嘱托,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能够再见,林碧心知自己终生也不会有机会重回故土,再也无缘见到雁门色,所以对承继自己衣钵的幼妹,更加牵肠挂肚。长亭之外,赤骥正和齐王低语,他们很有默契地留出了让林氏姐妹话别的空间。而李麟和其他几个兄弟站在一边肃手而立,这场合没有他们说话的余地。6云立在李麟之后,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那些闻名已久的人物。林彤和赤骥他都已经见过了,而齐王的豪迈爽朗和林碧的雍容威严让他油然而生一种倾慕之。他自然不知道七年前的齐王,却是一柄寒光四,杀气不能自抑的利剑,伤人也伤己,而今,宝剑已经藏于匣中,虽然锋利不减,却是更加莫测高深。

    亭中,林碧低声道:“彤儿,你要小心一些,这几年你们多次深入蛮地,也未免太危险了,你是代州主将,若有闪失影响极大,也该让后辈多带带兵了。听说你经常和妹夫吵闹,这不大好,虽然他是你的副将,可是毕竟也是你的夫婿,又是江侯的心腹,你不要和他生出嫌隙,还有,你和妹夫成婚多年,还没有子嗣,这件事就连皇后都问过,你们夫妻准备怎么办?若是你听我的话,还是替他纳妾才是。”

    林彤瞥了赤骥一眼,也低声道:“姐姐,我和骥郎吵架不过是习惯罢了,若是几不吵,便浑不舒服,你可别以为我凶悍,分明是他变着法子喜欢惹我生气。这次进京,骥郎请侯爷替我们诊过脉了,侯爷说,我们都没有问题,没有子嗣或者是天意,其实我也问过骥郎的意思,不过骥郎说他早已没有亲族,也不担忧无后不孝,我倒是肯委屈些让他纳妾,还替他张罗过,是他坚决不肯,还和我生了半个月闷气。”

    林碧听了不由一笑,用余光忘了赤骥一眼夫也是至之人,难怪当年肯陪你赴死,罢了,你们的事我也不管了,只要你们夫妻和顺,我也就放心了。”

    林彤却是忧心地道:“姐姐,这次我来长安,看到江侯爷在你面前好像总是战战兢兢的,不是你为难他吧,这样是不是不大好,江侯爷是骥郎的恩主,这个人很可怕的,你看骥郎不过在他边待了几年,便是这样难缠,你是不是还怨恨他从前设计害了姐夫将军。”

    林碧淡淡一笑,目光宁静而平和,她轻声道:“两国征战,哪里有那么多仇怨,李显亲手迫死庭飞,我尚且不再怀恨,何况是江侯呢。若说他惧怕我,这可是你误解了,他对着凤仪门主、魔宗宗主尚且不惧,我一个败军之将,有什么可怕的。这人就是这样,越是亲近之人他越是喜欢欺弄,你看他总是欺负柔蓝、麟儿这些孩子,难道会以为江侯当真讨厌他们么,在我面前,他既然不敢欺弄我,自然只有惧怕我了,这人就是这样别扭古怪,越是他重视的人,就越是不知道该如何相处。恐怕这世上只有长乐公主和邪影李顺,能够见到他最真实的一面吧。”

    林彤听得眼前一亮,想起王骥说起在江哲面前总是吃苦头的往事,忍不住低笑起来,姐姐当真是明察秋毫,一眼便看穿那个有着神鬼莫测之机的男子,不过是一个不善于表露真的腼腆之人。

    正在她们姐妹执手低语的时候,远处烟尘滚滚,马蹄如雷,却是十几骑骏马绝尘而来,众人抬眼望去,为的两人一着青衣,一穿黄衫,正是霍琮和柔蓝带着侍卫前来送行。

    林彤露出微笑,她对柔蓝也是十分喜,方才还在埋怨这丫头无无义,不来相送,一声欢笑,她走出长亭,招手道:“蓝蓝,怎么还记得来送我啊。”

    柔蓝勒马收缰,下马奔来,一把搂住林彤的颈子道:“彤姨,你好没良心,我被太后娘娘召去陪她了,要不是我记着你今天就走,求娘娘让我出宫来送你,现在我还在长乐宫看戏呢。”

    林彤伸出两指捏住柔蓝雪白嫩的脸颊,笑道:“就你会找理由,当我不知道么,你的公主娘亲这几天就在宫里面陪太后呢,怎么不见你爹爹,这次骥郎要去给你爹爹辞行,居然都没有见到,怎么皇上寿筵之后就看不见他了呢?”

    柔蓝挣开林彤的手指,香舌轻吐道:“这个我可不知道,爹爹不在家,我欢喜还来不及呢,霍哥哥,你一定知道的吧,爹爹对你比对我和慎儿都好些。”

    林彤望了一眼霍琮,这个少年虽然平凡普通,可是不知怎么,林彤就是觉得在他面前不敢放肆,或许是他那种平和宁静的气质让人不愿失礼吧,她微笑问道:“霍公子,你知道先生在什么地方么,骥郎原本想当面辞行的,这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再来长安。”

    霍琮施礼道:“禀郡主,先生前从宫中赴宴归来,就去了南山别业,似乎有什么事要处置,他说让我替他给郡主和赤骥师兄送行。”

    林彤失望地叹了口气,不再追问,而隐在侍卫当中,原本正忍不住看向柔蓝的6云却是心中一动,南山别业,江哲去了南山别业,那就是不在皇城之内,边的侍卫不知道会否少些,或许自己会有机会刺杀吧,只是不知道那别业在什么地方,而且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抽去寻,再说那人边定有侍卫保护,还有邪影李顺在侧,恐怕难以得手。--凤-舞-文-学-网--

    这时,赤骥走到霍琮边低声道:“师弟,有件事请你转告师父,我见嘉郡王新收留的那个侍卫面貌有些像一个人,虽然觉得不大可能,可是还是要请你禀告一声。”

    霍琮神色不动,微笑着侧耳倾听,仿佛赤骥和他说的不过是些家长里短的琐事,口中却道:“这件事先生已经知道了,师兄不必挂怀,先生说,师兄临行之前,可以将段将军的事告诉公主,想必公主也是想和段将军重见一面的。”

    赤骥闻言心中一动,对于江哲已经知道那南楚少年之事,他倒不觉得奇怪,这少年相貌和6灿有四五分分相似,精通箭术,双臂力大无穷,就是他也生出疑心,江哲若是见到必然心疑。可是将段无敌之事告诉林碧,他担心先生又准备给人下,若是别人或许自己只会帮忙蒙住那人眼睛,可是林碧乃是林彤亲姐,他有些担心后果。

    霍琮见状,低笑道:“师兄放心,先生也是好意,希望公主能够说服段将军为朝廷效力罢了。”

    赤骥心中一宽知道了,师弟,这次前来,见先生对你青眼有加,我可是又羡又妒,你有这个福气留在先生边,定要代我们这些不肖弟子尽心侍奉。”

    霍琮点头应是,心中却隐隐泛起一丝惆怅,师恩如山,先生待自己如此之好,自己却不得不隐藏心事,欺瞒于他,若是有一那件事泄露,自己又当如何是好,除非是血溅寒园,否则生有何欢。

    无论是如何不舍,林彤和赤骥终于还是踏上了旅途,望着远去的背影,李显走到泪光隐隐的边儿,回去吧,最多过两年,再让他们进京述职也就是了。”

    林碧黯然道:“没什么,你不用担心,姐妹分离这是迟早的事,我只是有些难过不能回去看看罢了。”

    李显默然,这件事他也帮不上忙,有些事也是无可奈何,就像他用放弃军权换取和林碧结合,林碧想要刘氏和林家的安泰,也只能放弃返回代州的期望。见他如此,林碧反而笑道:“其实这也没什么,长安也很好,再说有你和孩儿在,哪里不是家呢,倒是你娶了我,牺牲未免大了些。”

    李显见她释然,笑道:“孤王不江山美人,这有什么不对。”林碧面上一红,就要转离去,却被李显揽住纤腰不肯放手,她心中一甜,对自己没有固执仇恨放弃这令自己心动的男子的决定,再也没有一丝悔意。想起方才赤骥偷偷告诉自己的消息,或许自己应该去见见段无敌,前尘往事,应该是不需挂怀了,纵然自己又是中了江哲圈,能够让一个心存黎民社稷的忠义之士不至于沦落江湖,也是值得的。

    李显和林碧在这里意绵绵,却让齐王几个儿子在一边十分尴尬,都是低着头不语,除了李麟之外,其他几个王子没有一个和李显个相似的,从前李显对他们不闻不问,他们对李显也是只有畏惧之心,直到林碧加入齐王府之后,重立家规,对这几个庶子颇为照顾,这几个少年对林碧自然十分尊重,当然不敢看到李显轻薄她的景象。李麟胆子大,别过脸去重重咳嗽了几声,林碧一惊,连忙推开李显。

    李显只得松开手,望望几个儿子们都自行回去吧。”然后狠狠的瞪了李麟一眼,挽着林碧上车走了。

    李麟哭丧着脸,自己可是好意,却得罪了父王,大概回去之后,父王就会寻个理由拉自己去校场了,想到很可能今天晚上会浑疼痛,难以入眠,李麟心当然不会好转,他那几个兄弟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都各自上马走了。

    这时,霍琮含笑道:“郡王爷,这几先生和公主都不在府上,你不如过来小住几如何?”

    李麟一听大喜过望,连忙道:多谢你了,霍大哥。”

    6云眼中掠过喜色,想不到这么快就有机会进入江哲的府邸,虽然江哲现在不在,但总归是个收获不是么。

    他全未觉,在邀请李麟的时候,霍琮的目光在他上停留了一瞬,他自然也不知道,那份对他的世调查的文书就是霍琮伪造之后通过司闻曹送到李麟手中的,否则世间哪里会有那么巧的事,真有一个云二郎的存在。

    第二天清晨,6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不由十分奇怪,昨他跟着李麟到了江哲府上,李麟住在栖凤轩,他作为李麟的侍卫自然也得住在那里,江哲的府邸据说本是雍王潜邸,在6云看来,虽然也是富丽清幽,却比齐王府小的多了,也没有那么多亭台楼阁。在仇人的地盘,他本来以为自己昨夜会很难入眠,却不料一夜无梦,真让他费解。

    走出房间,他一眼看到李麟正在院中练剑,几个侍卫在旁边相陪,6云脸一红,站在一边,等到李麟练剑之后,他上前谢罪道:“属下不小心睡过头了,还请下恕罪。”

    李麟笑道:“你是第一次来这里,不习惯也是有的,本王有时会在这里小住的,以后你就习惯了。好了,陪我去寒园吧,霍大哥让我们去他那里一起用早膳。”

    6云眉心一跳,忍不住道:“属下在南楚就听说寒园乃是楚侯运筹帷幄之处,想不到竟然已经给了霍公子居住。”

    李麟突然诡秘的一笑说得错了,寒园至今仍然是姑夫的居处,虽然现在姑夫的寝居在内宅,但是一个月总有十几天,姑夫仍然住在寒园,而且那里还是姑夫的书房,不知道多少计策是在那里拟定的,就是皇伯父要向姑夫问策,也是在寒园的。”

    6云有些疑惑,明明霍琮是住在寒园的,他如今已经知道那青衣少年乃是江哲弟子,也就是少主人之一的份,怎会没有自己独立的住处。带着重重疑惑,6云跟着李麟走向寒园,一路上他仔细留心,江哲府上的侍卫果然个个非是等闲,防卫森严远胜齐王府,想要行刺当真是十分艰难。

    走到寒园门口,李麟让其他侍卫下去休息,拉着6云道:“你和他们不同,本王当你是朋友,和我一起进去吧。”

    6云心中一暖,他自然知道李麟待自己与众不同,朋友的意味倒是比下属多些,但是眼看就要进入江哲经常流连的地方,他心中十分紧张,也就顾不上体味李麟的心意了。

    一走进寒园,6云便是一愣,这里面的清幽冷落让他想起父亲的书房所在之处,也是这般冷寂,就连明媚的光在这里似乎也减去了几分颜色,外面森严的戒备和里面的萧条冷落,真是对比鲜明。不过让6云更加奇怪的是,在初升的阳光下,霍琮一布衣,正在那里修剪花木,他是那样的认真尽责,就连自己这些人进来他都没有察觉。

    李麟上前叫道:“霍大哥,你还没有完工啊,早膳不是还没有准备好吧,这是云路,霍大哥还记得吧,这次我带他一起来的,也让柔蓝见见他,知道我没有欺辱他。”

    霍琮闻言抬起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花剪放下,拍去上面的泥土郡王爷说,你已经在他边任职,虽然多半是郡王爷相迫,你也不要怪他,他也是一片好意。”

    6云连忙道:“并非是王爷相迫,小可流落长安,寻亲不遇,也不是了局,留在郡王爷边,尚可有个落脚的地方。”

    李麟皱眉道:“云路,原来你是这个心思,难怪当这么容易就留下来,本王还生过疑心呢?”

    6云心中一宽,就是想到李麟可能会怀疑自己留下的缘故,毕竟当在驿道上,自己表现的十分桀骜,这般轻易屈服未免有些儿戏,所以今天他趁机弥补了一下,果然消去了李麟的疑心。

    霍琮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来如此啊,好了,柔蓝一会儿就会过来,你们先去花厅等着,我去换件衣服。”说完他转走去,李麟拉着6云走向花厅,嘟囔道:“寒园就是这点不好,不许留仆人伺候,幸好早膳还不用自己去取。”

    6云心中疑惑,忍不住问道:“霍公子很喜欢照料花木么,为什么他会住在这里,这里不是军机重地么?”

    李麟笑道:“你可知道霍大哥的份?”

    6云道:“属下听说霍公子是侯爷的亲传弟子。”

    李麟举起食指道:“有件事,你却不知道,霍大哥还是寒园的仆役,负责照看这里的花木。”

    6云愕然,良久才道:“可是,霍公子不是侯爷的弟子么,怎么侯爷还让他做仆役,这未免有些太离谱了。”

    李麟笑道:“我这个姑夫的子就是这样古怪,所以霍大哥才会住在寒园,却又不是寒园的主人。”

    6云还是大惑不解,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平和的声音道:“这是先生用心良苦,先生常说,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位置,江家不留无用之人,琮若想留在府上,就要以劳力换取食宿,所以琮虽然拜在先生门下,却仍要做仆役维持生计。不过成了先生的弟子,总是有些好处的,寒园的工作并不繁重,那些耗费时间的工作都有别人去做,我只需照料花木即可。”

    6云回头望去,只见霍琮换了一洁净的青衫,站在门口,清晨的阳光映在他的背后,让6云觉得他的面孔有些模糊,可是他仍然能够看到霍琮平静安详的神色。

    他听到霍琮继续说道:“有些人将轻抛权势富贵当成美谈,有些人份低,却以布衣傲王侯自得,先生却不以为然,他常说富贵权势不仅仅是权利和享受,也是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既然手握大权,就应该尽忠职守,不负苍天重,若是出寒微,业,也不当以为羞辱,应该安之如素,只要无愧于心,就不负平生。”

    6云只觉得心神撼动,什么样的人能够说出这番话,这样的人怎会卖国求荣,辜负君父。花厅之内一片寂静,就连李麟也在深思霍琮所言。

    这时,门外传来少女清脆悦耳的声音道:“霍哥哥,麟弟,我来了,麟弟,听说你带了云路过来是么,云路,麟弟没有迫你吧。”随着语声,6云只觉眼前一亮,一个穿着鹅黄衫子的少女站在门口,肤若凝脂,容貌秀美,尤其是那双黑亮剔透的明眸,总是滴溜溜转个不停,让人越觉得这少女顽皮俏。她也没有过分的妆饰,只是用一枚金环束,那金环浑似花枝环绕,相连处打造成含苞放的一朵寒梅,这般姿容相貌,虽然年幼,却已经仿佛神仙中人。

    6云心中一颤,初次见到昭华郡主的女装模样,他只觉的心中慌乱,却又隐隐带着痛惜伤悲,一时间绪无比低落。

    霍琮和李麟却是常常见到柔蓝俏丽模样,习以为常,李麟抱怨道:“怎么总是不相信我,我哪里是强迫别人的恶人,云路可是自愿留在我边的。”

    柔蓝明眸流盼路,是这样么?”

    6云这时也已经清醒过来,躬道:“属下得郡王器重,确是自愿留在郡王边的。”

    柔蓝嫣然一笑就好,霍哥哥,今难得爹爹不在,我们吃完早膳一起玩好不好。”

    李麟高兴地道:“好啊,太子今不会召我去的,我们正好出去游。”

    霍琮笑道:“游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倒是先生不在,不如在府里玩乐,岂不是更好。”

    李麟和柔蓝听了都是连连点头,柔蓝道:“还是霍哥哥聪明,我们就去临波亭吧,虽然现在无雪,可是临波亭赏花也很好,内宅云路不便去的。”

    霍琮点头道:“临波亭很好,你们或许不知道,当初先生就是在临波亭赏雪赋诗,压倒了雍王府的所有幕僚呢,一会儿到了那里,我将当先生他们所赋的诗都抄录下来给你们看。”

    柔蓝和李麟虽然年少贪玩,可是对诗词歌赋也不是一无所知,更何况是江哲的旧事,霍琮既然要给他们讲诗,也定会告诉当之事,这些事江哲从不跟他们说起,却对霍琮并不隐瞒,有机会得知江哲过往,两人都是连连点头,就是6云也心中向往,此刻他对江哲的恨意不知不觉中已经消退了许多,更想知道他的事迹,毕竟在南楚,众人除了漫骂之外很少提及江哲的传闻。

    四人匆匆吃过早膳,联袂来到临波亭,霍琮果然录了那些诗词给三个少年讲解,又将昔之事讲给三人听,谈兴正酣的时候,突然有侍卫前来禀报道:“郡王爷,太子下急召你入宫。”

    柔蓝和李麟都是一脸的扫兴,李麟无奈地道:“看了今只能半途而废了,云路不能跟我进宫,霍大哥,就让他先跟着你吧,等我晚上回来你再接着讲好不好。”

    霍琮笑道:“你去吧,太子说不定有什么急事,我等你回来再接着讲,反正先生后才能回来呢。”

    送走了李麟,柔蓝无精打采地坐在亭边,望着湖水呆,霍琮则是取过棋坪自己打起棋谱来,亭中气氛有些沉闷,6云想要告辞离去,却又有些不舍。霍琮见6云神无聊,笑道:“郡王爷在这里就和自己家一样,你也不要拘束,其实你年纪还轻,还是应该多读些书才是,兵书你读过没有?”

    6云心道,若是我说读过,未免有些不符份,便道:“没有读过。”

    霍琮道:“你既然跟着郡王,将来难免征战沙场,要想作个将领,兵法是不能不读的,这样吧,我回去取一本书给你看。”说罢转离去,亭中只留下柔蓝和6云两人,附近的侍女侍卫早就被霍琮遣走,亭中一片寂静。

    望着柔蓝的背影,6云心中突然生出恶**,这可是一个良机,自己有机会取走江哲女的命,江哲令自己的父亲痛苦万分,自己若是杀了柔蓝,必定可以让江哲痛不生,与其等待可能永远也不会出现的刺杀机会,眼前的少女是更好的选择。

    抬头看看四周无人,6云终于按耐不住心中杀机,心中的仇恨和多来不能自主的委屈驱走了他心中的朦胧意,若是没有了制约,就是最良善的人也会萌生恶**。

    站在柔蓝后,他轻轻拔出藏在靴子里面的匕,就要向柔蓝背心刺去,只需一剑,就可以取了这少女命,然后他可以等到霍琮回来,偷袭刺杀了他,霍琮看上去不会武功,柔蓝也不高明,自己应可得手,之后就可以凭着嘉郡王侍卫的份离开这里,只要他安排妥当,直到他离开皇城,也不会有人觉尸体。

    可是当他站在柔蓝后,少女小的背影让他心中一软,这一剑再也刺不下去,自己的仇人是江哲,和这少女有什么相关,霍琮对自己颇好,自己如何可以恩将仇报,就在6云心中犹豫不决的时候,柔蓝不知怎么失去了平衡,一声惊叫,向水中倒去,6云微微一愣,只见柔蓝已经落入池中,一边喊着救命一边伸出手胡乱挥舞。她的声音传得很远,6云可以看到远处有人影闪动,想必是侍卫们听见柔蓝的呼救声,正在向这边赶来。

    看看水中挣扎呼救的少女,他心中一颤,和衣跳入水中,不过片刻便抱着柔蓝爬了上来,这时候侍卫们已经纷纷赶到,6云熟练地帮助柔蓝吐出腹中清水,柔蓝清醒过来,抱着刚刚赶来的霍琮大哭起来。霍琮谢过6云,匆匆抱着柔蓝走去内宅。看着柔蓝苍白的面色,以及凌乱的衣衫,6云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救起柔蓝,并不是为了掩人耳目,他跳下水去的时候竟然是全无一丝悔意,目光落到地面上遗落的束金环,6云心中越慌乱。

    他当然不会想到,霍琮抱着柔蓝进入后宅,将她送回卧房之后,正要让侍女前来伺候,柔蓝拉着他的衣袖,冷冷道:“霍哥哥,你搞什么鬼,这个云路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要刺杀我。”

    霍琮不动声色地道:“他想杀你么?”

    柔蓝怒冲冲地道:“我从水中倒影看得分明,他想要从后面用匕刺杀我,我知道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装作失足落水,这样他就不便下手,我却可以呼救。你可别说你不知,骏哥哥怎么会出尔反尔,派人来召麟弟进宫,我可不信这个时候会有什么大事牵涉到麟弟,定是你从中作梗,故意遣走麟弟,还有你怎么将他和我单独留在临波亭,就连一个侍卫都不留,这不是你的作风。最关键的一点,是谁让侍女通知我今天里面穿上金缕衣的,你有什么瞒着我,那云路是不是南楚细,若不是我担心他刺杀不成露了破绽,可能反而会破坏了你的计划,我何必要装作落水呢,反正他的匕也不可能刺穿金缕衣。”

    霍琮微微一笑个你就不用过问了,这是先生的意思,其实我看云路还是狠不下心的,再说暗中有侍卫保护你呢,绝不会让他得手的,今之事你不要说出去。”

    柔蓝怔住了,此刻的霍哥哥,面上的神像极了爹爹平捉弄自己时候的模样,她打了一个寒战,决定由衷的同那个方才想要杀害自己的少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