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知是故人来

    <---凤舞文学网--->    隆盛四年,公主除孝服,王亲赴永定郡王府拜谒求婚,公主展颜许之,太宗闻之大喜,亲为赐婚。--凤-舞-文-学-网--

    时,高祖尚称康健,自齐王鳏后,每常忧虑,闻婚事大喜,亲为主婚,于席上执郡王臂曰,两家世为姻亲,乃以端仪公主许永定郡王世子。

    端仪公主,高祖十四女,昭仪段氏所出,贤淑沉凝,美姿仪,年十五岁,永定郡王世子刘和,纯良,淡泊知礼,年十九岁。秦晋既成,刘氏遂安。

    ——《雍史嘉平公主列传》

    从侧门走进齐王府,李麟将坐骑交给侍卫,正想回自己的住处沐浴更衣,却被侍卫叫住道:“麟下,王爷吩咐你一回来便去见他?”

    李麟犹豫了一下,对于父亲他始终抱着仰慕和畏惧混杂的感,而李显如今每不是忙着朝政,就是围在自己那对孪生弟妹的边,根本就没有时间管自己,如今召唤自己,莫非自己犯了什么错么。当下他不敢犹豫,匆匆走到内宅的花厅,还没有走近门边,就听到厅内传来爽朗的笑声,正是自己父亲的声音。李麟悄悄走到花厅一侧,透过半开半阖的窗子向内悄悄望去。一瞥之下,李麟的躯突然僵住了,怎么会这样,坐在自己父亲对面,神态悠闲、星鬓朱颜的不正是姑夫江哲么,两人正在对弈,只见父亲如此开心,大概又在棋盘上杀得姑夫落花流水吧。什么时候这个连上朝都不愿意的楚郡侯会跑到自己家里窜门了,总不会他已经知道自己气哭了柔蓝吧?李麟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犹豫着是否偷偷溜走,只当自己没有回来,这时,和姑夫形影不离的邪影有意无意地对着窗棂一笑,李麟垂头丧气地觉自己没有可能偷跑,只能缓缓向花厅的厅门走去。

    轻轻一笑,我装作不知窗外李麟正在那里探头探脑,说起来也真惭愧,我自己的儿女都聪明得很,知道如何避免我的欺负。柔蓝是仗着皇后娘娘和太子下为她撑腰,不说皇后娘娘当初亲手抚养柔蓝长大,将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就是太子下,又何尝不将她当成亲妹妹一样看待,太子下还罢了,虽然他是储君,但是毕竟我是他姑夫,他也不敢对我失礼,可是皇后娘娘哪里是我惹得起的,若非太上皇已经崩猝,只怕我连教训柔蓝都不敢。至于江慎么,这个惫赖小子不提也罢,一年倒有十个月在和尚庙里面称王称霸也就算了,居然为了躲我,没事就跑到他未来岳父家里骗吃骗喝,尤其是他的小未婚妻李凝出生之后,这小子基本上除了年节是看不到人影了。既然齐王拐跑了我的儿子,自然我要报复回来,李麟这小子比较倒霉,就成了我的开心果。至于李凝的孪生弟弟李卓,如今的齐王世子,我可不敢欺负,齐王妃,嘉平公主林碧的厉害我可是清楚的。当初齐王去永定郡王府求婚,是我撺掇的,林碧仗剑闯入齐王府的时候,我可是也在场的,若不是我给李显出了一个下跪请罪的主意,只怕林碧早就一剑杀了李显,然后自尽谢罪了。若是真得如此,只怕好不容易迫降的北汉就会重新竖起叛旗,想要在数年之内消化北汉的国土和民众,那就是痴人说梦了。幸好我早有准备,借着这个机会说出了龙庭飞的遗愿,总算让林碧消去了怒气,还让齐王有了一个追求佳人的借口和良机。经过三年的苦心孤诣,总算让齐王得偿素愿。

    其实也不是我想冒险,这也是无奈之举,北汉王室归降之后,大雍内部不是没有斩草除根的呼声,可是却被李贽否决了,说起来李贽也真是明智大度,北汉王室虽然灭国请降,可是刘氏在北汉的影响已经是根深蒂固,若是刘氏不安,则北汉不安。斩草除根虽然是比较容易的做法,可是后患也是无穷的,不说林家会因此不满,生出叛意,就是那些在北汉请降之后解甲归田的北汉将领战士,还有已经退隐的魔宗,他们都不会因为北汉王室的覆灭而放弃抵抗,反而会让他们不屈不挠地和大雍为难。可是若是任由刘氏的影响力继续存在,对于大雍的皇权也是一个隐患。--凤-舞-文-学-网--

    最后我另辟蹊径提出了融合北汉王室的计策,既然北汉王室声威显赫,素得民心,那么就将他们融入大雍皇室,凡是刘家的女儿,便娶入皇室做皇妃、王妃,凡是刘家的子孙,就让他们娶皇室的宗女,这样下去,最多三代,刘家就和皇室成了不可分割的血亲,到时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还反什么,北汉的骄兵悍将难道还会和自己的旧主为难么。纵然两**民仇恨绵绵,可是只要鼓励他们通婚,让他们的血脉融合在一起,再深的仇恨在血脉相连之后消逝。

    而要实现这个计策,最重要的就是齐王和嘉平公主的联姻,齐王率兵灭了北汉,虽然最后收网的是陛下,可是对于北汉人来说,李显才是罪魁祸,而嘉平公主,兼代州林氏的精神领袖和北汉王室的支柱两个份,她又是龙庭飞未过门的妻子,可以说是北汉军方唯一认可的领袖,只有让她嫁入皇室,才能彻底让大雍皇室放心,也让刘氏安心,又能够笼络林氏。可是想要达到这个目的,就不能让林碧有一丝勉强,被迫下嫁和两相悦可是两种效果。为了这个目的,我在齐王后出谋划策,终于让林碧点头下嫁,这可比当初我设计灭掉北汉还要艰难,李显枉称风流,在追求林碧的时候,什么拙态都被我看到了,幸好,最后还是如愿以偿。就在李显和林碧的大婚上,太上皇完成了最后一击,将刚刚及笈的端仪公主许配给了永定郡王世子,原本的北汉王储刘和。刘和纯良,对于权势并没有什么兴趣,若是北汉尚在,他作为王储实在是有些不大称职的,可是作为永定郡王世子,却最合大雍皇室的心意。这两桩婚事一成,效果立刻就显露出来了,很多原本不肯为大雍效力的将领官员,也都纷纷出仕或者加入军旅,有了北汉勇士的加入,征讨北汉时候受到重创的雍军元气也渐渐恢复。

    当然在这其中被我和李贽计算的还有齐王李显,为了追求林碧,李显颇为识相地放弃了军权,无论谁也不能让这样一对夫妻手握军权的。尤其是李显大婚之后,他几乎不再涉足军旅,这让皇上有机会在重整军队的时候将军权全部收回,大雍内部再也不存在可以和皇权对立的力量。虽然对李显有些过分,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为了美人放弃江山权力也不是他一个。再说我虽然设计夺了他的兵权,可是他在军中的影响仍在,而且和林碧的婚姻,也给了他最切实的保障,除非是想颠覆社稷,否则不论是谁坐在大雍的皇位上,都不会轻易对他出手。再说,等到征讨南楚的时候,也少不了他一份,能够先后灭掉北汉、南楚,这样的战功无论是谁都应该满足了。

    这样平衡的局势被我费尽心机促成,可谓劳苦功高,可是李显也太不讲义气了,林碧尚未河东吼,当今朝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齐王爷就为了讨好佳人,将我彻底出卖,弄得我现在一见到林碧便有些心虚。唯一庆幸的就是北汉众人没有将龙庭飞等人之死都算在我头上,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败在一个文弱书生手上总是有些丢面子,所以这个黑锅自然由李贽、李显替我背了,反正无论如何,最后出手的人又不是我。

    不过在觉得有些吃亏的同时,我也寻到了出气的法子,就是欺负一下李麟,不过说句心里话,若非我对这小子疼怜惜,也不会去戏弄他,毕竟由于我的缘故,他失去母亲,自幼在军旅长大,且随着李凝、李卓的降生,齐王世子的地位也彻底与他无缘,和那些本来就不受重视的兄弟们不同,原本为嫡子的李麟更加凄惨些。为了弥补这个孩子,我向皇上提议封他一个郡王的爵位。且现在他是太子李骏的伴读,没有意外的话,将来也会是李骏的左膀右臂,这样应该足以补偿他的损失了。

    正在我一边品茗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李麟已经走了进来,这么长时间,就是乌龟也爬到了,他低着头走进来给李显见礼之后,便要往屋角躲去,我笑道:“麟儿,你躲什么,就不过来给我这个姑夫见礼么?”

    李显闻言皱眉道:“麟儿,你这是做什么,一点礼数都不懂。”

    我轻摇折扇阻住李显话语儿,你不是犯了什么错,不敢见我吧?”

    李麟忙道:“没有,没有,我没有把柔蓝气哭。”一句话出口差点咬了舌头,也不知怎么,一见到江哲似笑非笑的神,他就心中慌乱。不由偷眼看向两位长辈。

    李显一瞪眼道:“什么,你将柔蓝气哭了,怎么回事,还不给我说明白,然后去给我闭门思过,晚饭就不要吃了。”

    李麟苦着脸不敢应声,这时我却一笑当是什么事,柔蓝那丫头纵得很,有人气气她也好,免得让她越跋扈,六哥你也别跟皇后娘娘一样,将这丫头宠得含在嘴里都怕化了。麟儿,说说是怎么回事,若是这丫头无理取闹,回去我责罚她。”

    李麟差点没有落下泪来,幸好不是柔蓝的过错,若是被江哲抓住机会责罚了柔蓝,只怕事后自己就要受家法了,然后可能还会被皇后娘娘训斥一顿,最后么,八成太子堂兄大概就会把自己拘在边十天半月了,在皇宫里面,处处都是规矩,别提多闷了,自己可受不了。看着江哲虎视眈眈的目光,李麟连忙将今的事避重就轻地说了一遍。

    李显听后眉头一皱,他倒不是责怪李麟仗势欺人,反正他也知道李麟不会太过分,最多也就是给那南楚少年一点苦头吃罢了,他少年之时比李麟还要霸道嚣张呢,他若有所思地道:“你说这少年十三四岁模样,可以使用三石强弓,若论弓箭,就是最擅长骑的代州,这也是千里挑一的了,不知道他箭术怎么样?这也难怪你留意,麟儿,替我传令下去,将那个少年给我带回来,我要试试他的手。”

    听到这里我不由一笑,有其父必有其子,慎儿虽然不像我,可是李麟倒是像极了齐王,见李麟就要下去传令,我阻止道:“等一等,这么一件小事,你这堂堂的亲王插手也未免太惊世骇俗了,孩子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麟儿,你虽然年少,但是已经是朝廷钦封的嘉郡王,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只是不许你草菅人命,如何处置你自己作主吧。”

    李麟大喜,他心中仍然****不忘那南楚少年,只是碍着柔蓝不敢再生是非,如今既然有江哲作主,那么自己就可以为所为了,心中痒痒,恨不得立刻就去将那少年擒回府中。

    李显见他如此急迫,骂道:“一点定也没有,急什么,这人既然自称是来寻亲的,难道还会这么快离开么,再说就是他逃了,只要一道军令传下,还怕他逃回南楚么?今天你小姨母他们要来拜见你母妃,今天晚上的家宴,你母妃说了,谁都不许缺席。”

    李麟只得凛然遵命,却偷眼看向江哲,这下他可知道为什么姑夫会在这里了,小姨母的仪宾王骥将军是姑夫的门人,若是来到长安,到兵部报到之后一定要先去拜见姑夫,必然是自己的继母想先见到妹妹、妹夫,所以迫着姑夫也到自己家中等候。忍不住低头偷笑,自己的姑夫虽然威风八面,就是在皇上伯父面前也是漫不经心的模样,唯有在嘉平公主面前却是战战兢兢的模样,当真是好笑极了,真想不通当初他是怎么将北汉君臣将士**于股掌之上的。

    我此时已经无心理会李麟的小动作,精通箭术,小小年纪可开三石强弓,云路,6云,哼哼,这样的儿戏手段也想瞒过我的耳目,却不知道他来大雍做什么,但是肯定不是来拜见师祖的,再说听说6灿对这个长子6云十分钟,想必是那少年自己的主意,我还得知会骅骝一声,让他不要将这少年当成细下狱才行。既然这少年已经来了,我也应该尽尽长辈的责任,就让我给他一点小小教训吧让李麟和柔蓝去应付吧,再有霍琮把握大局,应该不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变故了。

    想起霍琮,我不由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这个霍琮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将来必定青出于蓝,我心浮躁,所学博而不精,且虽然有心隐忍,却总是忍不住显露锋芒。而我其他的弟子,各自有着不同的缺点,6灿心过于光明忠直,终究会因此受害,荆迟子粗率,有时冲动难以控制,我虽他朴实无华,只可惜终究难成名将,八骏各有所长,但是限于资质经历,虽可独当一面,却不能总揽全局。至于我那双儿女,柔蓝虽然聪明灵慧,如今不过是我刻意让她没有机会面对残酷的现实罢了,一个女孩子,我并不希望她太出色,只想她幸福的度过一生,慎儿么,不提也罢,我的聪明才慧他或许继承了三分,可是我的惫赖懒散却继承了十分,我都替慈真大师觉得惋惜,这样一个糊涂小子,能够担任护法之责么,不过傻人有傻福,他这子,或许会一生如意呢。

    排指算了一遍,只有霍琮才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坚忍不拔,心广阔,有自己的主见又能够通权达变,博览群书却又专心经史,最难得是他甘于平淡,擅于隐忍。我不过是被拘在富贵荣华中的囚徒,虽然枷锁是人世间种种美好的谊,却终究是不得自由,而他却是真正能够大隐于朝的隐士,也是唯一可以继承我衣钵的弟子,所以我明明知道他的份有问题却将他留了下来,一来是才,二来这样的人才若不留在边,可就有些危险了。

    这时,齐王边的四大侍卫之一的陶林匆匆过来道:“禀王爷、江侯爷,郡主和王仪宾到了,公主有请。”

    我和李显对视一笑,并肩向王府的银安走去,刚刚走入大,便见到雍容华贵的嘉平公主拉着林彤的手正在絮絮低语,而赤骥则站在一旁肃手而立,在林碧面前,他始终有些拘谨。一眼看到我,他连忙过来拜倒见礼,口中道:“见到先生容颜如昔,赤骥心中方安,这次途中遇见盗骊,他托我向先生问安。我原本想先去见先生的,不过入城的时候却听萧总管说,先生也在齐王下这里。”

    我忍不住一阵憋气,这小子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嘴角露出一丝笑,我笑道:“没什么,今过来和齐王下棋罢了,赤骥,怎么样,听说你半年前受了伤,如今没事了么?”

    林彤闻言忧心忡忡地道:“先生,骥郎他的箭伤虽然痊愈,可是一遇到刮风下雨仍然觉得疼痛,我正想拜托先生替他看看呢?”

    我笑道:“无妨,无妨,这是经脉受了损伤,让他到我府上,我给他针灸几次就好了,顺便也将这针法教给他,若论医术,还是赤骥学得好些,虽然后来转行做了兽医。”心中却暗自想到,我的夺魂金针可是天下无双,除去赤骥的病根绝对没有问题,只不过那金针本来是用来行刑的,或许会痛一些。当然凭着我的本事,面上自然不会露出一丝破绽。林彤高兴的点头称谢,正在我暗自得意的时候,却见林碧向我淡淡一瞥,目光中带着淡淡的警告,我心中一惊,连忙避开她的目光,暗道,谅赤骥也不敢告诉她们实

    这时候家宴已经备好,林碧拉着林彤向外走去,李显跟了出去,我见赤骥神有些古怪,似有隐要禀报,便故意落后了一步,果然,赤骥在我耳边低声道:“先生,盗骊托我禀告,段将军已经回到中土了,按照先生从前的命令,他已经令人将段将军送往南山别业。这几天应该就会到长安,到时候会有比较详细的信息。”

    我心中一震,段无敌么,当年北汉请降之后,我曾想将他招回,谁知他已经出海去了,从此后影踪全无,想不到今终于回来了,对于这个我颇为歉疚的敌手,我应该如何对待他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