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代州烟云

    <---凤舞文学网--->    红霞郡主林彤,代州侯林远霆幼女,嘉平公主之妹,郡主素得宠,父母兄姐视为珍宝,然主武妆,常独出,携弓刀猎。--凤-舞-文-学-网--大雍隆盛元年,北汉荣盛二十四年,嘉平公主赴沁州助战,蛮人攻雁门甚急,时远霆病笃,二兄澄迩战死,代州无主,主而出,率众御蛮人,主虽年少,然威仪勇烈不逊父姊,遂得众人拥戴为将军,以抗蛮人。

    ——《雍史红霞郡主传》

    林彤一红衣,站在雁门关城头之上,飞快的传下军令,下令抵御猛力攻城的蛮人,虽然他们没有足够的攻城器械,可是凭着勇猛善战以及人数上的优势,还是给雁门关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为了有效地杀伤敌人,林彤精准地选择着投下滚水擂石的时间。敌人的攻击越来越猛烈,虽然蛮人以骑见长,可是和代州军鏖战多年,他们也学会了攻城的技巧,云梯、投石车的使用让他们有了更大的可能破关,甚至有擅长索的蛮人用绳索登城。林彤能够感觉得到蛮人这几兵力越来越雄厚,想必整个草原的蛮人部落已经集结起来合作攻城,攻破雁门关,长驱直入,劫掠一空,好渡过今口粮缺乏的难关。终于,损失惨重的蛮人开始后退了,林彤松了一口气,她知道不用多久,蛮人就会重新集结兵力,前来进攻,虽然如此,总算得到了短暂的休息时间,也足以告慰。

    苦战多,林彤已是玉容清减,但是神却是镇静非常,为了鼓舞士气,她已经连续三天三夜没有下城楼一步,她那一红衣如同火焰一般,始终燃烧在城上,激励着众军血战。自从兄长出城遇伏,在关前中箭亡之后,父亲便一病不起,长兄林澄仪只会厮杀,军略粗疏,又生冲动,军中众将引以为忧,不得已虚尊林彤为主将。这原本是权宜之计,可是谁知道林彤却是以纤弱之躯撑起了大局,指挥作战条条是道,不逊于百战宿将,所以不过数,代州军民就已经将林彤当成了可以接替林碧的主帅。

    说起来林彤从前虽然没有指挥过作战,但是她天聪颖,喜欢骑马箭,对于沙场征战之事本就十分感兴趣,虽然父母兄姐都很有默契地不让她经历战事,可是她平来最喜欢跟着林碧到处走动,所以耳濡目染,在军略上已经是颇有见地。东海之事后,林彤蓦然成长,更是在军略上十分用心,再加上前几陪着林远霆在雁门关指挥,天赋见识再加上虚心,林彤在短短时间内成了合格的统帅。即使有些小小的疏失,在代州军叔伯兄长们的帮衬下,也足以弥补,而且林彤生来机敏,对于战场的把握十分恰当,这才成就了红霞郡主的英名。当然此刻林彤完全无心计较这些,更是没有意识到众人已经将她当成了姐姐的替,只是努力地想着如何对付蛮人。

    拖着沉重的步伐,林彤不顾疲倦,在城上巡视,察看防务,对受伤的军士加以慰问,直到处理完军务,她才寻了一个跺口,倚着城墙坐下,将披风裹住体,双手抱膝,准备小睡一下。不多时,林彤已经进入梦乡,此刻,她自然不知道有一双眼睛默默地注视着她。

    守关的军士和民壮分为两轮,这一轮都已下去休息,而轮换上来守关的军士和民壮开始接受防务,代州民壮也是以军队标准训练,编成甲伍,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在这其中有一支队伍有些不同,他们的动作明显有些散漫,这是代州军征用的外郡民团,每年蛮人入侵的时候,代州军都会将外郡到此的青壮征召入伍,用兵法约束,一来是担心其中有蛮人细,二来是为了增强战力,这些人会被编成军旅,由代州老军任伍长什长,有勇力者上关御敌,软弱无能者在下面担浆送水,负责指挥监视他们的代州老军都是经验丰富的沙场勇士,这些人可以怯懦贪生,却绝对没有机会行使细的职责。

    这只大约有百人左右的民壮乃是这次征召的青壮中颇富勇力之辈,对于上阵杀敌也无戒惧之心,所以才会被派到关上协助代州军民防守,负责指挥这百人的队史名叫林远崇,今年三十九岁,乃是代州林氏的旁宗子弟,若论辈分,乃是林碧、林彤的叔父,虽然军略平平,但是多年血战余生,乃是出色的下级军官,为人又很细心,最是适合指挥监视这些颇为悍勇的外郡之人。他指挥着众人开始布防,虽然有些紊乱,但是仍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再说这些人都是好手,一会儿守关可以起到不小的作用,所以他还是比较满意的。目光无意中落到一个相貌平平的少年上,林远崇轻轻一皱眉,这个少年王大郎乃是他最为注意之人,虽然数来他的表现可圈可点,虽然骁勇,但是并不能和代州勇士相提并论,对于杀伐既没有过分的惧怕也没有兴奋冲动的异常表现,但是凭着多年征战的知觉,林远崇总觉得他上有一种淡淡的危险气息,令他每次接近此人边,都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不着痕迹地暗中留意这个少年,其实仔细看去,这个少年的五官都是清秀俊逸,可是不知怎么组合在一起却变得平淡寻常,而且还有几分垂头丧气的感觉,面色白皙,似乎有些文弱,但是略现粗糙的皮肤和矫捷有力的肢体让人知道他非是弱者。--凤-舞-文-学-网--虽然平不显山不露水,可是作战时常常有出色的表现,遵守军令,协助同伴,能够力克敌军勇士,这都是有过军人生涯之人的特点。平沉默寡言,可是关键时候一句话常常有振聋聩的作用。这一切都让这个数前以寻访亲友的名义来到雁门而被征用的少年,蒙上了一层迷雾。

    当然林远崇绝对不会相信这个少年乃是蛮人的细,只见他杀敌时候的辣手,协助自己指挥众人的从容不迫,除非蛮人都是傻子,否则绝不会将这样的人物派来卧底,而非让他领军攻关。见那少年抱着横刀,微闭双眼坐在那里休息,这又是和他份不符之处,只有久经沙场的战士,才懂得在任意闲暇都需尽力保持体力,而非像另外几个雏儿一样紧张地向外张望,担心敌人前来攻击。林远崇收回目光,不论这人份有什么蹊跷,只有他不是蛮人的细,那就没有关系,至于今后的事,也要将蛮人逐走才有余暇去考虑。

    虽然微合着双目,但是周围一切都映照在心中,更是从那一丝露出的双目缝隙中注视着心切之人,赤骥并非表面上那样沉静。只是使用了一些小小的易容手段,对五官稍微修饰,就让原本俊秀的容貌失去了光彩,刻意不露锋芒,虽然为了作战,难免在这支百人团队中露些颜色,但是相信指挥所有雁门守军的林彤不会留意到一个小小的外人。赤骥就这样混入了代州军,林彤的边,他自然知道并非无人对自己生疑,只是他对代州有些了解,知道只要不表现出可能是蛮人细的迹象,就不会有人对自己详加盘问,微微一笑,等到蛮人退去之后,就是代州军想要秋后算帐,也已经无关紧要。若是林彤那时候还活着,就算将自己杀了,自己也是心无遗憾,若是林彤死了,赤骥心中一痛,相信自己也必然随她而去。既然如此,自己何须处处谨慎小心,反正虽然公子希望自己能够活着回去见他,赤骥自己却是没有这样的奢望。强自来到代州,自己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背叛了公子,为八骏一,将要将公子的意愿当作自己的意愿,在他选择了来和林彤并肩作战的一刻,他八骏之的地位就已经动摇。何况,大雍不会放任代州的割据,雍军绝对会兵压代州,而赤骥他自己,绝对不希望自己的剑上,沾染了心之人和其亲人的鲜血。

    过了一会儿,赤骥被人唤起,轮到他上去监视敌了,他站在关上,双目灼灼地望着远处,双手却在反复做着一样工作,将边箭囊里面的利箭取出,从腰间接下一个葫芦,然后取出一块方巾,又从怀中取出一副鹿皮手戴上,接着从葫芦中倒出黑色的液体,浸湿方巾,用方巾擦拭箭头,他的动作灵敏而轻巧,一支支箭矢被他处理过之后,箭头显出灰黑色,而在他做这件事的时候,他边的几个青壮默契地挡住其他人的目光,直到他完成这些工作。

    刚刚将葫芦系回腰间,后传来一个悦耳中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问道:“你在做什么。”赤骥心中一颤,动作却是丝毫没有迟滞,转拜倒道:“小人正在往箭上淬毒。”

    林彤凤目中露出疑惑的神色道:“何必淬毒,我军勇士,谁的箭不是可以立取敌人命,淬毒费时耗力,用处却不大。”

    赤骥用变换过的口音道:“小人非是代州人,虽然也会箭,却是力道不足,往往穿透敌人皮甲就再也无力致人死地,所以在箭上淬毒,也好增加杀伤敌人的可能。”

    林彤恍然道:“原来如此!”她颇有兴趣地道:“你是什么人,怎会制毒,像你这样淬毒十分麻烦,可有法子大量制毒,迅制作毒箭。起来说话吧,不要跪着了。”

    赤骥闻言,平静了一下绪,站起来,垂道:“小人王大郎,乃是游方郎中,也会一些医术,这种毒药乃是小人配制,见血封喉,只是使用起来也很麻烦,淬在箭矢上毒不能持久,所以小人才会现在才淬毒。郡主守关,需要大量箭矢,制作毒箭确实费时费力。不过据小人所知,代州弓箭作坊比比皆是,其中都有大量的漆,漆中自有毒,郡主若是令人将成捆的箭支箭头浸入漆中,然后晾干,这样的箭支若是伤了人,伤口必定麻痒肿胀,而且很难愈合。”

    林彤听得心中一动,仔细向眼前的少年瞧去,只见他虽然说话不卑不亢,可是却是垂低眉,一眼也不偷望自己,似是十分拘谨之人,可是说出来的话语却是带着淡淡的杀机恶意,令人心中陡寒,忍不住道:“你抬起头来。”

    赤骥缓缓抬头,林彤望向他的面容,眼中闪过一丝迷惑,眼前的面孔有些熟悉,可是自己却偏偏想不起来,她正再问话,后的亲卫禀道:“郡主,齐老将军过来了。”,林彤对这位父执辈十分倚重,转准备前去迎接。走到半路,她心中突然灵光一闪,已经想起这少年的相貌竟然和自己心中的那个人九成相似,只是神气度,以及眼角眉梢的差异,让自己竟然一时想不起来,相貌如此相似,总不会那人就是赤骥吧,林彤脚步一顿。片刻,林彤嘲讽的一笑,怎会是赤骥呢,大雍虎吞山河,楚乡侯正是风光荣耀,他必定在主子边效力,前程似锦,怎会来到这危机四伏的代州和蛮人作战,再说,那人既然有本事在北汉蛮地厮混,必然会些奇巧之术,怎会摆着一张九成相似的面孔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连姓氏也不改,自己何必胡思乱想。

    犹豫了一下,林彤停住脚步,回头问道:“王大郎,你可有同胞手足?”

    赤骥流露出似乎有些迷惑的神郡主,小人并无兄弟姊妹。”

    林彤怅然道:“是么。”转继续向前走去,她加快了脚步,扬起笑容,几步迎上齐老将军,笑道:“齐伯伯,可否请你主持,将箭矢的箭头涂上黑漆么?”

    望着林彤的矫捷的背影,赤骥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这次出之前,公子曾经告诉自己,自己若是上了战场,必然无法随时随地留心易容后的容貌,与其被人识破易容,将自己当作细,不如只改变一些相貌的细节,然后刻意改变一下语气和举止。果然这样一来,就连代州军最熟悉自己的林彤,也不过是起了疑心,而且立刻就因为自己的“破绽”太多,而不会想到自己的份。虽然若是长期相处,林彤很容易就会认出自己,但是赤骥相信,林彤对自己恐怕怀恨不已,应该会刻意避开自己。虽然有些淡淡的得意,可是赤骥心中却也有着淡淡的遗憾,咫尺天涯,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失意的么。

    过了半个时辰,当淬过漆的毒箭准备了一半的时候,雁门关外出现了蛮人遮天盖影。赤骥出警讯之后,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从这次的蛮军的图腾和装束来看,大草原上八大部落竟然已经全部到齐,这次,蛮人是准备开始总攻了。蛮人按照部落各自排开,其中一个部落突然树起了绘着黒狼图腾的金色大旗,大旗下一个穿黄色汗王服饰的英俊青年举起手臂,然后雁门关外传来惊天动地的呼声,“大汗万岁,大汗万岁!”,千万人同声高喝,震得雁门关上众人都是面色苍白。金色狼旗,大汗万岁的呼声,这说明了东晋初年被中原大军击溃草原汗廷之后分崩离析的各部重新一统,新汗王的出现,说明了这一次蛮人对代州已经是势在必得。赤骥可以估算出眼前的蛮军足有六万人,想起自己在草原上奔走各部的时候,各部果然已经有了和解的倾向,而英俊青年原本是格勒部酋长完颜纳金,他在草原上声威显赫,素以英明果决,骁勇善战著称,可是其他各部的酋长多半和他的父亲同辈,赤骥绝对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一统草原。如今蛮人汗廷重建,代州只是他们的第一步目标罢了,赤骥正在紧张地思索,边传来兵刃跌落的声音,却是和他同伍的一个大汉面色苍白,被蛮人的声威吓得魂不附体。

    赤骥一皱眉,看向周边,就是代州军也不免神色仓皇,正想着如何鼓舞士气,林彤轻一跃,已经跳到一个墙跺之上,指着蛮人王旗高声道:“你们都害怕了么,这些蛮人把你们的胆都吓破了吧,你们听着,雁门关之后,是我们的家人骨,站在这里挥刀的代州勇士们,你们的父母妻儿都在后面看着你们,如今朝廷正在和大雍争夺疆土,我们代州外无援军,内里空虚,除了我们,再也没有人能够保护自己,若是让蛮人冲破雁门关,代州将化**间地狱,难道你们这些男儿还不如我一个初次上阵的小女子,就是死也是我们先死,总好过看着父老乡亲死在屠刀之下。”

    林彤那烈火一般的怒气和自肺腑的言语让众人面露羞愧之色,齐老将军振臂高声道:“郡主尚且如此勇烈,我们堂堂男儿,难道还会贪生畏死。除非我代州男儿死得一个不剩,否则蛮人休想攻破雁门。死战不退,有我无敌。”众人都是精神大振,也都高声呼道:“死战不退,有我无敌。”城上突然高涨的气势让正在高呼万岁的蛮人面面相觑,不由停住了呼喊。

    这时,那王旗之下,信任汗王完颜纳金,一抬手,一个亲卫递过一张一人多高的巨弓,完颜纳金策马出阵,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完颜纳金已经独自出阵,策马奔到接近雁门关五百步的位置,呼吸之间张弓箭,三支狼牙箭尾相连,如同虚影一般向站在高处的林彤。几乎是一刹那,第一支狼牙已经接近了林彤,林彤翻下落,避过第一支狼牙,拔出腰刀,想要挡住第二支狼牙,那狼牙力道极强,林彤只觉得手臂一麻,那支狼牙竟然穿了那柄百炼钢刀,但是第三支狼牙距离林彤不到十步,林彤却是再也无法移动躯,眼看那支狼牙就要穿透林彤的躯。

    众人惊呼声中,仿佛穿越了无尽的时光,攸然而现的一支羽箭中了那支狼牙箭,但是力道显然相距甚远,那支羽箭反弹而落,众人望成空,不由同声哀叹,谁知就在第一支羽箭反弹的瞬间,略略有些偏差的狼牙被第二支羽箭到了箭,接下来,第三支,第四支,直到第五支,五支羽箭几乎是相差一丝地距离依次中那支力道强劲的狼牙,水滴石穿,那支狼牙箭终于被改变了方向,从林彤脸颊旁边掠过,带起一缕血丝,深深地扎入后面的城墙。

    这五箭虽然力道不强,可是准头和度都是世所罕见。不仅代州军中响起如同雷霆一般的叫好声,就是雁门关外的蛮人中也传出来了赞誉之声。林彤飘落在地面上,几个亲卫已经拿着重盾将她护住,林彤也顾不得玉颊上面的些微伤痕,怔怔地望着几十步之外引弓待的少年,一弓五箭,这一次无论他有什么改变掩饰,林彤已经认出他的份,两行清泪滴落,转瞬被雁门关上的风吹干,林彤柔声而又坚决地叫道:“赤骥!”

    赤骥微微苦笑,份泄漏之后,他也无需再加以掩饰,随手从腰间百宝囊里面取出一粒丹药捏碎,在面上一抹,去掉那少量的易容药物,然后从容自若地笑道:“红霞郡主,多不见了。”平添了几分俊秀的容貌,以及潇洒俊朗、略带些玩世不恭的笑容,让他顷刻间脱胎换骨,鹤立鸡群。众人都不由惊咦一声,这样的鱼龙变化可是让他们生出如梦如幻的感觉。

    只有林彤,毫不惊异地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大雍占尽上风,何需你来做卧底,你的主子安着什么鬼心思?”

    众人骇然望向赤骥,原本心中的感激立刻化作疑惑,他是大雍的密谍,现在碧公主正在和大雍作战,这人岂会安着什么好心。站在赤骥边的那些被征用的青壮向后退去,代州军则慢慢地围了上来,可是这人刚刚救了林彤,那些人心中犹豫,也不愿立刻动手,都向林彤望去。

    这时,已经被亲卫接回本阵的完颜纳金眼中精光一闪,虽然隔着里许距离,可是站在雁门关城头,孑然独立的那人,分明是自己相识之人,他高声道:“本王以为是谁,原来是伯乐神医王先生,你虽然也是中原人,可是却在我草原扬名,昔在茫茫草原之上,各部酋长均待你如上宾,你不是北汉人,与其在上面被人当成仇敌,不如来本王帐下效力,本王愿待你如兄弟手足,荣华富贵,女子金帛,任你随意而取,你意如何?”

    他这样公然招降,语气中隐隐带了挑唆之意,就是原本敌意不强的那些外郡青壮,也不由握紧了兵刃,虎视耽耽地望着赤骥。

    赤骥微微苦笑,转向下望去,高声道:“完颜酋长,昔在下到你格勒部,受你厚待,我替你治好心良驹,你授我骑之术,你我朋友相交,义非浅。然而私不能害公义,我本是南楚人,如今更是大雍之民,本与北汉不相干,可是不论是大雍、北汉还是南楚,都是中原一脉,汉家正统。今若是你汗王到我中原游历,在下必然以礼相待,视若贵宾,可是你如今挥军南下,侵我汉家土地,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不过在下**着昔谊,劝汗王一句,如今我中原即将一统,汗王虽然勇猛,却非是我大雍之敌,若是汗王果然为草原各部着想,不如息兵罢战,以免壮志成灰,草原血流成河。”

    完颜纳金冷笑道:“中原分崩离析已非一,如今又是内战连连,哪里还有力量挡我大军南下,本王也不贪心,只要取了代州,让你中原之人无力阻我铁骑即可,你若不降,休怪本王手下绝。”

    赤骥冷冷一笑,取出一支羽箭,折为两段,高声道:“今我折箭为誓,你我恩断义绝,汗王尽管来攻打雁门,我就是死在汗王箭下,也是死而无怨,只是汗王若是死在我手上,也不要怪我负义。”

    完颜纳金剑眉一轩,高声道:“你自寻死路,也怪不得本王,开始攻城!”在他一声令下,蛮军向雁门关扑去。

    赤骥说完这番话,回头望去,他心中忐忑,不知道这些人是否能够接纳自己和他们并肩作战,一回头,一袋羽箭塞到他手中,他看到林远崇洋溢的笑容,抬头四顾,众人眼中都是一片温暖,赤骥只觉得泪盈眶,却是无法说话。众人都看向林彤,毕竟赤骥能否留下,还需林彤决定。林彤别过脸去,淡淡道:“还不去守城,蛮人要上来了。”赤骥心中一阵激动,紧紧握住弓箭,泪滚落。

    这时,完颜纳金轻声叹息,对于那个王骥他颇为了解,昔相识之时,就觉得这人才华过人,可惜当时他虽有野心,却碍于力量不足,不能公然强留草原上人人敬重的伯乐神医,只能以义接纳。今次他趁着各部受灾严重,趁机利用囤积的粮食控制了各部,迫他们歃血为盟,重建汗廷,恢复昔完颜家族的荣耀,可是当时王骥已经消失无踪。方才王骥救下林彤,破坏他立威之举,他心中愤怒之余,想要借着他和雁门守军的矛盾毁了此人,免得对自己攻取代州的计划造成不好的影响,可惜却是功亏一篑。中原人不是最喜欢内斗的么,完颜纳金有些郁闷地想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