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生离死别

    <---凤舞文学网--->    北汉军被困于野,苦战十数突围,皆为雍军死战而阻,然雍军急切间亦不能破北汉军阵。--凤舞文学网--

    四月十八,北汉军粮尽,乃杀马为食,天明之际,分兵突围,战乃定。

    ——《资治通鉴雍纪三》

    什么是英雄陌路,什么是绝境,龙庭飞轻轻叹了一口气,多年征战,从未有过如此险恶的境况,可是龙庭飞惊奇地现,他的心绪竟然已经没有丝毫波动,从觉自己被雍军围困的那一刻,他就清晰地听到心中的那根紧崩的弦断裂的声音。他真的太疲倦了,这些年来,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支撑着北汉的大局,对面的敌人源源不绝,且坚韧不拔,胜不骄,败不馁,几乎是硬生生地磨去了他的棱角和斗志,倚为臂膀的心腹将领死得死,叛的叛,如今他已经是孑然一,更是亲手将缔结鸳盟的侣拉入了绝境,自己的道路怕是已经走到了尽头,龙庭飞心中明白,这一次不会再有任何逃生的希望。

    雍军的伏兵加上已经重整旗鼓的齐王铁骑,四十余万大军将十万北汉军困住在荒野,双方战力并没有绝对的差异,不付出惨重的牺牲,绝对无法突围。沁州地势狭窄,想要突围只能向冀氏和泽州两个方向才有可能,可是若是向泽州方向突围,龙庭飞等人自知怕是没有机会重回北汉了,敌方占据了强势,己方的选择又极为有限,在这种况下,十几天来,龙庭飞和林碧亲自策划了数次突围,可惜因为意图全军而出,每次突围都被雍军所阻,空留下无数战士的血,沁水呜咽,血流成河,在雍军越来越缩紧的包围圈中,就连泥土都被鲜血浸透。

    席地坐在简陋的营帐里,火把昏暗的光芒映照在龙庭飞消瘦憔悴的面容上,比起从前的英姿勃,如今的龙庭飞神中带着漠然和寂寥,唯有那双略带碧色的双眼,仍然闪现着光芒,只是有心人可以看出,和从前睥睨天下的傲气不同,他双目之中的光芒充满了对世的明悟和莫名的悲怆。

    帐外传来脚步声,龙庭飞没有抬头,仍然看着萧桐亲自绘制的简图,上面记录着军中斥候舍生忘死探察来的雍军布防图。有人走进营帐,站在他前,火光将来人的影拖得很长,影挡住了龙庭飞面前地图。龙庭飞微微皱眉,抬起头,明灭的火光映到他眼瞳深处,也将来人的影映到他眼中。深绿色甲胄,织锦金凤的大氅,那人正是林碧。

    林碧也憔悴了许多,曾经明艳的容貌多了风霜之色,衣袍之上血迹斑斑,金枝玉叶的份,如今却是血染战袍,龙庭飞心中一阵悲凉,他淡淡道:“碧公主可有什么事?”

    林碧轻轻摇头,坐在龙庭飞对面,将螓埋在双手之中,良久才道:“方才雍军用弓箭来书信到我营中。”

    龙庭飞淡淡道:“想必是劝降吧,这些子我营中也接了不少这样的书信,若非我多方设法鼓舞士气,只怕我军难免军心大乱。”

    林碧眼中闪过寒芒是劝降,是告诉我军,蛮人入侵代州,声势浩大,我二哥林澄迩率军出击,不幸中了蛮军诡计,二哥拼死杀出血路,背十余箭死在雁门关外,家父旧病复,军中群龙无。”

    龙庭飞只觉得心头剧震,好狠毒的心计,不论这信中说得是真是假,代州军军心必然动摇,他软弱地道:“这或许是敌人诡计。”

    林碧淡淡一笑,笑容却满是悲恸的意味,她寒声道:“我也希望是敌人谋,可是就算是谋,也已经得逞,如今我营中将士已经是人心惶惶,就是我三哥澄山,四弟澄渊也是战意全失。何况这消息恐怕是真的,这封信是齐王李显特意写给我的,和其他的信不同,上面将代州之事说得很是详细,李显是不会用假言来骗我的。”说罢,林碧将一封书信递给龙庭飞。

    龙庭飞接过书信,一目十行的阅读了一遍,上面果然将代州军写得十分清楚详细,若是连林碧都觉得没有破绽,那么很可能是真的,他颓然放下书信可是有了决定,若是代州军想要投降,我并不会怪你。”

    林碧霍然而起,寒声道:“代州军从未做过背信弃义之事,今次出兵乃是公议所决,岂会临阵生变,自从我代州军建立以来,只有同归于尽,从无屈膝投敌之事,即使昔归顺北汉,也没有说过一个降字。--凤-舞-文-学-网--”

    龙庭飞的神变得肃然,也起道:“我早已料到公主心志坚定,方才不过是试探之语,我乃是统兵大将,军心最是要紧,还请碧妹恕罪。”

    林碧神有些和缓是事已至此,我们也需有所应对,必须下定决心不计牺牲地突围了,若是再耽搁,只怕我也不能控制军心了。”

    龙庭飞眼中闪过冰寒的光芒也正想邀你过来商议突围之事。这些子多次厮杀,碧妹应该清楚,雍军是绝不会放过我的,每当我率军冲阵的时候,雍军都是不顾牺牲阻挡我军,若是代州军独自冲阵,雍军则以敌深入之策应对,若非碧妹果决,只怕早已陷入敌军围困。由此可见,雍军的目标主要在于龙某和沁州军主力,而对于代州军却是留有余地。所以我精心策划了新的突围计划,需要碧妹你全力协助。”

    林碧没有言语,龙庭飞所说她又何尝看不出来,但是代州军纵然再英勇,也只有一万五千人,纵然雍军有所容,想要趁机冲破雍军军阵也是不可能的,缓缓抬头,她的语气淡然而明悟,说道:“你可是要我代州军掩护沁州军突围。”

    龙庭飞淡淡一笑州军一军之力,想要掩护沁州军突围也是不可能之事,雍军只需五万精兵,就可以阻挡代州军冲阵,若是我趁机带主力突围,雍军必然全力围堵,如果力有不殆,就算是放了代州军出去,雍军也不会让我军有突围的可能。碧妹应该明白,对于北汉的忠心,我军远胜贵军,所以雍军才会以沁州军为主要目标。”

    林碧没有说话,她静静地听着,等待龙庭飞的解释,龙庭飞继续说道:“所以我决定这次突围分为三波,你率代州军第一波冲阵,从东北方向突围,雍军必然采用从前的做法,竭力将代州军入包围,将你我两军分开,然后我率两万精骑,多张旗帜,从正北方向冲阵,雍军必然竭尽所能阻挡于我,之后,鹿氏兄弟将率我军主力从西北突围,其间将分兵至沁水,毁去雍军阻挡河面的强弩投石机,助水军出困。”

    林碧心中一寒是要以自己为饵,引雍军主力围攻,好让沁州主力突围。”

    龙庭飞肃容道:“唯有如此,才能保住沁州军主力,龙某作战不力,连累三军将士,若是再惜命偷生,还有何颜面去见王上,雍军四面合围,北面兵力最多只有十余万,只不过一旦我军陷入苦战,其余三面便从后攻击,这才令我们始终不能突围,这一次我亲自冲阵,使敌军主力全力困我,凭着鹿氏兄弟的勇猛,突围的机会很高,而一旦雍军误以为代州军乃是为了掩护我突围,对碧妹的围困必然减弱,代州军突围的机会也很大,以龙某一人命和两万亲卫军的牺牲,换取我军主力突围,这值得。不过碧妹率先突围,损失也必然惨重,所以我要先和你商量。”

    看着龙庭飞说及自己生死时候的漠然神,林碧躯摇摇坠,眼前这人乃是自己的未婚夫婿,无奈家国危亡,两人各自都是带兵的大将,因此聚少离多,每次见面除了军务就是军务,几乎很少谈及私,可是林碧早已将他视为终伴侣,如今却要中道分离,让她如何能够承受。这一刻,她不再是代州军民景仰的“公主将军”,只是一个将要失去侣的苦命女子。

    强忍眼中清泪,林碧低声道:“你这般慷慨赴死,那么我呢,你可还记得你我大婚之期,就在今年年末。”

    龙庭飞神色一变,眉宇间流露出黯然**的神色,这次要求代州军出兵,林远霆额外提了一个要求,就是龙庭飞和林碧的婚事不能再拖,国主作主订了期,雍军若退,今年年末就是两人大婚之期,当龙庭飞心中也是暗自欣喜,若能够退去雍军,那么自己也有面目迎亲。只是如今看来,两人竟然是有缘无份,再无结缡的可能。

    龙庭飞狠下心肠妹,非是庭飞负约,只是为了家国社稷,庭飞不敢贪生。”

    林碧掩面踉跄而退,倚在营帐壁上,躯微微颤抖,虽然没有哭泣出声,可是那强自抑制的呜咽声却更是令人心碎肠断。龙庭飞纵然是心如铁石也是无法消受,他大步上前将林碧揽入怀中,林碧螓埋在龙庭飞前,细碎的哭泣声回在营帐之中,龙庭飞能够感觉到前战袍上一阵温,他心知乃是林碧珠泪渗透衣衫,心中剧痛之下,紧紧抱住林碧躯。这时,火把燃尽熄灭,帐内一片黑暗,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和林碧低低的啜泣声。黑暗之中,龙庭飞这在人前从来是神采飞扬的一代名将,也是黯然泪落。

    良久,林碧轻轻挣脱龙庭飞的双臂,轻声道:“既然已经决定,我这就回去安排。”龙庭飞没有说话,他听着林碧挑开帘幕出帐,听着林碧远去的足音,握紧了双拳,寒声道:“大丈夫在世,上不能全社稷,以报君父之恩,下不能护妻子,至令其血染战袍,尚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忽而,龙庭飞耳边传来细弱的歌声,不多时,那歌声越来越响,已经可以听得十分清晰,龙庭飞仔细倾听,歌声却是从代州军军营中传出来的。

    “黑云压城城摧,甲光向月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支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这战歌乃是代州军最唱的曲子,代州军和蛮人作战,多在秋高马肥之际,执干戈以护乡梓,据雁门而抗胡骑,此时唱来虽然与时地不合,但是却让代州军重新激起战意。

    歌声初时喑哑艰涩,想必是代州军多血战,早已是口干唇裂之故,但是唱到后来却是越来越响亮,初时只有百余人在唱,后来附和的人越来越多,最后除了代州军,沁州军也开始随之高歌起来,如同千江万流汇入大海一般,歌声汇聚成气势磅礴的洪流,歌声中多来士气渐弱的北汉军重新凝聚成无坚不摧的劲旅。

    龙庭飞面上凄然之色一扫而空,缓缓的将周甲胄束好,战袍如火,俊面如冰,走出帐去,决战之期,就在明,哪里还有儿女长的时间。

    走出帐外,龙庭飞放眼望去,漆黑的苍穹下星星点点的篝火,空气中满是血腥的气味,除了遍野的歌声之外,还能够隐隐约约听见军士忍痛呻吟的声音,一边仔细盘算着突围之策的成败几率,一边听着众军苍凉豪迈的歌声,犹有寒意的夜透着冷寂肃杀,龙庭飞心中空明非常,他知道必是林碧令代州军吟唱耳熟能详的军歌来激励士气,心中感佩非常,更是希望明林碧能够突围而出,他心中明白,林碧所面临的危险只比自己低些,最大的可能,明两人都会死在乱军之中。

    这时,萧桐走到近前,不过十数之间,他已经是形容消瘦,神色憔悴,除了辛苦刺探敌军虚实军之外,他心中愧疚非常,自从今次雍军攻沁州以来,他屡次铩羽,手下秘谍死伤无数,此次中伏未能即时觉敌军动向也是原因之一,萧桐无数次痛恨自己无能失职,以至有今之危局,内外煎迫之下,才令萧桐形容减损如此。

    他走到龙庭飞侧,忐忑不安地道:“将军,方才属下见到公主,说您已经决定突围了。”

    龙庭飞淡淡道:“不错,你辅佐鹿氏兄弟最后突围,详细的安排待会儿军议的时候我会说明。”

    萧桐道:“将军,您是我军主帅,如何能够自蹈险地,敌之事还是让别人去做吧,不妨从军中选取材和您相近之人,穿了您的衣甲充做饵,再让代州军担任突围的主力,将军有很大的机会趁机突围。”

    龙庭飞淡淡道:“我是三军主帅,若不当先,如何能够激励将士赴死,至于让代州军充做牺牲,此事再也休提,代州军本不需出兵,如今却因相助我军而陷于死地,我们若是做出忘恩负义之事,还有什么颜面去见代州父老。”

    他的语气虽然淡漠,但是一字字犹如钢刀刻在岩石之上,萧桐听罢,知道其心已决,竟然是再无转圜的余地,他也知道龙庭飞所言句句皆真,也只有他亲自出马,才能使雍军主力出动,暗暗叹息,萧桐下拜道:“请将军许属下随您突围。”

    龙庭飞望了萧桐一眼又何苦呢,今次你虽然屡次遭遇挫折,但是那是因为敌军斥候总哨确实厉害,我北汉军中若论谍探,以你为最佳,若是换了别人,只怕我们早就成了聋子、瞎子。你也不要过分愧疚,这次战败不关你的事,是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敌军会是敌入伏之计,庙算已然输了一筹,才有今之败。萧桐,这次你需听我命令,随鹿氏兄弟突围,他们三兄弟军略平平,我很是忧心,你在我边多年,耳濡目染也有些长进,有你相随,才能保证他们可以顺利突围。”

    萧桐默然,良久顿道:“属下遵命。”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戴罪立功,留得有用之,全力相助鹿氏兄弟突围,就是以死相谢,也需等到后风平浪静之时。

    龙庭飞见他已经答应随雍军主力突围,欣然道:“好了,看天色已经快三更了,你吩咐下去,三更造饭,五更突围,先让各军主将来见我。”

    萧桐心中一跳军,我军已经粮尽,因为将军一直在帐中思索军机,所以属下没有禀报。”

    龙庭飞冷冷一笑,这样事关军机的大事却不禀报,哪有这样的道理,他在军中威望甚隆,早有军士密报于他,沁州军诸军将领私下密议之事,若非如此,自己也不会断然决定明晨突围,原本想敲打萧桐几句,但是看到萧桐惴惴不安的神,想到明就是死别之期,他也不愿过分斥责,只是淡淡道:“知道了,受伤的战马和多余的战马全部杀了,让众军食用。”

    在龙庭飞清冷淡然的目光下,萧桐只觉得出了一冷汗,喏喏退下,晚餐之后,各营都已粮尽,众将私下商议,明必须突围只有牺牲一部分人冲阵,才有可能突围成功,而沁州军和代州军之间毕竟感淡漠,所以他们都想迫使龙庭飞同意牺牲代州军,以保证沁州军主力可以突围,可是担心龙庭飞不肯,才想趁着军中无粮相迫,却再也想不到龙庭飞竟会痛下决心,以自己为牺牲,为沁州军主力和代州军争取突围的机会。

    一匹匹受伤或者完好的战马长声嘶鸣,铜铃大的眼睛透出不相信的神,长刀砍落马颈,鲜血泉涌,当战马沉重的躯倾倒尘埃,挥刀砍死战马的北汉军军士突然丢下长刀,扑在马尸之上痛哭起来,几个军士将他扯起拉到一边,可是他们眼中也是泪水滚滚。对于为骑兵的他们来说,战马是他们最亲近的朋友,为了养好战马,和战马建立默契,他们几乎是战马吃睡在一起,杀死战马是多么不可理解的事,一般来说,只有当一匹战马重伤到无法挽救的地步才会将它杀死,而吃马更是不被许的。可是如今他们却要杀死大批的战马,这些战马有的受了轻伤,有的甚至完好无损,只是失去了乘坐的主人,对于要突围的北汉军来说,只需要保留足够的战马就可以了,剩下的战马只能是杀死食用。马割取下来,除了让众军饱食一顿准备突围之外,剩余的全部制成干粮,毕竟突围作战的时间并不确定会有多久。整个军营里面充满了惨烈的气氛,亲手杀死心的战马的刺激,让所有北汉军的眼睛都变得通红,里面是烈焰,是悲恸。

    吃过很有可能是最后一餐的战饭,北汉军开始整军,望着虽然履遭挫折,但仍然整齐有序的大营,龙庭飞策马立在营前,他后是各军将领,已经都结束完毕,只等着将令就要出。龙庭飞神色宁静,仿佛不是去赴死,只是去赴一场好友的邀宴。耳边传来熟悉的马蹄声和清脆的銮铃声,龙庭飞剑眉一轩,微笑转头,果然是林碧在代州军亲卫的簇拥下策马过来。

    林碧来到龙庭飞马前,想要说些什么,却觉自己无话可说,仿佛所有的言语都在昨夜说尽,她近乎放肆的凝望着龙庭飞清瘦英俊的面容,不知不觉间,一滴珠泪垂落。龙庭飞一眼便看到林碧有些微红肿的凤目,他想伸出手去安慰于她,却终于没有这么做,只是在马上行礼道:“今次突围,需仗碧妹武勇,庭飞感激不尽。社稷危亡,碧妹乃是公主之尊,还需殚精竭虑,为王上分忧。”

    林碧侧过脸去,良久才有比较平静的声音道:“将军保重,突围虽然危险,但是将军神武,若是苍天见佑,或者我们还可相见。”

    龙庭飞微微一笑近黎明,碧妹乃是第一波冲阵之人,还请准备出。”

    林碧策马奔离,高声道:“林碧遵命,将军珍重。”当战马转向代州军军阵的时候,林碧借机回头望去,虽然距离已经很远,可是林碧却一眼便看见龙庭飞浅碧色的双瞳,那深沉如海的幽深眼瞳蕴含着悲恸和祝福,她从未见过那双眼睛里面流露出这么多感,而在四目相对的瞬间,那种种深却突然消失无踪,林碧躯一颤,若非她边的女亲卫适时地扶了她一把,她几乎要坠落马下。

    她还没有从那双浅碧色的眼瞳中挣脱出来,已经看到了代州军猎猎的军旗,林碧心头一震,顷刻间抛却了所有杂**,摘下银枪,林碧振臂长啸,清亮如同凤呖九天的啸声在天空中回,代州军将士大为振奋,也随同高声长啸,排山倒海的呼啸声震碎了黎明前的最后一丝黑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