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壮士断腕

    <---凤舞文学网--->    四月十五,太宗出潼关,旌旗所指,无不望风而遁,势如破竹。--凤-舞-文-学-网--

    同,庆王于南郑誓师起兵,立蜀王遗腹子孟旭为国主,立誓恢复蜀国,旧蜀遗臣数百,皆涕泪俱下,俯拜服。

    四月十六,庆王破散关,天下震动。

    ——《资治通鉴雍纪三》

    散关城上,庆王李康望着城内衣甲鲜明的军士,不由出由衷的微笑,这些年来的经营,加上威,终于将这支大雍的军队牢牢控制在手中,再加上东川豪门集结私兵组成的五万大军,拥军十五万的东川,足可以占据大雍的根基所在——关中,昔大雍选择攻蜀,很大的因素就是因为蜀国占据汉中地,据阳平关,只需攻破散关,就可以进入关中。这样的威胁让大雍朝廷时刻觉得头上悬着一柄利剑,虽然蜀国王室一心苟安,也不能消除大雍的戒惧,如今自己轻而易举得到了散关,西有散关,东有葭萌关,掌握东川肥沃之地,胜可以得关中,奠立帝业之基,败可以退守东川,冷眼旁观诸侯纷争,比起作一个永远与皇位绝缘的大雍亲王,这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成就。

    正在李康浮想联翩的时候,后传来一个绵软甜美的声音道:“王爷,寒料峭,怎不披上妾送您的披风。”

    李康心中一暖,回过头去,果然见到一个素衣少妇向自己走来,虽然因为在军中的缘故,这少妇上的衣着十分简约素雅,青墨一般的乌丝绾着云螺髻,只用一枚金环束在底部,姿婀娜,行动如柳,容颜秀美,宛若池中之莲,天然美态已足倾国倾城。那少妇嫣然一笑,裣衽一礼,李康伸手将她搀起,笑道:“卿也太小心了,本王子强健,这小小寒,哪里需要什么披风呢?”少妇嗔道:“王爷军务繁忙,目不交睫,妾无能相助,自然只有尽心竭力,照料王爷的子,王爷乃是千金之体,若是受了风寒,岂不有碍大业。”说罢,从后一个劲装侍女手中取过一袭白色蜀锦的披风亲手替李康系上,那披风上刺绣着金色的貔貅,栩栩如生,李康微笑着任凭这女子施为。那女子系好披风,无意中一抬头,看见李康眼中满溢的柔,玉颜飞红,低头道:“妾告退,请王爷珍重体。”言罢转离去,李康虽然很想她陪在边,但是现在军务在,而且出征带着侍妾已经是颇为不妥,若是自己再儿女长,只怕是有碍军心,所以他只是目送妾离去。

    就在那少妇即将步下城楼的时候,一个相貌平常的青年匆匆走上,看见那少妇,青年避过一旁行了一礼,少妇微笑颔,带着侍女走了下去,那青年这才走到庆王面前,禀道:“王爷,散关之内已经全被我军控制,所有被俘雍军都已经关押起来,不过末将审讯之后得知,散关守将李宗勋在关破之时已经逃走,也没有见到明鉴司的踪影,请问王爷是否需要派兵追杀,散关副将献关有功,尚在等待王爷召见。”

    李康眼中闪过一丝遗憾的神色惜了,李宗勋也是一员良将,对散关又是了如指掌,若是将他击杀,能省下不少麻烦,明鉴司最擅驱利避害,逃走也不稀奇,不过这次你们收买内应,里应外合破了散关,明鉴司必然受到重责,这也够了。”对于锦绣盟的成绩,李康十分满意,先是截断关中和东川的通路,令自己稳稳地将东川大权掌控在手中,又通过威,收买了散关副将,使得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散关,这样的功劳终于让李康放下了对于锦绣盟的最后一丝戒心。

    这时,叶天秀匆匆赶来,他是李康的心腹,这次被李康任命为刺,专司监察军中将校,现在庆王麾下的军队由旧蜀豪门的私兵和大雍军队组成,矛盾丛生,军心也颇有不稳之处,所以叶天秀十分忙碌,庆王原本的密谍人员几乎都用在这上面,一来是李康毕竟更信任自己一手选拔的人员,二来这样也可以让锦绣盟相信李康的诚意,更加尽心,再说对外的报探察本就是锦绣盟的长处,当然李康也保留着一支针对长安的秘密报力量。除此之外,李康心知肚明,在这乱世,只有手握军权,才能稳如泰山,所以他全力控制军队,只有军权稳固,就不担心旧蜀势力和锦绣盟有什么不妥之处。

    李康听叶天秀将军中形汇报之后,满意地道:“天秀你辛苦了,现在我们起事的报只怕已经传到长安,虽然李贽亲征去了,虽然父皇已经不理事,可是还有李骏监国、石彧辅政,更有秦彝和程殊这些老将在长安,我军只能稳扎稳打,我已经决定亲自率军攻陈仓,现在北汉那边战局对大雍不利,我倒要看看雍庭如何两面对敌。”

    叶天秀听到李康以雍庭称呼大雍朝廷,知道王爷已经是彻底和大雍绝绝义,其实叶天秀心中并不希望李康如此做,为大雍亲王,权势富贵已经是天下少见,何必还要起兵谋反,不过他深受李康知遇之恩,也就顾不得什么大义了,李康话音一落,叶天秀便道:“陈仓守将囹乃是李贽心腹将,用兵谨慎,擅于守城,陈仓只怕难攻。”

    李康笑道:“不妨事,锦绣盟刺客已经混入陈仓,只要等到陈仓被我们攻得筋疲力尽之时,就可寻隙将囹刺杀,到时候陈仓必然混乱,我们就可以攻破坚城。--凤舞文学网--再说现在雍庭的心思只怕大半放在北汉,这里只怕顾不上呢,倒是我们攻下陈仓之后,进兵渭南之后,拱卫三秦的那几十万大军恐怕都会压过来。”

    叶天秀道:“恐怕信国公秦老将军会随军而至,秦老将军经百战,甚得军心,我们只怕难以取胜。”

    李康冷笑道:“秦彝已经老了,自从秦青死后,此人锐气全消,已不足虑,再说龙庭飞用兵如神,轻取李显,就是李贽去了,难道还能力挽狂澜,我们只需多耗上些子,必能有所斩获,就是我们最后不得已退回陈仓,也是足可告慰。”

    听上官彦密报之后,霍义心中生出淡淡的嘲讽,李康打得如意算盘,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在后,他怎知边一切已经被我们所渗透,北汉方面明鉴司成绩卓著,将晋阳和东川的报截断,即使偶然有些消息传了过来,也被自己凭着锦绣盟在庆王边的力量截获,长安方面庆王的报渠道更是已经落入明鉴司监控,源源不断的假报让庆王已经有些得意忘形,浑然忘记自己的对手是多么可怕的人物。

    上官彦望着霍义略带嘲讽的微笑,心中一阵冰寒,前些子他从义父那里得到讯息,义弟顾英突然失踪,他和熊暴想来想去,都觉得义弟恐怕是落入了陈稹等人的控制,所谓失踪不过是为了更加严密的控制顾宁的势力罢了,他曾经旁敲侧击问过霍义,却是只得到意味深长的微笑,无奈之下,他更是不敢违背霍义的命令。义父只有这一个亲生子,若是有所损伤,让自己如何可以安心,所以即使霍义的命令再古怪,他和熊暴也不敢违抗,即使是让他在担任侍卫的时候监视庆王的举动。望着霍义若有所思的面容,上官彦只觉得心思渐渐沉入悲哀,什么时候他可以摆脱这些可怕的人物,什么时候他能够恢复平静的生活,复国这种镜花水月的事为什么要自己付出一切,现在所谓的复国不过是将蜀人绑在了大雍内讧的战车上,他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

    霍义遣走上官彦,面色又变得沉下来,虽然现在一切都很顺利,可是想到陈稹传来的消息,他心中忍不住生出杀意,夏侯沅峰凭什么提出这个要求,没有锦绣盟,明鉴司在东川能这么顺利么,现在倒好,他居然要过河拆桥,若非不知公子意下如何,他早就想和夏侯沅峰翻脸了。强压下心中怒火,霍义再次将心思放到庆王上,无意中目光一闪,看到一个素影向城头走去,想必是那位宋夫人去请庆王下去用饭吧。

    想到这位宋夫人,霍义心中生出烦躁之意,其实说起来这位宋夫人贤淑温婉,又有一手出色的刺绣技艺,庆王对其宠非常,虽然因为宋夫人尚无子女,没有晋位侧妃,可是庆王将这位宋夫人时刻带在边,就是出兵也是如此,就知道庆王对其的宠。而且这位宋夫人全无一般女子的矫揉造作,对待他们这些庆王的下属礼数周到,落落大方,可是霍义却始终觉得这个女子带给自己很沉重的压力。她那双盈盈秋水一般的明眸望向自己的时候,总是带着信赖和恳求,似乎希望自己尽心竭力辅佐庆王,而她的一言一笑都是那样楚楚动人,却让霍义心中平白生出危险的感觉。若是动手之时,需要先杀了宋夫人,这是霍义心中的决定,他始终觉得,宋夫人将是自己最大的阻碍。

    宋影抬头望向城头,看到李康神采飞扬的模样,不由停住了脚步,虽然已经年尽四旬,但是因为学武的缘故,李康的容貌仍然如同三十许人,只是多了几分历经沧桑的深沉,俊朗的容貌更令人心中生出倾慕之心。从未想到自己会倾心恋一个男子,宋影唇边露出淡淡的笑意。十五岁及笈之时,便因为绣工出众而被选入蜀宫做了尚衣女官,蜀王宠金莲夫人,对自己丝毫无意,而自己也瞧不起暮气沉沉的蜀王,就这样似水年华空流逝。原本以为一生就这样度过,谁知道蜀国灭亡,雍王下令遣散蜀宫宫女,自己得以还家。摽梅已过,不愿为俗人妻妾,故而自己选择了孤一人,可是就在姨夫的盛宴上,自己见到了庆王李康。至今仍然记得初相见时,李康那灼灼的目光,之后李康更是想法设法和自己相见,只为求得自己诺下嫁。一见已将心相许,这般珍终于让自己动了心,动了,虽然李康碍于局势,不便将自己立为侧妃,以免落下和东川世家联姻的话柄,但是无数次在枕前耳边倾诉衷,却让她越沉醉。

    宋影望着那峻影,心中暗道,这样的人本应该立在千万人之上,即使前方的路再险阻,也要陪他同行,不离不弃。见李康转过头来对自己轻轻一笑,宋影也露出嫣然的笑容,向心的夫婿走去,李康似有所觉得抬头望来,两人双手相握,再不分开。

    此刻的陈仓城内,气氛是紧张而炽的,这里的将士在闻知庆王谋反的消息之后,都是自内心的震怒,庆王是什么人,皇室贵胄,掌握东川军政大权,十万铁骑,可是居然在这种时候谋反,现在北汉战事不利的消息也已经隐隐传到了陈仓军中,皇上亲征,长安空虚,庆王的谋反如同雪上加霜,这令所有将士都生出不可遏制的恨意,一定要借助陈仓坚城,不让叛臣贼子东进一步,这是所有将士的心愿。

    和陈仓将士的紧张和愤怒相比,在陈仓太守府的后宅之中却是一番从容景象,这里早就被明鉴司征用,成了夏侯沅峰号施令的地方。

    在一间花厅之内,夏侯沅峰站在窗前,含笑看着窗外的新柳碧桃,在他后,一个灰衣文士正在奋笔疾书,处理着一些公文,房间那弥漫着一种紧张而又从容的矛盾气息。半晌,那灰衣文士捧着文卷走了过来人,请您过目。”夏侯沅峰接过文书,浏览一遍,回到书案前签押盖章。那灰衣文士将文书交代下去,回到厅中,见夏侯沅峰仍然神思不属,忍不住问道:“大人,卑职有一事不明,可否请教?”

    夏侯沅峰微微一笑岳请讲。”

    这灰衣文士乃是他的心腹幕僚,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坦然道:“大人,锦绣盟乃是江侯爷手中的势力,从现在我们掌握的报来看,这个组织实力强大,控制的地域也很广阔,无论如何,江侯爷必定对其十分重视,大人借机索取锦绣盟的掌控权,岂不是大大得罪了江侯爷。在皇上心目中,侯爷的分量比起大人要重要许多,难道大人不担心江侯爷为此难么?”

    夏侯沅峰笑道:“子岳,有些事你不明白,这位驸马爷的手段,最擅长借势,从锦绣盟就可以看出来,他令心腹之人控制了锦绣盟的核心层,但是锦绣盟大部分的力量还是由心存反意的蜀人构成,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手段,能够让一个这样的锦绣盟为其所用。可是这样一来也有一个坏处,一旦事机败露,锦绣盟必然会不受控制,江侯爷固然可以让其毁灭,可是玉石俱焚,两败俱伤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所以想要完全控制这样一个组织,实力强大的明鉴司比江侯爷更适合,这一点他会心知肚明。而且这一次锦绣盟配合我们平定东川叛乱,将来便只有两条路好走,其一,锦绣盟被我们控制的消息外泄,不是自行毁灭就是归附大雍,其二,锦绣盟功成退,但是经过这一次,锦绣盟反迹昭然天下,从此需得和大雍作对到底。我想江侯爷的意思是继续控制锦绣盟,让他成为敌对力量,吸引所有对大雍不满的蜀人,将他们控制起来,还可通过锦绣盟和南楚控制的西蜀交通消息。这本也是一个好主意,放长线吊大鱼,可惜江侯爷忽视了一件事,从前东川在庆王控制之下,皇上自然不会介意锦绣盟的存在,毕竟这可以让皇上更好的掌控东川的局势,可是一旦东川完全归于皇上控制之下,那么这样一个强大的反叛组织存在,就不利于大雍在东川的统治,也容易引起皇上猜忌。而且军略上可以使用权谋,理政却是只能遵循正途进行,所以这一次锦绣盟必须和庆王一起消失,当然其中江侯爷自己的力量可以全而退,但是其余的力量只能落入我们的控制,宁可多费心思,重建被我们控制的地下势力,侵入西蜀,也不能让反迹昭然的锦绣盟成为蜀人心目中的英雄,且继续存在。”

    灰衣文士皱眉道:“大人所说极是,只是江侯爷可能明白大人苦心,卑职观其用计,环环入扣,令人入局而不自知,可是往往谋为体,狠绝,若是他因此怀恨大人,又如何是好?”

    夏侯沅峰笑道:“你过虑了,此人虽然用计狠毒,可是为人倒是不喜欢多事的,而且他生闻一知十,只需知道我的要求,就会明白其中深意,此人行事果断得很,一旦他觉察出来,锦绣盟已经成了他的隐患,他的手段会比我还要激烈,若是由他亲自动手,只怕锦绣盟会成昨云烟。所以我才要求接手,当然也是我舍不得锦绣盟所控制的报网和实力,若是没有好处,我又何必出头呢?你看着吧,这两天刘华就会前来见我,转达江侯爷的决定。”自从夏侯沅峰提出接收锦绣盟的要求之后,刘华就几乎避开和夏侯沅峰的每一次见面,即使在放弃散关徉退的大事上,也是派了属下前面商讨。

    灰衣文士点点头,正要说话,这时,有人在外叩门,灰衣文士推门出去,不多时走了进来,眼中满是惊佩大人求见。”

    走进花厅,骅骝心中带着淡淡的不满,可是公子的既然已经有了决定,那么自己就不得不来见见这位夏侯大人,强忍心中的怒气,骅骝行了谒见之礼。夏侯沅峰全无半分得意之色,相反地却是礼数周到,令骅骝也无法流露出更多的怨言。

    平静了一下心中绪,骅骝淡淡道:“夏侯大人,这是锦绣盟盟友以及所有产业的名单,其中有些人特别标注过的,是可以招纳之人,公子命我转告大人,庆王之事结束,锦绣盟就由大人随意处置。”

    夏侯沅峰的瞳孔突然收缩,他从心底察觉到丝丝的寒意,虽然他方才说过江哲若是行事,必然是果断非常,可是他也认为江哲不过是交出锦绣盟盟友名单也就罢了,但是锦绣盟控制的产业却会被他收入囊中,对于这一点,夏侯沅峰早已决定不会过问,不仅仅是因为这是江哲理所当然应该得到的报偿,还有一个原因,若是江哲占有这些产业,那么通过锦绣盟中人的口供,夏侯沅峰可以确信自己能到得到锦绣盟大部分产业的名单,那么通过监视这些产业,就可以对江哲本真正的实力进行监控,这并非是夏侯沅峰存心和江哲为难,而是顾虑到将来可能的需要,夏侯沅峰并不希望在大雍有任何势力可以逃过自己的眼睛。可是他万万想不到,江哲竟连所有的产业一并放弃,蜂虿入怀各自去解,毒蛇噬臂壮士断腕,他竟然丝毫不留下任何可以让自己渗透的空隙。这样的绝决,让夏侯沅峰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从前的决定,莫非江哲看透了自己的私心,却看不透自己的好意么,那样岂不是平白结下了不可匹敌的大仇。

    锦绣盟密舵之内,陈稹和董缺正在意态悠闲地品茗,陈稹道:“夏侯沅峰一定十分吃惊公子的决断。”

    董缺道:“公子传信说,夏侯沅峰提醒了他,锦绣盟确实不便再保留在手中,公子的意思,让我们将所有产业可以周转的现银全部拿走,至于锦绣盟的人手,让我们过滤之后全部留给夏侯沅峰处置,不过我却不甘心这样便宜了夏侯沅峰,总要给他一些麻烦才能够补偿我们的损失。”

    陈稹缓缓道:“锦绣盟里面我们自己的人手自然要撤走的,那些顽固不化的盟友也可以全其忠义,可是顾宁这些人怎么办,他们虽然也有反意,可是毕竟是比较温和的,有他们存在也可以更好的控制蜀国的谋反势力,而且他的几个晚辈也都有放弃复国的意思,如果一并杀了,只怕反而弄巧成拙。你想给夏侯沅峰留些麻烦,可有什么主意,公子可同意么?”

    董缺笑道:“公子怎会不同意呢?我见公子字里行间虽然语气极淡,可是却有不满之意,必然是想给夏侯沅峰一些教训的,公子可是最不喜欢被人威胁的,至于报复的手段么,我倒有一个想法?”说到这里,董缺放低了声音,说了一番话,陈稹听得眼中寒光四,半晌才道:“好主意,这样一举两得,既可以牵绊那些复国势力,让他们不敢妄自出头,二来也可给夏侯沅峰造成一些麻烦,将来这些事还不是得落到他头上。”

    两人计议已定,陈稹笑道:“陈仓那边需我主持大局,我今夜就要动手,至于南郑,就要看你的手段了?”

    董缺淡淡道:“你放心,我自会料理。”

    陈稹正要说话,门外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道:“顾宁求见盟主、副盟主。”陈稹和董缺相视一笑,眼中流露出相同的意味,这不是说曹就到么?

    董缺迅拿起一个鬼面具戴上,只露出一双冰寒的眼眸,陈稹见他已经准备好,便开口道:“顾护法可有什么事?”

    石门洞开,顾宁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面色苍白如雪,他也不行礼,冷冷望着两人道:“顾某一在此,不论两位如何处置都无怨言,只求放我几个孩儿一条生路。”

    董缺心中明白,知道这是其子顾英失踪的消息终于传到了顾宁耳中,说来顾宁在锦绣盟毕竟是根深蒂固,陈稹已经下令将这个消息隐瞒,但是顾宁仍然得到了风声。他和陈稹四目相对,都觉得这是最好的威时机。陈稹故作不解道:“顾护法何出此言,令郎无端失踪,本座也曾下令仔细搜查,只是没有消息,令甥和顾护法的义子在盟主义子霍义边,安全无忧,顾护法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顾宁已经是万**俱灰,他颓然拜倒,语气中毫无生气,说道:“副盟主何必还要这样说,顾某心知肚明,盟主自从一开始就对顾某心存不满,不过是记恨当年顾某力阻盟主掌控大权罢了,当顾某也是丝毫没有私心,只是见盟主所为过于急进,伤害了无辜百姓,这才屡次阻止门主所为,虽然盟主将顾宁羁押准备处死,顾宁也是无话可说。后来盟主自大雍归来,开恩放过顾某,顾某全家都是感激不尽,后来更见盟主策划得当,锦绣盟蒸蒸上,顾某也是由衷欢喜,虽然盟主因为旧怨将顾某闲置,顾某也是心甘愿。前些子我不同意盟主和庆王合作,也是并无私心,盟主下令将我几个孩儿分别调开,顾某也是只能认命,可是我的英儿自幼丧母一人抚养长大,今次盟主对他动手,想必也不会放过彦儿和暴儿,顾宁愿代他们一死,只求盟主开恩,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陈稹淡淡一笑,心道,你怎知道顾英乃是听见了不该听的东西,若非我下令给洛剑飞让他留意顾英,不能让他脱离控制,也不能让他丧命,洛剑飞不得已剑下留饶了他的命,你现在来求也是晚了,不过却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迫他去做一件事。对董缺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开口,董缺会意,冷冷道:“顾护法,你多次和本座为难,本座也不怪你,你若是能够做一件事,我就饶了你几个孩儿的命。”

    顾宁微微苦笑主请吩咐。”

    董缺道:“你也知道,现在庆王尊蜀王遗腹子孟旭为主,自己任摄政王,不过是虚应故事,只有那些腐儒才会相信庆王的诚意,庆王的意思,希望等到他回来之后,不要再见到那个傀儡,免得落下弑君之名,我会安排你接近孟旭,然后杀了他,我可以保证,你的晚辈都会活的好好的。”

    顾宁愕然,脸上的表变得沉,青筋迸动,眼中闪过挣扎的神色,半晌才道:“属下遵命。”

    遣走了顾宁,陈稹笑道:“你说,一个一心复国的忠义之人,会做出弑君的事么?”

    董缺淡淡道道:“这有什么关系,不论他如何做,和我们有什么相关?”

    两人相视而笑,都露出谋得逞的神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