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无敌之罪

    <---凤舞文学网--->    段无敌,祖父数代从戎,无敌少时,即有军略之才,十五从军,二十岁为军侍卫阳有豪门何氏,为先主重臣,跋扈,无敌不意得罪其家,贬斥至代州戍边,何氏尤不罢休,遣刺客杀之。--凤舞文学网--段某幸脱大难。至代州,为林远霆所重,荐入沁州军,后为龙庭飞麾下名将,号磐石将军,长于守备,龙庭飞每出征,皆以段无敌守其后。

    ——《北汉史段无敌传》

    秋玉飞神色漠然,负手而立,凌端眼中闪着敬慕之色,段无敌虽然枷锁未除,却是下了囚车,三人站在路边枯树之下,石钧等人被赶出百步之外,不得近

    段无敌神色平静,似乎不在意这一枷锁,可是秋玉飞却能隐隐从他眼睛深处看出那种不愿为人探知的苦痛和委屈。他轻轻叹了口气道:“段将军素来得诸人敬重,龙将军也视将军如同左膀右臂,为什么会下令拘将军,将军不妨向我直言,待我设法为将军讨回公道。”

    凌端连忙道:“是啊,段将军,谭将军生前对您敬重非常,若是将军在世,必然不会坐视您受屈含冤,小人虽然没有什么力量,可是也绝不会看着您受人诬陷。”

    段无敌轻叹一声某从前不过是对谭将军公平相待,想不到谭将军竟然如此推重,段某愧不敢当。”

    凌端正色道:“当将军遇刺重伤,我军颇受排挤,只有将军您不仅没有落井下石,还屡次额外送来钱粮,将军曾说,段将军您是可托以生死之人,凌端就是拼了命,也不愿见将军受害。”

    段无敌苦笑道:“谭将军谬赞了,说句公道话,这次段某乃是罪有应得,段某所犯乃是勾结商旅,走私货物,从中牟取巨利的大罪,数前被飞虎将军石英查获,因此请了军令缚我到中军治罪。”

    秋玉飞神色一变,他怎也料不到这平端正恭谨,清白正直的段无敌竟会犯下这样的贪贿之罪,这样的罪行,轻些说是违反军规,贪赃枉法,重些说就是叛逆大罪。需要通过段无敌走私的货物,必然来自大雍或者东海,北汉国主有严令控制边关,除了少数商旅之外,其他人不许擅自和东海通商,而和大雍通商,罪同叛国。

    秋玉飞心中恼怒,正要斥责段无敌几句,却见他神色平静,全无愧疚之色,心中不由一动,问道:“段将军可是受人诬陷?”段无敌平静地道:“并没有人诬陷,段某不必讳言,从三年前开始,段某经手十四次走私,得到银钱六十万,今次被石将军查获的货物价值三十万,段某可以从中获利十万。”

    秋玉飞心中怒火熊熊,可是奇异的,一看到段无敌那双清澈如同明镜,深沉如同寒渊的眼睛,秋玉飞却是无法相信,这人会是一个不顾国法军规的贪渎将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段将军不必再试探秋某,秋某相信将军所为必然有不得已之处。”

    段无敌眼中光芒一闪,微笑道:“四公子为国师弟子,虽然国师教徒甚严,公子也曾多受苦楚,可是公子怎会知道普通士卒的艰难,我军多年来和大雍作战,伤亡无数,这几年虽然胜多败少,可是大雍国势蒸蒸上,我国却是越艰难,公子想必不知道,从六年前开始,我军的粮饷就已经不足,能够拿到半数已经是难得的了,士卒重伤成残之后,抚恤也很难得到,所以军中流传这样的言语,宁可沙场战死,也不能成了废人。”

    秋玉飞心中巨震,他虽然也是出寒微,却是自幼就得到魔宗收养,比起几位师兄来,他可以说没有遭遇过太多的苦难,后来几位师兄或者主持魔宗事务,或者进入军旅,只有他终弹琴练武,从不涉及这些军政要务,怎知北汉国事已经艰难至此。他的目光落到凌端上,只见他面色隐隐带着悲痛,那是感同受的神

    凌端看见秋玉飞询问的目光,低声道:“四爷,段将军所说一字不差,当初我两位兄长从军报国,却是不许我和他们一起的,他们都说希望我能够成家立业,不要断绝了凌家香烟,可是我两位兄长战死之后,抚恤极少,家无余粮,我仗着学过武艺,也入了军旅,我从军杀敌虽然是想为兄长报仇,可是也是实在无力谋生,若非谭将军怜悯,我小小年纪怎可能成为将军亲卫,后面又蒙将军提拔,成了鬼骑的一员。--凤-舞-文-学-网--四爷,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谁家不是如此,所以我们都盼着可以攻下泽州,泽州沃土连绵,我们就可以*着军屯养家活口。重伤成残的袍泽也可以有安之所,不需为了担心连累家人而自杀,沁州,太贫瘠了。”

    段无敌别过头去,可是秋玉飞看到他回头之际,清泪坠落尘埃,秋玉飞说不出话来,他从未想过,那些奋不顾,拼命作战的军士居然承受着这样的苦难,比起他们,自己自由孤苦又算什么。他平静了一下心绪将军所为莫非就是为了这些将士么?”

    段无敌强颜一笑将军为了弥补军饷缺额,下令许将士在泽州劫掠,但是段某所部常年在后方防守,无法得到这样的好处,而且这两年齐王坚壁清野,我军很难有所斩获,不得已,我勾结巨商走私货物,一来从中优先取得廉价军需,二来索取重金补上军饷缺口,虽然此事有碍国法军规,可是段某也是顾不上了。”

    凌端突然子一颤,他跟在谭忌边,隐隐知道这两年谭忌重伤不能领军,军中粮饷缺乏,这也是谭忌所部和取代谭忌出征的石英部下生出嫌隙的一个重要原因,凌端想起将军总是能够及时得到一些来路不明的银钱分给将士,或者抚恤伤残,莫非,将军也参与了段无敌走私之事么?疑惑的目光望向段无敌,段无敌会意,却装作不见,其实走私之事,虽然段无敌竭力隐瞒,可是还是有人知道的,谭忌就是其中之一,还曾经派出亲信来相助段无敌,因为谭忌部下军饷总是连三成都很难拿到。这走私的事,就是龙庭飞也未必不知道,只不过都是装聋作哑罢了,大概只有石英这个直肠子不知此事。不过事已至此,段无敌当然不会牵连旁人,所以对凌端的疑心视而不见。

    秋玉飞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师兄萧桐掌管军中监察之责,这种事若是一点都不知道,岂不是无能至极,萧桐若是知道,龙庭飞也必然知道,只是今次石英突然揭穿此事,就是龙庭飞也是无可奈何,必须将段无敌拘起来,这种事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若是传出去龙庭飞支持走私,朝中刚正之臣必然要弹劾斥责,可是若想龙庭飞置事外,段无敌就需要做这个替罪羊。想明白这一点之后,秋玉飞望向段无敌,眼中充满了无奈将军,这件事只怕在下难以求,其实将军也是不得已,若是向大将军说明苦衷,大将军也会谅解,将军也可以戴罪立功。”

    秋玉飞话中含义,段无敌心中明白,龙庭飞心有愧疚,自然不会重重加罪,可是这样以来,龙庭飞清名受损,北汉军心必然动摇,他摇头道:“四公子,末将只是在您面前才这样说,到了中军,末将只能自认贪贿,到时候大将军为了严肃军规,只能将无敌斩或者下狱。无敌非是贪生畏死,这几年来,苏将军和谭将军相继殉国,无敌不是妄自尊大,若是没有在下防守沁州,大将军的压力九太大了,若是公子禀明国师,向大将军求饶恕无敌命,这样一来,虽然无敌要受些责难,可是一来不伤大将军公正廉明,二来无害军心,就是将末将贬为士卒,无敌也绝无怨言。”

    秋玉飞心中一痛将军忠义之心,玉飞感佩,请将军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大将军为难,也不会让段将军承担这样的罪名,我这就去见庭飞,先保住你的命,再请师尊亲来求,其实我想大将军也可能再设法赦你之罪,他不是无无义之人。”

    段无敌叹道:“大将军素来严正军法,末将不想害他蒙上污名,就是受刑而死,也是无所怨言。”

    秋玉飞心中难过,却又转**一想英是怎么回事,这种事军中理应心照不宣,他怎会公然和你为难,将此事张扬出去,就是大将军也绝不会高兴他这样做的。”

    段无敌无奈苦笑道:“这件事末将也不明白,我和石将军虽然没有深交,也是多年袍泽,并无旧怨,前些子,还曾请末将到飞雁楼喝酒,可是从那以后,石将军突然对末将冷言冷语,这次又突然难,率亲信将商队截获,捉拿了末将的亲信卫士,然后便直接向大将军申诉,大将军传下令谕,召我去中军问罪,末将只带了几个亲卫前往大营,谁知石钧突然来到,说末将意私逃,将末将上了枷锁,打入囚车,末将也不明白为何石将军如此作为,石将军虽然爽直,却不是这样不通理的人啊?”

    秋玉飞听得出来,在说到飞雁楼的时候,段无敌语气有些古怪,他记下此事,心道,我去问问萧师兄,他必然明白其中关节,想到这里然如此,段将军你们暂且缓行,我带着凌端先走一步,看看是否能够周旋此事。”

    段无敌欣然道:“不论事成与否,末将都要谢谢四公子恩德。”

    秋玉飞转离去,上马之后直接奔向沁州城,他面色寒冷如冰,心中迷惑非常,石英和段无敌为何突然内讧,隐隐觉察到其中必有谋,说不定就是大雍间谍搞得鬼。秋玉飞心思百转,仔细回想在泽州所见所闻,当时他一心都在刺杀江哲上,虽然听到了一些事,可是一来江哲等人言语含糊,二来他对沁州军也不甚了然,所以只是如风吹过耳,并无痕迹。如今想来,却是有些异常之事。当他行刺之前,齐王李显曾经写来书信,说有紧急军,但是现在双方对峙,又是冰天雪地,根本不可能交战,会有什么军这样紧急呢?突然,秋玉飞心中生出一**,按照时间推算,自己行刺之前后,正是石英态度大变之时,莫非此事被雍军侦之,或者本就和雍军挑拨离间有关。

    这个想法一生出,顿时如野火蓬勃,不能遏制,秋玉飞又想起凌端和他说过的事,李虎被带走,据说随石英去截杀齐王、江哲的被俘军士全部被杀,凌端曾听到灭口之说,这灭得是什么口,莫非石英有变,想到这里,秋玉飞再也不能掩饰心中惊骇,又加了一鞭,他一定要赶去向龙庭飞说明此事,这件事虽然他不甚明白,可是关系到两员大将,不能不慎重处置啊。

    “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梦好莫催醒,由他好处行。无端听画角,枕畔红冰薄。塞马一声嘶,残星拂大旗。”

    沁州城内,最有名的烟花胜地飞雁楼中,大厅之内,客人众多,有富商贵胄,也有文人武士,最多的还是穿便装的军中将领,一个高鬟如云的青年女子手抚琵琶,纵声高歌,虽然只是一个弱质女子,可是声如金石,坠地有声,清冽如冰。听得众人心醉神迷。

    沁州乃是大将军驻军之处,自然是将领众多,飞雁楼乃是沁州第一风月之处,能够进入此楼的都是高级将领或者其他贵人,而此刻在堂上弹奏吟唱的歌女名叫青黛,数月前来到沁州,选了飞雁楼驻唱。这位青黛姑娘已经是花信年华,容貌清艳,长眉入鬓,即使是唱曲之时,神也是冷漠如冰,曲终之后,从不多方索赏,与人交谈,也总是聊聊数语,气质更是孤傲高洁,令人不敢亵渎轻犯。她是北汉有名的歌女,歌声清冽,善唱名曲,一手琵琶,天下闻名,来往各处,每至一处都是倾动满城。此女与众不同之处就是精通剑术,佩长剑,背负琵琶,独来独往,卖艺不卖,若有浪子或者权贵想要轻薄,此女也是傲然不屈,曾因此剑伤数人,官府中人多怜她高洁,又有许多裙下之臣从中缓颊,方没有获罪入狱。青黛的世不详,有人说此女原是世家之女,家族败亡之后不愿为人婢妾,宁可卖唱谋生,所以人颇敬之。

    一曲终了,堂上掌声雷动,青黛对众人裣衽一礼,抱了琵琶离去,她素来如此,一曲终了便离开华堂。出了大厅,青黛将琵琶装入囊中,一个飞雁楼派来服侍青黛的侍女接过琵琶,低声道:“黛姐姐,石将军在小厅等你,您过去吧。”青黛点点头,冷冷道:“我卸妆之后就过去。”那个侍女连忙吩咐了另外一个小丫鬟,然后服侍着青黛回到住处。青黛歌喉出众,名声响亮,所以飞雁楼特意准备了一座小楼作为她的住处,因为青黛为人落落寡合,所以这座小楼位置较为偏僻,免得受人打扰。青黛上楼之后,对着铜镜卸去严妆,早有侍女准备好水,她沐浴之后换上一件青色锦裘,从饰盒中取出一支金步摇戴上,初次之外周再无一件妆饰。她接过侍女递过来的红色大氅披上,向外走去,侍女连忙捧了琵琶跟上。走过一座石桥,苍松翠柏掩映下有一座华丽的花厅。厅前站着四个汉子,虽然也是穿着便装,可是只看他们的姿势和气度,就知道是军中勇士。见到青黛过来,那四人都是颔为礼,青黛也轻轻裣衽,然后推门走入花厅。

    这件花厅大概数丈方圆,十分宽敞明亮,一进门就可以看到一张暖炕,上面铺着红毡,暖炕上摆着一张红木炕桌,桌上摆着酒菜,地上放着一个大火炉,烟囱通向厅外,火炉上放着一个装酒的铜壶,而且火炉下面和暖炕相连,一边暖酒一边将暖炕烧得温,室内温暖如,石英坐在炕上饮酒,两个侍女一个烫酒,一个布菜,旁边的椅子上丢着大氅和佩刀。大概是室内比较,石英已经除去外衫,只穿了中衣,面上带着酒气。

    青黛走进了闻到浓烈的酒香,不由眉头轻皱将军,你伤势未愈,还是不要饮酒了。”说着上前夺过酒杯,冷冷看了那两个侍女一眼,两个侍女知趣地退了下去,青黛闻到屋中酒气浓烈,走到窗前推开窗子,寒风扑面而入,顿时将酒气冲散了不少。

    石英默不作声,任凭青黛拿去酒壶,他望向青黛的目光充满了炽烈的光芒,想起初次相见的景,那时龙庭飞正率军在泽州作战,段无敌主管防务,他因为伤重不能随军,无聊之下到了飞雁楼听曲,他至今记得初见青黛,那坐在台上凝神唱曲的美丽女子,清艳中带着倔强的神,虽然处锦绣繁华,却是疏离冷淡得如同世外之人。虽然已经年过三旬,可是从无家室之**的石英沉沦在那双明澈幽深的眼眸中。他不顾一切向青黛求婚,愿意娶她为妻,并且誓言不会纳妾,可是青黛只是淡淡拒绝,自己追问多次,青黛终于向他说出拒绝的原因,而听闻原因之后,熊熊怒火立刻毁去了石英的理智。

    青黛只是向他说说明,早在数年之前,她被强人掳走,失去了贞节,而那人的份非同寻常,青黛拼着一死才逃出那人手中,可是虽然知道那人份,却碍于不会被他人相信,所以青黛始终不曾说出此事。石英追问那人份,青黛只是冷笑不语,石英无奈之下,只得常来探望,希望能够得到青黛芳心。

    水滴石穿,深感天,青黛也似乎有些软化,渐渐的,会和石英相聚小酌,神虽然仍然孤傲,却是显得不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了。直到前些子,石英拉着段无敌一起到飞雁楼喝酒,谁知见到青黛之后,段无敌神大变,忐忑不安,而青黛看到段无敌之后却是从未有过的震怒,拂袖而去,心中生疑的石英明暗探问,才从青黛口中得知,段无敌就是当毁去青黛清白之人。石英大怒之下就要去向段无敌质问,青黛却扯住他不放,痛哭道:“妾不过是个微歌女,别说此事没有人证,就是有了人证,难道还能将他怎样,别人不说我狐媚纠缠就已经是好的了,就算是大将军作主,最多不过让他娶了妾,妾虽然失节,可是也不愿服侍这样的恶人。”石英闻听之后,只觉得心丧如死,他想了许久之后,终于想到,若是自己设法杀了段无敌,那么青黛必然感激,这些子以来,他看得出来,青黛于他并非无,到时候自己诚心相求,青黛必然肯下嫁于他。当然在此之前,石英曾经试探过段无敌,可是每当他说及青黛,段无敌总是顾左右而言他,石英激愤之下,下定决心对付段无敌,而机会也很快就找到了。

    看着青黛,石英言又止,此事还没有尘埃落定,他决定等到段无敌伏法之后再和青黛说起。两人刚说了几句话,突然有近卫进来禀报道:“将军,大将军招你前去。”这个近卫话没有说明,偷偷使了一个眼色,石英心中一动,知道段无敌果然已经被抓了回来,心中一喜黛,军中有事,我先回去了。”

    青黛微微一笑好,不过你喝了这许多酒,去见大将军有些不妥,我方才已经让侍女去取醒酒汤了,你喝一碗再走,别忘了散散酒气。”石英听后,心中一暖,连连应诺。所以当他昂离去之时,没有看见青黛眼中一闪而逝的寒光。罗网已经合拢,落网的猛虎再也不能脱

    等到石英走后,青黛召来侍女,接过琵琶,十指一动,声如金石,却是名曲《十面埋伏》中的第六折,此曲虽然坊间盛传,可是能够弹得出神入化的只有聊聊数人,青黛弹了片刻,四周万籁寂静,只听得清冽的乐声回盘旋。青黛将第六折反复弹了数遍,方住手不弹。轻轻一叹,起离去。

    事有凑巧,飞马进城的秋玉飞恰于此时经过飞雁楼,青黛的琵琶声响遏行云,秋玉飞不由住马侧耳细听,他在音律上面才华无双,听了片刻,目中现出奕奕神光,低声道:“好一折《埋伏》,世上几人弹得,只是怎么杀气隐隐,似有绝决之意。”若依照秋玉飞本心,真想立刻去见那弹琵琶的高手,可是段无敌的事还没有解决,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策马向大将军府邸奔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