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苍鹰折翼(下)

    <---凤舞文学网--->    谭忌者,为大将军龙庭飞所重,拔于草莽,亲传兵法战策,由庶民而致将军,殊非易也。--凤舞文学网--其为人,落落寡欢,不与同僚相近,大将军每燕饮众将,以励士气,忌虽勉强从之,然滴酒不沾,一人向隅,而满座不欢,数次后,大将军亦患之,不得已遣之。忌御下甚严,有犯军法者,虽勇士必斩之,故所部精练严整,每战必定不畏牺牲,军威之盛,天下罕见。忌虽位高,然不改旧简素,不喜馈遗,每有赏赐,皆分赠部下,故虽严刚可畏,部下皆愿效死耳。

    忌父母族人皆死于战乱,忌深恨焉,每出战,杀戮必重,屡有杀俘扰民之事,大将军劝止不听,然其用兵颇有法度,雍人畏惧,故大将军亦不能约束之。忌貌文秀,又兼世凄苦,常有惭意,乃覆以青铜鬼面,终不解,人皆以“鬼面将军”呼之,随护卫皆效之,敌我上下,皆畏之。

    ——《北汉史谭忌传》

    天边苍鹰飞过,旷野青天,荒草漫漫,沁水呜咽,凄凉的鹰唳令人心中顿生人生寂寥之感。谭忌策马站在沁河岸边,目光中满是冷淡冰霜。

    几个斥候飞马赶来,拜倒在地,其中一人高声道:“启禀将军,敌军辎重大营建在庙坡,粮草堆积如山,辎重大营的东营跨沁水,西营跨十里河,后营距两河交汇的秋风渡只有三里路,沁水上有四道浮桥,十里河上有三道浮桥,秋风渡共有水军船只千余艘,每次可以运送数粮草辎重。辎重大营中军打得是荆迟的旗号,共有一万骑兵,两万步兵。”

    谭忌没有作声,只是做了一个手势,侍立在他侧的一个同样戴着青铜面具的侍卫,三十六骑之一,朗声道:“将军命你退下。”

    几个斥候同时松了一口气,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对着谭忌,是很少有人能够坦然自若的。

    待他退下之后,谭忌寒声道:“罗蒙,你说,为什么堂堂一个大将,会被放到辎重营里,荆迟在大雍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骑兵将领,却被置闲在辎重营,从前齐王掌管军权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做,换了雍帝的心腹来监军,怎就会有这种事生。”

    那个侍卫犹豫了一下道:“将军,哪里没有权力纷争,齐王虽然权高,可是这荆迟明显是雍帝派来的钉子,齐王若是将他置闲,岂不是明目张胆和他的皇兄作对,如今既然换了人制约齐王,那么荆迟就不重要了,自然要趁着这个时候对他下手。这世道,有几人会顾**下属是忠是,还不是用的时候甘词厚币,不用的时候弃如破履。当年将军遇刺重伤,不就是有人趁机为难将军么?可没见大将军替您出头。”

    这侍卫乃是三十六骑中跟随谭忌最久的,自然是心腹之人,所以才敢放肆直言。谭忌听了既不恼怒,也不惊讶,淡淡道:“人如此,也无话可说,不过大将军待我恩重如山,不许你菲薄。石将军不过是心直口快,看不惯我的手段罢了,却不是存心和我作对,这种话以后不许再说。”

    那侍卫连忙应诺,却又问道:“不知将军准备如何攻击敌军大营,荆迟也是我等劲敌,若是稍有不慎,只怕是有败无胜。”

    谭忌冷冷一笑个鲁莽之人,又是必然心存不满,有何惧哉,我已经有了计策,敌军依*水运运送辎重,这本是好事,可惜却也给了我可乘之机。且看我手段,让敌军辎重粮草,尽化飞灰,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法子继续作战。这也是他们想要大战,否则怎会将辎重大营设在庙坡,这里虽然方便运送,但是防备上却是不如高沟深垒的城池远甚。罗蒙,传我令谕,召集军中校尉,准备作战。”

    罗蒙心中一喜,他可是知道将军神机妙算,鲜有落空的时候,这次立下大功,而石英上次却是损兵折将,自己等人就可以洗雪数年来常被石英等人压制的屈辱,虽然将军并不在意,可是那些人的排斥冷淡可都是他看在眼里的,因此罗蒙连忙下去传令,准备随着主将再一次破敌立功。

    夜色深沉,雍军辎重大营内灯火通明,中军帐内,坐在主将位置上的却不是荆迟,而是换了普通青甲的齐王,这一次为了避过北汉秘谍的耳目,齐王和他的亲卫军都换了普通士兵的甲胄,更在辎重大营里面藏了两万骑兵,表面上看这里只有两万步兵,一万骑兵,实际上却是两万步兵,三万骑兵。营盘中搭建了帐篷,这些重骑兵藏在帐篷里面,轮流出去露面,因此瞒过了北汉军的眼睛。

    坐在下的荆迟振奋地道:“下,我们派出去的斥候都没有即时回来,看来谭忌果然已经来了,先生神机妙算,这次能够生擒谭忌的话,不仅龙庭飞失去左膀右臂,还可以振奋军心,那谭忌肆虐泽州多年,若是将他千刀万剐,也可消解民怨沸腾。

    李显笑道:“还不知道能不能生擒活捉呢,听说此人生严厉刚强,领军作战狡诈如狐,很多冷酷无的人偏偏自己却是怕死得很,希望这谭忌不要让我失望。”两人正在闲谈,这时,突然营外士兵哗然,不过片刻,有人入帐禀报道:“启禀下、荆将军,有人从沁水上游放下火船,将沁水浮桥和两岸的辎重都点燃了。营前有千余北汉军正在攘战。”

    李显精神一震然来了,荆迟,你依计行事去吧。”

    荆迟起一礼,大踏步走出帐去,大声道:“快拿我的兵器来,我倒要看看什么人敢和老子作对。”

    李显微微一笑,对边的近卫庄峻道:“准备好,我们等到荆将军引走敌军之后再出营。--凤舞文学网--”庄峻面上露出喜色下放心,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只等着上阵杀敌,这些子可是憋闷坏了。”说着转出帐传令去了。

    谭忌远远的看见大雍重骑出了大营,万马奔腾,气势磅礴,不由叹息道:“这样的大将军马,却让他们守辎重,也真是可惜。”复又冷笑道:“我倒要看看平冲锋陷阵的大将有没有法子固守营寨。”说罢,他一挥手,带着边近卫向大雍军当头迎去。就在两军距离不到百步的时候,北汉军突然折转方向,避过雍军锋芒,从侧翼去,谭忌带着三十六骑冲入了大雍军阵。他手下这支骑兵乃是北汉军中最擅冲刺的劲旅,长戈挥动之中,血横飞,而跟在他们后的骑兵却使用劲弩四面去,大雍军阵为之动摇。荆迟带了七千铁骑出来,谭忌带了亲军冲杀了一阵,撕破重骑防线,耀武扬威地向远处遁去。荆迟又羞又恼,带着军士抢救辎重,虽然只是波及了岸边的一些营帐,可是也是损失不小。整顿到午后,却是从十里河上漂下火船来,这次雍军早有防备,可是却仍然弄得灰头土脸。荆迟策马站在营门,指天划,将谭忌骂得体无全肤。这时,谭忌却又带着千余军士前来攘战。

    荆迟大怒,带着铁骑就要出营,这时有参军装束的文官前来阻拦,进谏道:“将军,敌军只以一部挑战,分明是敌,还请将军谨慎。”

    荆迟却是大骂道:“敌军有后援又如何,我们三万人被这几千人戏弄,传了出去,岂不是让人说我们大雍无人,再说我只带骑兵出营追杀,难道两万步兵还守不住大营么?”说罢带着骑兵出营而去。

    这次两军初接,大雍军就挥出了强大的战力,一时之间北汉军损失惨重,谭忌见强弱悬殊,带着亲兵退去,这次荆迟可是不依不饶,在后面舍命急追。谭忌带着亲卫亲自断后,就这样追追逃逃跑出了几十里路。谭忌虽然人少,却是精锐中的精锐,北汉军又是轻骑,稳稳的将荆迟军保持着一箭之地,若是荆迟军追得近了,就用弓弩退。荆迟也是精通骑战,索不缓不急地跟在后面,只要前方北汉军稍有松懈,就要一举破袭敌军。双方这样一追一逃却是僵持住了。

    追击了小半个时辰,谭忌已经到了沁水上游岸边,这里北汉军已经架起了数座浮桥,谭忌一声令下,带着众军向沁水西岸撤去。荆迟大怒,下令道:“给我追上去,不能让他们破坏浮桥。”

    千余人不过片刻就过了浮桥,对面岸边乃是一座丘陵,眼看着北汉军转向丘陵后面去了。荆迟更是大急,可是一座浮桥对于近万的大雍铁骑来说实在是不够用。心中急了,也顾不上等待,荆迟带着亲军先追去了。转过丘陵,却是衣甲鲜明的七千北汉轻骑。策马奔上丘陵顶部的谭忌一举长戈,号角齐鸣。转瞬间将荆迟和千余亲卫铁骑包围起来,谭忌分兵两处,一半围住荆迟,一半阻截后面的援军,凭着丘陵拐角处的地利,生生挡住了后面的铁骑。

    罗蒙兴奋地道:“我本以为荆迟会派先锋先过来探路,想不到他竟然亲自带军,倒让我平白拣了一个大便宜。”

    谭忌冷冷道:“小心一些,事若反常必为妖,提防中了圈的是我们。”

    罗蒙笑道:“将军多虑了,必是荆迟不忿被人置闲,大人两次放下火船,他损失不小,将来若是齐王追究起来,他必然是罪责难逃,也难怪他如此气恼,再说荆迟是勇将,可没有听说过他擅长智谋。大将军不就是早就查过了么,他从前虽然战功赫赫,可是却从来冲杀在前,虽然他麾下似乎有个擅长防守的将才,可是这种时候,那人就是一起来了,恐怕也要留下镇守的。”

    谭忌漠然道:“不可大意,而且我军虽然放火船烧了几个营帐,可是他们在营帐之间设下了防火之物,实际上损失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惨重,荆迟几乎**了所有骑兵,虽然很符合他的作风,可是我总是觉得有些蹊跷。

    这时候,荆迟浑是血,带着亲军居然冲破了北汉军的阻截,而号角高鸣之后,那些被堵截在后的雍军也如同潮水一般退回沁水东岸。谭忌不由皱眉道:“也难怪荆迟如此鲁莽,却原来战力如此,好了,我们去追荆迟,他现在孤军在外,一定要趁机除了他。”说罢,谭忌命人摧毁浮桥,断绝东岸大雍援军从后追袭的可能,然后向荆迟追去。

    追了百里之遥,谭忌在斥候的指引下已经把握了荆迟逃亡的方向,却是准备迂回返回辎重大营。谭忌心中也不免生出争胜的意**,若是能够擒杀荆迟,这可是不小的功劳。而且追击了半,经过斥候的报告,那些大雍援军早已成了无头苍蝇,根本无法对荆迟加以援手。谭忌大喜之下,更是紧追不舍。他对沁水西岸的地形早已经十分熟悉。在他不断的分兵阻截下,渐渐将荆迟围困在一个狭小的区域。不过谭忌皱了皱眉,这里离沁水东岸的辎重大营只有十里多路,虽然浮桥已毁,想要运送士兵过桥,没有半天是办不到的。不过谭忌还是担心会有意外,可是想要擒杀荆迟的想法却是越来越有可能实现,谭忌不由苦笑道:“这样的饵,就是有毒,我也舍不得放弃。”又仔细想了想,大雍诸将,比荆迟强的已经不多,若是大雍会将两个大将放到后方,那么自己就是落入陷阱也认了。决心既然下了,谭忌便下令集中全力,围歼荆迟。

    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汗,荆迟苦恼地看着边只剩几百人的亲军,心道,若是齐王想要借刀杀人,恐怕就会成功了。到了这个时候,还看不到援军,荆迟都有些怀疑齐王了,转**一想,就是齐王有心,也不会损害大局。又一马当先冲向前面拦截的北汉军,口中大声呼喝,鼓舞着亲军的士气。

    谭忌站在高处,看着重重围困中挣扎的雍军,心中生出快意的感觉,大丈夫在世,若是不能快意杀伐,那么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呢。

    这时,谭忌眼角突然看到辎重大营方向烟尘滚滚,不由心中一动,距离太近,若是派斥候前去,只怕还来不及回报就被敌军击杀了,连忙命人驱使鹰隼去查看敌。过了片刻,烟尘越接近,谭忌不见苍鹰回报,而那烟尘凝而不散,想也知道是敌军援军到来,谭忌心中一惊,敌军这样快就渡河,除非是早有准备,荆迟出战之后就开始搭桥渡河,看来自己还是中了圈,荆迟果有后援。不过谭忌很快就冷静下来,心道,敌军转瞬即到,荆迟还有数百勇士相随,气势不减,自己若是还想擒杀荆迟,必定会被敌军所乘,倒不如结成锋矢阵,舍命而战,若能击溃敌军的中军,就可以安然而去,压下敌军的气焰,就是不能杀死敌方主将,冲击敌军的中军,也可以让敌军促不及防,突围的机会就更多些,虽然危险,可是只有这样,才可能有一线生机。想到就做,谭忌立刻下令整军。那些北汉军虽然不明白为何眼看着敌军岌岌可危,主将却下令撤围,但是谭忌一向军令森严,他们也不敢迟延,片刻就排成了锋矢阵。阵形刚刚摆好,震耳聋的马蹄声就已经清晰可见,烟尘滚滚中,赤色衣甲的大雍铁骑人如虎马如龙,簇拥着一面金龙王旗,两翼伸张,隐隐有将北汉军合围之势。却是齐王命令部下都换回了自己的衣甲,来完成这最后一击了。

    到了近前,铁骑也不稍歇,铺天盖地的向北汉军阵冲去。谭忌高呼道:“生死存亡,在此一举,随我来。”说罢当先向大雍中军冲去。他本是聪明人,一见王旗,就知道万万想不到的事生了,齐王竟然不在主力大军之中坐镇,那么这里绝对是一个陷阱,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齐王会舍本逐末,来对付自己这支偏师,可是谭忌知道,若不死战,那是别想生离此地了。

    李显看着一鲜血狼藉的荆迟,不由歉疚地道:“都怪本王不好,若不是想将谭忌麾下精兵一起留下,也不会让荆将军入重围了。”

    荆迟有气无力地瘫倒在马上,半晌才道:“下别忘了将皇上赏赐的那瓶御酒赏给末将就成了。”

    李显失笑,荆迟也不由笑了起来,两人之间种种隔阂都在这一笑之间化为乌有。

    这时候,荆迟看见齐王后,一个穿着普通青甲,外罩白色战袍的青年相貌有些陌生,那人左肩侧挂一张银弓,相貌英俊,神态冷傲,眼神如电,却是十分威武出色,不由问道:“下,这位是哪位将军?”

    李显笑道:“这是本王府上的客卿端木秋,金弓长孙,娥眉青衫,银弓端木,红妆罗刹,他就是银弓端木,前几天刚从京中来见本王,本王想到北汉的鹰隼十分讨厌,所以就让他留下了,方才就是他杀了那两只黑鹰。端木虽然军略上并不擅长,可是若论箭术,可是不在长孙冀之下。”

    荆迟和端木秋见了一礼,心道,这样的人物不从军真是可惜了。这时,谭忌带着三十六骑居然冲破了重重阻截,眼看着就要冲到中军了。荆迟心中一紧下,下令两翼前来救援吧。”

    李显摇头道:“我们人虽然多些,可是敌军骁勇,若是放松围困,给他趁机冲出去,那可就是前功尽弃,再说。本王的亲卫军,难道比不上北汉的骑兵么?”最后两句,他却是高声说出,听到的齐王亲卫,都是心中羞恼,更是舍了命作战,一时之间,就是最善冲刺的三十六骑也几乎是寸步难行了。

    谭忌见到这种况,仿佛又回到了当眼看着父母亲族被人屠戮,自己却只能藏在岩石后面眼睁睁的看着的处境,那种屈辱和恨不得立刻死去的心痛让他不能自已。他高声呼道:“众君,我等和大雍结下血仇无数,若是被敌人俘虏,就是千刀万剐也不能偿罪,不若拼个一死,也免得落入敌手,受尽羞辱。”言罢,也不闪避对面刺过来的马槊,一伸手紧紧将那条马槊夹在腋下,一戈将那个大雍军士头颅削去,然后伸手将那人提到自己马上,将长戈挂在马上,然后双手将那人尸高高举起,喝道:“有敌无我,死战求生。”然后双手用力,将那具尸生生撕成两片,鲜血五脏溅落,将谭忌上染成血红。雍军大哗,北汉军却是心中凶残之尽皆激出来,跟在谭忌后面,冲破了面前的阻碍,切入了中军。

    荆迟心中一紧,连忙握紧马槊,却觉得手足无力,这时,齐王却已经长笑一声,策马迎上,左右近卫连忙随着冲上,想将齐王保护起来。可是齐王马快,却已经迎上了北汉军的锋矢阵之——谭忌。

    谭忌原本正在冲杀的顺畅,却觉得突然被人架住了长戈,抬眼一看,那人一金甲,火色战袍,除了齐王不会是别人。想到若是杀死此人,敌军必然大乱,谭忌不由精神一震,连出杀招,而他边的鬼骑也围了上来,一定要舍命拼下敌军的主将。可是齐王李显也是练武多年,既有名师教导,又是多次上阵,论武艺也不输谭忌,而且他边勇士极多,齐王这一杀出,他们也跟了上来,双方一番血战,谭忌的攻势还是被暂时遏制了,若是往常作战也无关紧要,可是现在北汉军落入重围,结果就不同了,趁着锋矢阵暂时被阻挠的机会,其他雍军加强了攻势,北汉军两翼和后面的阵形渐渐散乱,不过片刻,就有蜂拥而上的雍军铁骑接替了齐王的位置,将北汉军彻底包围了起来。

    退到大旗之下的李显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这么多年上阵杀敌,虽然由于他的王爷份,直面危险的局面并不是特别多,可是也不是没有在生死边缘徘徊过,可是方才谭忌和他麾下的鬼骑猛攻他的那一刻,李显还是真切的感觉到了什么是生死须臾。感激地看看荆迟,方才荆迟没有急着扑上来救人,而是迅下令加强了攻势,让李显有机会退了下来。看看困兽犹斗的谭忌等人,李显心中不但生不出怒意,反而添了几分赏识,这些年来不是没有见识过猛将勇将,可是像谭忌这样有勇有谋的将领却是不多见,若不是北汉军一开始就走错了一步,也不会有机会将此人困住。又过了片刻,荆迟麾下那些骑兵也终于及时赶来,他们加入战场,终于确定了大雍的胜利,虽然北汉军已经结成圆阵固守,但是没有援军,败亡已经是迟早的事,大局已定。

    厮杀了半天,天色已经渐渐昏暗,李显担心谭忌趁夜突围,又调来了步兵,在四下点燃火把,将战场照得通明,北汉军已经只剩下寥寥的三千人,李显更是控制了进攻的节奏,不愿意破坏了全歼敌军的战机。北汉军残军摆了固守的圆阵,而大雍军也在外面摆了一个圆阵,满满的消磨着北汉军的生命。围困的战圈越来越小,李显更是命令雍军轮流上阵,北汉军不得休息,越疲惫,只要圆阵一破,就是全军覆灭之时。可是在谭忌的指挥下,这支北汉军居然还未丧失战力。

    立在阵心,谭忌嘴唇干裂,边的鬼骑也只剩下十七人,自从他领军以来,还没有过这样的惨败。可是丛他的眼中却看不到失意和忧惧,只是如同往常一样的冰冷漠然。这些北汉军本就是骁勇成,虽然濒临绝境,可是他们和大雍都有深仇血恨,虽然说阵上交锋,死而无怨,可是他们却是不同,死在他们手上的大雍平民数不胜数,历来谭忌麾下的军士落到雍军手中,几乎只有死路一条。可是如今他们心中却生不出对谭忌的怨恨,虽然是这人主导了对那些让他们绝无生路的屠杀,可是这些军士也明白,只有在谭忌麾下,他们才有可能在短短几年积攒下足够的金银,虽然他们丧命疆场,可是他们的家人早就有足够的金银可以过活。为了自己的家人,只有死战到底,只要北汉最后得以保全,自己的家人就会平安,这样的信**让他们虽然已经陷入必死绝境,却丝毫没有委屈求生的**头。

    李显看得心中敬佩样一支铁军,至今仍然不肯屈服,真是难得,就是我大雍也罕见这样的骑兵,荆迟,你说本王招降如何?”

    荆迟犹豫了一下忌深为大雍军民所恨,只怕招降不宜。”

    李显想了一想道:“我也知道一些事,你也不用忌讳,这谭忌和大雍确实仇深似海。不说他父母亲族之死,就是这些年来他在泽州镇州杀人如麻,也是血债累累,不过本王实在惜他的人才,若是他肯归降,最多我将他调到南边去也就是了。”

    说到这里,李显提高了声音,高声道:“谭忌,你已经陷死境,若是肯归降,本王保证不伤你的命,就是你的部下也可以一并饶过。本王言出如山,你可肯考虑一下?”

    他的声音中蕴含了内力,虽然战场十分纷乱,众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雍军也在将领们的示意下暂时放缓了攻势。

    谭忌听得清清楚楚,他边的近卫都听到青铜面具后面传来嘶哑的笑声,不多时,他高声道:“谭忌为北汉将军,深受龙大将军厚恩,今虽然落败,却是唯死而已,王爷不必费心,谭忌早已立誓,绝不会再受人屈辱。”

    李显高声道:“你纵然不惜命,难道你麾下将士的命也不顾惜么?”

    谭忌听了又是一笑,知道李显趁机打击北汉军的军心,想不到这齐王果然谨慎,都到了这种时候,还不忘打击敌军军心,他缓缓看看四周,笑道:“你们都是北汉之民,若有想要投降者,不妨说出来,本将军不阻拦你们求生就是。”众人听了都知道他并非想要骗出心志不稳的人杀之灭口,这是谭忌从来不屑去做的事。过了片刻,众人齐声道:“愿随将军而死。”

    谭忌叹了口气,目光落到一个个子最矮的鬼骑上端,你今年只有十七岁,你的两个哥哥都曾是我的鬼骑,可惜却都死在战场上,半年前若非你武功确实出色,又是苦苦相求,我也不忍将你选入鬼骑,若是你想投降,我也不会怪你。”那个鬼骑连忙跳下马跪倒在地,取下青铜面具,露出一张稚气犹存的英俊面孔,泣道:“将军何出此言,我们兄弟自幼无父无母,流落无依,若非将军传授武艺,如今还是人人得以欺凌的乞丐。端愿和将军同死,请将军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谭忌听得只觉心中一暖,自从父母亲人亡故之后就已经冷若冰雪的心也觉得有些暖意,他淡淡道:“你起来吧,我不赶你就是。”见那个少年抹去眼泪,戴上面具,跳上战马。

    谭忌仰面向天,拊掌而歌道:“天不仁兮生离乱,地不仁兮起狼烟;亲族父母兮化尘土,志摧心折兮可奈何;怨虽报兮恨不息,君恩重兮死亦难;杀人盈野兮吾且不悔,流血飘橹兮生灵涂炭;君执弩兮吾持戈,吾驱骑兮君相从;沁水寒兮葬吾躯,赴黄泉兮心意平;生死无惧兮慨而慷,逢彼旧人兮吾心伤!”

    众军初时只是以声相合,后来便也跟着高歌起来,苍劲悲怆的歌声在天地间回盘旋,北汉军中杀气升腾,人人面上都是视死如归的神

    见此景,李显也不需再问,只是叹了一口气,传令道:“绝杀。”对于值得尊重的战士,本就只有让他们荣耀战死才能表达心中的敬意。

    大雍骑兵在火光掩映下向北汉军去,这时候天上的乌云散尽,明月疏星无地映照着残酷的战场。注视着北汉军最后的争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