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苍鹰折翼(中)

    <---凤舞文学网--->    鹿伯言、鹿仲天、鹿叔函本是一胞所生,一般相貌,一样勇猛,又是心有灵犀,被魔宗收为弟子,传授武艺,三人联手攻击之时,当真是所向披靡,是苏定峦之后北汉军最出名的先锋,他们观战多时,早已经心痒难耐,见龙庭飞下令,都是轰然应诺,各自策马飞奔到本部中军,准备厮杀。--凤-舞-文-学-网--

    雍军出动了五万步兵,弓箭手,长矛手,藤牌手参差错落,层层叠叠,摆了一个固如金汤的大阵,而七万骑兵隐在步兵阵后,钢浇铁铸的精锐骑兵纹丝不动地等待着中军的号令,除了偶尔有骑兵轻轻安抚一下被战场上面的惨烈气氛吸引得跃跃试的战马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还有三万步兵按照中军的指挥随时准备替换疲乏的同袍,步军大阵之中杀气隐隐。

    而北汉军都是骑兵,三万骑兵游弋在雍军阵外,强弓硬弩寻找着雍军的软肋,一层层的削弱着敌军的防守。这是一场拼实力的大战,没有丝毫取巧的余地。鲜血飞溅,染红了原野,满天飞舞的弓箭不时地带起血雨。

    经过了半天的苦战,北汉军面对坚韧的敌军始终不能取得满意的战绩,龙庭飞也是将北汉军轮换上阵,双方几乎是在进行着消耗战。而到了午后,雍军的右翼因为被连续的猛烈攻击,终于有些支撑不住,北汉军的攻击过于频繁,让这一面再也无法换上生力军。就在这时,龙庭飞出动了鹿氏兄弟。

    鹿伯言手持马槊,他后的骑兵都是使用马槊长矛,这只骑兵主要就是担任攻坚的任务的,不过他们上仍然带着小巧的复合弓,需要的时候也可以担任游猎的角色。鹿伯言手持马槊,高声道:“随我来。”说罢一马当先冲进了雍军的右翼,两军撞击在一起,将雍军的防线再次削弱,这时,鹿仲天和鹿书函也带着自己所部随后冲进了雍军右翼,他们三人配合十分默契,进攻的势头减弱之后便飘然远去,由另一人接替攻击,他们之间的交替攻击几乎是毫无缝隙,连续的猛烈强攻终于撕裂了雍军的防线。如同潮水一般涌入雍军阵内的北汉军开始了肆意残杀,血横飞。

    这时雍军中军传来了号角长鸣的声音,雍军右翼如闻纶音,拼命抵挡北汉军的步兵向两侧分散。在他们后露出了青色衣甲的大雍铁骑,马蹄如雷,他们硬生生地迎上了北汉军攻击最猛烈的骑兵。两军绞杀在一起,这一刻战场的重心就在这里。

    鹿伯言已经和两位弟弟汇合在一起,三人同声高声嘶喊,他们都是越强愈强的勇将,一时之间竟然和大雍重骑斗了一个旗鼓相当。这时北汉中军传来高亢的号角指挥声,鹿伯言脑中一清,知道自己不该和重骑兵硬碰。他手一挥,高声呼道:“冲他们的中军。”说罢带着部下转向大雍中军的步兵,而他的两位弟弟也娴熟的接替他留下的空缺,骑阵变换自然流畅,北汉骁骑如同利刃一般切入了大雍的中军。

    我在大雍中军帅旗之下将敌军的变阵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动容道:“好一支骑兵,江某早就听闻北汉骑兵骑战天下无双,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那穿着金黄甲胄,面具放下的的骑士闷声闷气地道:“北汉先锋骑兵确实精锐,这还是换了统领之后的表现呢,虽然战术更加精良,可是比起从前先锋将军苏定峦带领这支骑兵的时候,气势已经弱了很多。不过我们大雍的铁骑也不比他们差,只是可惜他们都是轻骑,往来自若,我们的骑兵度不如他们,泽州一地又是一马平川,最适合他们纵横,若是两军直接交锋,他们的轻骑还是不如我们的铁甲骑兵的威力大。大人你看,现在北汉骑兵不是已经避开了我军重骑的锋芒了么?”

    我看得也是连连点头说的不错,不过别忘了你现在是扮着下,可别乱说乱动。”

    那个骑士嘟囔了一句什么,没有继续说话。

    这时,宣松已经传下军令,大雍的中军彷佛化成了海洋,将那支北汉骑兵的洪流汇入其中。随着大雍连续投入兵力,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他的指挥下,那支北汉骑兵越来越艰难的移动着,这时,北汉军也再次出动了两万骑兵,意图从外围击穿大雍的军阵,可是这军阵却是非常坚韧,抵挡着内外的夹攻,而大雍的重骑兵也再次威。一次次的撞击着北汉军的软肋。接下来的作战简直是令我眼花缭乱,双方的用兵方式都是精准而无的,不过我还是能够看出来,北汉军的进攻犀利而变化多端,宣松的用兵却是坚韧而平稳,双方几乎是有序而冷酷地消磨着生命和时间。直到夕阳西下,北汉军终于突破了大雍的军阵,在龙庭飞亲自断后下缓缓退去。宣松也趁势收兵,其实若是认真说起来,龙庭飞不是不可以早些让骑兵成功突围,只是那样一来未免损失惨重,也不会有现在的战果,而最后宣松也不是不可以强行阻止北汉军一段时间,只是这对于今的胜负结果并没有什么帮助,只是会增多无依的损伤,所以最后双方可以说是颇有默契地各自退兵了。这一,北汉军留下了将近六千具尸体,而大雍军则是伤亡两万五千多人。并非是龙庭飞的指挥强过宣松太多,而是大雍军今乃是以步兵为主力,而北汉军却是来去如风的轻骑。这样的伤亡比例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凤-舞-文-学-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双方的主将都没有犯什么过分的错误,就只能这样消耗生命和战力了,大雍铁骑虽然杀伤力更强,可是若是重骑轻易出动,不是被龙庭飞找到空隙,令我军损失惨重,就是龙庭飞不愿和我们硬拼,转而和我们游斗,这样一来,就失去了缠住北汉军的可能。

    北汉军大都是轻骑,又是人带两马或者三马,行军度比我们快得多了,我估计龙庭飞若不是想缠住我军主力,恐怕未必会和我们正面作战呢?而对于我军来说,若是不经过这样一场血战,就不能让北汉军相信我军的主力全部在此地。从前北汉军入寇,常常是四散侵扰,可是自从数年前齐王重镇边关,就建立了坚壁清野的防御体系,所以北汉军若是想要攻城拔寨,必然是艰难万分,而且还很容易被齐王大军断了归途,所以北汉军也就改了作战方式,龙庭飞常带大军和齐王盘旋,而另遣偏师入侵泽州内部,若是齐王想要严守不出,那么北汉军就可以从容地攻破外围的城寨,若是齐王前来和北汉军主力作战,那么偏师就可以自由来去,若是齐王想要先去堵截偏师,那么龙庭飞就可以率北汉军主力从后追袭,而且谭忌最善偷袭遁逃,石英又是行军迅,虽然大雍军队强过北汉,却是被北汉军迫得应接不暇。所以这几年来,齐王多半都是带兵和北汉军主力大战一番,而那支偏师就只能依*各地的防守力量,为此不断地收缩防线,泽州一带几乎是人烟散尽,都是这几年征战连绵的结果。

    这次,齐王采纳了我的建议,以宣松为主将迎战龙庭飞,亲自带兵去迎战或者说是歼谭忌,这绝对是出乎意料的决定,大雍众将本来没有可以敌对龙庭飞的,谁会想到如今越来越有把握退龙庭飞的齐王会不亲自领兵呢。不过这也是幸亏还有宣松的存在。我本来是想实在不行,我就亲自领兵,加上众将的协助,至少可以勉强打个平手吧,如今有了宣松,我就可以放心了,毕竟我没有真的指挥过作战。

    我佩服地看看宣松,称赞道:“宣参军果然是用兵老练,龙庭飞之意也不是在于决战,依我看明他就不会这样猛攻了,对于麾下兵马的惜,他只有在我们之上。想要让龙庭飞没有多余的精力怀疑下不在军中,就要看宣参军的本事了。”

    宣松望着江哲那张平静的笑脸,心中不由生出无限的感激,他本是文人,可是从军之后,他却越来越觉自己更适合指挥作战,可惜大雍约定俗成的规矩,想要独自领军,必须能够上阵杀敌,若是武艺不精,就断然没有作将军的机会。这些年来,虽然宣松可以说实际上领着一军,可是却始终不能正位。初时,是因为荆迟不在军中,所以宣松代为主掌军务,后来荆迟重新领军上阵,麾下却是领了两军,这本是李贽为了加强荆迟的实力,而荆迟见自己颇有带兵的本事,索便让自己自领一军,可是名义上他仍然只是一个参军罢了。直到前大比,自己大胜众军,荆迟笑嘻嘻地说要替自己说项。当时宣松心中虽然欢喜期待,却也是惴惴不安,他自然知道江哲此人,虽然入雍王幕中比自己要晚,可是这人的份可是不同寻常,乃是雍王最亲信的心腹,若是他能够替自己说一句话,那么自己多年来的期待就可以梦想成真。可是宣松也听荆迟说过,这位江大人似乎生有些疏懒,无关之事从不插手,所以也不敢抱了太大期望。谁知当夜自己便被召入齐王大帐,并被授予临时指挥大军的重任,只要这次自己能够成功的阻挡龙庭飞的步伐,那么战后必然可以得到擢升,想要独自领军再非梦想,这一战关系重大,所以宣松始终战战兢兢。如今好不容易撑过了一天,宣松不由松了口气,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在马上行礼道:“还要多谢监军大人,若非大人推荐,宣某焉有指挥全军的机会。”

    我笑道:“这也是宣参军多年来厚积薄,才有今的成就,在下不过是多说了几句好话罢了。”

    这时那穿金色盔甲的“齐王”在马上伸了一个懒腰,苦恼地道:“大人,不若明让乔祖做替吧?不能上阵杀敌,还得披着这一重铠,真是万分痛苦。”

    这时他后担任侍卫的乔祖不由求饶道:“大人,我哪里有下的风范,还是让马肃来扮下吧。”

    我不由笑出声心,你们一个都逃不了,这几都要轮流做下的替。”马肃和乔祖不由同时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我心中暗笑,心道,当在猎宫你们四人奉了齐王之命将我从含香苑掳到齐王居处,虽然是救了我的命,可是却也没有安着好心,后来还几次劝齐王杀我,免得留下祸根,虽然说最后齐王没有采纳你们的建议,可是此仇不能不报,陶林和庄峻在齐王边,今次无法报复,你们落到我手上,哪有不报复的道理。今我不过是让你们扮扮齐王下,虽然是得一天端着架子不能乱动,可也不算是太难熬,而且从今之后恩怨两清,你们还是占了大大的便宜,那两人说不定没有你们运气好呢。心中这样想着,嘴角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两人只觉得一阵心寒,心道难怪他指名让我们两个留下的时候,下那种笑容呢,又是吞吞吐吐的说什么江大人喜欢记仇,却原来这位江大人的子是这般睚眦必报。想到这里,两人心中不知是喜还是忧,若是这样了结了过去的过节,倒也不错,就是不知道这十几到底会给他怎样戏弄,想到这里,也不知道对两位随侍齐王的同伴是羡慕还是同,毕竟他们迟早也会落到这位监军的手上。

    这时,小顺子上前道:“公子,明你还要在战场上待上一天么,我见你气色不是很好。”

    我抱怨道:“这里风沙又大,坐在马上一天,累也累死了,若不是我得在这里替齐王下掩饰,早就让你驾了马车来了。”

    这时,已经安排好退兵事宜的宣松走过来,关切地道:“大人明不妨带了营帐来,可以在里面休息片刻,只要不时露个面,应该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的。”

    我笑道:“不用多虑了,明应该龙庭飞不会再这样拼命了,他这点家底若是拼光了,也不用我们忧心如何进攻北汉了,宣参军还是想想怎样和他周旋吧,只要撑过十,齐王下那边应该就可以传来捷报了。”

    当夜,我们在秦泽南面三十里之处扎营,到了晚上,我正睡得朦朦胧胧,只听见帐外突然传来喊杀声,我连忙起,披上大氅,小顺子就睡在外帐,他见我从内帐出来,低声道:“是敌军偷营,公子不用担心。”

    我有些紧张,虽然宣参军说过敌军可能会偷营,事先做了准备,可是我还是很担心被敌人得手。不顾小顺子的拦阻,我走到帐门外看去,只见黑夜之中,火光四起,无数暗的影子在营外旷野中中穿梭而过,夜色昏暗,过了片刻,北汉军大概是见我军营盘守得严密,便如潮水一般退去。而就在北汉军刚刚撤退的时候,从另一处营门暗暗掩出的雍军一部齐声呼喝,弩箭齐飞,不过北汉军也是早有防范,悄然隐入了黑暗之中,双方都没有过多的损失。

    我心中刚刚舒了一口气,突然后营火起,却是北汉军二次来袭,这一次他们也没有入营,只是点了火箭入营盘,宣松连忙下令救火,等到反击的人马出寨,北汉军已经退去了。一夜之间,北汉军数次前来侵扰,北汉军飘忽不定,我军可没有法子在夜里和他们缠斗,虽然没有损失多少,可是却是一夜无眠。到了第二天,上三竿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呵欠连天,倒是那些将军军士却是轮流休息,虽然精神也不好,却不像我这般萎靡。看来他们早就有这样的准备了,问过宣松等人才知道,北汉军最喜欢偷营,大雍军也曾想回敬过去,可是每次想要偷营,不是给人伏击,就是陷入重围,所以索只是守稳了营盘外侧的位置布置上重重岗哨罢了。我心中不快,心道,都是偷营,怎么他们就这么容易得逞,我们却是损兵折将,问过众将,才知道北汉军最善长使用鹰隼和獒犬,鹰隼可以在白行军的时候查看敌,獒犬却可以在晚上守夜,据说我军若是接近敌营十里之内,就难以避过獒犬的鼻子。我越想越是气恼,索下令今不要出战,命令将营盘外面三百步之内全挖成深达丈余的纵横交错的壕沟,让北汉军根本就无法接近营寨,然后在每处营门的位置都留下了一条完好的出路,这样一来,我军就可以出入自如,而敌军可别想随便过来偷袭。

    宣松站在我后,看着火朝天的“工地”,犹豫地问道:“若是北汉军将出路封住,我们又该如何是好?”

    我笑道:“这有什么关系,第一,我军有重骑,若是北汉军愿意用轻骑和我们硬碰,我可是求之不得,第二,我令众军挖壕沟的时候准备了许多木板,万一路途堵死了,只要将木板铺成一条通道即可,而且,我军还有一半步兵,对他们来说,这样的地形可是更加有利。”

    宣松这才点头称是,其实这样的法子也不稀奇,只是偏偏大雍和北汉都是以骑兵为主力,又都是求胜心切,喜欢凭勇力取胜,以攻代守,在防守上未免有些懈怠,而且北汉军飘忽不定,连带的大雍军也不能固守一地,而且限制了敌方的骑兵,也不免限制了自己的出击路线,也就想不到这样费心费力地挖掘壕沟。不过对于我这个一心想要防守的人来说,这样子却可以确保安全,再说这次我也不信龙庭飞敢撇下我们去攻打别的地方,这几年齐王精心搭建的防御体系可没有那么多破绽可以利用。而且这样一来,至少不会再有人惊扰我的清梦了,就是真需要拔营,也没有什么要紧,这么多军士,让他们动动筋骨也是好的。。

    我们这里忙着,小顺子突然走到我边,低声道:“公子,远处有人窥营,是一个高手。”

    我听了之后,一边转和宣松等人说笑,一边打了一个手势,传下令去,过不了多时,穿着齐王金甲的乔祖从大帐中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似乎很满意的点头,走到我边之后,故意和我闲聊了两句,然后我们两人一起回转大帐。进帐之后,我连忙问小顺子道:“是什么人窥营,你可看清楚了么?”

    小顺子道:“离得很远,属下没有看清楚,不过来人武功很高,看来是北汉军谍探中的好手。”

    我也不为意,几个谍探而已,不过是看看今天我们怎么没有出战罢了,让他们回去却是更好的选择。不过我转**一想,有一个计划却是现在用最合适,不会引起北汉的疑心,便说道:“乔祖,齐王下曾许我使用死士营,你去找一个合适的人,武功要高强一些,我要用他做事。”

    乔祖早就得到了齐王的指令,自然不会多问,吩咐了几个近卫,不多时,几个近卫带了一个军士进来,我仔细看去,这人也是形貌彪悍,气度沉稳,只可惜却是死士份。齐王军中的死士营都是犯罪的军士组成,也有一部分本就是充军的囚犯,齐王将他们编入死士营,让他们执行一些九死一生的任务,凡是有立下大功的,就可以免去死罪,甚至可以恢复军职。这些人大多凶狠成,武功高强,又都是犯了死罪,为了求生,执行起任务来都是十分用心,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合我用。

    我将这个军士打量了半天,才道:“本监军有件事要你去做,这件事十分危险,你若是能够成功回来,我就禀明下,免去你的死罪,恢复你的军职,你若是死,也可列入阵亡名册,家人也可得到抚恤。不知道你可有胆量去做么?”

    那个军士下拜道:“小人自知犯死罪,蒙下恩典,许以戴罪立功,不敢推搪,但有任务,请大人吩咐。”

    我将方才匆匆写好的一封书信递给他将这封书信送到庙坡大营荆迟将军手里,他看了信就明白了,记着,信在人在,信亡人亡,听说你曾是江湖人份,武功在一流之上,可要好好用心办事才是,若是丢了书信,会有什么后果本监军也不必多说。”

    那名军士接过书信,他不是蠢人,知道这件事若是容易,也不会特意从死士营选出自己来,他在营中武功已经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了,既然特意选了他,定是九死一生的重要任务。又磕了一个头道:“小人家中只有母亲和幼弟在,还求大人多多照应。”这却是军中传统,若是去执行几乎是必死的任务,都会在行前交待遗言。

    我有些不忍地看了他一眼放心吧,你的母亲兄弟,自有朝廷赡养。”

    见这个军士就要退出帐去,我心中一叹,几乎是用耳语的声音道:“你只要让那封书信落到北汉谍探手中就行了。”我说的声音很低,那个军士已经去远,应该是听不见的,可是我见他躯顿了一顿,似乎听见了我的说话,却没有回头,反而加快了步伐。

    望着他的背影,我对小顺子淡淡道:“这人心刚强,又是颇为聪明,我这样一说,他定然明白这一去需要牺牲命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务,毕竟他若逃生,那封书信的可信度不免差了一些。我这样一说,他定会心中感激,就是本可以逃生,恐怕也会甘心送了命,我是否心肠太狠,定要迫他去送死呢。”

    小顺子微微一笑道:“这不就是死士营存在的意义么,他若是立下大功,公子可以禀明下,对他的家人多加抚恤,想必这总比他负死罪,屈辱而生好得多吧。”

    我冷冷一笑狠也得继续狠下去了,这人虽然是条汉子,但是我还是担心他会事到临头,贪生怕死,你跟着去看一看,若是他想要偷生,你就送他一程。不过可别露了形迹,凭你的武功,除非是魔宗亲临,想来不会有问题?”

    小顺子轻轻点头子安危需得当心。”

    我失笑道:“这千军万马若是还保不住我的命,就是你在也没有用了。”

    小顺子莞尔一笑道:“那可说不好,若是我做刺客,就是千军万马,也可取得公子的项上人头。”

    我不由摸摸脖颈,觉得好像有一股凉气从那里掠过。心知这小子是不忿我说他无用,故意来吓唬我的。

    这时,数里之外,鹰目炯炯地望着大雍军营的萧桐心中千回百转,今探营,他特意亲来,就是因为昨一战令北汉军众将心中起了疑虑,虽然大雍军仍然是十分坚韧善战,可是怎么却是仿佛变了一个人指挥一样,齐王李显上阵作战的时候往往先士卒,而且战风彪悍,这次用兵却是颇得真谛。心中既有疑问,便要仔细查探,所以萧桐亲任斥候。不过见了大雍军在营寨外挖壕沟的举动,萧桐心中也相信了昨众人商量过后的猜想,必定是江哲替李显出谋划策,若是李显,绝对不会想出这样的惫赖法子的。而且萧桐打从心里不相信齐王李显敢于放着龙庭飞不管,不在中军指挥。不过从昨的用兵上看,那江哲虽然不错,但也算不上什么出类拔萃的奇才,行军作战虽然极有条理,但是却丝毫看不出什么奇特之处。这也难怪,那江哲虽然名冬天下,却不过是个谋士,这领军作战未必是他的长处。这样一来,萧桐更是不会相信齐王敢离开军营了。又看了片刻,萧桐正准备撤走。这时,萧桐突然看到从雍军大营的营门出来了单人独骑,向南面急驰而去,萧桐心中一动,这个时候,这个方向,定是齐王传令给后面的辎重大营,谭忌可正对庙坡虎视眈眈,若是得到什么报,定会有些帮助,就是没有什么帮助,破坏敌人和后方的联络也是一件好事,虽然现在还不便使用大批侦骑,可是魔宗弟子最善江湖搏杀,对付一个信使自然不需费什么心思。想到这里,萧桐放飞了边的一支黑鹰,那黑鹰一个盘旋,也向南面飞去,带去了截杀的指令。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