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花烛惨变

    <---凤舞文学网--->    柔蓝连忙抽出手来道:“好冰啊,姐姐的手怎么这样凉。--凤舞文学网--”她奇怪地看着越青烟,心想公主娘娘的手总是暖洋洋的软软的,怎么这个新娘子姐姐的手却是冰的。越青烟歉意的一笑姐姐体不好,手足总是冷的。”

    柔蓝眼珠转了一转姐子不好么,我爹爹和公公都是神医呢,过几天海哥哥一定会带着姐姐去拜见爹爹娘亲的,到时候让公公给你看病好不好。

    越青烟脸上闪过一丝无奈的笑意,低声道:“没用的。”她的声音十分低微,几乎接近呓语,就连站在她边的小柔蓝也没有听清楚她说什么,可是站在柔蓝后的李麟却是将她的神看的清清楚楚。那是一种心灰意冷的绝望和无奈,李麟年纪虽小,却是看的明明白白,只因他早就看过这种神,在大雍军中,李麟可不是养尊处优的少爷公子,虽然年纪不大,甚至还拿不动刀枪,可是李显几乎总是将他带走边,李麟最经常看到的就是被俘虏的敌军谍探或者犯了军法的将士被自己的父亲下令推出去斩。而每当这时,不论那人是苦苦哀求还是视死如归,李麟却都能从他们的眼中看见那种绝望无奈的眼神,就像是狩猎之时濒死的野兽的眼神。李麟知道,有这样眼神的人是最可怕的和最危险的,有一次他曾经因为同一个将要被处死的军士,便走到他边想要安慰于他,可是那个军士居然挣断了绳索,想要挟持李麟迫使李显放他离去,虽然最后军中的神箭手死了那个军士,救了李麟命,可是李麟从此对这种人便充满了戒心。他一把把柔蓝拽到自己的后,用充满敌意的眼睛看着越青烟。柔蓝古怪的看了一眼李麟,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可是柔蓝却能够感觉到李麟的紧张的绪和绷紧的体,所以她也乖巧的一动不动。可是这个时候,正是越青烟此时正在强颜欢笑,伸手想要去拉柔蓝,李麟这样一来使得房内的景变得十分尴尬。柔蓝轻轻的扯了一下李麟的衣服,李麟却是固执的不肯让越青烟亲近柔蓝,小小的心灵中只有一个**头,就是不许任何人伤害后的这个小妹妹。小妹妹,当然是小妹妹,李麟固执的想,自己个子比她高,长得比她壮,虽然爹爹让自己称她姐姐,她也叫自己弟弟,可是在李麟小小的心灵里面,柔蓝就是自己的小妹妹。

    这时候薛夫人走过来,熟练的将柔蓝抱了起来,李麟刚想阻止,但是薛夫人只是伸手轻轻一拨,就已经将柔蓝抱入怀中,李麟面上闪过羞恼的神色。薛夫人笑道:“蓝小姐,青烟脾气不好,想是让蓝小姐受惊了,这也是青烟有些紧张不安,谁让这是女子一生最重要的时候呢,过几等到青烟去拜见令尊的时候,一定要让她给小姐道歉,小姐不如去看看侯爷夫人吧,她这些体不好,就连婚宴也不能参加呢,若非是为了冲喜,我们还不会答应这么快就让青烟嫁过来呢。”

    柔蓝眼中闪过迷茫,不论她如何聪明,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薛夫人这样絮絮叨叨的一番话听得她云里雾里,不过薛夫人这样说了半天,房内的气氛变得平和自然了许多。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冰寒的声音道:“柔蓝小姐,老夫人请你过去见她。”那是一种如同山涧幽泉一般幽冷,声音中带着几分柔,动听而优雅,令人仿佛有天吞下冰水一般的感觉。柔蓝大喜道:“顺叔叔。”然后就雀跃着向外面跑去。李麟一愣,便也跟着跑了出去。只见廊下一个青衣少年负手而立,冷若冰雪的面容上带着真心的微笑,柔蓝高兴的扑了过去,十分熟练的向上一跃,而青衣少年配合默契地轻轻一扶她的脚底,柔蓝借着这力道轻而易举的骑在了青衣少年的肩上。柔蓝欢欣地道:“顺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都不肯离开爹爹边的么?”青衣少年淡淡一笑子吩咐我来保护小姐。”他的目光落到了李麟上,李麟只觉得那人的目光从自己上掠过,仿佛可以看透自己的五脏六腑一般,不由后退了一步,可是强烈的被羞辱的感觉让他没有再退后,反而瞪着眼睛看向那个青衣少年。

    这时,薛夫人的影出现在门前,但是她没有走出房门,反而退了回去,她的面容上带了一些震惊,低声问道:“怎么这里会有男子在?”

    姜家派过来的李嬷嬷看了门外一眼夫人,那位是蓝小姐家中的李爷,素来都在内宅行走的,并无妨碍,请夫人不用担心。”薛夫人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和一直站在屋角的一个侍女交换了一个眼神,那个侍女眼中掠过一丝杀机,似乎想要举起脚步,可是薛夫人递过了一个冷厉的眼神,侍女停住了脚步,眼中闪过一丝不满,然后侍女的目光落到了越青烟上,那是带有征询意味的目光。越青烟轻轻点头,紧紧咬着嘴唇,还没有描画过的嘴唇本是苍白的全无血色,此刻却多了一丝血痕。她下意识的用右手抚向左手腕脉,在红绡喜服的掩盖下,她的左手腕脉处系着一条红绫丝巾。

    吉时已经到了,在喜娘簇拥下,夫妻行了交拜之礼,拜了天地祖先,李显含笑站在一边,他的目光落到了喜堂的一角站着的两个人上,一个是材高大,神倨傲的中年人,另外一个则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人。引起李显注意的是,这两个人脸上的神过于淡漠平静,这原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是这两个人本是新娘的至亲,宗亲叔父越无纠和新娘的嫡亲兄长越文翰,在这样的大喜之,就是他们和新娘之间感淡漠也会装出欢喜之色的,更何况越青烟本是越文翰唯一的嫡亲妹子,而且据说兄妹之十分深厚呢。李显的目光流转,看到了更多的不寻常之处,南楚的两个使者神都有些古怪,副使伏玉伦神色有些紧张惶急,而正使6灿却是神悠闲从容,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

    就在新婚夫妻摆了天地父母之后,即将被送入洞房的时候,突然新娘的兄长越文翰高声道:“侯爷,小侄有一件事想请您作个决定。--凤舞文学网--”

    东海侯姜永愣了一下,不悦地道:“文翰,不论是什么事,总要等到成礼之后再谈吧。”

    越文翰冷冷一笑,英俊冷漠的面容上露出讥诮的神色件事还是当众谈一谈的好,毕竟这件事想必大家也都很有兴趣知道。”说罢他的目光从堂上众人上一一掠过,有资格站在堂上观礼的人并不多,除了大雍、北汉、南楚的使者之外,只有东海侯的一些亲信属下和越家的人,就连海氏叔侄也因为份不够而在堂外。这堂上众人都是份显赫,久经战阵官场的人,怎会被他的气势压过去,若非是碍于东海侯的面子,只怕早就出声斥责了。姜永的神色变得冷沉,再也不是原本那个只是欣喜子成家立业的父亲,此刻的他已经变成了东海群盗的脑,东海的霸主。他轻轻一挥手,所有参加观礼的东海众人有默契地控制了各处门户角落,将堂上众人隐隐包围起来。姜海涛原本喜气洋洋的神色变得十分冰寒,他甩开了手上的红绫,退到了父亲后。可是这样的局势,处于弱势的越文翰却是似乎毫不在意,冷冷道:“越氏乃是以海运起家,要是有人作我们的对手,越氏自然也不会畏惧,可是海氏突然兴起,迫得我们越氏苦不堪言。海氏之所以占了我们的上风,不过是因为他们掌握了造巨舟的技术,而且还有姑夫的海上劲旅为他们护航,也难怪他们顺风顺水,姑夫不**昔越氏暗中支持之恩,小侄也不敢挟恩图报,越氏也不贪求,只要海氏交出造船图和这几年绘制的海图就可以了,越氏自信还有可以力量可以保护船队。”

    姜永没有作声,看了一眼姜海涛,姜海涛会意地道:“表哥这话可就不对了,做生意讲究的是各凭本事,海氏有本事造出大船,与越氏有什么相干,若是越氏想要和海氏合作,理应和海爷私下商量,为何却要搅闹小弟的喜事?”

    越文翰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绪下谁不知道海氏船行的后台就是姑夫大人,海氏独霸海运只怕就是姑夫的期望吧,若是青烟和你完成了大礼,你们或许会看在亲戚的面子上给越氏一些好处,可是却绝不会平白将造船图给越氏,到时候小妹已经成了你们姜家的人,形如人质,越氏岂不是白白吃亏,还不如事先谈个明白的好。”

    姜海涛怒道:“这算什么,这里是我东海,不是你们南闽,表哥若是想插手这桩生意,也应该拿着真金白银,和我们坐下来谈个清楚明白,这样子强词夺理,莫非越氏的生意一向是这么做的么?”

    越文翰冷冷道:“所谓强权即是真理,只索要造船图和海图,这还是小侄看在姑夫重义,不肯轻易出卖盟友的分上呢,若是按照总执事的意思,早就要请姑夫和我们联手瓜分了海氏,何必*着人家的残羹剩饭过活,牢牢的掌控住财的路子不是更好么?”

    姜永脸色变了又变,听到这里冷冷道:“海氏是东海的盟友,你这是让我们姜家背弃盟约,出卖盟友么?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人,罢了,看在你姑姑的份上,你们越家这就走吧,青烟你们带回去,我们姜家不敢要越家的女儿做媳妇。”

    这时候,两家的争吵早已经惊动了整个岛屿,越家护送新娘的家将近卫都已经近了喜堂,他们早有准备,上更是暗藏了兵刃,而姜家的属下负责保护整个岛屿上面的安全,也都是全副武装,双方在喜堂外面对峙起来,姜家乃是统兵之人,疏散宾客婢仆,安排贵宾们带来的近卫在两侧偏厅内暂歇,十分迅明快,除了越家的人因为早有准备已经到了喜堂之外,其他的人都被软保护了起来。

    越文翰对这样的局势仿若未见,反而冷冷一笑,高声道:“我越家的女儿尊贵得很,就是姜家想娶也未必可以娶得到呢,青烟,既然姜家看不中你,你就回来吧。”

    一直肃立在一边默不作声的新娘微微欠,然后一只欺霜赛雪的玉手扬起,摘下了盖在凤冠之上的红绫帕,露出绝美的容颜,那一双明澈如同秋水,冰冷如同寒江的眸子轻轻一转,已经将堂上众人看的清清楚楚,她低敛眉,走到越文翰边站定。

    一直含笑不语的越无纠道:“侄女,既然姜家无,我们也不用留手,还请侄女为自己讨个公道吧。”

    众人听了心中都是一凛,若是越无纠下令让在堂外的越家随从进攻,众人倒是可以理解,可是越无纠却让越青烟出手,这可就匪夷所思了,越氏的女儿,那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会有攻敌的手段。不过他们也都提高了警惕,既然越无纠这样说,那么越青烟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本事。

    越青烟的目光转向越文翰,越文翰淡淡点头,越青烟眼中闪过一丝凄然,闭上了双目,就在这一瞬间,守在喜堂门口的那些东海的卫士,突然各自惨叫一声,软倒在地,昏迷过去。

    姜海涛大惊,随手拔出一个卫士的长剑,扑向越青烟,口中道:“妖女敢在此地用毒,受死。”

    姜永皱眉道:“涛儿不可鲁莽。”

    但是这时姜海涛和拦阻的越文翰交手起来,越文翰武功平平,姜海涛不过数招就已经将他开,他冲到越青烟边,正要举手点了越青烟的**道,越青烟睁开双目,那曾经明亮如同清泉的眼睛却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她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姜海涛只觉得五内如同针刺火烧,惨叫一声,跌倒在地。越青烟缓缓环视厅内,她的目光一落到某人上,那个人就觉得头晕目眩,栽倒在地上。一红衣的越青烟彷佛地狱烈火中的罗刹一般美艳,也如同罗刹一般令人魂飞魄散。

    齐王李显突然一字一句道:“同心蛊,你用的是同心蛊。”

    越青烟的目光落到了齐王上,通红的眼睛带着哀莫大于心死的神,然后她轻轻蹙眉,一滴冷汗从额头滚下。

    李显冷冷道:“越姑娘不用费心了,同心蛊虽然厉害无比,可是本王上有可以辟邪的珍宝,你的蛊毒是伤不到本王的。”

    越青烟眉头又是一皱下可以辟邪辟毒的宝玉并不多见,王爷上的是‘辟邪紫玉’还是‘苦海菩提’呢?”

    李显淡淡一笑,伸手从前拉出一条细细的乌金丝链子,链子上面系着一块紫色的巴掌大的佩玉,雕刻成辟邪的形状,宝气隐隐,玉色明净。

    李康惊叫道:“父皇竟将此玉赏了给你。”他眼中闪过怒火。

    林碧笑道:“早就听说辟邪紫玉功能辟毒驱邪,想不到齐王下竟然带在上,看来我们还是有些福气的,越姑娘,你的同心蛊虽然可怕,可是在辟邪紫玉面前却无用武之地,而且同心蛊使用起来伤人伤己,越姑娘不若收了起来吧。”

    越青烟的目光落到林碧上,闪过一丝残狠,正要催动蛊毒,越无纠高声道:“二小姐,你怎会使用天下共的同心蛊,少主事先可知道么,宗主可知道么,怎么此事却不告诉为叔。”

    越青烟露出嘲讽的笑容,停止了催动林碧上蛊毒的动作爹爹不知道,大哥却是知道的。”

    越无纠脸色一变下为总执事,真是无能失职,少宗主有意吞并东海,在下劝阻不成,只得从命,想不到公子竟然和小姐串通,使用同心蛊害人,属下虽然是臣属,也不敢服从乱命,公子小姐不若束手就擒,随属下回去向宗主请罪吧。”

    他这一番话说的言辞恳切,那些挡在堂门口的越氏高手面面相觑,有人排众而出道:“少主,总执事所说极是,还请公子和小姐不要用蛊害人,随我们回去请宗主责罚吧。”

    越文翰和越青烟脸上同时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越文翰冷冷道:“你们都是越家的属下,这里没有你们说话的余地,青烟,若是有人敢不从命,你取了他的命就是。”

    越青烟微微一笑,本已经变成黑色的眼睛再次变得血红,同时,刚才排众而出说话的那个越家高手仆倒在地,面色狰狞,气绝亡。所有的人都几乎吸了一口冷气。越青烟冷冷道:“所有人都放下武器,自束双手,违命者死,齐王下,你虽有宝玉护,可是也只能护着自己,你的兄长属下却是一个都不能活,你若乖乖束手就擒,我还可以暂时留你们一条活命。”

    林彤眼中满是惊惧的神色,轻轻拉着姐姐的衣袖问道:“姐姐,什么是同心蛊啊?”

    林碧望向越青烟,越青烟别过头去,林碧叹息了一声道:“同心蛊乃是南疆蛊毒中最奇特的一种,这种蛊生好洁好寒,只喜欢服食少女鲜血,别号蛊中之王,因为只要中了这种蛊毒,就再也没有挽救的可能了。想要养同心蛊,需要一个刚刚及笈的少女,每里以鲜血和药喂食,还要将蛊王放到边,夕肌肤相亲,不能懈怠,时间需要三年至七年,这要看那少女的体质和资质了。数年之内,蛊王养成,此蛊就寄生在主人心口,人蛊合一,心灵相通,只要蛊主一动**,蛊王就可以在任何可以看到的人上种下子蛊,之后只要那蛊主有心,对那中蛊之人,就可以主宰他的生死。这种毒蛊还有特异之处,若是中了子蛊之后,再服下蛊主的药物,中蛊之人就可以和蛊主心意相通,不论千山万水,都不能阻绝他们的心意相会,所以才叫做同心蛊。越姑娘想必是体质绝佳的鼎炉,只过了两三年蛊王就已经养成了,恐怕越姑娘废了不少心血吧?”

    林碧说罢,惋惜的看了越青烟一眼,又道:“彤儿,此蛊最可怕之处就是不仅可以伤人,还会伤己,此蛊每都需要服食主人的鲜血,分量与俱增,而催蛊伤人之后更是需要数倍的鲜血。越姑娘气血不足,容貌如雪,想必就是这个缘故。这还罢了,要知道蛊毒虽然可怕,可是还有克制之法,若是越姑娘死于刀剑之下,那蛊王就会破体而出,将越姑娘上精血全部吸食干净,然后这蛊王就可以自由自在的活在世上,它存之处,方圆十里之内,绝对不会有人畜可以存活。就是越姑娘死的时候没有见血,蛊王没有机会破体而出,而是和越姑娘同死,那么所有越姑娘下过蛊毒的人也都会同时死去。这还是越姑娘可以控制蛊王的况呢,若是越姑娘鲜血供养不足,那么这蛊王就会反噬主人,所以就是越姑娘也不能控制这种同心蛊的危害,这也是天下共同心蛊的缘故,只是这同心蛊早已经失传了,想不到竟还会有人修炼。”

    越青烟脸上一片漠然,右手却忍不住抚向左腕,那里系着的丝巾之下,那是她每用金针放血之处,伤痕宛在。

    林彤痛惜地道:“哎呀,越姐姐,这同心蛊这样可怕有多少鲜血可以供养它啊,还是早些想个办法除了它吧。”

    越青烟眼中闪过一丝暖意,她方才任凭林碧述说,原是因为想通过林碧的说话,让大家心中惊惧,这样也方便自己控制众人,可是林彤这样的关切,倒让她心中十分感动,心道,不论如何,我都不杀你就是了。她的目光落到姜永上,淡淡道:“姑夫,你还不交图么?”

    姜永眼中闪过一丝痛惜烟,你本是千金小姐,为什么要练这种残狠的邪功,你可知道,就是你如今威风凛凛,可是却是昙花一现,终不久长,是谁,是谁让你练了这种功夫的?”

    越青烟神色间露出一丝决然夫,对不住了。”说罢就要催动蛊毒,这时,突然门外金鼓大作,守卫在喜堂门前的那些越家侍卫惨叫连连。众人望去,只见那些侍卫上都被翎箭穿了要害。越无纠眉头一皱,到了门前向外看去,只见百步之外,重重叠叠的盾牌掩护下,一些穿东海水军服饰的弓箭手正在引弓待,一个大汉高声道:“里面的人听着,这里四下已经被我们围住,我们东海别的没有,若论弓箭可都是神箭手,如果你们还要放肆,休怪我们箭下无。”说罢那个大汉举起长弓,出了一支鸣镝,而千百支利箭随后而至,越无纠大惊,连忙踢上了厅门,避到一旁,只听见如同冰雹落地的一阵声音,那门板已经被利箭穿。门外传来那大汉的喊声道:“侯爷,请你下令,若是有人敢不听从,一刻之后,我们就要放火烧屋了。”

    越无纠神色惨变爷,听说东海水军每一队中都有若干神箭手,百步穿杨,取人命,势如雷霆,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还轻侯爷下令让他们暂时退后,否则,若是伤了青烟,只怕我们都不能逃过蛊王的追杀了。”

    姜永淡淡道:“这是东海,本来就不是别人可以作主的地方,青烟侄女,你是不是可以收手呢,先收回海涛上的蛊毒如何?”

    越青烟面色更加苍白,看了一眼越文翰,越文翰冷然道:“姑夫,事已至此,我们已经是无路可退,而且只要给青烟片刻时间,那些弓箭手也不会逃过蛊毒的暗算的。”

    姜永笑道:“青烟若是催动蛊毒,可是需要耗费心力鲜血的,你不怕她被蛊王反噬么?”

    越文翰淡淡道:“若是如此也没有什么不好,此间玉石俱焚,能够和这么多达官显贵死在一起,文翰和舍妹死也无憾。姑夫,你应该清楚,若是青烟怀同心蛊的消息泄漏出去,只怕来兴师问罪的人车载斗量,不迫得舍妹投火**,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天下的人都是我们兄妹的敌人,多死几个也没有什么不好,若是姑夫不肯令属下放下弓箭,只怕小侄只能得罪了。”

    李显突然纵过来,一招就将越文翰拍倒,然后将腰间长剑拔出,指住越文翰的咽喉,他这几下十分迅捷,众人都在投鼠忌器,哪里想到李显这样大胆,虽然他有宝玉护,可是这里的人各个份贵重,若是真死了几个,只怕李显也不能交代的过去的。果然越青烟见状神色一变,立刻动了蛊毒,庆王李康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李显却是神色不变,笑道:“越小姐可是糊涂了,什么时候你听说过帝王家还有亲在,只要我李显一平安,哪里管得别人死活,小姐兄妹深,若是肯束手就擒,李某倒是可以保证,不会伤害你们兄妹,而且小姐就不想摆脱那蛊王反噬的命运么,若是小姐愿意,本王可以上书陛下,召集天下名医为小姐诊治,虽然可能只有一线生机,也胜过这样坐以待毙啊?”

    越青烟神色有些动摇,可是转而又恢复了平静,冷冷道:“我不信你的话,你连兄长的生命都不顾,我怎知你会信守承诺呢?”

    李显心中一喜,越青烟已经动摇,这就好了,他面上神色不变姑娘,你既然和海涛有婚约,想必也知道我李显的为人,本王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处,可是从没做过不守信诺的负义之事,只是本王的子古怪,若是有人迫我,我就偏偏要和他为难到底,姑娘今就是在我面前杀了我的三哥、表哥和侄儿,本王也不能低头求饶,可是本王立誓,姑娘若是下了狠手,我就会单突围而去,到时候南闽越家终有落到我手上的一,我也不诛姑娘的九族,只是将南闽越氏的族人全部贬为民,让他们生生世世,被踩在他人脚下,如泥土。”

    越青烟神色渐变,她出名门,读过律法,自然知道民男女,不可与良民婚配,所以民中的秀美男女往往沦为娼嬖童,李显的威胁是恐怖而直接的。这时,越文翰突然以咽喉向李显剑上撞去,李显手疾眼快,移开了剑锋,越无纠趁机将越文翰救了回去。

    李显无奈的看看越文翰咽喉处的血迹,笑道:“看来还是你们赢了呢。”

    越文翰站起来,不理会越无纠的扶持,踉踉跄跄地站在越青烟边王下,还请不要擅动,否则就不要怪我们动手杀人了。姑夫,请让你的属下弃械投降,否则小侄只好先取了表弟命,再和姑夫说话了。”

    姜永心中一震,无奈地高声道:“远新,暂时不要出手,等候我的命令。”

    越文翰脸上露出绝决之色,众人都是心中苦笑,怎么这两兄妹都是如此悍不畏死,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他们这是何苦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