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同舟共渡

    <---凤舞文学网--->    海仲英,号无涯,荆楚人,世代书香,英为庶出,豪爽,不为嫡母所喜,后父母亡故,仲英携资材至闽境,组船队行商海上,颇豪富,仲英慷慨好义,人皆敬之。--凤-舞-文-学-网--

    武威二十三年,仲英赴南海,中道遇海匪,船货尽失,仲英仅以免,时货主及船夫家人勒甚急,或劝其隐姓逃债。仲英道,我以诚信待人,今若逃,子孙后世不能见人矣。乃倾家产以偿债。后仲英东山再起于东海,商贾中人与其议价时,往往一言而决,皆服其诚信耳。

    ——《雍史货殖列传》

    林碧听了林彤的转述之中,安慰道:“彤儿,你也不用遗憾,海无涯在滨州乃是一言九鼎的人物,能够和他见面当然好,可是此人明显和东海侯关系密切,光是说服他也是没有用处的,东海侯若是不点头,谁也不能作主的。而且我们也已经打听清楚,若想说服海无涯,还不如说服他的侄儿海骊有效得多。海无涯至今未娶,两年多前,他的侄儿海骊从南楚前来投奔,如今已经成了他的左膀右臂。我们已经派人查过,海家在多年前因为洪水而毁于一旦,他这个侄儿流落在南楚,飘零多年,几乎什么都做过,直到两年多前,这个海骊不知从哪里得知海无涯是他的叔父,这才千里投亲。海无涯为人最是大度,全不计较昔年的兄弟纠葛,将这个侄儿收留下来。海骊此人年纪虽轻,却是心思细密,精明过人,海无涯的生意他倒是能够做上七分主的。想要完全排除大雍,我看恐怕是没有指望的,若是能够说服海骊倾向我们,那么我们的收获就很大了。”

    林彤听了不由心想,既然海无涯只有一个侄儿,那么那个小女孩又是什么人呢,能让海无涯这样宠,她的份一定是很不寻常吧。

    不过她也知道这个问题是得不到答案的,便又问道:“姐姐,还有一件事,我怎么觉得你对王骥十分提防,一点也不像你平的举动。”

    林碧轻轻一叹孩子,你当我和庭飞真的只想招揽王骥么?”

    林彤一惊么,你们?”

    林碧笑道:“我和庭飞都怀疑这王骥的主人的份。王骥此人,不仅弓马出众,而且颇富文采,更有相马医马的本事,更难得的是他的气度,对着我和庭飞这样的份,仍然是不卑不亢,一路行来,我见他对山川地理也十分熟悉,这样一个人,不论在哪里都不会被人忽视的,你说他在南楚和大雍都待过许多时候,为什么却没有加入军旅或者被人招揽。”

    林彤争辩道:“他是兽医,或者是不喜欢从军或者做人家的下属吧?”

    林碧又道:“我们一路几乎是行军一样的赶路,可是他不仅毫无疲惫之色,还常常说些笑话和见闻哄你开心。而且我见他对军中之事也不是很陌生,显然他不是从过军,就是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小妹,这个人的份并不简单。”

    林彤脸上红了又白,起就要出去,林碧拉住她道:“你去做什么?”

    林彤怒气冲冲地道:“我要去问他,为什么要做细,为什么要欺骗我——和姐姐。”

    林碧摇头道:“我看他也不是存心骗你,一路上他并没有特意和你亲近,也没有探听军,我想他遇见你乃是意料之外的事该不是存心做细作的,我只是说他的出必定有些问题。你看他对自己的恩主推崇备至。小妹,什么样的人可以有这样的奴仆呢,你有没有想过?”

    林彤怔忡了半晌,想起王骥所说过的每一句话,然后她脑海中浮现王骥在谈到那个江哲的时候,眼中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神采。不由吞吞吐吐道:“姐姐,你不会以为,以为,他的主子是那个人吧?”

    林碧微微一笑道:“本来我也不会这样凭空猜测,可是他的主子偏偏在东海,这就更加引起了我们的疑心,当初江哲退隐之后,天下想要谁不想知道他的下落,这种人若不将他控制在手中,是没有人可以放心的。仔细想一想,江哲不是平常人,他是雍王的心腹谋士,又带着大雍的宁国长乐公主,长乐公主本是南楚王后。再想一想江哲的作为,南楚他不能去,原蜀国如今被南楚和大雍瓜分,可是他死了蜀王,他若是一个聪明人,最好今生今世都不要到蜀中去,现在蜀中局势并不稳定,锦绣盟打着复国的旗号在蜀中来去自如呢。他若留在大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怕是躲不过大雍官府的耳目的,若是来北汉,他就不怕我们将他捉起来么。这天下之大,只有一个地方是他可以藏的,就是东海侯的辖地。东海侯现在和大雍虽然关系缓和,可是还没有归属大雍,姜永的子倔强,只怕李援未死之前,他都不会归顺大雍的,而且根据我们得到的报,东海侯之子姜海涛曾经受毒伤,就是江哲医好的。--凤舞文学网--你说,东海岂不是江哲归隐的最好地方,东海侯必然将他待为上宾,大雍也不会因此担心他被别国所用。只不过东海茫茫,海上交战,也不是我们北汉所擅长的,而且,江哲虽然是厉害,我和庭飞也不畏惧他,这件事自然就放下了。可是这次遇到王骥,我就猜测恐怕他的主子乃是江哲,彤儿,你说若是江哲死在东海,会生什么事?”

    林彤虽然年幼,很少参与军机,可是自幼耳濡目染,所以只想了片刻,就惊叫道:“只怕大雍皇帝会异常愤怒,东海和大雍之间会反目成仇,毕竟江哲是死在东海的。”

    林碧好整以暇地道:“这个倒还罢了,雍帝李贽英明过人,迟早会明白东海乃是无辜的,虽然会有迁怒,可是也不至于因此影响最终的结局,东海归降大雍,是迟早的事,可是李贽会千方百计追查暗杀江哲的凶手,我北汉和南楚就是最大的目标,到时候我们若是宣扬出去是我们做的,那么李贽就会下令齐王李显立刻进攻北汉,李显虽然兵多将广,可是现在君臣有隙,将士狐疑,我们北汉必定能够取得一场大胜,一举攻入大雍北方,居高临下,让大雍数年之内再无力和我们相抗。而南楚也可以趁机难,彤儿,到时候我们就不用忧心国破家亡了。”

    看着姐姐神采焕的模样,林彤心中一阵悲喜交加,她自然知道这些年来父亲、姐姐和姐夫为国事忧虑,若是能够遂了姐姐的心愿,自然是最好不过,可是不知怎么,林彤想起了王骥所说过的江哲的事,竟然不忍见那样一个人死在刺杀之下。

    林碧似乎明白她的心意,握住她的手道:“彤儿,你如今已经及笈了,姐姐希望你能够明白,不是姐姐喜欢这样做,两国交战,谁不是用尽手段心机,这是半点慈悲都容不得的,咱们几个兄弟都是猛将、勇将,却偏偏没有一个可以帅才,你虽然年幼顽皮,可是我知道你才智不比姐姐差,彤儿,你要好好努力,过几年,等你可以担当大任,姐姐就可以安心的跟着你姐夫南征北战了。”

    林彤愣了一会儿,突然落下泪来,抱着林碧,哭泣道:“姐姐,是我们不好,要不然就不会让你现在还不能嫁给姐夫,姐姐,你放心,彤儿以后再也不会贪玩了,以后等到彤儿做了大将军,带着千军万马镇守代州,让你和姐夫没有后顾之忧。”

    林碧心中一酸,也抱住林彤,低声道:“彤儿,这是命运,我们林家从来没有不忠不义之辈,当年爹爹和娘亲本是两相悦,可是外公起兵立国之后,爹爹宁可和娘亲永不见面,也不肯背叛晋主。我听几位叔伯说,当年先主大军将代州围住,城中已经粮尽,这时先主派人来告诉爹爹晋帝被废的消息,爹爹悲恸绝,虽然为了代州军民不得已归降了先主,可是爹爹却还是不肯在北汉做官,托辞养病,只在家中休养。后来蛮人犯境,代州危急,先主亲来相请,为了乡梓黎庶,爹爹终于重新披挂上阵,后来,爹爹就做了北汉的臣子。这么多年来,外公和舅舅都对我们林家信任倚赖,从无疑忌,彤儿,我们林家不能再看着家邦被人侵占了。为林家的儿女,为了北汉,为了林家,没有什么不可以牺牲的,姐姐知道,你有些喜欢那个王骥,可是你要记着,他不是北汉人,而你是林家的女儿。”

    林彤脸色变得苍白,她没有反驳姐姐的话,她真的是喜欢上了那个温文儒雅中带着坚强果敢的少年,她曾经以为,既然王骥已经答应姐夫留在北汉,那么或许就有可能将他留在边。可是,现在林彤却终于明白,她那如同花一般绚烂美丽的初恋,已经陨落在秋风萧瑟当中了。然后她听见林碧说道:“这次我带了明暗两批人手过来,若是现江哲的踪迹,就要刺杀于他,所以王骥是万万不能放松,你要小心,不要让他传了什么消息出去,跟着他,一定能够找到江哲的。”

    当王骥推门走出房间,想到客栈前面的饭堂用饭的时候,恰好看到林彤从林碧的房间走了出来,他正想和她打个招呼,却不出声音来,那个俏可的小郡主周上下焕出艳丽无比的光芒,这样的她仿佛是另一个林碧一般。她的目光飘过,落在王骥上,她微微一笑,那笑容是那样灿烂,可是王骥却觉得一阵心悸,林彤走过他的旁,微笑道:是要去前面用饭么,我也很想去前面吃呢,那里一定闹多了。”王骥想要答话,可是却觉得口干舌燥,竟然无法说话,眼前的这个小郡主,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

    九月二十七,在东海侯属下的引领下,林碧等人上了一艘大船,那是海氏船行特意准备的一艘大船,前面迎接参加喜筵的客人前往东海侯所占据的海岛。这艘客船只有相当份的人才能搭乘。负责迎宾的是东海侯姜永的将罗横,他笑容可掬的在甲板上和客人攀谈,完全没有传闻中海上屠夫的模样。

    林彤刚上船的时候还觉得很兴奋,可是船一动起来,便觉得头晕目眩,虽然舍不得海上的风景,却还是被林碧强迫着回去休息了。林碧却是站在船头,享受着习习的海风。用余光留意着船上的客人,船上的客人很多,份各异,可是显而易见,多半都是商贾中人,能够坐上这艘船的,至少也是富甲一方的富商吧。

    这时,后有人说道:“草民海仲英,闻知公主下也在船上,特意前来拜见,还请公主恕草民冒昧。”

    林碧回过头去,只见在自己的几个侍卫的防护圈外,站着一个穿深蓝色衣袍的中年男子,相貌斯文俊朗,肤色呈现阳光曝晒之后的古铜色,他后跟着一个少年,相貌清秀俊雅,肤色淡褐,显然原先的肤色应该是十分白皙的,应该是近年来被阳光晒成了这样的褐色。这两个男子相貌轮廓有七八分相似,显然有着血缘关系。

    林碧心中一动来是海无涯海先生和海骊海公子,今相见,本宫十分荣幸。”一边说着,一边让侍卫放这两人过来。

    海无涯笑道:“这无涯二字不过是大家送的别号罢了,因为冲犯了东海侯先尊的名号,所以如今已经不怎么使用了,公主下称在下一声仲英也就是了。下亲临东海,仲英本应前去拜见,只是份高贵,草民不敢亵渎,还请下见谅。”

    林碧微微一笑先生不用客气,怎么海先生没有前去帮忙东海侯料理婚宴呢,凭着先生和侯爷的关系,应该去帮忙的。”

    海无涯眼中闪过一丝冷淡侯爷的未来夫人乃是南闽越家的女儿,海某和越家素有旧怨,不愿破坏了气氛,所以没有去帮忙。”说到这里,海无涯似乎有些醒觉,掩饰地说道:“海某的奇珍会将在九月三十举行,不知道公主是否有兴致,这次海某带了些海外奇珍,有些或者公主会感兴趣的。”

    一边说着,海无涯伸出手去,一直微笑不语的海骊取出一张红色柬帖递给海无涯,海无涯将柬帖呈给林碧上面有将会展示的一些贵重珍品的目录,若是下有兴趣,可以先看上一看。”

    林碧接过柬帖,也不打开,笑道:“海先生果然是会做生意,南闽越家也是船业巨子,想来东海侯想要多个合作者呢?”

    海无涯眼中闪过一丝冷笑下误会了,小侯爷的生母本就是南闽越家的人,这桩婚事也是亲上加亲罢了。”

    这时,远处传来一个小女孩的笑声道:“海叔,海叔,你看蓝蓝到了什么?”

    林碧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粉色衣衫的小女孩正在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她右手提着一具精巧的手弩,左手拎着一只被小巧的弩箭穿了头部的海鸟。

    在林碧的示意下,那些侍卫并没有阻拦小女孩,她高高兴兴地冲进海无涯的怀中,献宝一般地举高海鸟给他看。

    海无涯宠溺地道:“好了,若是你爹爹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不过大概他更喜欢你像个千金小姐吧。”

    小女孩反驳道:“才不会呢,爹爹说蓝蓝喜欢怎样就怎样,以后蓝蓝还想跟着骊哥哥去看看那些红头绿眼睛的夷人呢。”

    海骊笑道:“这个我可不敢答应,谁不知道公子和夫人将小姐视若掌上明珠,我若是带你出海,公子最多不过是你的足罢了,我恐怕要被逐出门的。”

    小女孩沮丧地道:“骊哥哥也不敢,呜呜,上次蓝蓝想托人给骏哥哥捎信,可是谁都不敢。”

    海骊听到小女孩这样说,心中一凛,眼光担忧地瞧向林碧,只见她似乎没有察觉什么,只是满怀笑意的看着小女孩,才放下心来,歉意地道:“公主,小孩子顽皮,让您见笑了。”

    林碧笑道:“不妨事,很可的小姑娘,叫什么名字,海公子和他的父亲有主仆名份么?”

    海骊笑道:“她叫柔蓝,是海骊恩主的女,当年草民流浪四方,被恩主收留在门下,后来得知家叔的下落,前来投奔,蒙主人恩典,换海骊自由之,只是旧不敢相忘,所以仍然以主仆相称。”

    林碧看着柔蓝满含着好奇的大眼睛,伸手、将她抱起,海骊接过柔蓝手中的弩弓和海鸟,柔蓝双手得到了自由,自然而然的环抱着林碧的脖颈,林碧心中一暖,笑道:“小蓝蓝,你爹爹怎么不在这里啊?”

    海骊一皱眉,正要抢着答话,却看到一个侍卫警告的眼神,这时候柔蓝已经说道:“爹爹不喜欢那么多人的,蓝蓝好不容易才求娘亲答应,让海叔和骊哥哥带着蓝蓝去看闹呢?”

    林碧又笑道:“那么蓝蓝姓什么呢?”

    柔蓝的眼睛忽闪了一下个,蓝蓝也不知道啊,爹爹就是爹爹,蓝蓝就叫蓝蓝,海叔,爹爹姓什么啊?”

    众人听了都是会心地微笑,一个小孩子不知道父母的姓名是很平常的事的,林碧也只能一笑了之。

    看着蹦蹦跳跳远去的小柔蓝,林碧心道:“我或者太多疑了,怎么见到谁都想着和那人有关呢?”

    这时,跑得飞快的小柔蓝和一个小男孩撞在一起,那个小男孩只有不到四岁的模样,可是却比柔蓝高一些,壮一些,两个孩子撞在一起,那个小男孩只是踉跄了一下,柔蓝却坐倒在地上。

    海骊连忙走过去,将柔蓝提了起来,那个小男孩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就要转离开,柔蓝大叫道:撞到我了,怎么不赔礼就走。”

    小男孩眼中闪过鄙视的神色,冷冷道:“你也有错。”

    柔蓝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她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平遇到的人不是对她视若珍宝,就是必恭必敬,最差的也是颇为喜,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她无礼,她的眼睛不知怎么红了起来,腾的一下跳了起来,一把拽住小男孩的衣衫给我赔礼。”

    小男孩本要挣脱,可是一眼看到柔蓝泪水盈盈的双眼,不由手上一软,却还是嘴硬地道:“你也有错的。”

    柔蓝眼珠一转,松开手我不好,不该乱跑的,对不住。”

    小男孩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柔蓝已经双手叉腰道:“我已经赔过礼了,该轮到你了。”

    小男孩这下可是真的愣住了,半晌才呐呐道:“是我不好。”

    柔蓝这才破涕而笑,露出得意的神,这时候,传来一个豪爽的笑声道:“好本事,麟儿,可是很难看到你道歉呢?”

    小男孩脸一红,低着头走到一个锦衣男子的后,那个男子三十多岁的年纪,相貌英俊拔,幽黑的眼睛透着冰冷的寒气,虽然他在说笑,可是从他的神却觉察不出一丝欢喜。这个男子周上下都透着残忍冷酷的气息,可是举止之间却又是那样优雅从容,这个男子,仿佛是表面上驯服的猎豹一般,让人担忧他随时都有可能冲破樊笼撕裂敌人的膛。

    小男孩孺慕的目光望着那个男子,可是那个男子却没有再望他一眼,而是淡淡的瞧着那个小女孩,小男孩眼中浮现出失望,低下了头。

    林碧心中浮起警戒,这个男子绝对是一个危险的人物,那个男子的目光落到了林碧的上,眼中泛起一丝笑意,林碧心中一寒,缓缓移步上前,她不愿在任何人面前低头,尤其是这个很可能是敌非友的男子。

    这个男子淡淡道:“嘉平公主,初次相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

    林碧目光一闪不到齐王下竟然会离开军中,当真令林碧惊奇万分。”

    男子大笑道:“十年修得同船渡,本王真是万分荣幸,嘉平公主乃是女中豪杰,代父镇守代州,蛮人敬畏,本王微服至东海,原想着有机会见到公主一面,今一见,足慰平生,龙庭飞虽然厉害,本王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他有你这个未婚夫人,倒是让本王羡煞。”

    林碧见他虽然言语放不羁,可是神色间却带着浓浓的郁之色,想到这人本是有名的风流浪子,可是两年前遭遇大变之后,不仅将府中姬妾几乎全部遣散,而且从此不近女色,为了亡妻如此重,林碧心中油然生出怜悯之心。轻轻叹息一声,林碧淡淡道:“王爷过誉了,怎么王爷会到了东海,听说贵国这次的使臣乃是庆王李康呢?”

    男子神色一黯,淡然道:“本王和东海侯乃是姑表兄弟,这次侄儿成婚,本王乃是私人份道贺。赤骥,你怎么也在这里,你的主子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