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清风明月

    <---凤舞文学网--->    我拿着董缺呈上来的绵纸细细查看,一边看,一边将其中的一部分记录在另外一张纸上。--凤舞文学网--董缺已经将经过跟我说了一遍,虽然董缺的报复手段有些残忍,可是比较起来,我的手段怕是更加狠毒的,所以我也没有责怪董缺,不说他和李寒幽之间仇深似海,我一向认为每一个人都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而且我也认为与其等老天去报应,不如自己动手,否则我有何必定要和一国太子为难呢?

    等到我将可以交由雍王处置的凤仪门密舵整理出来之后,便让人去请雍王下,在雍王没有来之前的短暂空隙,我对小顺子说道:“你说,韦大人的事,应该怎样处置?”

    小顺子想了一想道:“我看韦膺如此心狠手辣,就是留下韦大人也没有什么用处,而且韦大人父子深,怕也不能尽心尽力地对付韦膺,不如就杀了韦大人,也好让锦绣盟得到凤仪门的信任,不知道公子以为如何。”

    我想了一想道:“韦观虽然没有参与谋反,可是他为文官之,治家不严,理该惩处,而且我想韦膺之事他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只不过没有想到韦膺会参与谋反罢了,对于太子继位,他还是乐观其成的。韦膺倒是聪明,若是韦观活着,那么自然是要对韦膺大义灭亲的,韦观若是死了,其父的学生故旧,很多人不免对韦膺会有些香火之的,不过韦膺也太自作聪明了,所谓人走茶凉,那点香火之无碍大局,顶多是这次凤仪门退出大雍的时候有点用处罢了。而且雍王下刀锋所指,谁敢徇私呢?这样吧,让韦观自尽好了,也不用多事,只要让监视他的侍卫放松一些,再说上几句风言风语,还怕韦观不能自杀成功么?”

    这时,小顺子突然使了一个眼色,我知道是雍王下到了,便也不在多说,起出去迎接。远处,雍王在石彧和夏侯沅峰的陪伴下走来,只见雍王下神色,就知道他心定然很好。我上前施了一礼道:“劳烦下前来,臣之死罪。”一边请罪,我一边看向夏侯沅峰,什么时候雍王对他这样信赖了?

    雍王也看到江哲犹疑的目光,他也有些懊恼,后悔自己不该带着夏侯沅峰前来,可是此人这些子以来倒是十分得力,在此人相助下,对宫中朝中太子势力的清剿进行的十分顺利,而且最难得的是,此人十分贴心,前两,江哲私下入宫,若非夏侯沅峰传来消息,他也来不及去打圆场,所以近来,他渐渐将夏侯沅峰列入了心腹之中,为了这一点,石彧等人都有不满之心,难道江哲也是因此不满啊。雍王尴尬的笑了一笑道:“随云,这几你养病养的如何,本王可还有要事和你商议呢?”

    我请雍王等人落座之后,将那张整理过后的单子呈上给雍王道:“下,这里是臣查出来的凤仪门的密舵,请下把握时机将这些密舵控制住,不过最好不要立刻动手,免得引起凤仪门对属下的暗探的怀疑。”

    雍王接过单子看了半晌,叹息道:“随云,你手下的密谍好像比父皇和本王手上的更厉害呢,这些密舵本王只知道十之三四,还是这几天才觉的。”

    我听出了雍王的言下之意,竟然是想打我手下的密谍的主意,可是天机阁和锦绣盟现在都不适合交给雍王,毕竟若是被人察觉出来雍王和这两个组织的关系,那么就没有用处了,为了打消雍王的**头,也为了岔开话题,我坐了下来,轻摇折扇道:“孙子兵法有云,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若论用间之学,下本是十分擅长的,曾听董先生言道,下用兵行军,每到一处必定召来当地土人,亲自问讯,可谓善用因间。当大雍在南楚安插了梁婉,可谓死间,通过梁婉,大雍广为收买威慑南楚官员,可谓内间。下于初创近卫军的时候,就在军中设置斥候营,专司负责侦察军,可谓生间。至于反间,下昔在蜀中不就是用了反间之计,才迫得德亲王急攻雒城的么?”

    李贽有些尴尬地道:“本王用间的本事怎比得上随云呢?”他看了夏侯一眼,有些事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便没有说下去,事实上他对江哲用间的本事佩服的五体投地,若非是江哲的安排,太子怎会失德如此,若非是江哲的安排,如何能够调动夏侯沅峰这些人为自己所用,才成功的逆转了局势。自古名将不过是擅长使用指挥自己的力量,而江哲却是擅长运用敌人的力量为自己做事,这种神乎其神的用间之术李贽自然是学不到的。

    我笑道:“下用间的缺憾之处,就是只知针对敌人,所以下对太子边的事查的很清楚,可是对中立的韦大人、秦大将军那边的事就不甚了了,所以才会在猎宫之变中失了先机。不说别的,下如今也该知道,臣有些私事一直没有禀告下,可是下一直没有多疑,虽然这是下用人不疑的好处。可是今后下就要成为大雍的君主,这天下的人才都会来投*下,难道下个个都要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么?所以臣建议下在中另设一司,在朝野广设耳目,专司监察百官臣民,才能保证君权稳固,社稷长安。”

    石彧皱眉道:“这样一来,岂不是使朝野上下人心惶惶,而且若是这样一来,掌握监察之权的人不免权力过大。--凤-舞-文-学-网--”一边说,他一边用隐晦的怀疑目光看着我,显然是怀疑我想掌握这个机构。

    我淡淡一笑个就要看下如何安排了,只要下将监察之权和处置之权分开,这个机构就不会权倾天下,而至于会不会人心惶惶,道目以路,就要看下怎样行事,只要下不以监察所得报擅定人罪,那么又怎会人心惶惶呢,只要无关大局,或者并非叛逆行为,下看了那些报也不过是一笑了之,可是事关重大,那么就可以未雨绸缪了。”

    李贽听得很认真,眼中不时闪过摄人的光彩,等到我说完之后,他开口道:“本王也早有意在中设立监察司,随云可愿掌管之。”

    我微微一笑下,哲虽然颇擅用间,可是这等事需要一个细心人去做,臣素来粗枝大叶,怎能担任这样的重担,而且臣近来大病初愈,也想好好调养体,这等劳心劳力之事,臣恐怕做不来的。”

    石彧和夏侯沅峰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诧,他们原本以为江哲是想自己掌控监察之权,不料他却推辞了。石彧心中有些愧疚,心道,我本就该知道,江哲乃是品高洁之人,从来没有争权夺利的心思。夏侯沅峰却是目放炽的光芒,这监察司简直就是为他设立的,他自信可以胜任这种黑暗中的职务,而且,这个职务必然是官职低微,权利极大,若是旁人担任,不免会让雍王生出大权旁落的忧虑,这恐怕也是江哲坚决推辞的原因吧,可是自己本是太子一方的人,如今雍王手下控制军政大权的属下基本上都对自己心存戒备,若是自己担任这个职务,雍王自然可以放心,因为自己只有雍王一个*山罢了,为了维护雍王的统治,自己必然是殚精竭虑,不敢轻忽,也不敢生出背叛之心。

    这时,李贽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忍不住向夏侯沅峰看去,夏侯沅峰反应很快,立刻流露出赤胆忠心的神色,李贽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这番互动,我都看在眼里,不由心中一喜,其实即使我不说,雍王迟早也会想到建立一个对内监察的机构,我主动提出来,又不肯担任这个机构的负责人,雍王必然对我更加信任,而雍王也定然会想到夏侯沅峰是一个好人选,因为他只有忠于雍王才有荣华富贵可言。而夏侯沅峰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好人选,他虽然反复无常,心思毒,可是也是一个识时务的人,他知道我的厉害,除非是雍王对我生出了杀意,他是绝对不会来和我为难的。

    过了片刻,雍王醒悟过来云,再过几天,就是本王的立储大典,你乃是功,可要来观礼啊。”

    我自然是欣然答,又问道:“下,您立储之后就可以正式监国了,您可有什么安排么?”

    雍王道:“本王已经禀明父皇,原中书令韦观因为涉嫌谋逆,已经不能担任丞相之职,父皇想要侍中郑瑕升任中书令,本王已经同意,父皇也同意子攸担任尚书右仆。”

    我拊掌道:“下果然圣明,子攸先生虽然是相辅之才,可是若是现在进中书省,毕竟资历还浅,而且现在朝野上下人心不稳,郑侍中德高望重,接掌中书令就可以镇住局势。而尚书左仆也是相辅之一,而且现在的尚书令本是一个懦弱之人,子攸担任尚书左仆就可以在尚书省放手而为,尚书省直接管辖六部,下正可以趁机重整六部,等到过几年,子攸先生就可以进中书省了,不过这样一来,侍中一职由何人担任呢,这个职务需得一个严刚敢谏的人担任。”

    李贽笑道:“随云果然明白其中深意,郑侍中出掌中书令,正是众望所归,新任侍中,本王已经有了打算,已经决定由魏国公程殊担任。”

    我愣了一下国公?”脑子里泛起魏国公程殊那种总是有些神态慵懒的模样。

    石彧笑道:“正是,魏国公虽然平有些玩世不恭,可是为人却是忠直的,他作侍中,虽然是以武官转任文职,可是一来下也不想他老人家再上战场,另外也好让皇上放心。”

    我想了一想,果然魏国公果然是最适合的人选,想当初,凤仪门权势熏天的时候,此老也是敢仗义执言的一人,而且他和皇上关系密切,也是一个很好的中间人,可以避免郑瑕和石彧只见生冲突。

    雍王说得兴起,又道:“另外,大将军已经决定辞去官职,本王已经任命秦勇将军担任军统领,这样一来,父皇和本王都可以安心了。”

    我微微一笑,看来郑瑕、秦彝和程殊这些纯臣才是真正的常青树啊。

    这时候李贽突然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安地道:“不过有一件事,倒是本王愧对你了,本王曾向父皇请求为你和长乐赐婚,可是父皇担忧你体弱多病,不肯许婚,不过你放心,只要过一两年,你体好转,本王一定会再次请求父皇赐婚的。而且你也不用担心,父皇已经下旨加封长乐为宁国长乐公主,又为她建造府邸,看来父皇是不会着长乐另外嫁人的了,你们年纪还轻,再等一两年,定可以琴瑟和谐的。”

    我心中暗笑,早知道雍王会寻时间说出这件事,好劝慰我不可灰心,于是我作出怅然若失的神,接下来的谈论中,我似乎神思不属,说话开始有些混乱,最后雍王只好告辞离去。等雍王走后,我立刻找来小顺子,对他说,计划可以开始了。

    为了迅地稳定局势,策立太子的大典是在十月二十五举行的,当,雍王司马江哲因为受了风寒卧病在,没有能够参与大典。所以当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出城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想到我就在马车里面。早就换上了普通的青衫,我一边**着手上的折扇,一边想着是否会留下什么破绽。在雍王登上储位的时候离开是我早就做下的决定,一来是恩仇了了,留在雍王边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军政人才雍王边多得很,另外么,就是为了下着想,我在猎宫之变中锋芒毕露,不仅让慈真大师这些人心生忌惮,就连郑瑕、秦彝等人也不免心生寒意,我若继续留在雍王边,他们必定时刻担心雍王下用了我“毒”的计策,与其让他们因此怀疑雍王光明磊落的用心,我还不如离开的好,雍王这样的份,没必要留下一个宠信毒诡谋之士的影。所以我早就决定离开了,而雍帝不肯许婚,也是我离开的动力之一。

    所以我便趁着雍王府上下忙着雍王的册立大典的时候,先让小顺子接来柔蓝,然后趁着守备松懈的时候,在陈稹、寒无计等人的接应下离开了长安,一路之上,我已经安排了重重假相,绝对可以顺利的消失在人海之中。

    轻轻的抚摸着柔蓝熟睡的小脸,我叹了一口气,唯一的遗憾就是和公主有缘无份,如今的宁国长乐公主份尊贵,怎忍心让她和我流浪四海呢,何况可能我是不会再返回大雍的了。

    出了明德门,我想起当系缧绁,被雍王俘虏之后,押进长安的景象,不由微微一笑,虽然只有两年,可是长安在我心中留下的印象却是这样深刻,想来,我不论到了哪里,都会想着长安的风光吧。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小顺子的声音飘进来道:“公子,有贵人来送行了!”

    我一愣,我离开长安,除了我的属下之外,是无人知道的,怎会有人相送,掀开车帘,我的目光立刻凝固了,就在前面路边的长亭内,一个素衣女子立在长亭之中,云鬓高耸,披翠绿色的大氅,她边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秀雅女子,还有一个十几岁年纪的清秀少年。我惊呼出声,那三人竟是长乐公主,还有她边的周尚仪和小六子。这是怎么回事?我连忙在小顺子的搀扶下跳下车来,走进长亭之内,急迫地问道:“下,你怎会前来相送?”

    长乐公主幽怨地道:“若非小顺子相告,你是否就要从此远去,也不顾本宫一片深。”

    我尴尬地道:“下,从此以后,哲就是一个草民了,公主却是份尊贵,不说其他,只是这宁国两字的封号,就可以让公主一世荣耀了,我——”

    长乐公主伸出纤手,捂住了我的嘴,嫣然道:“本宫不管什么荣华富贵,本宫只知道对于大雍已经再无亏欠,父皇母后体康健,而且皇兄也会恪尽孝道,若是你不嫌弃,我愿随你离去,从此平淡度,做一对民间的恩夫妻。”

    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狂喜,我不是没有想过可以带着长乐远走高飞,可是皇上的加封却让我退却了。宁国长乐公主的封号,并不是随便得到的,凡是皇室的女儿都可能得到公主的封号,可是这封号都是只有两个字的,而宁国两字封号是因为长乐公主立下平叛大功才加封的,历代以来得到这样的封号的公主不过寥寥数人。所以我放弃了,没有想到长乐公主愿抛弃这样的殊荣,随我远走高飞。

    上前一步,握住长乐公主的素手,我说道:“下,承蒙你青睐,哲感激不尽,虽然哲不过一介草民,定会让公主得到幸福的。”

    长乐公主玉颜之上一片嫣红,她低声道:“我若是不相信你,又何必恬颜相从呢?不过你也不要叫我公主下了,我名李贞,以后你就叫我贞儿吧。”

    我心中只觉得柔万缕,低声道:“贞儿,我定然不会负你。”

    长乐公主想到多年来的苦恋,终有今,不由眼圈一红,扑进了我的怀中,我一手紧紧的抱住长乐公主的躯,眼睛却是感激地向小顺子看去,若不是他自作主张,只怕我真的要孤终老了。小顺子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我搀扶着长乐公主上了马车,周尚仪和小六子则上了后面的马车,他们都对长乐公主忠心耿耿,而且也不想因为丢了公主受责罚,所以就同行了。

    马车再次出了,我握着长乐公主的纤手,只觉得满心欢喜,老天,终究是眷顾我的,让我在失去飘香之后,得到这样的知心侣。至于皇上和雍王会有什么反应,我早就顾不上了,反正我也不大算再回去那钩心斗角的官场了。

    正式册立为太子的雍王回到王府,很快就得到了江哲失踪的消息,匆匆赶到寒园,只见所有的侍卫都被迷药制住,园内所有雍王赏赐的玩赏之物都被封存起来,一介不取,所有文书信件都列出目录,有的注明收藏何处,有的注明已经焚毁。而在书案之上,留有江哲的一封书信。李贽打开之后,只见上面写着一七绝小诗。

    “腰佩黄金已退藏,个中消息也寻常。世人识寒园客,只是江南读书郎。”

    李贽叹了一口气,坐倒在椅子上道孤还是不能让你心服口服么?”

    这时候夏侯沅峰开口道:“下,有一个消息或许会让下开心的?”

    李贽扬眉表示疑惑,夏侯沅峰含笑道:“刚才臣得到江大人出走的消息,就让人去探听了一下,好像长乐公主今天出宫去了,而且公主只带了周尚仪和一个小太监随行和一些侍卫,可是这些负责保护的侍卫已经回宫请罪了,因为他们被人制住了了,好不容易才脱回来报告的。公主下也失踪了。”

    李贽眼睛一亮是说长乐跟随云私奔了。”

    夏侯沅峰恭敬地道:“臣不敢妄断,不过下,若是公主一直没有消息,应该就是跟着江大人一起走了。”

    李贽大笑道:长乐总算是有魄力,只要随云成了孤的妹婿,孤就放心了,迟早他会回来的。”皱了皱眉,又道:“不过父皇那边恐怕会怒的,我得快进宫劝解一下。”

    这时候石彧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下,边关军报,龙庭飞率军出明水关,攻入镇州,军紧急。”

    李贽剑眉一挑然来了,立刻传旨,本王要亲自迎战。”

    石彧断然道:“下,这不行,从前您是带兵的亲王,自然可以领兵作战,如今你是国之储君,又负有监国之责,如今国内局势还未平定,下必须在京中掌控大局,否则就是因小失大,而且下也不能再以涉险了,下的份已经不同了。”

    李贽眉头紧锁,份的变化让他有些不适应,一时之间陷入了苦恼之中,除了自己还有谁能领兵作战呢,大雍多得是将才,可是要选一个能够抵挡龙庭飞的帅才,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看到旁边桌案上江哲的留书,他苦笑道:“随云,你怎么在这个时候离孤而去呢?”

    这时候,夏侯沅峰突然道:“下,信后面好像还有字。”

    李贽一愣,上前拿起信笺,果然背面还有一行小字,写道“北汉必然趁机兴兵犯境,可为帅者,唯有齐王李显,下诚心相请,齐王下必定俯听命。”

    李贽拿着书信,愣了半晌,神色变化万千,良久没有说话,这时候,一个侍卫奔来道:“下,诸位大人已经在大等候下前去议事了。”

    李贽清醒过来,微微一笑这就去了,传孤的谕令,这寒园从此以后封闭起来,不许任何人擅入,园中的仆人都留下来,好好打理这里的一切,不可懈怠。”说罢,李贽一甩袍袖,向外走去,还有大事等待他去处理啊。

    这时候,已经是深秋时分,明月在天,清风满园,李贽走在寒园之中,心中却满是一派豪,北汉,南楚,等着吧,我大雍铁骑很快就会来了。

    ——————————————————

    第三部至此告一段落,江哲也归隐江湖了,结尾或许有些仓促,可是我已经尽力了,毕竟我不大擅长写感戏,希望大家能够满意,不过这本书并不会就此终结。接下来我会休息两周时间,然后开始更新第四部北汉烽烟,希望大家在我停笔期间,不要吝于表书评,不妨提出一些建议,我会常常上来加精看书评,如果觉得那位读者的建议合理,我会采纳的,纸短话长,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是多谢读者的支持和护了。

    ——随波逐流于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