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情深似海

    <---凤舞文学网--->    今天修改了前面一些章节的细节部分,或者是原来忘记写了,或者是觉得有以新文完了,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重新看一下

    第三部二十四章至三十四章,虽然修改的不是特别多,可是我觉得能够解决很多读者心中的疑惑。--凤舞文学网--

    —————————————————————————————

    晓霜之中,谈判正陷入僵持之时,站在龙椅一侧保护雍帝的小顺子略一皱眉,毫无征兆地飞而起,凤仪门众人只道他要偷袭,几乎是同时上前一步,就要起进攻,而保护雍帝的侍卫和武林高手都在心中抱怨小顺子鲁莽急躁,只得略略后退,缩小了保护圈,眼看混战就要爆,谁知小顺子却向龙椅之后那扇上面绘着山河地理图的锦绣屏风扑去,屏风后面是通向暖阁的宫门,秦彝早就令人将那扇宫门锁上,再加上大军早已经将晓霜重重包围,所以也无人留心那里的动静。可是就在小顺子向那里扑去的时候,一道耀眼的剑光闪过,锦绣屏风被剑气撕裂,一个青色影电而来,正被小顺子截住,两人凌空交手,仿佛苍鹰夜隼,盘旋往复,那青衣人不过数招就已经形迟缓,被小顺子一掌击中,只听那人一声闷哼,从半空中坠落,这时,纪贵妃目光一闪,纤足飞踢,一柄落在地上的单刀被她踢到了那人下,那人在空中一个翻,右足点在单刀之上,借力飞起,轻飘飘的落在凤仪门剑阵之侧,青衣人目光冷的看向小顺子,冷冷道:“想不到我韦膺一番苦心,竟被你这阉奴破坏。”

    却原来韦膺觉雍王进攻猎宫的时候,丝毫没有犹豫就直接赶来晓霜,可是到了之后,他现李寒幽等人正在强攻正。韦膺心思灵敏,知道自己就是加入也没有什么用处,于是绕到正后面。原本为了防止有人从后面刺杀,正后面的处处都有机关,将出入口全部封闭起来。若是旁人绝没有办法在一时半刻之间进去。可是韦膺出丞相之家,自己又是高官,他曾经在工部任职,曾经私下偷阅过皇家各处宫的建筑图,而且他对宫室营造本就颇有经验。所以不过花了两拄香时间就进入了宫中。等他用上削铁如泥的宝剑轻轻破坏了宫门,躲在屏风后面最接近李援龙椅的位置的时候,却又苦恼地现,凤仪门还没有冲进正,李援边有冷川和几个武功不错的侍卫保护,他若是出手,绝对没有办法一举成功,只得暂时隐忍下来。直到方才因为雍王等人到来,而凤仪门几乎所有幸存的人都被困在中,因此冷川等人全神贯注地提防着这些凤仪门弟子铤而走险的时候,他才觉得找到了好机会,准备一举擒下雍帝。谁知他杀机才动,就被小顺子现,而且抢先出手,将他了出来。

    韦膺受业于凤仪门主,对于刺杀本是颇为擅长,当初他就曾经在朱雀门前刺杀过侍中郑瑕,可是他毕竟不是经百战的绝顶刺客,行动之际不免露了一丝微弱的杀气,被武功高强,感觉灵敏的小顺子察觉。此刻,他秀雅的脸庞上满是狰狞之色,若是挟持了李援,无论他提出什么条件,李贽也不得不屈从,他们就可以安然脱了,想不到大好的机会却被小顺子破坏无遗。

    见此景,雍王等人都是又惊又喜,若是李援被挟持,那么只要凤仪门提出的要求不是太过分,他们都不得不接受,否则雍王难免给人留下借刀杀人的话柄,这一点在如今,雍王拥有大义名份之后,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因此看向小顺子的目光都是感激的神色。

    小顺子却对众人感激的目光视若不见,心中只在想着猎宫已经平定,那么公子怎么还没有消息。正在盘算的时候,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一个将领匆匆跑了进来禀道:“启奏陛下、雍王下,齐王下和天策帅府司马江哲江大人求见。”

    李贽和小顺子都是大喜,李贽也顾不上齐王怎会出现宣他们进来。”话音一落,才想起父皇也在,连忙向上面一揖,表示谢罪。此刻李援却也十分欢喜,虽然他对江哲和长乐公主之事不表赞同,可是正是江哲的计策,才召来了勤王之军,刚才他又被小顺子所救,所以他也没有不满雍王的行为,反而高兴地道:“正是,快宣他们进来。”

    没有多久,齐王脚步沉重的走了进来,两个侍卫搀着江哲跟在他后。--凤舞文学网--虽然直到晓霜前才下轿,总共走了不到百步路程,江哲的面色已经是苍白如纸。雍王一见心中大痛,不过两三不见,江哲却已经是病骨支离,两鬓竟然星霜斑斑。李贽连忙上前伸手相搀,眼中含泪道:“随云,都是本王害你如此语不成声,竟然再也说不下去。

    我自然知道雍王为何这样伤,事实上昨我在铜镜之中看见自己的容貌,也是大吃一惊,现在我可是相信了一夜白头之说了,不过幸好,我不过是添了几缕白罢了。倒是小顺子一见我如此憔悴,立刻面色铁青,再也顾不得什么皇上和凤仪门,飞扑到我边替我诊脉。这一年多来,他已经开始学习医术,虽然还不能独自开方,可是诊脉和针灸倒是已经有了几分火候,这可能和他内力高强、心思细密有关。我可不敢看他越来越皱紧的眉头,向前望去,只见长乐公主面上露出惊骇之色,望着我的目光满是痛惜关切,若非是她生端庄贞静,再加上长孙贵妃轻轻扯住了她的衣袖,只怕已经是忍不住要走下御阶了。我露出温和的笑容,劝慰的看了长乐公主一眼。向上施礼道:“臣江哲叩见陛下。”

    这时神色有些茫然的齐王才在边侍卫的提醒下上前施了一礼道:“儿臣叩见父皇。”

    李援看了齐王一眼,目光落到秦铮上,微微皱眉,这时颜贵妃神色惊惶地看向李援,李援叹了一口气道:“显儿,今之事真相未明,你先退到一旁,若是你没有谋逆之举,想必你二哥也不会责怪你。”

    李贽看了李显一眼,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弟先到一旁休息,待我平乱之后再和你慢慢叙谈。”一边说着话,李贽一边做了一个手势,一个伶俐的侍卫连忙去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放到我边,我用请示的目光向上望去,雍帝点点头,示意我尽管坐下。我又施了一礼,这才坐下,擦擦头上的冷汗,笑道:“臣体弱多病,让皇上见笑了,下也不用担心,臣幸得齐王下延医救治,命已经无碍。”

    李贽心中一动,看向李显的目光多了几分柔和,李显却是目光呆愣,只是看向秦铮,秦铮却是低着头,看不清神色如何,只是不时有几滴晶莹的水珠坠落地上。

    李贽神色雍容地道:“父皇,这些事我们慢慢再说,还是先将这些叛逆擒住才是,韦膺,李寒幽,你们犯上作乱,罪在不赦,若是束手就擒,父皇**在你们年轻无知的份上,或者还可法外施恩,否则你们都有亲朋好友,难道不怕族诛之祸么?”

    听了雍王的喊话,我微微一笑,目光一转,看到了站在雍帝边,一脸忠心耿耿的夏侯沅峰和站在长乐公主之侧,虽然手拿佩剑,却是神色木然的秦青,不由想起我初入大雍朝廷参加的那场盛宴,这三人被并称青年俊杰,可是历经大浪淘沙,却成了今状。

    韦膺在江哲一进来就心中烦恼,他比凤仪门那些眼高于顶的女子更加看重江哲的才智,所以在宁愿得罪长乐公主也要搜查含香苑,不知怎么这人一进来,他心中就生出不祥的预感,为了摆脱这种感觉,他冷冷道:“雍王下何必说的冠冕堂皇,下想夺取皇位已非止一,谁不知道这位江司马就是下的智囊军师,太子下本是储君之尊,如果不是雍王你咄咄人,太子何必行此不得已之事。昔汉武帝一代明主,只因存了废立之心,以至太子在忠臣辅佐下不得不谋反,虽然太子最后死,可是武帝却作思子宫与归来望思之台以怀**太子。今我等虽然落败,可是下难道不是也想趁机夺取皇权么,只怕今之后,皇上就会被你软宫中,若不杀了我们,恐怕下会担心难以堵塞天下悠悠众口吧?”

    我见韦膺言辞犀利,雍帝和其中众人面上都带了犹疑之色,便扬声道:“韦大人此言真是颠倒黑白,太子下虽然是储君之尊,却是失德败行,朝野谁不知晓,雍王下功高盖世,虽然因为长幼有序,不能继承大统,可是下从无嫉恨之心,反而是殚精竭虑,为大雍社稷呕心沥血,原指望太子下宽厚仁德,善待功臣手足,我家下也就愿屈为臣。可是太子下只知妒贤忌能,屡屡加害雍王下,更是贪酒色,为所为,君子耻以为伍,小人逢迎鼻息,如今更是犯上作乱,全无君臣父子分,更是矫诏相召,意图加害我家下。若非下仁德感天,众位将军侠士舍生忘死,早已经死猎宫。如今下奉陛下密旨,率大军前来勤王,此是顺天应人之事,尔等叛臣,不思悔改,反而意图离间陛下父子,真是万死难赎其罪。”

    韦膺怒道:“江司马,你虽然是雍王宠臣,可是官职卑微,这大之上哪有你说话的地方,想当初,你是南楚状元,翰林学士,南楚两代国主以及德亲王赵珏待你皆有深恩,可是你枉读圣贤之书,为了苟全命,投降王,为他出谋划策,设下无数诡谋,太子忠厚,误入你彀中,以至今败名裂,像你这种不忠不义的2臣贼子,还敢人前出言,我等举义旗,清君侧,虽然落败,却也不是你这种小人可以诬蔑凌辱的。”

    我面上露出讥诮之色,挥手阻止了雍王想要出口的怒喝大人,当初江某受南楚君恩,却投降大雍,这2臣之称我认了。可是自古道,君不正,臣投外国,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江某在南楚也有微薄功劳,也曾上书直谏,可惜主上不纳忠言,将我贬斥为民,在我归附大雍之后,南楚又遣刺客来袭,说起来,是南楚弃我在先。雍王下不嫌弃江哲无能之人,解衣推食,哲纵是铁石心肠,又怎能弃之不顾。哲入下幕中,常年卧病,不能为下分忧解劳,可是下却从无嫌弃之心。雍王下有伯乐心肠,礼待天下贤士,江某不过是马骨一般,王仍以重礼优待,所以江某甘心这2臣之名,死而不悔。可是这贼子二字,江某却是愧不敢当。韦大人,令尊为丞相,领袖群伦,韦大人你少年中举,一三迁,晋升之,天下罕见,未至而立之年,已经在中枢,相阁之位迟早是大人囊中之物,可是大人不**君恩深重,勾结叛逆,挑唆太子不顾君臣之别,父子之,犯上作乱,这贼子二字,除了韦大人你,还有何人可以承当。”

    我的声音刚落,中响起喝彩之声,魏国公程殊高声道:“江大人,你说得真是痛快,老程是个粗人,早就想痛骂这小贼一顿,只是俚语粗俗,不敢君前失仪罢了,韦膺,你这贼子背弃皇恩,早该千刀万剐,才是不配在这大之上说话呢。”

    韦膺面色一时铁青,一时潮红,他心中后悔不该忘记江哲此人言辞如刀,当年此人在蜀中一曲新词,迫使蜀王自裁,在大雍新华宴之上,更是将秦青的攻讦化为乌有,自己怎会如此糊涂,和他在口舌上争起高低来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正想绕过这个话头继续谈判,突然谢晓彤的躯开始摇晃,然后是秦铮、李寒幽等人,一个个凤仪门弟子开始摇晃、软倒,只有萧兰和风非非虽然神色惊慌,却没有软倒,韦膺大惊,他知道若是凤仪门这些帮手出了问题,那么自己绝对没有挟持皇上的能力,没有了投鼠忌器的顾虑,自己这些人马上就会死无葬之地。

    虽然上之人除了大雍君臣就是军令森严的将士和功力精深的武林高手,因此无人慌乱惊叫,可是眼中都流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一些不够深沉的人脸上也露出惊容,面面相觑。我却疲惫地道:“下,大事已成,可以动手了。”

    雍王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震惊,可是也顾不上问我,挥手就要下令将所有叛逆全部擒拿。

    李显自从站到一边之后,他的目光就一直盯着秦铮,秦铮却是始终不肯抬头,两人浑然忘了周围的一切,直到秦铮也软倒在地,李显才惊叫一声,就要举步上前,却被边的心腹侍卫拉住了,那个侍卫低声道:“下不可授人以柄。”李显不得已收住了脚步。

    就在雍王挥手下令,在冷川率领下,十几个侍卫向韦膺三人扑去的时候,突然间一声巨响,泥沙碎木和金色绿色的琉璃瓦片纷纷而下,大顶上已经穿了一个大洞,白影闪动,直堕而下,伴随着一声如同凤鸣九天一般的轻啸,直向雍帝李援扑去。众人大多都被那啸声震得心旌动摇,只觉得周无力,全无阻止之力。只有冷川和小顺子同时一声怒叱,飞拦截,两人都是影如电,全力出击,谁知那白衣人衣袖一拂,冷川和小顺子都被那激的劲风震得踉跄后退。不过冷川和小顺子都是跻绝顶高手的人物,那人虽然一举将两人退,却仍然是度缓了一缓,就在这瞬息之间,雍帝边的侍卫和武林高手都各自施展绝技拦阻,可是一声龙吟,那人手中多了一柄长剑,只听见十几声脆响,那些护卫雍帝的高手都被那人刺中,更有一人被那白衣人一剑斩去了级,鲜血四溅,九级御阶,成了血腥屠场。那人瞬息之间,已经到了雍王面前。长孙贵妃和颜贵妃早就吓得不能动弹,可是就在那人出剑斩杀侍卫的时候,两人不知哪里来得勇气,一起向李援扑去,长孙贵妃离得近些,扑到李援上,将他要害挡住,颜贵妃虽然慢了一些,可是她张开双手,挡在李援和长孙贵妃之前,那人似是微微一愣,长剑指在颜贵妃口,却没有刺下去。这时,长乐公主和李显同时惊叫道:“父皇、母妃!”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向那人望去,那人形婀娜,一雪衣,青丝如墨,一条雪白的丝巾掩住了大半面庞,那人长剑虽然只是指着颜贵妃,可是众人却都觉得只要她一剑刺下,皇上和两位贵妃都别想保全命,都是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就在这时,内突然响起了剧烈的咳嗽声,那雪衣人虽然威势如旧,可是不知怎么人人都觉得她的杀机似乎少了几分,不由心中一宽,应声望去,想看看是谁想出这个法子摆脱刚才的僵局,一看之人,不由都是一声惊呼。只见江哲用一块雪白的绢帕捂住嘴,咳嗽不止,转瞬间,那块绢帕已经渗出了殷红的血迹。却是江哲被那刺客啸声中蕴含的内力所伤,正在咳血不止。

    小顺子目中闪过冷电一般的寒芒,面上的严霜更加凝重,他飞回到江哲边,取出一粒黄色蜡丸,剥去腊衣,露出雪白的龙眼一般大的药丸,顿时满都洋溢着沁人心脾的药香。小顺子将药丸塞到江哲口中,过了片刻,江哲神色渐渐平和,也不再咳血,他用丝帕想擦去唇边的鲜血,可是那块绢帕已经是被鲜血浸透,竟然无法再用。

    这时,站在御阶之上的长乐公主缓缓向下走来,她若想走下御阶,必然要经过那雪衣女子的旁,所以李援和长孙贵妃同时惊叫道:“贞儿,不要胡来。”

    可是长乐公主却是仿佛没有听到一样,缓缓的走过那雪衣女子边,两来的忧虑和难以入眠,让长乐公主的花容带了几分憔悴,可是此刻她那失魂落魄的神却是那样惹人怜。她慢慢走到江哲边,单膝跪下,拿起手中丝帕就要替江哲擦拭血迹,可是一拿起来,才觉那块丝帕已经被她在焦急中扯坏了。她眼睛微眨,晶莹的泪珠坠落在月白的凤裙上,她眼中一亮,用力撕扯裙袂,裂帛之声在中清晰可闻。终于,她撕裂一块月白的锦缎,然后轻轻的替江哲擦去面上的血迹。然后,长乐公主低下螓,伏在江哲膝上,轻声哭泣起来,一时之间,大之内鸦雀无声,只听见长乐公主强自压抑的啜泣之声。

    我服下那粒桑先生千叮咛万嘱咐托付给小顺子的“九转护心丹”,知道自己的小命终于再次保住了,可是长乐公主的举动却让我完全的呆愣住了,一直以来,我对长乐公主都是怜惜多于慕,可是这一刻,我真真切切的感觉到长乐公主对我的一片痴心,不由心中生出万缕柔。我也顾不得什么君臣礼法,男女之别,伸出手去轻轻抚摸她的秀,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我清楚的知道,这个女子,已经占据了我心中一个重要的位置。

    中众人都是深吸了一口冷气,长乐公主拒绝了雍帝所选驸马之后,不是没有人猜测过她可能有了意中之人,凤仪门和太子也曾经散布流言,不是没有人听说过江哲和长乐公主彼此钟的流言。可是这两人,一个深居简出,一个贞静自守,几乎是没有任何见面,所以众人大多只当作传言罢了。可是眼前的景却让他们第一次相信了那个传言,可是奇异的,人人都没有觉得这两人违背了礼法,反而心中生出强烈的同和怜惜。

    这时,那个雪衣女子收起长剑,缓缓转过来,白色的面纱之上,那一双璀璨如寒星的眼睛轻轻一转,中人人都觉得那女子正望着自己,那冰寒刺骨的目光仿佛一记重锤敲击在心上,都不由后退了几步。

    李贽深吸了一口气仪门主芳驾至此,本王不胜荣幸,但不知门主有何指教。”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