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晓霜鏖战

    <---凤舞文学网--->    巨变生,凤仪门如今的弟子多半都是凤仪门主在这十多年调教出来的,当年随着凤仪门主出生入死的那些弟子大半都已经死在战场上,或者仍在门中隐修,这次政变因为凤仪门主的决定,她们并没有参加。--凤-舞-文-学-网--李寒幽这些人,武功才智虽然都不错,却是没有受过太多的挫折,一时之间都是手足无措。眼睁睁的看着猎宫的防线被撕破。可是纪霞却不同,她曾经跟着李援转战天下,立刻就明白了现在的处境,也不和李寒幽等人商量,就一声长啸,如同凤鸣九天,这是凤仪门召集弟子的信号。李寒幽也立刻明白了纪贵妃的意思,如今勤王兵到,到么凤仪门所动的政变已经到达,那么唯一的生路就是挟持皇上突围。所以她高声道:“攻进去,一定要抓住皇上。”

    听到她的喊声,秦彝和程殊同时退后一步,李寒幽正要闯进中,但是一缕柔的掌风迎面而来,李寒幽正要抵挡,心中一动,翻退出,那人随后走出门,虽然穿着侍卫服饰,可是相貌清秀,一双眼睛寒如冰雪,正是已经突围离去的邪影李顺。

    李寒幽心中一震,不由后退了几步,看见了一些穿着夜行衣的人跟在李顺后面走了出来,个个神完气足,步履矫健。李寒幽心一横,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她高声道:“两位师姐,众位姐妹,我们一起上。”燕无双和谢晓彤同时按剑上前,那些凤仪门女剑手也齐齐拔剑上,眼看大战就要开始。小顺子冷冷道:“你们也想和闻紫烟泉下相会么?”这一句话充满了杀气,如同三九寒冬一般肃杀,说话的时间也恰到好处,李寒幽等人虽然也隐隐猜到闻紫烟可能不幸,可是这个消息还是让她们心中一惊,不由手上一缓。就在这瞬间,那些黑衣人已经稳稳守住了门。李寒幽目光一闪,心中懊恼,现在已经没有了战决的机会,只得提剑上前,杀向门。这时,晓霜宫墙外已经听到了厮杀的声音,而晓霜门前已经打得如火如荼。虽然凤仪门女剑手的战力强大,可是门狭小,剑阵施展不开,更何况对面还有李顺这样一个高手,一时之间虽然占据了上风,却是不能攻进门。这时候另外一处偏门推开,秦铮搀扶着面色惊慌的窦皇后走了出来。

    秦铮听到外面的喊杀声,只觉的如坠冰窟,她想起了毫无自保之力的齐王还在宣华苑,想起了政变失败之后的下场,一时之间忘记了如何动作。

    这时,外面传来清啸声,纪霞一皱眉道:“秦铮,还不去接应她们。”秦铮这才如梦初醒,带着一些女剑手冲向宫门。

    就在雍王开始攻击猎宫的时候,玉麟也是一片混乱,李安魂飞魄散,抓着萧兰问道:“妃,快救孤一命。”萧兰心中也很慌乱,这时候他们听见了纪霞的啸声。萧兰无计可施之下,便拽住李安向晓霜冲去,这时候,雍王的军队还没有冲进来。但是等到他们到了晓霜的时候,秦勇亲自指挥的一支铁骑已经和守卫这里的军厮杀起来。萧兰心中一慌,便要冲进晓霜。可是秦勇深知里面的内应压力已经很大,若是让萧兰进去只有坏处,所以下令用弓箭和人墙将他们死死挡住。李安只见前面血横飞,边羽箭纷飞,吓得魂不附体,大喊道:“我投降,我投降。”这时候他已经顾不上什么份了,就差没有跪倒求饶了。跟着萧兰她们一起过来的还有太子边的侍卫,他们或者贪生怕死,或者早就对太子不满,此刻一见太子如此窝囊,都再无丝毫战意。有的高喊着投降退到一边,有的抛下一切向外溜走。没过多久,太子边就只剩下凤仪门的人了。而秦铮虽然已经出了宫门,却被挡住,无法接应萧兰等人进去。

    这时候,四周开始渐渐沉寂下来,进入猎宫的大军奉了雍王命令,因为宫中有很多被软的朝中官员,各处若是没有反抗,就牢牢围住,此刻除了晓霜之外已经没有强力的抵抗了。

    萧兰扯着太子奋力拼杀,可是周围的军却越来越多,那些女剑手虽然厉害,可是她们都只带了一柄长剑,那些擅长沙场厮杀的大雍将士,用长槊远远攻击,她们陷军阵当中,只能自保罢了。此刻萧兰从没有这样后悔,若是不带着李安,她早已经闯进了晓霜了。--凤舞文学网--

    当猎宫初步平定之后,得到战报的雍王赶到晓霜的时候,正看见萧兰和凤非非一左一右护着太子,她们边都是大雍将士和凤仪门女剑手的尸体,两人已经是花容惨淡,眼看就要丧命。李贽看到李安蜷缩在地上,全无一丝皇家仪态,便是一皱眉,幸好那些将士都没有向李安下手,看起来除了上沾染的鲜血之外,倒是没有什么伤口。李贽高声道:“凤仪门叛逆听了,若是束手就缚,还可有一线生机,若要顽抗,别怪本王无。”

    凤非非抬头看去,属于自己一方的军已经马上就要支撑不住,而这时,在宫门处苦战等着接应自己的师姐妹也已经支持不住,若是不趁现在冲进晓霜,那些如狼似虎的军士已经开始冲进晓霜去了,心中一狠,提起李安将他当成兵器在前面挥舞,她心想既然那些军士不敢攻击李安,那么自己不如用他阻上一阻。果然,她这一手让那些将士不敢向她攻击,不得不被她开,转瞬之间晓霜外凤仪门仅剩的两个女子就冲到了宫门前。

    事关太子命,秦勇可不敢作主,虽然太子叛乱,可是要杀要剐也是皇家之事,还轮不到秦勇作主,所以他的目光看向雍王,等他下令。

    李贽心中怒火熊熊,凤非非的作为让他恨得咬牙切齿,虽然对太子,他也是十分痛恨和鄙视,可是无论如何,那是他的兄长,本来想下令将三人乱箭死的他终于改了主意,这三个人就是进了晓霜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怎么也不能让自己的兄长在这种况下死去,皇子自该有皇子的死法。所以他没有作声,任凭那三个人冲进了晓霜宫门。

    萧兰三人虽然进了晓霜,可是随着她们后,秦勇也已经指挥着麾下将士冲进了晓霜,这时,在纪霞、谢晓彤、李寒幽三人和二十多个凤仪门女剑手的攻击之一,虽然有小顺子等高手死命拦阻,可还是被迫退入了正之中。

    李援在秦彝、冷川等人保护下坐在龙椅上,长孙贵妃、颜贵妃和长乐公主都避在宝座之后,被侍卫护着,当凤仪门众人冲进正之后,小顺子等人都不再恋战,迅退到宝座之前,摆开了坚守的阵势。而在李寒幽等人后,那原本已经被双方争斗破坏的稀烂的几扇门也被冲进晓霜的将士彻底撞碎。李寒幽等人围住了李援等人,而她们外面则是投鼠忌器的雍军将士,若是引起混战,虽然凤仪门众人必定被擒杀,可是若是李援、两位贵妃和公主不小心受到一点儿损伤,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吃罪不起。一时之间,大之内一片寂静,每一个人都不敢大声喘气,内气氛十分沉闷。

    这时雍王排众而入,他冰冷的目光在凤仪门和李安上掠过,对着李援施礼道:“父皇,儿臣救驾来迟,往父皇恕罪。”

    李援欣慰地道:“贽儿你安然无恙,秦将军,你尊奉朕的密旨前来勤王,朕心甚慰。好了,你们不用管朕,给朕将这些叛逆全部杀了。”

    李贽苦笑,李援这样说,他可不能这么干,连忙道:“父皇不用担心,现在这些叛逆已经陷入罗网,请父皇保重体,等到儿臣将她们擒拿之后,交给父皇处置。”

    李寒幽冷冷道:“雍王下也不要太得意,虽然我们落败,可是皇上和太子还在这里,若是下想趁机弑父杀兄,那自然是可以下令进攻,到时候正好铲除了障碍,顺理成章的继承皇位,若是不然,还是和我们好好谈谈吧,也好保住你的父兄。”

    李贽也知道需得如此,可是他很厌烦李寒幽的作为,目光在凤仪门众人上转了一圈,最后还是落到纪贵妃上。他微微一笑道:“不知道贵妃娘娘有什么意见,若是太过苛刻,只怕就是父皇和本王答应,这些将士也不会答应,叛上逆伦大罪可是诛灭九族之罪,若是本王太过放纵,引起朝野清议,只怕会贻笑天下。”

    纪贵妃眼神从迷蒙变得森,她冷冷道:“若是要诛九族,皇上和雍王你不也是罪责难逃,现在说什么清议都是废话,只要下放开一条生路,我们自然不会伤害皇上。”

    雍王目光一闪道:“本王若是现在让开一条出路,你们真的肯就这样走么?”

    纪贵妃一滞,若是这样出去,若是雍王反悔,自己这些人岂不是自陷死地,什么千金一诺,她可是丝毫不信雍王不会落井下石。这时候李寒幽突然冷冷道:“这有何难,若是下放开大路,再让长乐公主做人质,不就是两全其美了么?”说罢,充满杀机的目光看向长乐公主,她也是冰雪聪明,李援所说的密诏和夏侯沅峰的背叛自然是秦勇率军前来平叛的原因,可是这密诏是如何落到夏侯沅峰的手上的呢?想来想去,只有长乐公主派人出过晓霜,眼看荣华富贵成了泡影,李寒幽已经将长乐公主恨透了。更何况,虽然李寒幽也有公主的份,可是和真正金枝玉叶的长乐公主比较起来,虽然她自负才貌双全,可是心中却总是有些忌惮和嫉妒,所以她才会提出以长乐公主为质。她虽然是私心自用,可是凤仪门众人听了却都觉得是个好主意,李援对长乐公主的宠人所共知,果然是最好的人质人选。

    李援和李贽却都大怒,他们都因为南楚和亲之事对长乐心存愧疚,怎忍心让她做人质,所以异口同声地道:“不行。”这句话以说出口,中局势陡然紧张起来,可是李援和李贽父子四目相对,却都觉得父子两人的心从未像这一刻这样接近。可是李贽看着那些凤仪门弟子面上露出的不肯妥协的神色却是头疼起来,不由心道,我让人去找江哲,怎么还没有找到,若是随云在此,或者会有什么好法子解决现在的事吧?

    雍王在入宫之前就已经安排心腹去寻找江哲,江哲不畏生死,留在险地,运筹帷幄,逆转了大势,此刻李贽对江哲的感激已经到了极至,所以下令若是找到江哲立刻要来禀报,可是直到现在却没有消息,雍王早已在担心江哲的安危了。

    从雍王攻入猎宫的一刻起,我就被四个大汉死死的盯着,这几个齐王边最亲信的侍卫都很担心雍王会趁乱派人来伤害齐王,所以早就劝齐王暂避一下,可是却被齐王轻描淡写的拒绝了,他们无奈之下只有死死盯着我。

    这四个侍卫可是知道江哲在雍王心目中的份量的,心想万不得已就用此人做人质,只要等到齐王下见到皇上之后,下没有参与叛乱,到时候皇上就是再怎么责罚下,也不会伤害下的命的。

    过了一阵子,外面的喧嚣声渐渐沉寂下来,又过了片刻,有人重重的敲门,一个在宣华苑伺候的太监战战兢兢地前去开门。门一开,一队军士将这个太监推到一边,迅将宣华苑上上下下全部控制起来。一个青年将领大踏步走向正。齐王正负手而立,站在窗前,向外望去,那边正是晓霜的方向。

    这个青年将领行了一个军礼,虽然齐王也有叛逆的嫌疑,可是和太子不同,齐王在军中的威望也是很高,他的勇猛和直爽很得人心,而他虽然风流好色,又有喜新厌旧的恶名,但却没有抢夺人妻妾的行径,而且他府中姬妾虽多,可是却从来不会用严刑家法约束,凡是姬妾侍婢只要自己愿意,都可以要求出府嫁人,齐王不仅不会为难,反而会送上一份丰厚的嫁妆。

    齐王定下这个规矩的起因也是一段佳话,当初齐王府上有一个别人送来的舞姬,相貌十分秀丽,不过齐王宠幸了几次之后就没了兴趣,偏巧这个舞姬青梅竹马的恋人进了齐王府做侍卫,两人旧重燃有了私,却被另一个侍卫现,这个侍卫原想迫这个舞姬和他私通,不料这个舞姬坚持不肯,因此一怒之下向齐王密告。齐王果然召来两人问罪,问明实之后,下令将那个侍卫拖下去打了几十杖,当时人人都道齐王会将这一对恋人杖杀,却没料到齐王将那侍卫责打了一顿之后就将那个舞姬嫁给他为妻,然后又将这个侍卫推荐到下面做武官,反而是那个告密的侍卫被齐王赶出了王府,然后齐王就订下了这个规矩。有幕僚劝谏他说,这样未免有失尊严,谁知齐王笑道:“本王喜新厌旧谁人不知,这些女子在我王府之中独守空闺岂不可怜,不如将她们嫁了出去,也免得耗费本王的钱粮。”

    虽然很多持重的文臣因此对齐王多有诟病,可是军中勇士倒是因此对齐王更加戴,因为齐王常常召集军中勇士参加宴饮,宴中总是让边的姬妾舞姬前来歌舞行酒,不乏有被那些美女看中下嫁的例子。

    所以这个将领虽然奉命来收押齐王,但是倒没有什么太深的敌意。他高声道:“末将田隆奉雍王下之命,前来保护齐王下,雍王下有命,请下不要外出,以免为乱军所乘。”

    齐王转过来,他的面色苍白,可是神色却很安然,他淡淡道:“晓霜况如何?”

    那个将领一愣道:“末将不知。”这时他的副手走进来在他边低声道:“在偏之中有几个齐王的侍卫不肯缴械。”

    田隆看了齐王一眼,低声道:“这个还要我来教你怎么做么?”

    副将为难地道:“他们挟持了一个人,说是雍王司马江哲江大人。”

    田隆一惊,他能够被派来监押齐王,自然也是很得信任,所以他自然知道江哲的重要,雍王还特意吩咐众将,若是现江哲,一定要好好保护。警惕的看了一眼齐王,田隆道:“下,能否请下下令让属下不得抵抗。”

    李显微微一笑道:“本王想去晓霜,不知道将军能否作主?”

    田隆一脸为难,他可没有这个权力许齐王去晓霜,可是江哲又被齐王属下挟持,这可怎么办呢?这时外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道:“下,何必如此呢?”虽然明显中气不足,可是声音十分坚定。田隆和副将向外望去,只见一个青衣书生在两个齐王侍卫搀扶下缓缓走来,另外两个侍卫执刀相护,那书生手中拿着一块金牌,却是“如朕亲临”的金牌,本来现在这块金牌未必有用,可是金牌右下脚却有一行小字,写着“钦赐雍王李”,说明这块金牌乃是皇上赐给雍王的,所以无人敢阻拦。

    田隆立刻知道这个书生果然是雍王司马江哲,连忙上前见礼。

    我挥手让那两位将领退到一边下,如今大局已定,不可挽回,您又何必去晓霜呢?”

    李显淡淡道:“就是因为大局已定,我才要去看看,你应该明白,我的王妃在那里。”

    我摇摇头,有的时候齐王真的很是固执,想了一想,终于道:“下官要去晓霜,如果下不嫌弃,就和下官一起去吧。”

    李显面色一变道:“你的体什么状况,难道自己不清楚么,这个时候去逞什么能?”

    我微微一笑是我思夜想,想要见到的一天,怎能在这里苦苦忍耐,请下将轿子借给我一用。”

    李显神色变了又变吧,本王答应你。”

    田隆两人惊叫道:“下、大人,这个?”

    我举起金牌道:“雍王面前,自有下官承担罪责,与你们无关。”两人这才默然不语。

    就在这时,远处的旷野之上,一个白色的淡淡影仿佛流星一般迅捷,那方向直指猎宫,秋风吹过,一方白色的丝绢滑落在地,露出绢帕上面殷红的血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