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猎宫突围

    <---凤舞文学网--->    时,太宗佯攻向东,转而西南,幸得裴将军云接应,方突围而出,然叛军追袭百里,太宗数次险遭合围,幸得众将并义士拼死保护,方脱险地。--凤舞文学网--

    ——《雍史太宗本纪》

    就在雍王突围之前的一刻,军北营统领裴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就在自己的袍泽兄弟的重重包围之下,他只能孤面对敌人。

    轻轻叹了口气,裴云随手撕下一片战袍,裹住肩上的伤势,而在他对面,一个玉树临风、容颜如玉的青年——夏侯沅峰,正含笑而立,在他旁,是四个雪衣女剑手,其中一个女剑手的剑锋上还带着殷红的鲜血。

    在六人外面,夏侯沅峰一系的军将六人团团围住,而更外面则是忠于裴云的军,此刻双方正在对峙,夏侯沅峰不敢过于迫裴云,否则外面的军大怒之下,可能会让他们骨化泥,而裴云也不敢让自己的属下进攻,否则恐怕还没有攻入重围,就会让裴云先丧命了。

    夏侯沅峰笑道:“裴将军何必这样固执,您原本是齐王麾下,齐王下又是太子下的支持者,雍王对您的一些小恩惠怎如齐王下当的厚,若是将军悬崖勒马,下官保证,太子下和齐王下绝对不会为难将军。”

    裴云冷笑道:“本将军乃是大雍将领,不受乱命,我不相信皇上会下诏处死雍王,所以你夏侯沅峰还是不用徒费唇舌,谁不知道你和凤仪门都是太子一党,太子要谋逆作乱,怕是因为恶名昭彰,担心皇上废黜吧。”

    两个女剑手突然剑如电闪,交叉划过,裴云形一闪,夺过剑刃,另外两个女剑手恰好动,裴云手中的佩刀化作铜墙铁壁,五人落下,四个女剑手仍然是将裴云围在当中。夏侯沅峰再次扑上,耀眼的剑光绮丽无比,四名女剑手也再次动,裴云的武功本就和夏侯沅峰在伯仲之间,一时有些应接不暇,这时,外面的军同声高喝,夏侯沅峰露出苦笑,只得放慢了攻势,裴云这次勉强支持得住。

    就在这时,一个青色影瞬息间穿越重围,夏侯沅峰只觉得背心仿佛被鹰狼盯住,连忙侧退下,却仍然被掌风扫中脊背,一时之间无力反击,而青色影已经闯入了凤仪门女剑手的剑阵中心,裴云只觉得一道柔的掌风将自己送出了剑阵,这时,四个女剑手同声轻喝,剑光如雪,肆无忌惮的向那青衣人扑去。青衣人形闪动,一双空手将那四个女剑手狠辣绮丽的进攻压制住,斗了不到十招,青衣人,形闪动,令人目不暇接,然后传来四声惨叫,四个女剑手都是被青衣人击中要害,倒地亡,可是她们疯狂的进攻,也在那个青衣人的上留下了痕迹,他的青衫已经是下摆碎裂。

    小顺子皱皱眉,看看倒在地上的女剑手,这些剑手疯狂而狠辣,她们若是数人联手,威力更胜过李寒幽等人,看来,这才是凤仪门的杀手锏啊,他的目光落到夏侯沅峰上,杀气凝聚。

    夏侯沅峰心中一寒,此时他已经恢复了内力,连忙道:罢向外冲去。

    小顺子刚刚抬起手掌,裴云已经喊道:“李爷,现在不是时候,还是救援下要紧。”

    小顺子皱皱眉,没有说话,裴云也不拦阻,夏侯沅峰控制的军和大内侍卫都是精兵高手,没有必要在这里动手,若是被缠住,只怕就来不及救援李贽了,裴云可是很清楚,如果不是那边已经对雍王动手,夏侯沅峰是不会对自己出手的,更何况小顺子前来,不是为了求援,还会有什么缘故。

    小顺子匆匆对裴云说道:“韦膺是太子一党,假传圣谕,下要突围,要你接应。”

    裴云立刻下令出,他对猎宫的地势很清楚,又有小顺子引路,没多久,就看到了冲天而起的火光,也听到了杀伐之声。裴云看看后,在事之前,东营黄统领送来的新的布防图,将倾向自己的四千军分散在猎宫西侧,而夏侯沅峰那一千军却是集中在一起,当时裴云虽然心中疑惑,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所以尽管下了召集令,仍然只有两千多人来得及跟上自己去保护雍王,这点人马,能够保护雍王突围么,裴云忧心忡忡的想着。

    当裴云和小顺子赶到西南角门的时候,正是雍王被外面的军阻挡的时候。这个方向的军乃是秦大将军嫡系,东营军副统领孙定的辖区,孙定和凤仪门并无勾连,可是就在他布防之前,曾经有秦青将军的近卫拿着秦青的兵符前来颁下严命,今夜不论生何等变故,这个方向不许一兵一卒出去。所以虽然他们对雍王高喊太子谋反的事心中将信将疑,可是雍王既没有皇命,也没有秦大将军或者秦将军的手令,所以他们万万不敢让雍王过去。双方争执之下,成了不死无休的僵局。--凤舞文学网--雍王不过百余随从,就是再厉害,也难以通过军布下的防线。就在激战最酣的时候,雍王后,追击的闻紫烟已经可以看到影了。

    裴云也顾不上什么敌众我寡,高呼道:“下,末将裴云前来护驾。”

    雍王冷峻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若没有裴云的军,只怕是很难冲出宫门的。他高声道:“裴云,给本王杀开一条血路。”

    裴云高声领命,手一挥,众多军将雍王和近卫护在当中,向宫门冲去。

    闻紫烟一看到裴云就知道不好,影连闪,向雍王的方向扑去,她武功高强,当年又屡次赴过战场,所以避开了军的拦阻,很快就接近了雍王,这时,一道青影凌空扑来,闻紫烟一剑刺出,那个青影赤手像剑上抓去,闻紫烟大怒,这人也未免太过瞧自己不起,真力贯注在剑上,这时却听见一声脆响,她那把可以切金断玉的宝剑居然从中折断,闻紫烟一愣,那人已经一掌拍向自己的口。闻紫烟毕竟是心如铁石,已经用短剑刺去,这一剑乃是两败俱伤的招式,那人果然略略一滞,两人就在乱军之中交战起来。这时闻紫烟已经看清了那人面容,那人正是“邪影”李顺。闻紫烟精神一震,若是杀了此人,那么雍王边就没有可以依赖的高手了,所以她稳住心神,全力和李顺交手。这时,一个白衣女剑手抛过一柄长剑,闻紫烟顺手接过,然后凤仪门名震天下的疾风剑法终于全部展开,那越人体极限的快剑掩盖住了冲天的火光和交战双方兵刃上的血光,而李顺的影却是诡异非常,在剑光之中若隐若现。这场厮杀,若是平,自会有人惊叹折服,可是此刻,双方却都无暇顾及了。

    这时候,在荆迟、司马雄和裴云的冲锋之下,猎宫外面的军已经支持不住,杨统领虽然也是一员猛将,可是面对着大雍将领中若论武勇战略,皆可排在前三十位的三位将军,终于还是露出了破绽,战阵露出了一处薄弱的所在,雍王等人都是久经沙场的宿将,一眼看穿,荆迟高声大喝,马槊横扫,将阻拦去路的一命军将领斩杀,军更加是气势大弱,雍王趁机下令猛冲,千余铁骑就这样冲出了猎宫,在茫茫夜色中消失了影。就在这短短几拄香的时间,裴云麾下倒有将近半数的勇士倒在了猎宫围墙之内。这时,几个凤仪门弟子已经了过来,闻紫烟狠下心要将李顺留下。

    小顺子心明如镜,自己的武功虽然高强,可是在这些剑手的猛攻之下恐怕是得不偿失,而且那些军已经渐渐围拢过来,自己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想到这里,他的形突然诡异的滞留在空中,几个女剑手所料未及,剑势不由露了破绽,小顺子已经向闻紫烟扑去,闻紫烟凝神静气,一剑刺出,这一剑势若雷霆,小顺子右手一扬,却是食中二指之间夹着一枚簪,剑锋在划过小顺子右肋的同时,那枚簪也划过闻紫烟的脸颊,闻紫烟只觉得一缕寒气扑面而来,下意识的侧过螓,因此才避过了失目之祸,而小顺子已经趁机越过了她的侧,将一名军踢下马去,策马追赶雍王去了。

    闻紫烟眼中满是怒气我死死咬住他们,追杀百里也要杀了雍王。”说罢接过旁人递过来的马缰,一马当先追向雍王等人。韦膺站在高处微微皱眉,在这猎宫之中,他们可以完全控制的军不过五千人罢了,其他的军只能让他们协防而已,控制晓霜和追杀雍王都只能牌亲信的军前去,这样一来,人手就很紧张了。他想了一想,还是派了两千人跟着闻紫烟去追杀雍王,剩下的三千人应该足够控制晓霜和其他的军了。

    真可惜啊,韦膺看着远去的滚滚烟尘,不知道雍王是如何现了陷阱的,竟给他逃出了猎宫,若不是齐王那里出了岔子,齐王妃虽然偷到了齐王的兵符,可是调动齐王的军队换防可以,想让他们攻击雍王的军队或者围攻猎宫,他们都是坚决不肯答应,声言除非见到齐王的手令,否则不能从命,看来还要在齐王上下些功夫,现在雍王已经脱,如果让他和近卫军会合,那么若没有齐王的大军支援,自己这一方有败无胜啊。韦膺一边想,一边眉头深锁,动宫变之前以为一切都想到了,可是还是没有料到雍王居然这样快就看穿了伪诏,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天色拂晓,从清冷的雾气中传来清脆的马蹄声。这一夜闻紫烟带着军穷追不舍,纵然雍王精通军略,也是无可奈何。雍王本想不顾追兵,全力行军就是,可是这次雍王突围十分仓促,甚至还有两人一骑的况,而追兵却先从其他军处征用了马匹,平均每人带了两匹马,可以随时换马,这样一来,度就比雍王等人快多了。无奈之下,雍王辗转迂回,调动追兵,一路上连番设伏偷袭,想要将追兵歼灭。可是那率领追兵的两人,黄统领黄厦乃是沙场宿将,闻紫烟乃是多年在战场上出没的刺客,两人一个小心谨慎,精通兵法,一个武功高强,乃是最出色的斥候,一路之上居然没有让雍王占到什么便宜。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论兵力还是度,雍王都不占优势,战术上面的优势又被强悍的武力抵消,雍王从未如此狼狈。直到天明时分的一次伏击,雍王麾下所有的高手联手在一个狭小的谷口设伏,才让追兵遭受了较大的损失,跑了一夜的雍王终于可以暂时松了一口气了。

    雍王很清楚,这些负责追杀自己的军,绝对是凤仪门可以如臂使指的力量,他们人数虽然不多,可是比较起来,自己的兵力更弱,除非能够会合自己的近卫军,否则自己就要遭遇平生最危险的境地了。目下当务之急,就是和自己的军队会合,雍王还是不敢相信秦勇会帮助自己,现在凤仪门可能已经拿到兵符,到时候秦勇恐怕只会听从矫诏行事,所以和长孙冀、董志率领的军队会合就成了雍王最大的目标。

    这时,远处一骑飞驰而来,雍王等人都心中一凛,虽然只有一骑,可是若是闻紫烟或者那些凤仪门女剑手亲任斥候,那么自己的行踪就会立刻泄漏,如果不能休息一下,这样下去只怕会被拖垮的。人近了,一个目力绝佳的侍卫高声道:“下,是李顺李爷。”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小顺子原本就落在后面,马术又不如雍王这些人精良,所以索隐在暗处,换了一军的衣甲,跟在闻紫烟等人的后,虽然也只有一匹马,可是他一直用轻术尽量减少马的负担,这才跟上了闻紫烟率领的军。他原本想趁机刺杀,可是闻紫烟率领的那支军也是大雍的精兵,那里是那么容易混入的,虽然几次趁着他们住马判断雍王等人的去向或者给马饮水的时候起袭击,可是收效都不大,最后一次还被闻紫烟带人围住了,幸好小顺子机灵得很,事先预备了退路,这才得以脱,看这样子不会起什么作用,小顺子便一心追上雍王,凭着高明的追踪之术和几分运气,终于被他先追上了雍王。远远的看见雍王的金甲,小顺子大喜,应该可以见到公子了,他可是十分担心江哲在乱军之中受害呢。

    可是小顺子离雍王等人越近,心中就越来越不安,面色也是越来越冷厉,来到雍王面前,他劈头问道:“公子怎么不在这里?”

    若是别人这样问,雍王就是有意说明,也要震怒的,毕竟君臣之别,上下尊卑之分是不能含糊的,可是小顺子这样厉声喝问,就是包括雍王在内也无人怒,谁不知道此人心中只有一个主子,他奉了江哲之命,去向裴云传令,才能够让众人突围成功,此刻他上皆是血迹,想起他平纤尘不染的形象,更是让人无法对他生气。雍王坦然道:“随云留在了猎宫。”

    小顺子一听之下,神色大变,杀气冲天而起,眼中寒光乍现,恶狠狠的盯着雍王,众人下意识的将雍王护住,这时荆迟上前道:“李爷,是江先生自己的决定。”小顺子看了他一眼,目光变得有些柔和,毕竟这个荆迟常年出入寒园,自己多次监督他抄书,还算是熟稔。

    李贽见他已经心气渐平,策马上前低声说了一句话,小顺子眼中闪过异色,继而躬施礼道:“奴才冒犯下,请下恕罪。”

    李贽笑道:“你能够谅解就好,本王也是觉得若是带随云同行,只怕九死一生,这样却还多了几分生机,你若是担忧,不妨赶回猎宫,凭你的武功,应该可以保护随云周全。”

    小顺子却是神色凛然,淡淡道:才请命,亲自去见秦勇。”

    李贽惊道:“这是为何,你不担心随云的安危么?”

    小顺子冷冷道:“我家公子若是有了意外,奴才就是粉碎骨也要将仇人满门杀死,可是如今公子生死未明,若是公子的计策失败,现在就已经落入敌手,只怕是有死无生,我就是赶去也没有用处,若是公子在生,那么奴才孤一人也不能将公子从重围之中救出,既然如此,我便只有尽力而为,让公子早脱险境。如今下孤军在此,后面的追兵半个时辰之内就会赶到,下的大军和齐王大军恐怕都无法赶来,双方互相监视,没有一方可以脱离战场,那么秦大将军的军队就是下唯一的生机,可是下不能指挥秦军,若是太子一方得到兵符圣旨,秦军还会成为下的敌人,唯今之际,只有让秦军支持下,下才能在此战中获胜,这样也才能救出我家公子,这件事只有李顺可以去做,秦勇边我家公子曾有安排,此事只有我清楚,公子虽然没说,我却知道他的意思。”

    李贽神色大振道:“原来如此,你们主仆都是智勇无双之士,那么本王重托于你。”说着将一个小锦囊递给小顺子,小顺子接过来,也不察看,淡淡道:“下小心,秦军就算是能够来帮助下,也不是短时间可以来的,下虽然兵法战略过人,可是闻紫烟兵强马壮,武功高强,下必然是万分艰辛,可是只要下拖延两,奴才保证,可以让秦军赶来救护下,若是奴才失败,那也没有什么好说,奴才主仆陪着下一死就是。”

    李贽道:“本王素来知道你的本事,你尽力而为就是,两之约,本王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小顺子轻轻一礼,转策马而去。李贽看着他的背影,高声道:“再休息一会儿,我们继续赶路,如果能和长孙将军会合,至少可以安全无虞。就是不能会合大军,也不能和闻紫烟正面交锋。”

    众人同声应是,各自抓紧时间休息去了,李贽望望初升的太阳云,本王可要指望你了。”

    在雍王突围之时,猎宫之中已经是全部惊动,李援正在和皇后贵妃们一起用膳,他皱眉道:“冷川,外面生了什么事?”

    冷川应声走出门,然后就看到了远处的火光,他心中一凛,猎宫之中起火绝对不同寻常,更何况还有隐隐传来的厮杀声,他连忙返回中,禀报道:“陛下,好像生了变乱,陛下,要不要召见秦大将军。”

    这时,外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有人沉声道:“秦彝、程殊求见陛下。”

    李援连忙道:“进来。”

    随着他的喊声,秦彝和程殊匆匆走了进来。李援劈头问道:“秦卿,生了什么事?”

    秦彝神色沉重地道:“陛下,韦膺可在?”

    李援愣了一下夜朕不用他拟旨,让他下去休息了。”

    秦彝神色大变道:“方才韦膺前来传旨,说皇上召见臣和魏国公,可是臣刚到这里,就觉西宫那边起了变乱。”

    李援怒道:“这是怎么回事,朕没有让韦膺传旨,秦卿你可看到圣旨。”

    秦彝苦笑道:“他说是陛下口谕,诏臣询问猎宫布防。”

    程殊急急道:“下,恐怕是有人要造反,应该快些召集军和侍卫护驾。”

    秦彝脸色一变,今负责守护晓霜的应该是秦青,为什么自己进来的时候却没看到,他也顾不上请示李援,冲出门,高声道:“秦青,秦青,快给我滚过来。”

    可是秦彝觉除了守卫的大内侍卫应声望来之外,四周卫都是一声不吭,手握刀柄,秦青更是影踪不见。秦彝的心渐渐沉了下去,他从未像今这样痛恨自己的姑息,自己怎么会没有想到,这营军在秦青统领之下已有很长时间了,那么凤仪门可能已经插手进去,这个无能的逆子。

    李援也已经走出门,高声道:“还不快去召来秦青将军。”

    这时,远处传来银铃一般的笑声,远处走来了一群女子,为的正是李寒幽,她的边是齐王妃秦铮和另外一个俏丽少女,三人都穿着月白劲装,佩长剑,在她们后,三十六名雪衣女剑手分成四列,她们周都洋溢着冰冷杀机,而且步伐矫健,行动之间彼此呼应,杀气更是成倍的增长。

    李寒幽走到阶下,裣衽一礼道:“陛下,臣妾奉太子之命,讨伐叛逆雍王,下担心陛下安危,特遣臣妾前来保护陛下。”

    李援面色冷,他冷冷道:“你们以为可以做到么?”冷川走到他的边,李援冷冷道:“你们是不可能控制所有军的,只要朕登高一呼,那些军便会倒戈。”

    李寒幽冷笑道:“陛下说得不错,大将军治军严谨,我们确实没有办法控制整个军,甚至现在,我们也只是能够控制这五千军罢了,还要派出两千军追杀雍王,不过这就足够了,只要皇上出不了晓霜,那么臣妾就可以控制整个军。”

    李援面色大变们盗走了朕的金牌。”

    李寒幽笑道:“陛下果然英明,能够完全控制军的只有秦大将军本人和陛下您的金牌,现在秦大将军在此处,陛下的金牌在我们手上,陛下您已经无能为力,等我们将叛逆一网成擒,到时候,太子下自会来向陛下请罪。”

    李援躯有些颤抖,无比的愤怒让他几乎站立不住,他冷冷道:“是谁偷了朕的金牌。”

    这时从内走出了皇后和三位贵妃,皇后面如寒霜,纪贵妃微微浅笑,长孙贵妃浑颤抖,而颜贵妃惊惧交加。李援的目光落到纪贵妃上,不可能的,他从来对纪贵妃防范很严,那么是谁呢,长孙贵妃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她没有理由这样做,颜贵妃温柔怯懦,更加不会这样做,那么只有一个人,他的目光落到了皇后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