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万事具备

    <---凤舞文学网--->    武威二十五年九月十四,帝下诏秋狩,变将起。--凤舞文学网--

    ——《雍史高祖本纪》

    姜海涛用崇敬的目光望着江哲,他可是很清楚这个人的分量,这些子以来,他一直在客院养病,可是雍王妃常常来看望他,不免和他说了一些事,而姜海涛最好奇的就是这个病弱的几乎随时都会没命的青年。明明自己都要自难保的样子,却是救了自己的命,而且听说表叔雍王对他可以说是言听计从,所以姜海涛就用当面致谢的理由进了寒园。一进寒园,姜海涛便知道雍王果然对这位江大人十分重视,寒园守卫的森严,恐怕还要胜过雍王边的守卫。

    我微笑着看向这个少年,年纪不大,脸上带着稚气,一双明晰的眼睛让人可以立刻看穿他的心事,这样一个明快的少年,令我不生出好感,可是疑惑也同时产生,为东海侯独子,怎么可能会有这样一双眼睛。想了一想,我技巧地问道:“小侯爷乃是将门虎子,想来一定是深通水战,今前来不是要来借阅我收藏的《海洋图志》的吧?”

    我这个问题却是问得巧妙,《海洋图志》对于寻常人来说只是一本深奥难懂的破书,但是对于擅长水战和造船的姜氏来说,却是万金难求,这本书原本已经散失民间,但是在我状元及第之前,却无意中得到了半部残本,对我来说,这种珍贵的孤本乃是万金难求,在我入翰林院之后,从翰林院浩如烟海的典籍之中,收集到了部分残篇,凭着自己的学识和博览群书的基础,我将这本书修缮完整,我将此书献给南楚朝廷的时候,却是无人重视,只是作为孤本送入了崇文。原本这本书也就如同被黄土掩埋的珠玉,再也没有出头之。可是大雍再议和之时,雍王曾经要求南楚献上典籍,这本《海洋图志》也就因此重新回到我的手里,对于这本书我有很深的感,所以将它留了下来,不知怎么,雍王手中有一本《海洋图志》的孤本的消息不胫而走,而雍王将这本书赏赐给我的消息也被人得知,大雍有识之士还是不少的,曾有不少人希望一见,却都因为我一向不见外客,无从着手,今我用这个问题盘问姜海涛却是其意甚深,若是那位败走东海,因此自称东海侯的姜永姜侯爷真如报中所说那样精通水战,目光深远,那么这本《海洋图志》焉能不被他提及,若是姜小侯爷知道此书,那么说明姜永对这个子十分看重亲近,那么这个少年流露出的表象便是虚假的,若是他一点也不知道,除非是此子不堪造就,否则就是姜侯爷存心放纵子,可是我看这个少年纯真无邪,资质上佳,宛若浑金璞玉,这两个原因恐怕都让我难以相信。

    姜海涛站起兴奋地道:“海洋图志,我听爹爹说过多次,爹爹还叹气说,可惜不能亲眼目睹。你真的肯借给我看么?”他的神振奋激昂,这是一个少年看到心之物的神,却是越显得无城府。我心中好奇,这位姜小侯爷是个怎样的人呢,便道:“董缺,你去把我那本《海洋图志》拿来。”

    片刻之后,那本我重新抄录编撰的《海洋图志》拿来了,我递给姜海涛之后,笑道:“不过我不能白白借给你看,你每看完一篇之后,我要问你一些问题,你若答的好,我就许你继续看下去,若是答不出来,就不许你再看了。”

    姜海涛神色自若地道:“海涛虽然年幼,可是常年跟随父亲,有些事虽然不甚了了,可是也能略知一二,只要江大人不要问得太难,海涛自信可以答出来。”

    我微微一笑道:“我自然不会故意为难你。”说着示意董缺将书拿出,放到书案上,姜海涛知道这种珍贵的书籍,自己是不能亲自翻阅的,便兴冲冲地搬了椅子坐到书案前,董缺站在一旁替他翻页。

    他看完一篇之后,我寻了几个问题问他,他果然是对答如流,有些问题虽然答得浅薄,可是以他的年纪来说已经是很突出了尤其令我惊讶的是,在我修缮这本书的时候,涉及到很多缺失的内容,虽然我补充上了从其他海事典籍中整理出来的内容,可是还是有很多不确定的地方,在那样的地方,我都在旁注中标明了从何处得到这种见解,还有其他几种见解和我最后的判断,这些地方我故意问他,他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有些还明显比我的论断要正确一些。--凤-舞-文-学-网--接下来几天,我和他每交相问难,其乐无穷。

    最后,我除了得到姜海涛乃是天生的水军统帅之外,还得到一个结论,他是一个除了水之外什么都不大关心的直子人,若是驾船出海或者是水上作战,他绝对是一个好将领,可是其他的事,还是不用指望他了,想来姜永定然是又是欣慰又是苦恼吧。微微一笑,我写了一封短柬让董缺收藏起来,董缺慢吞吞的收了起来,这些子,我给了他好几张短柬,不过董缺倒是聪明人,一张也没有看,也没有问我到底要做什么。

    这一天我正在花园中赏菊,雍王李贽来到我面前,沉声道:“随云,现在局势已经是一触即了。”

    我淡淡一笑道:“下请讲。”

    李贽道:“父皇宣布,后前往猎宫举行秋狩,在京皇族都要参加,齐王上书告病,但是父皇却要他抱病同行。”

    我若有所思地道:“看来皇上也是很小心的,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举行秋狩呢?”

    李贽叹了口气道:“这几生了很多琐碎事,真是一言难尽,本王原本以为不需要劳烦随云,可是现在看来,只得辛苦你了。”

    我正容道:“下对哲厚如此,若是哲不能在关键时候为下效力,岂不是辜负大恩,请下直言就是。”

    李贽叹了一口气,给我讲了这几天的形。

    自从九月初三我病倒之后,在我养病期间,齐王初时只是小动作不断,但是雍王乃是军略大家,没有多久就现,齐王的军队唯一的目的就是准备伏击。

    今李援下诏举行秋狩,这次随行军两万人,由秦大将军秦彝总领,其中隶属于军东营的共有一万人,以秦青为正统领,两位副统领黄厦、孙定分统五千人,军南营五千人,由统领杨谦、副统领呼延久率领,军北营五千人,正统领裴云、副统领夏侯沅峰都会随行。太子、雍王、齐王都奉诏同行,除此之外,窦皇后、纪贵妃、长孙贵妃、颜贵妃、长乐公主李贞、靖江公主李寒幽都会随驾,在京中留守的是丞相韦观和伤势好转的侍中郑瑕,负责京中安全的是军西营统领谭义,另外大臣随驾不计其数,其中值得我注意的是魏国公程殊、齐王妃秦铮的父亲中书侍郎秦无期、新入中书省不久的韦膺和太子少傅鲁敬忠。

    这还不算,皇上下诏这次雍王和齐王都只能带百名近卫,秋狩期间,一切以军令行事,抚远大将军秦彝就是统帅,看来皇上已经知道如今的紧张局势了。

    齐王上书推辞随行不果之后,齐王的军队就停止了行动,但是雍王判断,这些军队只要一夜之间就可以急行百里,可以在回京之路上伏击皇上的圣驾,而且齐王调军的理由都很充分。当然雍王也做了准备,可以随时阻击齐王的军队,只是这样一来,必然会酿成大战。

    但是令雍王和属下将领幕僚不解的是,为什么齐王会同意随驾,这样一来,绝对没有人可以指挥齐王的军队进攻圣驾的。

    我看着手中的报,也不由皱紧了眉,有这样的结果我是能够想到的。就在前,雍王送了一封密信给秦大将军,信上告知李寒幽世可疑,虽然没有显示证据,可是李寒幽确实是自幼失散,后来被凤仪门送回靖江王府的,这样一来,至少也会让秦大将军生疑,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效果我已经知道了,那封信一到大将军府,程殊就被请了过去,然后秦勇也被召去,虽然不知道他们商议了什么,可是秦勇已经赶赴秦大将军军中坐镇,事实上,秋狩期间,秦彝所掌握的军队就在秦勇的控制之下。我原本就不指望他们相信,只是让他们戒备罢了,这样已经出了我的预计。

    另外,就在昨天,东宫侍读劭翰林的妻子霍氏悬梁自尽,然后一夜之间,太子臣妻,令其羞愧自尽的消息传遍了全城,虽然只是街谈巷议,可是和太子从前所为一对照,倒是人人都很相信,虽然皇上可能还不知道,可是秋狩之后,那是绝对瞒不过了,所以太子若是不能在秋狩期间宫,那么恐怕被废的命运已经难以改变。

    我叹了一口气,太子虽然被我反了,可是为什么凤仪门的布置这么古怪呢?

    我原本以为凤仪门会安排齐王的军队突然闯入皇上行宫,毕竟两万军太子和凤仪门至少可以控制一部分,里应外合突然袭击,我应对的计划是让秦大将军“及时”现异常,然后设下圈,那些齐王的军队一旦到了,有秦大将军和雍王出面,无论齐王如何,我方都可以控制住局势,然后在各派高手的配合下,一举铲除凤仪门。可是现在却不是这样,最近的齐王军队也在秋狩地点两百里之外,而最近的秦大将军的军队在百里之内,雍王军队则也是两百里之外,那么,我绝对不相信凭着凤仪门主的门下弟子就可以谋反成功,而且凤仪门主根本还在栖霞庵,没有准备同往秋狩。在我预料中,凤仪门主应该会随驾的,可是现在却是全然不同,我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局势会怎样展呢,凤仪门主果然是非同反响啊。齐王的军队不比雍王的军队多,如果两军交战,又没有齐王在军中,那么是绝无可能成功的,现在军有秦大将军掌控,叛乱是不可能的,那么凤仪门凭着什么造反呢?

    对于实际上的军务,我可是不如雍王和那些将领的,反复商议之后,仍然得不到太子可以宫成功的可能,可是若是没有成功的可能,他们是绝对不会进行的,最后,我们只得商议好,由长孙冀带着雍王的军队随时出击,阻击齐王的军队,荆迟、司马雄随行护驾,石彧等人在京中主持大局,慈真大师指派了五十名各派高手担任雍王近卫,并且坦言是几大门派的共同意思,而他自己则监视凤仪门主,事实上,像他们这等级数的高手,彼此之间就是隔着几里路,也能察觉到对方的存在,所以,我们是不担心他会跟丢凤仪门主的,而小顺子和董缺都随我一同参加秋狩,虽然我病势未曾痊愈,可是今次事关重大,我如何能够不去。

    虽然现在只能静观其变,可是我还是让小顺子传出我的命令,秘营全部运动起来,一定要可以随时应对各种变化,这个我倒不担心,他们都是随机应变的好手,而且我还把雍王府的令牌给了他们,他们可以随时得到支持,我紧握双拳,一定要相信自己,就算是局势突然有了变化,我也可以力挽狂澜,更何况现在还看不到雍王和我的布局有什么欠缺呢。

    栖霞庵中,凤仪门主站在月光之下负手而立,在她后,两侧站立着她的亲信弟子,闻紫烟、萧兰、凤非非、谢晓彤、燕无双、李寒幽,除了梁婉已经疯癫,凌羽负伤不在,秦铮难以脱之外,所有人都到齐了,而在这些弟子的后,站立着一共百名的女剑手,都是衣衫如雪,面色冰寒,她们就是凤仪门主亲自培养出来的凤仪门的中坚力量,这些女子都是自幼被凤仪门收养,她们所练习的太真经少了一部分关键,所以她们个个无,心冷如冰,在她们眼中,只有忠诚和杀戮。

    良久,凤仪门主淡淡道:“秋狩期间,就是我们动之时,此事务要成功,否则我凤仪门就要万劫不复。”

    闻紫烟寒声道:“师尊放心,一切已经安排妥当,若是我们还不成功,那就是天命如此。”

    梵惠瑶冷冷道:“我从来不信什么天命,紫烟,你记着,我虽然不能亲自前往,可是你们务要精诚合作,寒幽,晓彤,皇上那边的事由你们负责,秦铮到时候会听从你的命令,萧兰、非非,你们要负责配合太子清剿所有反抗势力,紫烟、无双,你们要负责围歼雍王,本座还要对付那个多管闲事的慈真,就不能去支持你们了。”

    众人单膝点地道:“弟子遵命。”

    梵惠瑶也不让她们起,又道:“还有一个人会配合你们,他是本座秘密所收的记名弟子。”

    随着她的语声,一个男子从房内走了出来,闻紫烟等人目光落到他没有遮住的面容,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梵惠瑶淡淡道:“他乃是凤仪门的护法,这次,你们要多多听从他的意见。”

    闻紫烟等人突然明白了很多从前不明白的事,却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恭谨的应声。

    凤仪门主看看迷茫的夜色然是雍王他们如何猜想,也不会想到本座的布局们想迫使太子谋反,难道本座不知道么,只有太子和鲁敬忠才会相信李援确实准备废黜太子,却不知道,本座认识李援多年,对他的个很了解,他虽然已经有了这个心意,却还没有下决心,不过这样也好,李援若是动摇,必然会对我们不利,再说,太子谋反成功,也是后患无穷,以后更要依赖本门。你们听着,事成之后,我凤仪门就是大雍的幕后主宰,所以你们必要尽心竭力。”

    闻紫烟等人眼中都涌起强烈的野心,作为女子,她们即将完成无人能及的事业,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让她们自豪和骄傲的呢?

    齐王府内,重重帘幕之后,李显神色慵懒的躺在软榻之上,神色一片冷漠,秦铮神色有些不安的走过来,端来一碗参汤爷,请用参汤,明就要起程秋狩,您还是早些安歇吧。”

    李显看着秦铮,嘲讽地笑道:“好啊,齐王妃,你很厉害,一碗药就让我手无缚鸡之力,看来你对师门可是忠心不二啊,却忘记了什么是三从四德。”

    秦铮落泪道:“王爷,妾实在是为了你好,从前妾虽然是奉命接近下,可是妾对王爷却真的是一片真,可是我是不能反抗师尊的,而且她们说得不错,若是太子登基,王爷可以位极人臣,妾和孩儿也可以安然无恙,若是雍王继位,不仅妾和孩儿命难保,就是王爷你也是迟早会被雍王所害,若不是为了王爷,妾宁死也不愿伤害王爷。”

    李显苦涩地一笑道:“我是不是也是口是心非呢,虽然责骂你,可是我竟然也希望你能成功,否则,真的是要一家人共上黄泉路了。”

    秦铮激动地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师父绝不会失败的。”

    李显叹了口气,心道,真的会这么容易么,他想起那张清瘦文弱的面庞。

    今夕何夕,不知道有多少人中宵难寐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