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恶孽重重

    <---凤舞文学网--->    武威二十五年七月,太宗履参贪渎事,因而去职下狱者多人,大半乃王亲信也宗数次觐见雍帝,皆秘而不宣,王乃生疑,与帝嫌隙更深。--凤舞文学网--

    ——《雍史·戾王列传》

    太子李安愤怒地将桌案上的公文扫到地上,又是雍王搞得鬼,这些子以来不知道雍王什么疯,居然连连上书参奏官员的不法事,原本这不关李安的事,可是雍王这次却是针对李安一系的官员,不仅准备的罪证十分齐全,而且手段如同雷霆,往往一个官员上午还在办公,下午却被一道表章参奏进了天牢,如今满朝文武凛如寒蝉,都担心被牵连进去,毕竟为官者有几个是清廉守正的,甚至有些官员已经偷偷的去向雍王示好,毕竟雍王针对的主要是太子的亲信属下。

    鲁敬忠微微皱眉道:“下,雍王攻击您是理所当然的事,如今对他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好机会,皇上对您生出嫌隙,他若不趁机进取,也就不是雍王了,但是臣担心的是,从前下之所以总是能够压制雍王,主要是因为皇上的支持,如今若是皇上起意废黜下,那么下失去储位就是朝夕之间的事了。”

    “不错,如今皇上很可能已经改变心意了。”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可是李安和鲁敬忠同时皱了皱眉。

    房门推开了,走进来的是两个美若仙子的女子,前面的是李寒幽,后面的却是萧兰。

    李安恼怒地道道:“孤的书房倒成了不设防的所在了,侍卫呢?”

    李寒幽笑道:“下勿忧,只不过他们看见兰师姐,因此不敢阻拦罢了。”

    李安更是恼火,心道,从前张锦雄做侍卫总管的时候,何曾让人这样子闯进我的书房,因此说道:“靖江,张总管你也应该把他放出来了,这么长时间将他软起来干什么?”

    李寒幽心中一跳下,您这次出事,夏金逸难辞其纠,张锦雄乃是夏金逸的师兄,家师担心他也有所牵涉,为了稳妥起见只得暂时将他软,过段时间,若是他没有什么问题,我们自然会放了他的。”

    李安更是不悦,虽然出于推卸责任的目的,他也将自己所犯之错退到夏金逸的上,可是夏金逸毕竟已经死了,他才会这样做,张锦雄却不同,不仅一向克尽职守,而且李安根本就不相信夏金逸有什么恶意,所以对张锦雄也是屋及乌。他刚要说话,鲁敬忠却是轻轻的踢了他一脚,李安立刻醒悟到现在不是争执这些事的时候。只得按耐怒气道:“不知道你们怎么知道父皇改变了心意呢?”

    李寒幽轻轻一叹,坐了下来件事虽然没有明证,可是已经有了蛛丝马迹,下可知道,皇上这次赦免下并非因为有人保奏,家师原本打算亲自面见陛下,为下求,可是却还没有来得及,下就被赦免了。”

    李安心中一喜,心道,这样也好,免得我还要承你们的人。可是鲁敬忠却是眉头一皱上这样很不寻常,说句不当说的话,下这次所犯之罪,实在是重大,皇上就算想原谅下,也应该是过一段时间消气之后,而且还得有陛下重视的人保奏才行,那时候皇上赦免下才是真心实意,现在我们还没有动,皇上就赦免下,果然是有些问题,这是我疏忽了,还请公主明示。”

    李寒幽冷笑道:“我从宫中得到消息,皇上在作出决定之前是和长乐公主一起商议的。”

    李安大惊道:“怎么会,长乐从来是不参与政事的。”

    李寒幽叹了口气道:“我们也这样想,所以虽然我们很希望能够迫使她成婚,但那不过是为了让她和雍王疏远一些,想不到她竟会在这关键时刻给了我们重重一击,虽然没有得到她和皇上说了些什么的报,可是从目前的形来看,皇上已经有意废黜下,只是缺少一些借口,而且下为储君多年,边不免有些羽翼,皇上几次和雍王密谈,我们的人都没有办法接近,恐怕,皇上真的改变了心意了。--凤舞文学网--”

    李安只觉得一盆冰水从头浇下,冰寒彻骨。他从未如此惶恐,他可是很清楚自己是凭着什么才能到了今天的地位,没有皇上的庇佑,自己拿什么去和雍王争,从没有如此后悔勾引淳嫔,李安懊恼的想到,自己是了什么疯才会去激怒父皇。

    鲁敬忠看了一眼李寒幽嘴角的冷笑,心道,你们想趁机要挟下,可是还得过了我这关才行,便说道:“下不用过于忧虑,现在皇上虽然已经动摇了,可是还没有做下最后的决定,所以下还是有机会可以挽回的,凤仪门主她老人家可是和雍王不睦的,若是让雍王当了储君,只怕悔不当初的就是另有他人了。”

    李安听得有些糊涂,李寒幽却是立刻把握了鲁敬忠的威胁,鲁敬忠分明是说,如果太子失去储位,那么自己凤仪门也是损失惨重,还是不要趁机要挟的好。她心里虽然恼怒,却也知道这是实,如今凤仪门和太子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因此她淡淡一笑下,唯今之际,只有下早登基。”

    李安吓得跳了起来,抬眼看去,只见李寒幽、萧兰和鲁敬忠都是一派淡然的神,他先是想严词拒绝,可是转**一想,如今自己的储位危如累卵,竟然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李寒幽和萧兰交换了一个眼色,站起道:“下虽然是恪守孝道,可是如今皇上圣聪被小人蒙蔽,若是不幸让雍王登基为帝,那么必然穷兵黩武,大雍从此不得安宁,下若是能够下了决心,我们必要拥下登基,皇上年事已高,不如好好安养,下以为如何?”

    李安语气软弱地道:“可是如今我们势力太弱,六弟去了边关,军也难以控制,这可怎么办呢?”

    李寒幽微微一笑道:“这一点门主已经有了安排,只要下肯,我们凤仪门便要冒险行事,下放心,我们必然会小心谨慎,一举功成。”

    李安终于吞吞吐吐地道:“你们有什么计划?”

    李寒幽得意的一笑道:“下放心,我们已经有了妥善的计划,只需要数月时间就可以让下继位,不过下这些子可以谨言慎行,以免触怒皇上,若是皇上废黜了下,只怕我们也只能黯然收手了。”

    李安脸色一红王必定谨慎,可是还得小心行事,最好等到齐王回来再说。”

    李寒幽淡淡一笑道:“下放心,这件事我们早有准备,齐王下最迟十月也能够回来,到时候正是我们动的最好时机,现在我们也要趁这段时间布局,太子下也想把雍王的势力一网打尽吧?”

    这时鲁敬忠淡淡道:“凤仪门如此重视下的大业,却不知道对下有什么要求。”

    李寒幽微微一笑是鲁少傅明白事理,其实我们要求也不高,若是下继位之后,肯立我兰师姐为后,那么我凤仪门必定全心全意为下效力。”

    李安面有难色地道:“崔氏从无失德,又为我抚育世子,我怎能无故将她贬斥。”

    李寒幽道:“下,从前您不肯废了崔氏,是因为皇上的缘故,现在皇上已经不再支持您了,您若不肯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又何必冒这样声名尽毁的风险呢,再说我们只是要您立兰师姐为后,可没有说让您一定贬斥崔氏,作个贵妃也还是可以的。”

    看着李寒幽嘴角的冷笑,李安心中明白,若是自己答应了这个条件,那么崔氏和世子是绝对没有希望活下去了,他怎能忍心如此。李寒幽看他犹豫,也不强迫下好好想想吧,这件事并不急迫,您和鲁少傅可以慢慢商量。”说罢,她站起来告辞道:“臣妾还有事要做,请下仔细想想,事决定之后,可以告诉我兰师姐。”

    看着李寒幽和萧兰的背影,李安气得摔碎了茶杯,气冲冲地道:“少傅,你说,他们哪里把我看在眼里,我若是答应了这个条件,只怕就成了她们手中的傀儡了。”

    鲁敬忠神色冷厉,半晌才道:“下不必担心,这件事还有转圜余地,她们漫天开价,下也可以落地还钱。”

    李安犹豫了一下道:“少傅,如今孤是自难保,不若就牺牲了崔氏和世子吧,若是雍王继位,她们母子只怕只有一死,咱们和凤仪门商量一下,我可以废黜太子妃,然后将世子封个王位。”

    鲁敬忠心中冷笑,太子果然是无之人,这样就要抛弃妻儿,可是他面上却没有流露出鄙薄的意思,淡淡道:“下虽然现在可以牺牲太子妃和世子,博得凤仪门的全力相助,可是若是后兰妃立了皇后,她的儿子做了太子,那么只要下您不合她们的心意,她们就可以杀了下,立兰妃之子为帝,到时候下只怕会后悔莫及。”

    李安苦笑道:“可是我若不答应,只怕现在她们就要弃我而去,我岂不是成了雍王的阶下之囚么?”

    鲁敬忠险的笑道:“下过虑了,现在就是下想放弃储位,凤仪门也不愿意呢,雍王摆明了不想和她们合作,如果没有下,她们就不能名正言顺的跻朝堂,所以只要下强硬一些,凤仪门绝对不敢和您翻脸的,不如您拒绝此事,就说可以封兰妃为贵妃,而且暂时不立储君,若是兰妃之子才能卓著,可以立他为储,先拖延下去,等到下登基之后,也就由不得他们了,毕竟若没有下的支持,那些朝中重臣可不会支持凤仪门的谋反呢?”

    李安这才眉开眼笑道:“还是你说得不错,那么孤就这样和兰妃说。”

    鲁敬忠恭谨地道:“下也要去安慰一下太子妃才是,这件事若是给太子妃知道,只怕会很担心的。”

    李安点头道:“你放心吧,对了,东宫的官吏已经都来觐见了吧?”

    鲁敬忠笑道:“已经来了,下虽然暂时不能理政,可是这些官员还是应该选好,这样也好不致让人看出皇上已经对您生出不满了。”

    李安点点头道:“这些事你处理吧,我去看看太子妃和世子,这段时间,可是让她受了惊吓了。”

    李安刚走到后宅,只见一些三两成群的少妇从里面出来,这些女子边都有侍女仆妇相陪,见到李安,便都行礼叩见,一个王妃边的侍女上前道:“下,这是东宫新选的官员的内眷前来拜见王妃。”

    李安点点头道:“原来如此。”也不多说就要去见王妃,可是没走几步,就看见一个穿诰命服色的少妇容颜秀美,仪态万千,李安不由心中痴了,这个女子他可是认得的,只是当时他迷恋了上淳嫔,所以没有对她动手,这次东宫选官的时候,他看见劭彦的名字便不由自主的画上了,虽然当时未必有明确的想法,可是也有将他们夫妇笼络到边才好下手的想法,想不到这么快就见到了霍氏,半年多不久,她出脱的更是秀丽,尤其是那种温柔如水一般的气质,让人见了又又怜。李安故作镇定的看着这些命妇离去,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若是夏金逸在此,必然立刻知道他的心意,可是现在自然没有人能够帮他安排了。

    匆匆的安慰了王妃几句,李安回到书房,此刻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想着自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动手,现在正是紧要关头,可是再想想,其实如何安排夺位根本用不到他出力,凤仪门和鲁敬忠会全盘计划的,自己只要照做就行了,这种事没有人比他们更擅长,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散散心,也好弥补一下这些子的心惊胆战呢。

    反复挣扎了很久,李安终于还是忍不住,这些子又是斋戒,又是软,他已经很是苦闷了,回到王府中虽有歌女舞姬,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兴趣,这一年来的放纵,早就让他对于那些俯可得的女子失去了兴趣。李安心中揣测着是否会造成麻烦,过了许久,他想起从前淳嫔不也是不愿意,可是自己威胁利之后不就屈服了,只要自己许下给他的丈夫加官进爵,害怕这个女子不屈服么,再说,一个官员的妻子,就算父皇知道了也不至于太怒吧。

    第二天,便收到一张太子妃的帖子,邀请她入府一会,霍氏倒也不觉的奇怪,昨到太子府上觐见太子妃,就觉得太子妃心不是很好,据说是因为除了太子的事之外,她的一个心侍女死了,太子妃对霍氏十分亲,而且很赞赏霍氏送给太子妃的绣品,所以霍氏倒也不觉得奇怪,何况自己的丈夫是东宫侍读,自己若是能够得到太子妃宠,那么对于丈夫总是没有坏处的。所以霍氏欣然而往。

    在几名宫女的引领下,霍氏被带进了一间雅致的楼阁,她心中有些奇怪,怎么这里不像是王妃的寝宫,虽然雅致,却少了几分气势,一走进花厅,霍氏顿时吓得惊叫出来,这是一间十分华丽的私室,地上铺着厚厚的毯子,四周都是华丽的陈设,房间一角摆着一张宽大的榻,四周罩着粉红色的纱帐,而四周墙壁上却都悬挂着精美宫图,霍氏只是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她心中充满了恐惧,正要退出去,却见房门处站着一个一个男子,霍氏认出了那人正是太子下,心中一凛,对于太子的事,虽然还没有沸沸扬扬,可是她还是知道一些风声的,她强忍着恐惧道:“臣妾误闯此地,还请下见谅。”

    李安暧昧的一笑道:“是我派人请你来的,怎会不见谅呢。”

    霍氏大惊道:“下,这于礼不合。”说着就要向外走去。却被李安一把抱住,李安练过武功,轻而易举的将她拦腰抱住,霍氏还要挣扎,李安突然恶狠狠地道:“你信不信我立刻派人去杀了你的丈夫。”霍氏手一软,眼中闪过惊惧悲哀的神色。李安已经冷冷道:“你若是顺从孤,那么你的丈夫就能够青云直上。”

    霍氏心神已经失守,李安趁机将她拖到榻之上,粉红罗帐垂下,从里面传来了低低的哭泣声。

    第二天午后,当霍氏上了轿子返回家中的时候,一双眼睛趁着霍氏出入的短暂时刻将她打量的清清楚楚,眼中闪过一丝无的光芒。

    不久之后,董缺已经回到了寒园,将掩盖份的伪装卸下之后,冷冷道:“太子已经得手了。”

    我轻轻摇动着折扇以肯定么?”

    董缺露出一丝笑容道:“这种事没人比我更加清楚,这个女子绝对是被太子尽蹂躏过了。”

    我笑道:“这点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判断的,你说霍氏会怎么样。”

    董缺露出一丝同的神色道:“按照太子的习惯,暂时是不会厌倦的,所以霍氏就要想要自杀也不可能,我看到她的神色,哭无泪,但是却没有死志,我想她暂时不会寻短见的,而且这个霍氏恐怕不是威武不能屈的女子。”

    我淡淡道:“你说她会告诉丈夫么?”

    董缺摇头道:“这种事,短期之内她是不会说的,而且劭翰林是个有些古板的读书人,很难原谅这件事,我想,她不会这么愚蠢的。”

    我微微一叹实我是可以告诉这个女子小心的。”

    董缺冷冷道:“公子,这种慈悲心可是没有用的,就是你提醒了他们夫妻,他们也只会当你构陷太子,还会打草惊蛇。”

    我苦笑道:“这道理我也清楚,所以我冷眼旁观这场悲剧。董缺,我现在真的觉得从前给你的任务太残酷了。”

    董缺默然良久道:“这是我自愿的。做出这种事的是太子,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