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错综复杂

    <---凤舞文学网--->    乱初平,有苏定峦者,凌空刺杀,幸宗师慈真禅师隐在侧,太宗无恙,苏定峦,北汉三品将军,暴烈,斩将夺旗,攻无不克,常为大军先行锋将军”是也。--凤-舞-文-学-网--

    ——《雍史·太宗本纪》

    这时只听弓弦响起,声如珠落玉盘,长孙冀施展开连珠神,几个冲在前面的没有衣甲的大汉当其冲,被利箭穿血之躯,却原来长孙冀心细如,他觉那些军的步伐有些混乱,这是不应该生在训练有素的军中的现象,故而及时箭阻挡那些刺客。而这一耽搁,李贽的近卫已经将那些刺客挡住。

    就在李贽微笑着看着已经占了优势的近卫的时候,突然路旁一座商铺突然有人破门而出,如闪电,势若雷霆,手中步槊向李贽刺去。

    这时司马雄正在前面督战,不及赶回,长孙冀张弓搭箭,连三箭阻拦,不料那人手中短剑挥动,长孙冀那可以断金裂石的长箭竟然被硬生生反弹而回,长孙冀大惊之下来不及闪,只得用弓拨打箭支。那反弹而回的箭支居然中蓄强力,长孙冀连人带马向后退了三步,金弓弓弦更是已经断裂。一时之间,长孙冀竟然无力救护雍王。

    这时雍王边只有四个近卫,他们同时以躯挡住那人的来势,可是那人的躯居然诡秘的绕了一个弧形,向雍王刺去,李贽虽然也是沙场骁将,可是那人锋芒所指,竟然让李贽觉得无力闪避,心中一叹,难道我壮志未酬就要死在此处么,不由闭上了双眼。

    就在千钧一之时,一声宛如天籁的佛号传来。

    “阿弥托佛。”声如九天惊雷,然后李贽便觉得上一松,那人的剑气已经消失无踪,连忙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自己的马前,慈真大师双手合十,正在**诵佛号,而两丈之外,一个高九尺的大汉满面怒火的看着慈真大师,手中拿着一柄精钢打造步槊,李贽一眼看去,就是抽了一口冷气,这柄步槊竟然是紫黑色的,李贽久经沙场,知道只有人血才能将兵器染成这个颜色,如此材,如此武功,如此杀,李贽立刻就知道了这人的份。他朗声道:“原来是北汉先锋将军苏定峦驾到,不知道本王何幸,竟然让将军亲来行刺。”

    雍王的亲卫还好,那些军有很多都曾经和北汉做过战,对这位先锋将军早闻其名,却是没有见过,不由都用好奇和凶狠的目光望去。

    北汉军素以勇猛凶悍闻名天下,或者在训练精良上不如大雍军队,但是若论个人战力却在大雍展示之上,凡是大雍军士对北汉出名的将领战士都是耳熟能详。北汉军方领袖乃是威远将军龙庭飞,此人出名门,精通军略,虽然只有三十岁,但是屡次将大雍军队击败,唯一能在他面前败而不溃的至今只有雍王李贽一人,就是齐王李显也曾经惨败在他手上。若非大雍兵多将广,只怕不仅不能出关攻击北汉,还会被龙庭飞给攻破关隘呢。除了龙庭飞之外,北汉还有四位将军名震天下。

    飞虎将军石英擅长长途奔袭,一举克敌,磐石将军段无敌擅长守城,铜墙铁壁,鬼面将军谭忌,擅长行军布阵,而先锋将军苏定峦则擅长阵前斩将,他乃是魔宗宗主宗无极的二弟子,武功虽然没有能够登峰造极,却是难得的沙场骁将,想不到此人竟然出现在长安行刺雍王,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他们这里惊疑,却不知苏定峦也是心中叫苦,刺杀雍王是非小可,就是事成,只怕也只能是玉石俱焚,这种事宗无极怎会让他这个阵前斩将夺旗的猛将来做,他原本是因为这两年边关无事,闲的无聊,特意扮成商人到大雍游玩,顺便也想探探军,在长安已经流连了一个多月。

    谁知道北汉秘谍系统竟然在此时下手跳起东市事变,意图扰乱大雍皇都,为半月之后的大举进犯作准备,而苏定峦也接到宗无极的命令,让他相机行事,刺杀雍军统帅李贽,苏定峦在长安已有多,很清楚若是今次事变,雍王李贽定然要到东市镇压,果然被他等到了雍王,凭着他一绝世武功,原有七成胜算,他只想一举杀了李贽,然后趁着局势混乱之际逃走,北汉秘谍早已为他准备了撤退的后路,不料事与愿违,竟被慈真大师阻拦,苏定峦越想越是恼怒,也顾不得慈真大师具有与宗主同等地位的宗师份,手中步槊指向慈真,怒喝道:“你这秃驴,不在寺里修行,屡次坏我魔宗大事,真是可恨可恶。--凤-舞-文-学-网--”

    他虽然骂得难听,慈真大师却不恼怒,只是淡淡道:“老衲乃是大雍子民,雍王下军功卓著,乃是大雍军神,更是朝中擎天之柱,焉能坐视你等刺杀下,若是苏施主放下屠刀,老衲愿为施主求,请下饶了你的命。”

    苏定峦四下瞧看,只见雍王亲卫和军已经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眼前又有一个宗师级别的高手,心知这次绝难逃生,但是他心志坚强,冷冷道:让你们看看老子的厉害。”

    说罢步槊闪动,直向慈真大师扑去,慈真大师神不变,眼中却闪过一丝赞许,左手一晃,右手握拳猛击出去,却正是少林拳法中最基本的一着“冲天炮”。但是慈真大师使来却是威猛绝伦,让人一见便觉不可抵挡。

    苏定峦心中一紧,但他心凶悍,毫无畏惧的一槊刺出,拳槊相交,慈真大师丝毫未动,苏定峦却是被迫退了一步,但他眼中凶光一闪,步槊矫如游龙,再次扑上。

    两人过招不到数合,只见慈真大师一掌击中苏定峦膛,苏定峦被击飞数丈,只见他嘴角溢血,步槊脱手,而口更是凹陷下去,眼看着就要活不成了。慈真大师一抖袍袖,长宣佛号,退到雍王马后,不再作声。

    一个雍王的侍卫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用钢刀去碰了碰苏定峦的躯,见他纹丝不动,便俯下去探他的鼻息。谁知苏定峦却在此时眼睛一睁,劈手夺过钢刀,用力斩去,那个侍卫临危不乱,一个铁板桥向后仰倒去,钢刀险险的划过他的躯,苏定峦横刀下劈,那个侍卫已经翻滚闪开,而就在同时,慈真大师在远处一指轻弹,一声脆响,那百炼钢刀竟被从中击断。

    那个侍卫跳起来,心有余悸的退到一边,这时,长孙冀拿着刚刚讨过来的一张强弓,张弓搭箭,指向苏定峦,喝道:“苏将军,你若再擅动,休怪长孙冀箭下无。”

    苏定峦眼中闪过萧瑟的神色,大笑道:“苏某何许人也,北汉先锋将军,这些年来,你们大雍死在本将军手上的将军和勇士不计其数,今苏某行刺失败,却断然没有束手就擒的道理。慈真大师,你和家师也是同等份之人,总不会为难晚辈,定要苏某被俘吧?”

    说罢,苏定峦看向慈真大师,他心知就是他想要自杀,若是慈真大师出手阻拦,自己可当真是求死不得。慈真大师微微一叹衲是为了大雍社稷,援手雍王下,苏施主若非在老衲面前伤害人命,老衲也不愿多管红尘俗事。”

    苏定峦见慈真大师已经表示不会为难自己,更是得意的笑道:“李贽,你今幸逃大难,若非慈真大师在此,你早就死掉了,可惜我事先不知道慈真大师到了长安,否则老子倒是愿意在沙场上多杀你们几个大将。”

    苏定峦的话虽然凶狠,可是大雍军士最是敬佩勇士,见他虽然奄奄一息,却仍然如此豪气冲云,却也都目露欣赏之色,虽然如今就是让他们亲手杀了苏定峦,他们也不会有丝毫心软,可是却也绝对不愿折辱于他。所以都看向雍王,担心他怒。

    雍王却是长笑一声道:“苏将军失手却是本王侥幸,将军放心,本王答应你,不仅不迫你投降,还会将你的尸体送回北汉,让你的国主将你当作英雄好好安葬。”

    他说话之时尽显英雄本色,神色更是顾盼雄飞,令众人皆是心中折服。

    苏定峦惨然一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张口,却是鲜血泉涌,他也不在意,只是行走几步,俯去拿步槊,人人都当他要自尽,谁知他的躯还没有站起,竟然用力一甩,那步槊快如流星,向李贽去,众人不由惊呼,李贽却是似乎早有所料,在马上一侧,避开了步槊。众亲卫勃然大怒,一个个刀出鞘,箭上弦,只待雍王令旨,就要将苏定峦千刀万剐。

    苏定峦却是毫不畏惧,直起躯,坦然道:“苏某大好男儿,只能死在勇士刀下,怎可自尽亡,若是下肯亲手杀了苏某,才是苏某荣幸,定峦将步槊送给下,为什么你却避开呢?”

    雍王微微一愣,笑道:“魔宗弟子,果然是厉害,本王也很喜欢你的脾气,可是你行刺本王事小,杀害我大雍无辜百姓事大,苏将军手上染满了我大雍子民的鲜血,请恕本王不能容,众将士,谁为苏将军送行。”

    司马雄提马上前道:“下,此獠意图刺杀下,罪大恶极,末将保护下不周,失职之罪难逃,请准许末将杀之。”

    雍王微微颔,司马雄策马上前,居高临下看向苏定峦,苏定峦抬头望去,目中竟无一丝恐惧。司马雄也是心中佩服,就在苏定峦抬头的瞬间,司马雄横刀斩下,众人只觉的眼前流光一闪,苏定峦已是头颅落地,鲜血四,人头飞起,口中仍然呼道:“好快意!”

    司马雄却是神色不变,自行回马缴令。李贽高声道:“此人虽然凶残成,却是豪气干云,本王已经许他还故里,你等可有异议。”

    众军齐声道:“谨尊下令旨。”

    雍王见事已经平息,这才带着亲卫和慈真大师回转王府。

    一路上,雍王奇怪的问道:“大师,您不是在寒园潜修么,怎会前来相救本王?”

    慈真的骑术只是平平,虽然凭着他的手,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还是要小心翼翼的驾驭着马匹,他答道:“下,老衲是受了江先生所托,方才江檀越匆匆前来,说下到东市处理事变,他说想来想去,若是只想凭着扰乱长安来打击大雍,未免有些问题,所以担心有人是想把出去,加以刺杀,所以老衲也赶到东市,暗中保护下,想不到江先生真是神机妙算,居然一语中的,也是下仁德感天,才有这样的奇士襄助。”

    李贽也是惊叹不已,转**一想道:“这样一来,随云边岂不是无人保护,若是有人趁机刺杀可怎么办呢?”

    慈真大师笑道:“下放心,裴云正在江先生边,而且还有五十亲卫,就是老衲亲自出手,一时半刻也难以刺杀成功,邪影李顺就在府中,若是生意外,也来得及赶来,下勿忧。”

    李贽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眉心却有些紧锁,从前他没有和太子势成水火之前,凤仪门也推荐过护卫给他,不过他不喜欢女子在军中,所以留用的都是男子,但是王妃和内眷的安全还是有凤仪门保护的,今一看,一旦生事变,王妃边没有得力的保镖就是有些碍难。

    这时,慈真大师突然道:“下,老衲俗家有一对远房侄孙女,今年只有十九岁,拜在峨嵋门下学剑,今年已经艺成下山,两个丫头虽然剑术和品都不错,可是却淘气的很,老衲闻之王妃贤德无双,若是能够得到娘娘言传教数年,真是这两个孩子的福气。”

    李贽心中一喜,连忙道:“多谢大师,李贽谢过。”

    慈真大师微笑道:“下言重,这是老衲求下相帮,怎敢受下谢礼。”

    李贽有客气了几句,两人心照不宣,谁也没有说穿这两个女子乃是为保护雍王家眷而来,而且这两个少女出峨嵋,也是峨嵋向雍王示好之意。

    回到寒园,看到江哲安然无恙,李贽终于松了一口气,送走了慈真大师和裴云,李贽这才对江哲说道:“幸好你请慈真大师相救,否则本王恐怕真要丧命了。”

    我赧然道:“也是臣思虑不周,所幸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李贽苦笑道:“其实这次也不错,虽然这次本王险些遇害,可是杀了北汉的‘先锋将军’也是足可以补偿了。”

    我叹气道:“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件事闹得如此之大,庆王定会因为属下被杀戮而恼怒,若是派人来追查凶手,只怕这混乱的局势会更加混乱,郑侍中遇刺,东市事变,虽然下镇压变乱有功,可是只怕会有人趁机说是下取代太子陪祭,上天才会降下灾难,而且这件事也会掩盖太子秽乱后宫,对天地神灵不敬的罪行。”

    李贽听得心中一寒道这样颠倒黑白的事也会有人相信么?”

    我看了雍王一眼是会不会让人相信,而是有人愿意相信,陛下恐怕会给太子一次机会,下威震皇都,可是陛下听了不免觉得下声威太高,为了压制下,也会原谅太子一次。”

    李贽苦笑道:“想不到本王苦心为了社稷,却因此遭到猜忌是今之事,本王焉能袖手旁观?”

    我微微一笑,施礼道:“下,这次您是作对了,皇上对您猜忌,可是天下人谁不敬仰下的德行,此事传扬出去,对下只有好处,何况皇上若是借机饶了太子,也会对太子已经是失去信心,太子更会因此事而心中惴惴不安,这样父子君臣之间相疑甚深,太子失去皇上恩宠和储位只在朝夕之间,只要遣走齐王,下就可以放手而为了,如今下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还请下传令给石大人,让他准备回朝之事。”

    李贽面上露出喜色,转瞬消失信可以,不过本王还是想看看父皇这次会如何处置此事望父皇秉公而断,否则我这个做儿臣的也未免太寒心了。”

    我没有答话,雍王恐怕是注定要失望的。看看已经明亮的天色,我有些疲倦了,就请雍王也回去休息。回到房间,小顺子已经回来了,满面的不悦之色,我问道:“怎么了,这样难看的脸色。”

    小顺子抱怨道:“公子,你让我去保护王妃也就算了,可是怎能你让慈真大师去救下,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我苦笑道:“我总不能把你叫回来吧,不用担心,慈真大师已经和雍王有了安排,下次你就不用离开我边了。不过今天你得去办一件事,这几天长安风声一定不好,你先让夏金逸出城躲躲,免得被人现,毕竟他在长安也不是个无名无姓的人。”

    小顺子脸色有些古怪地道:“这个我早就想到了,不过赤骥传来话说,他们那里去了一位不之客。”

    我惊奇地道:“不之客,那里是他们精心布置的密窟,怎会有外人来到?”

    小顺子脸色更加古怪人是叶天秀,庆王下的侍卫,你也见过的。”

    这下我可真的呆住了,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