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举重若轻

    <---凤舞文学网--->    大雍武威二十五年,有御史弹劾卫军北营统领裴云,帷薄不修,有违孝道,人皆知其冤,不敢辩也,唯太宗曲意护之。--凤-舞-文-学-网--

    ——《雍史·太宗本纪》

    就在秦青想要强行搜查的,突然车帘挑动,一个青衣少年站了出来,站在车辕上,负手而立,神色冷傲如冰雪,在淡淡的月光下显得遗世而独立,不似世间凡人。而最令人心寒的就是,他那双冰澈晶莹的眼睛,就那么冷淡的望着自己,秦青突然感到这人根本就将自己这些人看成了没有生命的物品,可以轻易损毁,却没有丝毫内疚之心。

    他镇定了一下,出言道:“李兄时刻不离江司马左右,真是赤胆忠心,末将没有恶意,只要让我看上一眼车内就可以。”

    小顺子冷冷一笑司马对大将军和秦将军都是十分敬重的,想不到今来落公子面子的竟是秦将军。”

    秦青心中一寒,他可是在自己家中亲眼看到过这个少年气焰凌人,若非江哲一句话,只怕没有人敢说他不会一掌杀了太子李安,一年来,长安朝野都已经知道有这么一个少年高手,邪影李顺,武功邪,心邪,出手无,这样一个人却是只对一个人忠心耿耿,甘心作他的影子,这个外号也不知道是谁叫出来的,可是却十分形象,他站在江哲后的时候真的只像一个影子,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高手会去做那些奴仆才会做的事,而且毫无怨言,可是当他动怒杀人的时候却是恐怖无的,数月前,有人趁着雍王外出游而伏击行刺,这也罢了,谁知那江哲子较好,竟然和雍王一起出游,险遭波及,就是这个李顺一怒之下,将前来行刺的十几名刺客尽皆杀死,据事后去清理的人所说,那些尸体没有一具留了全尸,死状之惨,更让那些见惯死人的军和仵作回去之后做了好几的恶梦。

    可是秦青又想道,若是自己这样轻轻放手,怎么向寒幽交待呢,便壮着胆子道:“末将也是职责所在,还请李兄见谅。”说罢策马上前,心想李顺总不能当街杀害朝廷将领吧。

    却见小顺子冷冷一笑,眼中透出浓浓的杀机,一只右手便要举起,秦青所带的卫军同时惊呼,刀剑出鞘,而雍王府的亲卫也随即拔出白刃,一时之间,朱雀门前杀气纵横,形势一触即。

    谁知李顺只是高高举起右手,手中乃是一面金牌。秦青抬眼望去,已经看到那面金牌上面的独特花纹和九条金龙盘绕中的“如朕亲临”四个大字。秦青一声惊呼,他可是知道的,这面金牌是皇上赏赐给雍王下的,许他代天巡狩,所过之处,一切军政大事皆可过问,当今世上只有这么一面,只是雍王为人谨慎,而且又是威名远扬,所过之处不需金牌就可以任意行事,所以很少有人真的见过这面金牌。想不到雍王竟然将金牌交给了江哲,雍王对那个南楚降臣如此宠信,将自己的命一般的御赐金牌都借给他使用,秦青不有些嫉妒,但是无论如何,现在最重要的事不是想这些。他连忙一声招呼,带着所有军下马拜倒,口称万岁。

    小顺子淡淡一笑,收起金牌道:“秦将军尽忠职守,司马大人本应敬重,只是此事非同寻常,若是今让将军搜了车驾,只怕后雍王府再不得安宁了,秦将军,雍王下乃是当今皇子,又是圣上御封的天策元帅,绝不会作出什么伤害大雍国体的事,秦将军今后行事,还要慎重,不要平白做了人家的手中之剑。”

    秦青只得唯唯称是,心中恼怒非常,正要敷衍两句,远处一队武士飞马赶来,秦青看去,那些人都是雍王府宿卫的服色,为一人长眉凤目,相貌俊伟,气度不凡,令人一见便生出亲近之心,只看他上跨着的金弓和马鞍前面特制的箭囊,便知道此人正是金弓长孙冀。--凤舞文学网--他飞马到了近前,先对秦青施了一礼,然后朗声道:“下久等不见司马大人回府,特派末将前来相迎。”

    荆迟嘟囔道:“还不是有人挡道。”小顺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荆迟立刻噤声,这一年来,我罚他抄书背书,通常都是让小顺子监督,到了现在,小顺子一个眼色,就可以让他噤若寒蝉了。

    当下,我们礼数周到的送走了秦青,小顺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那个暗中向秦青进言的近卫,将他的相貌记得清清楚楚。然后我终于回到了雍王府,一到大厅,就听见雍王怒冲冲地道:“随云,出了事了,你看——”看到方远新,他神色一变,王者威仪顿时笼罩了整个大厅,令人心中生出不敢反抗的**头。

    方远新不知怎么,竟然上前拜倒在地,直到膝盖落地,才醒悟过来,心道,我这是怎么了?

    我已经躬行礼道:“下,这位是姜永姜侯爷的麾下大将,方远新方将军。”

    雍王愣了一下,大笑着上前搀扶起方远新,说道:“久闻大名,方将军擅长水战,天下闻名,听说数年前方将军在东海连番血战,将侵扰海疆的海寇扫平的扫平,收服的收服,有很多海上从商和商人和*海吃饭的渔民都为方将军立了长生牌位,海疆清平,方将军功劳非浅,虽然如今贵上仍然割据海外,可是都是炎黄一脉,本王也为姜侯爷的功绩佩服万分。”

    方远新只觉的心中暖洋洋的,想不到雍王对自己这些人的事如今赞誉有加,他开口道:“下过誉了,主上虽然孤悬海外,但是心向中原,虽然仍然对大雍朝廷心存怨望,可是每每提起下战功辉煌,仍然是十分欢喜。”

    雍王叹道:“想当初,我和表兄也是童年玩伴,同手足,可是造化弄人,如今已成杀父之仇,本王每次想起来都十分心伤,若是有可能,还请将军劝劝表兄,就算是为了后人,也不应该久居海外,表兄想必十分想**中原山川秀丽吧,若是表兄肯回中原,贽愿向表兄谢罪,任凭表兄是杀是打。”

    方远新眼神有些黯淡下深厚谊,末将必定向主上转达,可是下应该知道,主上最恨的不是下,虽然是下率军击破老侯爷的大军,可是这也是老侯爷野心太大,不肯接受大雍封赐的爵位的结果,可是若是老侯爷死在战阵之上,主上虽然悲痛,也不会定要报仇雪恨,可是老侯爷却是被那毒妇梵惠瑶刺杀,这种屈辱主上终生不忘,此仇不报,主上是死也不肯瞑目的。”

    雍王又是一声叹息将军先坐下来说话,这些事以后再说吧,事总有解决的一天的,但不知方将军这次莅临寒舍,有什么需要本王帮忙的,只要不干涉社稷大事,贽绝不推辞。”

    方远新连忙又将求医一事说了出来,目光中又是恳求又是担忧,他自然知道这样一来自己主上的把柄就被雍王握住了,可是无论如何少主的一丝生机也不能这样错过啊。

    果不其然,听了方远新的话之后,雍王李贽的神色有些犹豫苦恼,他刚刚坐下来不久,就又站了起来,负手在大厅里转了几圈,看看方远新,又看看早已经坐在一旁,打着呵欠昏昏睡的江哲,终于道:“方将军,本王也不瞒你,若不是江先生体如此差劲,本王无论如何也要拜托他去一趟东海,可是可是自从他不幸遇刺之后,虽然将养了一年多,仍然是体弱气虚,除非是一路上缓缓而行,稍有差池就要休息几,我才能放心他远行,可是这样以来,没有个一年半载,只怕他到不了东海,这样一来拖延久,先不说本王实在不能少了他,这子一长,这件事必然传扬出去,到时候又该如何是好,你也知道,其他人不是聋子和瞎子,到时候会生什么事,本王也无法预测,可是江先生是肯定到不了东海了。”

    方远新心中一片冰凉,他知道雍王一句谎言也没有,难道只能把少主送到长安来么?

    雍王同的看了他一眼,又接着说道:“唯今之际,本王倒有两个法子,一个是本王暗中向父皇禀明此事,父皇或者会默许这个孩子到长安治病,可是这样以来,姜侯爷必须得作一些让步,或者就是表兄想法子把侄儿送到长安,瞒过他人耳目,到时候若是一切顺利,侄儿就可以自由回去东海,可是我不妨直言,如今长安各方势力错综复杂,本王不敢保证能够始终消息不会外泄。”

    方远新想了半天将会尽快通知主上,请他决定,如果有什么消息,还希望下能够不吝相助。”

    雍王笑道:“我和贵主上乃是骨至亲,怎会相害,只要侄儿来了长安,本王绝不会撒手不管的。夜已经深了,本来我该留你的,可是你也知道如今本王事事都得避嫌,我会派人送你出去的。”

    方远新下拜道:“多谢下,不论事成与否,末将和主上都会感谢下的这番心意。”

    李贽叹息道:“这也是时机不巧,有些事我不说你也知道一些,本王实在是不能让江司马远行的。”

    方远新心道,如今你们兄弟争夺皇位争得你死我活,江哲又是你这般看重的心腹,也难怪你不肯放行,更何况这个江哲体也太差了,我们这里说着话,他都快要昏倒的样子。

    就在方远新要告辞的时候,我出声道:“方将军等一等。”说着我从刚刚溜出去一趟的小顺子手中接过两个玉盒,懒洋洋的道:“胭脂玉这种海蛇我只是听说过,所以必须看过伤势才能医治,可是我也不能让方将军这样空手而归,这里有两种药物,一种可以救治大部分常见的毒药,效果很好,至少可以不让令少主毒气攻心,另一种药物每一粒可以让人沉眠昏睡,却不会因此伤害人的体,这样就可以让令少主不必每苦痛难耐。”

    方远新听了大喜过望将代我家少主多谢江先生慈悲。”他想到能够暂时减轻少主的病痛,已经是难能之喜,故而千恩万谢的接过药盒。

    我笑道:“这种药物原本是我自己使用的,只因我伤愈之处,伤口疼痛搔痒,难以入眠,所以特意配了这种药物,没想到效果十分好,只是配制起来十分麻烦,而且这种药方不能外泄,要不然我就写一张药方给你了。”

    方远新离开之后,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问道:“下,可是生了什么大事么?”

    李贽这才想起自己原本要说的事,苦笑道:“今晚上,父皇受到一份谏章,弹劾裴云帷薄不修,有失孝道。”

    我微微一愣,问道:“下,裴云宠妾室,疏远嫡妻,令她意图伤害妾室和幼子,这可以说是帷薄不修,可是有失孝道,怎么说的上呢?”

    李贽苦笑道:“怎么说呢,那个蔡御史也真是胆大,他指责说裴云冷落父母为他订婚的妻子,致令父母伤心担忧,所以这是不孝,毕竟自从这件事生之后,裴云的父亲因此气怒,病卧在。而且,那个御史还隐晦的说,薛小姐至今仍是完璧,可见裴云有失人伦。”

    我愕然道:“御史理应留意国家大事,怎么人家闺房中事,他也管起来了?”

    李贽冷笑道:“对他们来说,为虎作伥胜过为国分忧,不说他了,你说这事该怎么办,总不能让裴云的父亲上书说自己是支持裴云纳妾,冷落嫡妻,闹得家宅不宁的,这样一来,裴云可真是不孝了,自古以来,只有儿子替父亲顶罪的,可没有父亲替儿子顶罪的。”

    我也有些苦恼,怎也想不到竟然有人会这样做文章,还扣了一顶不孝的大帽子,可是一时也想不到什么法子,历朝历代都是以孝治天下的,裴云若是担了一个不孝的声名,只怕从今之后仕途艰难,从眼前来说,只怕铁桶一般的军北营就要易手了。

    小顺子突然冷冷道:“皇上未必这么看?”

    我和雍王都抬眼望去,小顺子却不说话了。我和雍王很快都醒悟过来,皇上对凤仪门是有戒心的,若是知道裴云不愿和凤仪门弟子联姻,只怕心中不会责怪。转**一想,我奇怪地道:“这一点太子他们也未必不清楚,为什么他们要做徒劳无功的事呢?”

    小顺子微微一笑下和公子当局者迷,若是这种事传出去,只怕无脸见人的是薛小姐,一个女子被人嫌弃如此,再加上声名败坏,只怕只有一死了之,到时候工部侍郎薛矩必然上书攻讦裴将军,不论如何,裴将军也不能说行止无亏,薛矩又是工部重臣,精通兵器制造改良,天下谁不知道薛矩研制的‘神臂弓’乃是守城利器呢,到时候薛大人拼了担上教女不严的罪名,一定可以把裴将军拖下水,就是陛下再偏袒,也只得让裴将军暂时停职,只怕等到裴将军复职的时候,军北营已经不受控制了,而且裴将军乃是新近归顺下的军方新锐将领,下无力相护,而且又让薛矩成了下的敌人,这可是一举三得了。”

    李贽听得心中一寒,敬佩地道:“小顺子你果然看得透彻,本王却没想到,只怕明这道表章传遍朝野,薛小姐就是不想自杀也得自杀了,你说如今可怎么办那,裴云乃是名将之姿,本王实在舍不得让他受污。”

    我明白其中的关节之后,叹息道:“这条计策果然狠辣,不过也不是没有法子解决,最好的法子就是裴将军的妾室若是死,那么薛小姐杀害人命,裴云所为就算不上过分了,可惜这是行不通的,那位如夫人余毒已清,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另一个法子就是要从薛小姐上着手,若是她肯上书请罪,说自己内疚神明,愿出家清修,以赎罪孽,那么别人也就不能再怪责裴云。”

    李贽苦笑道:“若是她肯倒是好的,可是她恐怕不肯服软的,凤仪门弟子个个心高气傲,恐怕死也不肯认罪服输。”

    我微微一笑道:“一个青少女,怎会想死呢,只怕她如今万分懊悔嫁给裴将军吧,问题是她若不肯上书认罪,只怕就要‘自杀命可贵,她又怎会不珍惜呢,若是给她机会,改名换姓,远走天涯,嫁夫生子,她不会不愿意的。只是这件事交给谁去办,有些碍难,若是办得不好,只怕弄巧成拙。”

    李贽想了想,眼中一亮有了法子了,魏国公程殊素来交好群臣,也是可以和薛矩说的上话的,而且此老鬼主意最多,心肠又好,薛矩一定不会对他戒备排斥,而且魏国公子诙谐,朝中很多重臣的子弟都把他当成叔伯长辈,薛小姐也曾经是其中之一,就是现在见到魏国公也是十分亲,他去说项一定成功。事不宜迟,本王这就去求魏国公,他素来提携后进,绝不会看着裴云收到不实的责难的。”

    当夜李贽亲自到了魏国公府,一番促膝长谈之后,程殊飞马赶到薛府,进了薛府之后,正是早朝刚过的时候,此时的薛小姐刚刚得知奏章的事,正在万**俱灰的时候,正要举剑自刎,程殊一声大喝,闯进房中,将她的长剑打落,若是别人,薛小姐或者会恼羞成怒,可是看到从前在自己小时候就常常让自己当马骑的程伯伯,她终于忍不住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