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东海来客

    <---凤舞文学网--->    南楚同泰二年,哲于长安夜行,路遇庆王近卫叶天秀,东海侯姜永麾下勇将方远新。--凤舞文学网--

    ——《南朝楚史·江随云传》

    小顺子挑起了车帘,只见保护我的十二名侍卫已经手握刀柄,将马车护住,而在前面开道的周武周侍卫正在指着冲撞车驾的两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拦阻我等车驾。”

    我从车帘缝里望去,只见在车驾前面站着两个男子,一个穿着灰衣,相貌俊秀,佩长剑,另一个穿着黑衣,虽然相貌也不错,可是肤色呈现古铜色,一双手正握着周武的马缰,我一眼看见他手心满是淡淡的伤痕,心中一动。目光一转,已经看到那个灰衣男子怀中抱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衣衫褴褛,神色虽然激动,但是倒没有多少恐惧。

    这时,只听见周武厉声道:“如今夜深人静,我等虽然纵马飞奔,也很难伤到人,这个孩子虽然出现的突然,但我自信可以及时住马,你们何必多管闲事。”

    那个黑衣男子怒道:“不论何时,怎可在城中骑马飞奔,若无我力止奔马,只怕这个可怜的孩子已经伤在马蹄之下。”

    周武正要争辩,这时候荆迟从后来绕了过来,瞪了周武一眼,冷冷道:“深夜飞驰,没想到街上还会有人,这是我们的不是,荆某代我这位兄弟道歉,两位既然有胆子管闲事,想必也是好汉子,敢不敢跟我们走一趟。”

    那两个男子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犹豫,这一行人簇拥的马车虽然十分朴素,但是只见制作精良就知道不是寻常人家用的起的,而且这些护卫虽然穿着便衣,可是却都气势不凡,只见他们坐在马上的姿势就知道他们乃是军人出,而且个个武功不凡,这样一队侍卫,不是公侯之家是绝对没有的,他们份都有碍难之处,两人交换了心意,那个灰衣人淡然道:“既然你们已经道歉,也就罢了,我们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说着两人就要离去,荆迟朗声一笑,一挥手,八个侍卫从左右纵马冲上,很快就将这两人围在当中,那两人脸色大变,灰衣人眉头紧皱,黑衣人却是面露杀机,这时荆迟道:“荆某在长安也有多,一看两位就是外乡人,这里是天子脚下,帝都之中,就是外地杀人越货的大盗到了这里也得循规蹈矩,没有几个敢在夜间行走的,毕竟若是遇到巡夜的军不免麻烦,两位这么大胆,想必是武艺高强,高来高去不成问题的了。”

    灰衣人冷冷道:“怎么,长安没有夜,我们黑夜行走是我们的事,就因为我们管了闲事,你就要借题挥么,可是想把我们送官么?”

    荆迟笑道:“这倒不是,只是请两位到我们那里做客,若是两位都是清白之人,荆某不仅向两位致歉,还要和两位交个朋友,以后在长安若有什么碍难,只要荆某帮得上忙,绝无二话。”

    那个灰衣人手卧剑柄,神色凝重,那个黑衣人也将手放到腰间,眼看就要出手,可是他们看这些侍卫个个虎视眈眈,而且荆迟又是虎目含威,冲天的杀气已经将两人笼罩在其中,不由心中十分不安,就是能够冲出重围,只怕也是形迹全露,正在犹豫的时候。这时候车帘一挑,一个青年探出来,他披着黑色披风,掩住了衣着,相貌十分文弱清秀,他就那么在杀气满盈,箭在弦上的时候显出来,微笑道:“荆将军,住手。”

    两人心中一动,都望了荆迟一眼,眼中闪过了然之色,望向我的目光却是带着疑惑,我更加觉得自己的判断没错,便笑道:“下官雍王麾下,天策帅府司马江哲,方才属下多有得罪,江某代他们向两位致歉。”说着,我拱手行礼。

    那两人也不约而同躬还礼,那个灰衣人眼中闪着莫名的光芒来是江大人,在下早有所闻,冲犯车驾之罪,还请见谅。--凤舞文学网--”

    那个黑衣人神色又惊又喜,却不说话,我看了他一眼笑道:“叶兄,方兄在长安可要小心,下对两位的主上并无恶意,可是若是方兄行踪泄漏,我家下也不便手下留,长安虽好,却难久居,还是请快些离去吧。”

    我刚说了一句“方兄”,那两人同时子一震,全功力已经凝聚,就要出手,但我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松了口气。那位黑衣人犹豫了一下,躬下拜道:“江大人,方某入京也是非得以,不知道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我倒是一愣,看穿这两人的份本是偶然,那叶天秀本是庆王属下,也曾经多次秘密入京,我见过他的画影图形,认得他本是应该,那个姓方的却是我猜出来的,这人肤色特殊,显然是常年在阳光下曝晒而成,再见他手上有常年收帆被绳子划出的痕迹,再根据和叶天秀交好的因素,我才猜到他的份。本来想说几句好话,表达善意之后就让他们离开,免得多了一些不可控制的变素,想不到这个方远新竟然要和我叙谈,这事如果传了出去,姜永毕竟还是叛逆,虽然雍帝根本不想为难他,但是对我终究不大好,但见他目光中充满了恳求之意,我心一软兄请到车上一叙。”

    方远新看了叶天秀一眼,低声道:“你先回去吧。”

    叶天秀也低声问道:“他是雍王亲信,你要考虑清楚。”

    方远新苦笑道:“少主命要紧,这也顾不得了,雍王总不会趁人之危吧。”

    方远新踏上了马车,叶天秀忧虑的看了我一眼,行礼告辞,就要带着那个孩子离开。

    我扬声道:“且慢。”

    叶天秀心中一凛,回道:“大人有何吩咐?”

    我笑道:“叶兄在长安只是过客,这个孩子还是交给江某处置吧。”

    叶天秀心中一宽就拜托江大人了。”说罢迅的隐入夜色当中。一个侍卫策马上前,一弯腰将那个孩子提起放在马上,那个孩子倔强的挣扎了一下,充满敌意的目光望向那个侍卫,那个侍卫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脑袋。

    方远新刚踏进车厢,就看见一个相貌清雅柔的少年坐在那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那冰冷的目光让方远新觉得全似乎被一桶冰水浇个透心凉,他立刻知道了此人的份,“邪影”李顺,这个武功邪异惊人,却甘心屈为仆的绝顶高手。

    我见方远新如坐针毡的表,给了小顺子一个眼色,他周的杀气立刻收敛不见,方远新只觉得松了一口气,心道,邪影果然不同寻常,我见他已经平静下来,这才道:“不知道方兄想和江某说些什么呢?”

    方远新神黯然道:“江大人既然知道在下的份,就该知道在下的主上是谁?”

    我微微一笑道:“江某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方将军既然知道如今贵上仍然是大雍的钦犯,为何却要和江某详谈,若是此事泄露出去,只怕江某就是想要放手也不可能了。”

    方远新道:“方某正是见江大人颇有回护之意,才敢和大人商量。”

    我回想起他刚才和叶天秀交换的低语,心中一动,笑着问道:“请问可是有什么事需要在下效劳么?”

    方远新道:“不敢相瞒大人,我主上年近不惑,只有一点骨血,不料前些子少主出海,被海中一种名叫“胭脂玉”的海蛇所伤,生命垂危,虽然我主麾下也有名医,可是却都束手无策,只能眼看着少主受毒伤折磨,虽然命勉强保住,却是求生不能,求死不能。主上也曾经派出手下四处寻找名医,可是人人都说无能为力,最后主上只希望能够找到医圣桑先生,可是桑先生自从在长安神龙一现之后就再无踪影,方某奉命到长安找寻线索,也是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可是却得知江大人曾经从桑先生学医,据说医术精深,方某求大人施展回之手,救救我家少主,不仅方某因此感激涕零,就是我家主上,也不会忘记大人大恩。”

    我皱皱眉道:“方将军,先不说你我双方的立场,乃是敌对,也不说在下是否能够救治姜少主,在下自从遇刺之后,体弱非常,若没有雍王下和我这位从仆的精心照料,只怕早已死,若是千里迢迢奔赴东海,只怕人还没有到,就已经奄奄一息了,再说如今雍王正用我参赞,我是一刻也离不开的。”

    方远新知道江哲没有说一句假话,先不论他主上的份,毕竟只要姜永肯归降大雍,必然能够得到雍帝重用,可是只看江哲虽然神色还好,可是种种气虚体弱的迹象一样不少,若是千里奔波,只怕真是到不了东海就病倒了,可是无论如何少主也不能到长安来啊。他心中盘算了半天,还是觉得为难,原本他是想想个法子将江哲劫走,可是一打听才知道这个江哲乃是雍王极其看重的人,若是明目张胆和雍王作对,就是主公也是不愿意的,再说今一见,果然江哲边防卫严密,自己是没有可能将江哲劫出长安的。

    我留神看着方远新的脸色,初时有些苦恼,然后带了一丝杀气,最后却是绝望,哪里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可是我是无论如何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长安的,若非桑先生已经说过不再行医,而且桑先生的隐居之处乃是秘密,不能告诉外人,我早就引荐他去见桑先生了,唯今之际,只有让他的少主到长安来,只是人一到了长安,只怕是没有机会离开了,这一点恐怕会让姜永很为难吧。

    想了片刻,小顺子突然提醒我道:“公子,已经快到朱雀门了。”

    方远新一听,面如死灰,他知道已经不得不离开了,他黯然道:“方某回去之后会向主上说明此事,事关重大,方某是无法作主的。”

    我心中一动兄何必急着走呢,你既然肯和江某相谈,那么为什么不见见下呢,下心宽广,仁厚,或许能想个法子帮助令少主,至少江某可以保证,如果方兄想要离开,下是不会阻止的。”

    方远新精神一震,他也知道就是江哲肯替少主医治,也需要得到雍王的许可,想到主上待自己恩深似海,自己就是冒些生命危险又能如何。下定决心,方远新道:“那么就拜托江大人代为引见了。”

    我神色郑重地道:“方将军放心,江某保证方大人可以安全离开长安。”

    方远新正要回答,小顺子突然神色一动,冷冷道:“公子,有人跟踪。”

    我问道:“几个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小顺子道:“这几个是在我们遇见方将军的时候缀上的,本来一直离车驾很远,方才突然接近了许多明白了,前面有巡逻的军过来了。”

    我心中一动,问道:“那支军是谁的手下。”

    小顺子掀开帘子,看了一下,低声道:“大人,秦将军率领军巡查,很快就会碰上咱们。”

    我冷笑道:“小顺子,你说秦青会不会搜查我的车驾?”

    小顺子皱眉道:“雍王府的车驾,他应该不会检查吧。”

    我微微一笑道:“按照法令,他有权力检查夜行的车驾,当然若是论我的份,是可以不用查的,可是他真要搜查,我也不便当场阻止,想必本来那些人是跟着叶兄和方兄的,谁知碰上了我这条大鱼,这人倒也果决,想用这个法子诬陷我一个通敌谋反。”

    小顺子蹙眉道:“公子不便拒绝搜查,又不能出手伤害军,这可如何是好。”

    我笑道:“先让荆迟去对付吧,我若急急出面反而不好,秦青真是可惜了。”

    这时那队军已经到了眼前,为一人英姿飒爽,正是秦青,他策马上前高声道:“荆将军,怎么是您亲自护送,车驾里面是哪一位?”

    荆迟沉声道:“原来是秦统领,末将奉命保护江司马,重责在,不便见礼,还请秦将军见谅。”

    秦青笑道:“说哪里话,秦青虽然官职略高,可是将军乃是沙场勇将,谁不知道雍王下麾下第一勇将,最擅长斩将夺旗的就是荆将军,秦青末学后进,不敢受将军大礼,如今夜深,不知道可否让秦某见见江司马,秦青负保护皇城安全的重责,不敢懈怠,还请几位见谅。”

    荆迟皱眉道:“虽然是检查行踪可疑之人是理所当然,可是这乃是雍王府车驾,车中又是司马大人,秦将军为何定要检查,夜风寒冷,司马大人近子不好,恐怕受了风寒,实在不便相见。”

    秦青神色一变,回头低声问边的一个亲卫道:“江司马不好惹,为何公主定要我检查他的车驾,若是雍王动怒,告知父亲,我恐怕会受责备的。”

    那个亲卫低声道:“驸马放心,我们的人看见叛逆在他的车上,我们也不是要为难江司马,这样大将军是一定不会同意的,可是那人若是进了雍王府,只怕祸患无穷,只要驸马将那人带走说是盘查,江司马理亏,必定不敢拦阻,到时候只要驸马不说,想必江司马也不会主动把灭门的大罪往上揽吧。”

    秦青有些犹豫,可是想想妻子一向智谋胜过自己,应该不会错吧,便扬声道:“只是例行公事,不会时间很长,应该不会伤害江司马的体的。”说着策马上前就要掀动车帘。

    两名侍卫同时拦阻住道路,他们可是知道车上现在有一个人不能曝光的。秦青剑眉一扬道:“怎么,你们要阻止本统领执行公务么?”

    荆迟冷笑道:“若是让你搜查了车驾,过了明岂不是朝野都知道您秦将军本事大,居然搜了雍王府的车驾,到时候没面子的可是荆某。”

    秦青微怒道:“若是雍王在此,末将自然是要退避三舍的,可是如今只是江司马在车上,那么末将就有搜查的权力,若是你们心中没有鬼,何妨让我看上一看呢?”说着一挥手,那队军将车驾围住,秦青冷冷的看着荆迟,只要他再说一个不字,就要上前强行搜查。

    方远新心中一凛,手再次按住了腰间,他本是叛逆之,若是落在军手中只怕是有死无生,因此生出了拼命之心,他心中不由暗暗责备自己,不该冒险和江哲在车上密谈,自己就是一死也还罢了,若是连累了这个可能是唯一可以救治自己的少主青年,那么自己就是万死也难辞其纠。

    我微微摇头,轻轻的按住了他的手,若是这样的事也不能处理,我还配作雍王的席军师么,看了小顺子一眼,从腰间解下一块金牌递给他,虽然有很多法子,可是这一种却是最简单直接的,为了安安这位方将军的心,还是仗势欺人一次吧,可惜秦青太固执了,换了一个人,绝不敢要求搜查雍王府的车驾的,铁面无私可不是谁都能办到的,只能说秦青太幼稚了。

    小顺子接过金牌,挑帘而出,不到片刻,我淡淡笑了,这块金牌还真是管用啊。不愧是雍王郑重其事借给我使用的好东西。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