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花言巧语

    <---凤舞文学网--->    武威二十五年五月,靖江公主、王妃萧氏以侍卫夏某谄媚惑主,杀之,为王所阻。--凤-舞-文-学-网--自此,王与王妃、公主嫌隙益深。

    --《雍史·戾王列传》

    萧兰柳眉倒竖,神色冷若冰霜,冷冷道:既然还敢狡辩,那本宫就和你说个明白,这一年来你都做了什么,还要本宫一一道来么,为臣属,不知道劝谏主上,只知道谄上媚权,调唆太子做下这等没有礼法的事,你难道不该死么,为臣不忠,为人不义,你既然是这等不忠不义之人,若是还有半点天良人,就该横剑自刎,难道还要本宫动手么?”

    夏金逸神色从容地道:“属下不过是个江湖浪子,既没有满腹诗书,也没有绝世武功,所擅长的不过是些雕虫小技,太子下救了属下的命,属下无以为报,只能尽力让下开心一些,如果这也算的上不忠,属下也无话可说,说到不义,属下倒是认得,但是属下一心只是效忠太子下,忠义不能两全也只好罢了,再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是太子下有些什么过分的事,又有什么关系,若非如此,您又何必杀人灭口,而不是大义灭亲呢?”

    萧兰顿时语塞,这时李寒幽冷笑道:“好个厉嘴的奴才,太子下是君,你是臣,下可以犯错,可是你不能,你妨害了下的大业,本宫也懒得和你评理,师姐,也不必和这个奴才多嘴,还是快些请太子妃下传下谕令吧,这外面的事自然是太子下作主,这府中之事还是得太子妃作主。”

    萧兰立刻省悟,高声道:“快去向姐姐禀告,就说夏金逸这个迷惑主子的奴才已经就缚,请姐姐吩咐。”

    夏金逸冷冷一笑,心道,这兰妃娘娘倒是心机深沉,这借刀杀人可是做的不错,但他心中却毫无恐惧,死亡对他来说早就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了。

    李寒幽微微蹙眉,她原本只当这个夏金逸不过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罢了,这种人一旦面临生死关头,往往奴颜婢膝,毫无气节可言,可是如今这个青年只是微微冷笑,既不求饶也不哀告,这让李寒幽心中十分不安,是他有什么自保的法子,还是他本如此,若是这样,他作出这些伤天害理的事只怕是别有用心的了。

    太子妃崔氏的寝中,此刻绣正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崔氏无奈地道:“本宫也知道这夏金逸是你的郎,又常常替我在下面前美言,怎会没有感激之心,可是兰妃说的有理,太子下是我们的夫君,也是我们的依*,若是太子有了意外,我们可如何是好,夏金逸调唆下在外面风流,事如果传出去,只怕要惹恼皇上,本宫也是不得已。”

    绣哭泣道:“娘娘,婢子不是说兰妃的坏话,这些年来,兰妃娘娘何曾把娘娘看在眼里,有什么事她问过娘娘的意见,她一道令旨胜过娘娘千言万语,怎么如今想起让娘娘下令处置人了,再说,金逸就是百般不好,他对太子下忠心耿耿,对娘娘礼敬有加,这些子以来,娘娘还没有感觉么,不论什么事,他总是替娘娘说好话,去年舅爷的事,不是他通风报信,娘娘还蒙在鼓里呢,若不是娘娘在下面前哭诉哀求,只怕舅爷死了还要落个罪名,人死百事皆了,可让您的家人怎么办呢,还会连累到您和小世子。就看金逸这片心意,您也该帮帮他。”

    崔氏长叹一声道:“是啊,这个人确实对本宫礼敬,这一年来,太子边的这些嫔妃想要见太子一面是千难万难,只有本宫十分方便,本宫送去的补汤点心,太子都有回书,而且每个月总有几在本宫这里留宿,我知道夏金逸用了不少心思。--凤-舞-文-学-网--”

    绣大振娘,婢子说句不该说的话,太子下这一年来待您虽然没有特别好,可是也没有冷落您,从前来多少次,现在也是多少次,下就是再风流,与娘娘又有什么害处,倒是您这次若是下令杀了夏金逸,等到下回来,必然大怒,到时候那一位只说是娘娘的意思,只怕后太子再也不来娘娘这里了,到时候占便宜的是谁,那位觊觎您的位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您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世子着想,别说是现在,就是将来太子下登基之后,若没有这么一个心腹人在太子边,娘娘您可怎么对付那些狐媚子呢?”

    崔氏越听越是心寒,你说得对,本宫几乎被那人骗了,你立刻去传我的令旨,就说夏侍卫是太子的心腹人,本宫不便处置,先将他拘押起来,等到太子回来再交付太子处置。”绣大喜,连忙亲自去传令。

    听到绣的回复,萧兰秀美的面容上现出怒色,她怒斥道:“好你一个婢,可是你搬弄是非,让姐姐改了主意,早听说你和这奴才有私,如今看来果然是的,罢了,本宫也不求人,今一定要将你们这对妇杖杀在此。”

    绣面上现出恐惧之色,她本是担心夏金逸的安危,这次亲自来传令,不料萧兰居然要连她一起处置,吓得不敢出声,但她虽然羞愧,却是神色倔强,不肯哀告求饶。夏金逸却冷冷道:“属下和绣的事,太子下和太子妃下都早已知道,只是娘娘喜欢绣侍奉,下也喜欢属下服侍,所以没有急着成婚,这妇四个字,属下可不敢当。”

    李寒幽面色突然一变,冷冷道:“还和他们罗嗦什么,师姐,他们在拖延时间。”

    萧兰立刻站起道:“来人,用刑。给我把这对狗男女活活打死。”

    李寒幽冷冷道:“那个丫头,有自己的主子,她没有廉耻,也该她的主子教训。”

    萧兰道:“听见了没有,把绣送回去,就说让姐姐管教一下这个婢。还不动刑,你们等什么。”

    两个侍卫走了过来,手中拿着红漆刑杖,另外一个宫女则拖着绣向外就走,绣一边挣扎一边哭喊道:“夏郎,夏郎。”但那几个宫女力量极大,很快绣的声音就听不到了。两个侍卫走到跪着的夏金逸边,其中一个人低声道:“娘娘在上面看着,请恕属下不能手下留。”说着一记刑杖已经重重的打在了夏金逸的肩背上,夏金逸只觉得背上一阵剧痛,知道这些人是要快刀斩乱麻,几杖就可以让自己脊骨折断,但他平虽然好像墙头草,可是此时面对那个刻苦痛恨的仇敌,竟然是绝不肯求饶的。他闭上了眼睛,也不说话,咬紧了牙关等待接下来的痛苦。

    谁知下一杖迟迟不见临,他睁开眼睛,只见一个大汉怒目圆睁,紧紧的抓住了刑杖,他惊叫道:“师兄。”原来那人正是他的师兄张锦雄,此刻他浑上下威严可怖,眼中满是杀气。

    萧兰面色一沉道:“张总管,你要做什么,竟敢对本宫无礼。”

    张锦雄冷冷道:“萧兰,你也不必用份压我,名份上你是主子,我是总管,可是我张锦雄乃是崆峒掌门弟子,你萧兰则是凤仪门高弟,当初凤仪门使者到崆峒结盟,我奉师命前来供你们驱策,可是我这个师弟碍着了你什么,你们竟然要杖杀他,难道,你们真的不将我张锦雄放在心上么,还是以为我会坐看他被你们辱杀。”

    萧兰大怒,正要说话,李寒幽已经冷冷道:“张大侠,本宫说句公道话,先不说这人是你们崆峒的不肖弟子,如今他在边都做了什么,你难道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我们杀他也是为民除害,你是未来的崆峒掌门,理应洁,怎能庇护恶人。”

    张锦雄冷冷道:“靖江公主,你别把我当成傻子,金逸就是有错,也罪不致死,你们有本事还是去劝劝下的好,我这个师弟虽然不成材,可是他不是什么坏人,就是他为虎作伥,你们不去杀虎,却和我的师弟为难,也真是好盘算。”

    萧兰再也忍耐不住,突然飘扑上,她手中无剑,长袖便像龙蛇一般盘卷,形到了张锦雄面前,已经是龙起大海,劲风向张锦雄扫去。张锦雄不敢怠慢,一拳迎上,这一拳意在拳先,似实还虚,正是只有崆峒嫡派传人才能修习的神门拳,拳袖相交,萧兰被迫得后退了一步,她心中一凛,平她自恃师门心法独特,自己的内力不弱,想不到这位崆峒掌门弟子内力如此雄厚,她心中既然有了忌惮,飞退下,这时李寒幽已经拔出长剑递了过去,她接过长剑,举起平指,转瞬之间,已经是神色庄重,意态悠闲,张锦雄心道,凤仪门弟子果然名不虚传,一柄长剑使得凌厉狠辣,她的轻功又好,转眼间满屋都是剑光。张锦雄的一双铁掌却也毫不示弱,崆峒的武功本就走得奇门,两人都是攻敌之必救,以攻代守,转眼间就交手几十个回合,萧兰虽然剑法轻功出色,但她毕竟只是一个女子,又是常年养尊处优,怎及张锦雄武功精纯,搏斗经验丰富,渐渐的落了下风。

    李寒幽在一旁微微蹙眉,若是换了一个人,或者她就给了张锦雄面子,可是这个夏金逸出乎她的意料,做得是趋炎附势的事,但居然子倔强,不肯认罪不说,竟连一丝悔意恐惧也无,若是今放过了他,他必然怀恨在心,这一年来,太子本来已经对萧兰冷淡了许多,若是再有此人煽风点火,只怕影响到本门对太子的影响力。想到这里,她神色一寒,淡淡道:“张大侠,张总管,看来你是定要庇护这恶徒了,也罢,就让寒幽想您请教。”说罢,飘向前,向张锦雄后心拍去,张锦雄正被萧兰缠着,李寒幽武功又在他之上,眼看就要被李寒幽击伤,夏金逸突然疯了一般跃起来向李寒幽扑去,李寒幽眼中寒光一闪,一掌劈下,夏金逸的子宛如断线风筝一般跌落,李寒幽见夏金逸虽然嘴角溢血,神色凄厉,但是双目神光还在,便形一落,就要补上一章,夏金逸冷冷一笑,抬起袖口,一道银光一闪,李寒幽心中一凛,已经想起崆峒弟子都有几种擅长的暗器用来防,连忙柳腰轻折,避过一旁,那道银光没入墙壁,不见影踪。李寒幽冷笑道:“看你还有什么法宝防。”说着再次上前,夏金逸又是抬手一甩,李寒幽这次玉手轻伸,露出银色的护腕,将那枚银光挡住,然后捻住落下的暗器,仔细看去,却是一种五寸长的三棱双锋针,是打磨的雪亮的精钢制成,这种暗器若是中了一支,必然是血流不止,李寒幽冷冷道:宫就让你自食其果。”说罢手指一弹,那支双锋针向夏金逸去,其势迅快无比,夏金逸眼看躲避不过,目怨毒之色,看向李寒幽,那种刻骨的仇恨让李寒幽也不由心中一寒。就在那只双锋针就要入夏金逸的心口的时候。外面传来怒喝声道:“住手。”

    一听到这个声音,不仅李寒幽神色一变,就连萧兰和张锦雄也不约而同住了手,这时,厅门被一脚踢开,李安怒冲冲的走了进来。李寒幽正在庆幸自己已经杀了夏金逸,却见夏金逸已经连滚带爬地向李安扑去,跪在他面前放声大哭道:“下,快救属下的命吧,兰妃娘娘和公主下要杀了属下。”

    李寒幽一愣,怎么这人还没有死。太子急忙问道:“你没有事吧,孤一听说就赶了回来,总算十分及时。”

    只见夏金逸解开外衣,里面竟然穿着一面护心镜,如今已被双锋针击裂,夏金逸哭诉道:“属下几乎见不到下了。”

    李安勃然大怒寒幽,孤的家事还用不到你插手走吧。”

    李寒幽叹息道:“下,你既然不肯接纳忠言,妾还有什么话说,只是此人实在是留不得的,还请下三思。”李安不为所动,冷冷道:“孤知道了,你去吧。”

    李寒幽裣衽为礼,又叹息了一声,出门而去。萧兰神色有些紧张,上前吞吞吐吐地道:“下,臣妾只是……”还没有说完,一个内侍从外面进来,进门就道:“兰主子,太子妃传话……”话未说完,就看到太子铁青的面庞,他吓得跪了下去。李安冷冷道:“太子妃让你说什么?”

    那个太监颤抖地道:“娘娘说,‘既然兰妃你如此胆大妄为,瞒着下处置下心的侍卫,又将本宫的侍女捆了回来,本宫这就上书皇后娘娘,这个太子妃你来做好了。‘”听到这里,李安再也忍耐不住,一挥手,桌子上的茶水被他扫到地上,一片狼藉,李安大怒道:“萧兰,你好,擅自处置孤的心腹不说,还要迫太子妃让位,孤明就上书父皇,将你休弃,孤配不起你这凤仪门高弟。”

    萧兰大惊,连忙上前裣衽道:“下息怒,是臣妾的不是,求下看在臣妾是为了下着想,饶过臣妾吧。”

    李安虽然愤怒非常,但是想起凤仪门对自己的重要,自己若是逐出萧兰,只怕这太子之位马上就要不保,不由踌躇起来,这时夏金逸道:“下,都是属下不好,得罪了兰妃娘娘,太子妃也是因为此事和娘娘生气,若是许,让臣给兰妃娘娘赔个不是,娘娘定会饶了属下的。”

    李安看看萧兰,萧兰也知道这是一个台阶,连忙道:“本宫不怪罪你了,从今之后你要谨言慎行。”

    夏金逸连忙称是,李安满意地道:“这就好了,兰妃,你去太子妃那里赔礼,若是惹怒了她,父皇母后那里都不会答应的。”萧兰已经是十分懊悔,不应该落人话柄,连忙道:“臣妾一定立刻就去,请下放心。”

    李安满意的点点头好,夏金逸,还不和孤回去。”

    夏金逸连忙跟着太子离开,临行之时给了师兄一个感激的眼色。等到他走远了,张锦雄才神色冰冷的道:“属下告辞了。”萧兰连忙道:“张总管,都是本宫不好,请你不要放在心上,免得伤害两家谊。”

    张锦雄淡淡道:“娘娘是君,锦雄是臣,怎敢将此事放在心上,我这位师弟世可怜,或者有些不当的行为,可是他本善良,还请娘娘网开一面。”

    萧兰微微苦笑道:“你真的不知道他都做了什么吗?”

    张锦雄冷冷道:“这也正是锦雄想问娘娘的,这样的主上,凤仪门真的认为值得扶保吧,锦雄会将此事回禀师门,请娘娘扪心自问,那些事,真的怪金逸么?”

    萧兰神色凝重,没有答话,看着张锦雄远去的背影,她低声道:“这次真是失策,我可要好好补救,否则师父怪罪下来,我可怎么办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