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暗波汹涌

    <---凤舞文学网--->    大雍武威二十五年乙亥,自户部事后,朝野无声,平静以待风雨。--凤-舞-文-学-网--太宗托病免朝,终不出。

    ——《雍史·太宗本纪》

    南楚同泰二年乙亥,哲渐病愈,其时朝野虽安,然夺嫡之事蓄势待,哲为雍王主事,唯以隐忍为要。

    ——《南朝楚史·江随云传》

    光融融,和风徐徐,寒园之内,已经是绿树成荫了,自从去年的户部风波,尚书梁谨潜被突然鸩杀之后,局势突然莫名其妙的平稳了下来,雍帝李援连下诏旨,将户部大小官员尽皆去职的去职,降级的降级,罚俸的罚俸,户部清洗之后,新任的户部尚书是三原韩德,他是在户部多年的官吏,只是没有科举,又没有背景,多年来一直不得志,这次户部清查,只有他那里帐目最清楚,所以李援将他越级提升,韩德此人,不偏不倚,心中只有一个皇上,太子也不敢轻慢他,太子虽然又将不少人手插了进去,可是户部已经不像原来那样如臂使指了。

    去年五月,咸阳出现魔宗弟子的消息闹得天下皆惊,最后那个贼被凤仪门抓住,那人自称是不服当年宗主被逐,故而到中原兴风作浪,凤仪门将此人杀死之后,亲自派人送了骨灰到北汉,魔门宗主京无极十分冷淡,既未难,也未致歉,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之后,大雍的政局突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沉静,太子每只是按部就班的理政,雍王除了不放手军事之外,平只是在王府中潜心读书,既不交结朝臣,也不招揽贤士,唯一的动作就是经常将一些落第书生、贫寒士子送到幽州任官,李援许幽州自行选官,所以并不干涉,这些人都并非什么旷世奇才,所以太子方面也不愿因此翻脸。两方面都是韬光养晦,所以大雍局势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平静,可是有心人却都知道,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压抑罢了,太子和雍王已经是不死无休的局面了。

    姑且不论外面的风风雨雨,寒园之内,正有一番奇景呈现,在凉亭当中,雍王悠闲的看着棋盘,小顺子坐在对面,神色平静的放下了棋子,示意雍王该轮到他了,而在凉亭之外,一个白衣书生正在草坪之上,四肢着地,扮成坐骑,而在他上,一个穿着红衣的小女孩正用嫩的声音喊着爹爹快跑。”

    这一年来的安心静养,我已经全然恢复,虽然还是显得文弱单薄,但是容光焕,已经不是那种随时都会断气的苍白模样了。不过当了一拄香时间的已经是气喘吁吁了,只得告饶道:“蓝蓝,爹爹已经不行了,你也不想累坏爹爹,没人给你**骏哥哥的信吧。”

    柔蓝乌溜溜的眼睛转了一会儿,终于点点头,从我上滑了下来,气的说道:“爹爹,我要去看公主娘娘。”

    我笑道:“今天不行,过几天如果王妃去看公主,我请她带你去好不好?”

    柔蓝撅着小嘴道:“公主娘娘都说蓝蓝可以经常去看她呢?”

    我微微苦笑,这可不是我们说了算的,自从公主在无尘庵清修之后,她和韦膺的婚事也就拖了下来,皇上没有取消赐婚,可也没有迫公主完婚,只苦了韦膺,又不敢娶妻,又不敢要求大婚。我和公主的流言也传了几,可是毕竟我和公主都不见面,所以在雍王的打压下,又没有太子的推波助澜,流言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毕竟没有人想把不参与宫中纷争的长乐公主了出来,再加上不想惹怒李援,所以这些流言很快就被人淡忘了。--凤-舞-文-学-网--

    其实我想雍帝可能也听到一些风声,可是我和长乐既然没有私,也没有见面,他总不能因为长乐可能对我有而处罚我吧,所以这一年来,我还是过得很滋润的,只不过,我经常会想起长乐公主,一幕一幕的回想仅有的两次见面,后来雍王妃常常去看公主,而柔蓝也常常被王妃带去,这一点倒没有引起什么是非,谁不知道雍王妃将柔蓝视若己出,谁不知道世子李骏在幽州,每个月必定派使者进京向雍王述职,而使者每次必定带来一些小女孩的玩具和一封书信,所以柔蓝在大雍宫廷的出现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事。长乐公主喜欢柔蓝,大家只当她膝下空虚,所以喜欢小女孩儿罢了,虽然也有人想到“屋及乌”的可能,但是谁也不敢把这件“子虚乌有”的事搬上台面。而且为了见见柔蓝,长乐公主一年倒有半年住在宫里,毕竟雍王妃进宫拜见皇后贵妃是件平常的事,她若是总到无尘庵去看公主,这倒会令人担心公主是否和雍王走得太近。因此,就连长孙贵妃也对柔蓝十分疼,有时还会把柔蓝留在宫里几天。柔蓝也见过雍帝李援,李援也很喜欢这个精灵淘气的小丫头,这样一来,更没有人敢多嘴多舌了。

    虽然这一年来我也没有和公主见面,甚至也不曾想办法问过她是否真的对我倾心,可是总是忍不住将新作的诗词通过雍王妃送给她,她也没有回音,只是经常给柔蓝一些玉佩护符之类的赏赐。听雍王妃说,这一年来,公主气色大好,不仅常常欢笑,而且在雍帝和长孙贵妃面前也是神色开朗,两人见她这样,反倒觉得不必急于迫她出嫁,让她郁闷不快。如果说还有什么让她不乐的,大概就是韦膺的柔攻势吧,说起来韦膺对公主倒也是诚心诚意,虽然因为公主拒婚而失意,但是每每送上一些小礼物,或者是孤版书籍,或者是上好的笔墨纸砚,来讨好佳人,这种细水长流的柔攻势让皇上和长孙贵妃都十分感动和支持,虽然长乐公主并无动心,可是韦膺彬彬有礼,从不咄咄人,总是礼数周全,公主又是子温柔的人,不愿恶言恶语的拒绝,只能冷淡疏离一些罢了,但是对于韦膺和公主的婚事,皇上和长孙贵妃都是乐见其成的,所以长乐公主就不免时常和韦膺“偶遇些子,我想既然韦膺痴心追求,我不妨冷淡一些,若是公主能够匹配佳偶,我也可以放下心事了,因此一个多月没有让柔蓝进宫,谁知雍王妃很快就对我说,这段时间公主绪不佳,又去了无尘庵小住,这种况,我若还不明白公主的心意,那么我恐怕就是世上最大的白痴了,因而再也不止柔蓝进宫,虽然两人从不相见,可是奇特的,总是能够感觉到心中温馨阵阵,虽然咫尺天涯,可是却觉得并无隔绝。

    不管怎么说,终于让柔蓝下去了,说来好笑,柔蓝还不认字呢,世子李骏就一封一封的书信送来,当小女孩捧着书信一个字都不认得,苦恼的扯着我教她认字,我只能哈哈大笑了,就是我想教她写字**书,想看懂这封信也得等两年,无奈何之下,只得给她**信,其实内容也没有什么,不过是今天去了什么地方,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只是这个李骏倒是很会说话,每次柔蓝听了都闹着要去幽州玩,幸好她不会吵闹太久。柔蓝虽然还小,可是已经有了羞涩之心,绝对不肯让别人看到信的内容,只让我替她**,所以我才能威胁她放我一马,更决定晚点教她认字,否则没有了这个杀手锏我可怎么办呢。

    看我终于起了,领着柔蓝向凉亭走来,李贽笑道:“随云,你来了,好了这一局就这么算了吧。”

    我看看棋盘上,李贽的棋子已经七零八落,笑道:“人都说善奕者善战,若是沙场作战,小顺子是必输无疑,可若是下棋,下也只能甘拜下风了。”

    小顺子面无表的收起棋盘和棋子,完全没有意思附和,只是嘲弄的看了我一眼,我不由摸摸鼻子,实话说,我和他下棋,现在这小子可以让我三子了。

    坐下来端起茶杯,小顺子已经将柔蓝交给王妃的侍女送回去了,觉得浑上下有些酸痛,一杯茶下肚,我觉得精神一震,不由舒适地呻吟了一声。

    李贽笑道:“昨秦青申斥了军北营统领裴云,说他帷薄不修。”

    我微微一笑道:“这是李寒幽的主意吧,如今秦青可是唯妻命是从啊。”

    这一年来最风光大概就是秦青和李寒幽了,半年前她已经和秦青完婚了,完婚之后不久,秦青就升任军大统领,虽然实际上军大统领一直都是个虚职,军实际上是由抚远大将军秦彝掌管的,可是秦青乃是秦彝长子,比起别人来当然不同,虽然秦彝仍然没有将权力下放,但是现在秦青还是可以调动部分军的。如今秦青已经是大雍颇富盛名的青年将领了,而靖江公主李寒幽本已经是公主之尊,又是凤仪门弟子,虽然她的出嫁让她不再可能是凤仪门内堂弟子,但是她在凤仪门的崇高地位还是很明显的,这样一对夫妻,自然是万人瞩目了,更难得是,他们又是恩非常,更让大雍朝野艳羡非常。

    李贽冷笑道:“裴云前些子正式将妾迎娶入门,他的正室夫人却得到一纸休书,这也难怪李寒幽大怒,裴夫人薛秋雪乃是凤仪门弟子,据说和李寒幽同姐妹。”

    我端起茶杯,淡然道:“这也只能怪那个女子愚蠢,裴云摆明了不想娶她,当裴云上薛家请罪的时候说得很清楚,他已经有了外室,并且已经怀孕,如果薛家愿意退婚,愿付出代价,那薛小姐却执意要嫁入裴家,这也罢了,若这个女子肯守本分,裴云本是善良之人,天长久,未必不能接受她,可是她的手段还不到家,手段过于急进,反而让裴云敬而远之,现在还作出加害妾室和初生婴儿的事,若非现及时,这就是两条人命,若非碍于凤仪门,只怕裴云早就一剑杀了她了,不过秦青责备裴云也是有道理的,无论如何,这也确实算的上是帷薄不修。”

    李贽说道:“这样一来,凤仪门自然不肯罢休,虽然碍于人伦不能直接插手,可是她们指责裴云不应该冷落结妻子,已经和少林争吵了好几次。”

    我笑道:“虽然她们说得不错,可是少林根本就默许了裴云这种行为,裴云是他们精挑细选的弟子,他们是绝对不愿意裴云和凤仪门有什么关联的。”

    李贽点头道:“话虽如此,可是少林毕竟不会和凤仪门翻脸,凤仪门虽然也不能公开找裴云麻烦,但是李寒幽还是可以通过秦青来为难裴云,你说该怎么办呢,裴云是你好不容易在军扎下的钉子,可不能随便放弃。”

    我摇头道:“下过誉了,我不过是引了一条路,能够让裴云衷心效忠下,都是下自己的本事,自古良臣择主,如果不是下仁义贤明,裴云怎会甘心效命,这次下也得出手相助,必然可以令少林寺真正支持下,从前虽然少林有意和下合作对付凤仪门,但是碍于皇上和太子,始终只能暗中支持,这次凤仪门太过嚣张,只怕会惹怒了少林,这正是下的机会。”

    李贽叹息道:“随云,本王对你佩服万分,一年前你的作为,让朝野有识之士看清了太子的一些面目,现在他们即使没有决定支持我,也都转为中立,从前很多人都认为太子是储君,又无失德,所以就算觉得本王贤明,也总是若即若离,如今本王虽然遵照你的吩咐没有随便招揽人才,但是本王却能感觉到他们更加愿意亲近雍王府,不过一年多,你就让本王扭转了局势,本王不知该如何感谢才好。”

    我淡淡道:“这也是下肯接纳我的意见,我让下不要行动,韬光养晦,下欣然接受,这一年来,下没有异动,这样太子就不能以下功高震主的理由攻击下,他的种种为难,反而越让人同下,而石彧在幽州奉下之命选官,人人却都以为下是为了封地着想,如今下麾下文武齐备,已经可以开始大展宏图,臣可以保证,今年之内太子就会失去储位。”

    李贽疑惑地道:“虽然太子失去了部分人心,但是毕竟还没有被废的可能,这一年来他也很谨慎,你如何能够确定可以废去他的储位呢?”

    我神秘的一笑下这些年来一直致力于在太子的势力中**人手,从前因为太子谨慎小心,鲁敬忠和凤仪门的力量,始终难以如愿,可是这一年来,太子因为户部之事失去了人心,又因为杀人灭口的行径失去了属下的信赖,而鲁敬忠和凤仪门也是面和心不和,下不是已经成功的打入了太子势力的中坚么,虽然还没有接触到核心,可是太子下的一些行动还是瞒不过您的,您真的不知道,太子下都在干什么?”

    李贽尴尬的一笑道:“这我倒是知道一点,听说太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迷上了青楼,好几次包下大雍有名的艳秘密金屋藏,直到后来父皇知道了风声,他才收敛了,最近他已经没有做这种风流勾当了,倒是总是到后宫陪着父皇皇后,孝顺他们。”

    我冷冷一笑道:“那是因为他改了消遣方式,他迷上了皇上新纳的一个妃子。”

    李贽一惊怎么可能,这是**的事,若是父皇知道,岂不是要重责于他,恐怕废了他的储位也是可能的。”说到这里,李贽顿住了,半晌才道:“以宫闱之事废储君,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后宫不能干涉国本。”

    我意味深长地道:“太子下若是有些本事,皇上或者不会废了他的储位,可是皇上本就已经对太子失去了信任,如今对皇上来说,太子恐怕更大的作用是压制下你,这件事作,就是皇上无心,恐怕也会对太子施以重惩,不管皇上是否有意废除太子的储位,态度总是要表示一下的,这样一来太子心中自然充满忧虑犹疑,父子相疑,这就是臣要的结果。太子下心中有愧,就是保住储位恐怕也会夜担忧皇上是否会秋后算帐,到时候必然会乱了方寸,这样一来,他越是想要弥补,只怕越引起皇上的不满,别说宫闱之事不重要,自古以来天子父子之间,亲从来不厚,父子相残却是屡见不新,到时候恐怕太子猜忌皇上的心比猜忌下还要多些呢。”

    李贽道:“可是纪贵妃等人必然百般相助,恐怕还是没有什么作用。”

    我淡淡道:“她们若是明哲保,臣才担心呢,她们做的越多,破绽也越多,下难道不想让她们原形毕露么。”

    李贽陷入沉思,面上露出一丝喜色云真好计策,其恶不彰,本王焉能无罪加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