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靖江郡主

    <---凤舞文学网--->    武威二十四年五月十三,太宗拜会大将军秦,王闻之,携靖江王郡主与会。--凤-舞-文-学-网--

    --《雍史·戾王列传》

    夏金逸站在门外,无聊的看着远处什么我要做太子的贴侍卫呢,虽然从今天开始,自己已经成了可以和师兄比肩的人物,可是他可是很理智的,自己武功不行,心机也不够深,虽然有些小聪明,可是不会有什么大出息,若是权力太高,能力和地位不符,自己是要栽跟头的,总算他平待人和善,结交了一些狐朋狗友,要不然想调动人手都会遭到白眼吧,在太子边几个月,他虽然是如鱼得水,可是他心里总是隐隐的恐惧着一个人,前些子听说那人受了重伤,奄奄一息,他曾经生出希望那人死去的**头,这样就没有人会盯着自己了,可是就在当夜,出去寻花问柳的他在酒壶里面现了一枚银戒,上面写着一个他当时就吓出了一冷汗,立刻求老天保佑那人长命百岁,至少他不像一个过河拆桥的人。

    如今时光匆匆,自己成了太子的亲信,那人也已经脱离险境,直到如今,自己再也没有得到任何他送来的信息,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一样,这样子的间谍倒是容易做,只要做自己就行了。可是现在的我是真的自己么,夏金逸微微苦笑,仿佛又回到了少年,那时候,自己是一个孝顺父母,尊重师长,众人赞誉的一个善良少年,突然打了一个激灵,算了,往事如烟,何必再要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他不由想起绣约自己今夜相见的事,只怕自己会没有时间吧,绣是个好女子,只可惜在皇家,不由己,一个侍女的终,是不能由她自己作主的,而且现在崔大人出了事,若是牵连到太子妃,不行,自己应该去给太子妃透个消息,毕竟她是绣的主子,而且还答应过让绣自由的。

    想到这里,夏金逸心想,等到那位郡主到来之后,肯定至少半个时辰自己不会有什么事,不妨偷偷的跑一趟吧。不过郡主从王妃那里过来,王妃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吧?

    就在夏金逸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看到远处走来一个雪衣女子,那绝世的风华,那艳丽的容貌,让人一件心中顿时生出慕和自惭形秽的感觉。可是夏金逸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他浑突然变得冰凉僵硬,中却像有烈焰燃烧,那是一种在地狱的感觉,他几乎不能思想,如同牵线木偶一般行礼如议,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郡主,下和兰妃娘娘、鲁少傅已经在里面等候郡主了。‘

    然后他甚至切的亲手为郡主开门,目光更是带着无比的敬仰,那是一个好色风流却不下流的男子见到绝世美人时候的表现,直到李寒幽走进房间,夏金逸才艰难的说道:‘我有些腹痛,你们先盯着。‘然后他不顾同僚善意的讥讽匆匆向住处走去,好不容易走回那间肃静独立的小屋子,推开房门,他看到一个窈窕的影坐在上,是绣,想必是王妃派她过来的,夏金逸突然扑了上去,两个人的形纠缠在一起,跌倒在上,然后帷帐垂落,他的粗暴让绣出惊叫,没过多久,他粗粗的喘气和她痛苦的呻吟混合在了一起。

    过了一阵子,得到满足的夏金逸松开了手,摊倒在上,绣恼怒的支起子,却惊讶的看到这个平嬉笑怒骂的男子面上都是泪水,他的面孔抽搐着,狰狞可怖,可是绣却看得出来,这个男子正处于绝望的悲痛当中,她不顾子的疲乏,将他抱住,这个男子子一颤,然后也伸出手将她牢牢抱住,过了许久,夏金逸将她推开,跳下,已经恢复平静的他梳洗之后,淡淡道:‘崔大人死之事,太子妃若是知道了,你千万要劝她克制,现在太子下正在商议如何处置呢,你让太子妃留心暗算,兰妃娘娘在里面半天了。--凤舞文学网--‘

    绣默默的看着这个给了自己突然的刺激的男子,开口问道:‘金逸,生了什么事,告诉我。‘

    夏金逸笑道:‘我能有什么事下正要用我做事呢,你不要胡说。‘说罢,转走了出去,绣看着他的背影不由一阵辛酸,她第一次知道这个子轻浮,油嘴滑舌的家伙也竟然有那么深的痛苦。

    走出房间的夏金逸又是一个风流倜傥的俊美青年,甚至看不出一丝他刚才失常的痕迹,他赶回太子秘议之处,却见一个侍卫匆匆忙忙地走来,见到他便喊道:‘夏老弟,你去通禀一声,出了大事,雍王到了秦大将军府,已经快两个时辰了,还没有出来。‘

    夏金逸心中一动,问道:‘雍王是自己去的么,你知道用的是什么理由么,我总不能糊里糊涂的禀报吧。‘

    那个侍卫道:‘雍王带着很多护卫,还带了司马雄、荆迟、长孙冀三员大将,和江哲江司马,我们原本以为雍王是去找茬的,谁不知道秦青也在行刺江哲这件事上插了一脚,原本想等雍王离开之后再来回禀,反正想必他也不会待得时间太长,可是没想到这么长时间没出来,我们在秦府的内线听说他们谈得很高兴,所以我才回来禀报,只怕是有些迟了,夏老弟替我多美言几句。‘

    夏金逸笑道:‘你放心,我什么时候为难过你们?‘说着夏金逸再次叩门求见。这次他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太子李安神有些怔忡,而鲁敬忠和兰妃都沉着脸,只有李寒幽仍然是那样神态优雅。李安不耐烦地道:‘什么事,不见孤正在商议事么?‘

    夏金逸连忙避重就轻的将事说了一遍,李安一听到雍王去了秦府,立刻脸色一沉,挥手斥退夏金逸,冷冷道:‘他倒是活跃起来了,看来这阵子父皇的偏袒让他忘了自己的份了,鲁少傅,你献计离间雍王和秦家,如今他们倒联合起来了,你说该怎么办?‘

    鲁敬忠想了一想道:‘这样的展当时虽然没有想到,可是也不难对付,既然雍王和秦家没有生出嫌隙,那么我们就造出嫌隙来,若是下现在陪着郡主去一趟秦府会怎么样?‘

    李安心中一动,想起李寒幽和秦青的婚事,虽然还没有得到秦彝的同意,但是父皇和母后都是满意的,如果此事一成,就是秦家想偏向雍王,雍王怕也不会相信他们了,自己可不能让他们走得更近,罢了既然那件事已经决定,我就先去一趟秦府了,想明白之后,李安站起道:‘郡主是否肯随本王一行?‘

    李寒幽脸上飘过一朵红云,低声道:‘寒幽遵命。‘

    李安立刻招呼夏金逸安排车马,他带着鲁敬忠坐一辆车,李寒幽有自己的车子,在路上,李安沉声道:‘这个李寒幽果然是聪明绝顶,竟然想出两全其美的法子,就说崔央觉有人盗卖军械,故而私下探查,不幸被那些贪官现,因而惨死,这样一来,崔央声名无瑕,王妃和孤都不用担心被牵连,然后在户部随便找几个替死鬼,就说户部尚书失察,然后太子再担保让他戴罪立功,这样一来,两个人都保住了,后再徐徐处置,这个主意很是不错,为何少傅和兰儿都不高兴呢?‘

    鲁敬忠苦笑道:‘下,这个主意虽然是两全其美,但是实际上支持的是为臣,崔央的声名保住了,那么太子妃和世子的地位稳固如山,那么兰妃娘娘自然不会高兴,她请了同门的师妹过来,本来是想助自己一臂之力的,没想到郡主却支持敬忠,所以娘娘才会气恼,臣之所以不快,却是因为这李寒幽心智过人,她表面上调和,却是让我和兰妃娘娘心生嫌隙,我想郡主一定会跟娘娘说,我是太子心腹,不能和我作对,她们同门姐妹,很快就可以达成谅解,到时候臣就是众矢之的,郡主如此心机,怎不让臣担忧,下,凤仪门可结之以援,不可受其控制,若非李寒幽此举是凤仪门主之命,臣倒要阻止她和秦青的婚事了。‘

    李安皱皱眉是如今若不如此,怎能打压老二的气焰,户部的事马上就要作,若是老二趁机难,只怕户部就不再是我的天下了。‘

    鲁敬忠叹息道:‘臣也正是因此为难,下这几就要揭户部不法事,下掌管户部,出了这种事,虽然可以解释的过去,但是皇上心里不免有些恼怒,所以如今下得依赖她们打压雍王,等到风平浪静之后,才来想办法吧,其实拉拢到秦家也有好处,只可惜又让凤仪门占了便宜。‘

    李安犹豫地道:‘李寒幽也是皇族,总不至于过分偏向师门的。‘他的声音有些充满了不自信。

    鲁敬忠苦笑道:‘下说得是。‘面上却现出意味深长的古怪神色。只是一心想去破坏雍王拉拢秦家的太子却没有留意。

    今秦彝可是荣宠备至,正在他和雍王在后园欢宴的时候,家人来报,太子下驾到。秦彝微微苦笑,想不到自己一向洁自好,却成了两位皇子争斗的导火线,不论他如何想,也只能率众前去迎接。

    李安走下车驾的时候,看见秦彝和雍王匆匆走来,两人上前下拜道:‘臣李贽、秦彝叩见太子下。‘

    李安伸手虚扶道:‘二弟和大将军不要多礼,今孤来此却是陪着郡主前来拜会大将军和秦夫人的,想不到二弟也在这里。寒幽,来拜见大将军。‘

    随着李安的声音,从另一辆华车走出一个穿雪衣罗裳的绝丽女子,她走到秦彝面前,飘飘下拜道:‘寒幽拜见大将军,家父多次提及当年和将军并肩作战的事,前些子,寒幽代父亲送来的微薄礼物,却被大将军婉拒,想是将军恼怒寒幽拜会来迟,实在是寒幽近一直在宫中陪伴皇后娘娘,还请大将军恕罪。‘

    秦彝神色淡然,微笑道:‘臣和王爷确是袍泽深,只是皇命在,王爷镇守在外,秦某在京中伴驾,故而多年未见,郡主心意,秦某心领,前些子拒绝郡主的礼物并没有什么理由,只是除了皇上赏赐之外,秦某是从不接受他人礼物的,郡主多心了。‘

    当下众人来到了后园,秦彝已经让人重新换上酒菜,李安坐在席,抬目望去,这秦府的后园与众不同,没有什么奇花异草,亭台楼阁,却是把诺大的一块空地平整之后,铺上青石板,四周种上树木,成了一个小校场,场地上摆着兵器架、石锁之类的东西,而在校场一角,更摆着几面战鼓,如今光明媚,秦彝就在校场外面的大树下摆上酒席,让家将武士在校场上比武助兴,方才正是最闹的时候,雍王麾下的侍卫和秦府的家将都下场比武,胜的人赏酒一爵,败得人也不会收到责罚,都是军旅出,没有那么多心机,雍王和秦彝也不会因此生出争斗之心。

    可惜李安的到来让这里的气氛不免有些冷淡,秦彝让家将散去,又让人请来秦夫人相陪郡主,总算这里人人都是惯了官场的人,倒也风平浪静。

    这其中有几个人,都忙着在闲谈之时打量对方的动态,鲁敬忠一边附和着太子,一边有意无意的注意着雍王司马江哲,这人始终悠闲的和秦青、秦勇谈着什么,雍王麾下的三位将军也在旁边跟着讨论,鲁敬忠竖起耳朵听去,却是什么兵法战策,山川地理之类,这些他并不擅长,而秦夫人正和李寒幽谈笑,李寒幽落落大方,很得秦夫人好感,原本秦青一直在听江哲他们谈话,但是没过多久,他就明显神思不属,目光屡屡落到李寒幽上。而太子、雍王、秦彝正在谈得烈,秦青渐渐开始有些放开胆量,开始和李寒幽谈天,秦夫人似乎乐见其成,不时的替他们穿针引线。

    李寒幽虽然表面上专心讨好秦夫人,应付秦青,但她双目的余光却始终落在江哲和站在他后的小顺子上,她早已经得到了师门的报,这个看上去形容有些瘦弱憔悴的青年在南楚的作为的报她已经看过了,谁会知道这个以文才著称的青年,用得计策是那样狠毒,平定蜀中,离间大雍,若非德亲王已死,这人只怕会给大雍带来更大的损失,可惜凤仪门直到雍王将他俘虏回大雍之后,才注意到他,详查之下,才觉这人乃是旷世奇才,为了剪除雍王羽翼,门主亲自下令让自己刺杀此人,可惜自己竟然失败了。

    至于那个李顺,李寒幽心中顿时生成无力的感觉,论年纪,自己比他还要大一些,论出,自己的恩师乃是三大宗师之一,可是这个少年的武功竟然过了自己,根据自己得到的报,这个少年武功远在自己之上,自己门中除了门主之外,恐怕只有六七个长辈可以胜过他,最令自己不平的是,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少年,竟然甘心做那手无缚鸡之力书生的奴才,你看他此刻乖顺听话,完全是一副训练有素的奴才形相,真让人怒其不争,这种高手若是为我所用,李寒幽叹了口气,这人偏偏是个残疾之,凤仪门的‘神凤心法‘全无用处。

    秦青见李寒幽叹气,不由问道:‘郡主为何叹息?‘

    李寒幽心中一动也听父王说起过一些军旅中事,可惜父王不许我参与,秦将军和诸位几乎都是沙场血战余生的名将,不知道可否给妾讲一讲战场上的事呢?‘

    秦青笑道:‘郡主是凤仪门弟子,可惜却是宗室,不然想上战场也没有什么难处,末将虽然也曾经沙场血战,可惜这些事若是说出来,未免有些煞风景。‘

    李寒幽见秦夫人面上有些不豫之色,连忙道:‘我可不是想听那些杀伐之事,只是听说大漠烽烟如画,蜀中风光绮丽,南楚更是风月无边,不知道这些地方风光比起大雍来,哪里风光更动人呢?‘

    李寒幽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人人却都听得很清楚,都不由思想了起来,这些人大都见识广博,李寒幽说得这些地方他们没全到过,倒也去过大半,但是若说哪里风光最盛,这却难道了他们,就是心中觉得某处最好,空口说来也觉得没有证据。

    李安虽然不知道李寒幽目的何在,但本着同仇敌忾之心,说道:‘这倒是一个好题目,我们今闲来相聚,尽谈论些军政大事,未免有些沉闷,不如就说说自己的见闻,倒也不错,不如我们就以此为酒令,每人说出一个风景胜地,却需有前人诗词为证,若是说不上来的,就罚饮酒三杯。‘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