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布局猎杀

    <---凤舞文学网--->    武威二十四年五月十二,王妃亲弟,户部侍郎崔央横死于和平坊,事乃。--凤舞文学网--

    --《雍史·戾王列传》

    还没有走进大厅,我就听到了一个如同雷声轰鸣的声音在那里兴高采烈的说道:‘司马,你不知道,老子这次可是走了运,那坛烧刀子可是六十年的,你想不到那乡村小店里面会有这么好的酒,所以老子都没有舍得喝,特意运了回来,怎么样,你若是请我去吃一顿好的,我就请你喝酒。‘

    然后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道:‘老荆,别这么大呼小叫,下一会儿就要过来了,恐怕又要怪你不守规矩。‘

    那个响雷一般的声音不耐烦地道:‘老子知道了,下才不会怪罪我呢,这次老子带了好东西来。‘

    然后我听见司马雄笑着问道:‘你能有什么好东西,不就是那坛好酒么?‘

    那个声音得意地道:‘你小子绝对猜不到,我带着这样东西下一定喜欢。‘

    李贽微微一笑,轻轻咳嗽了一声,举步走进大厅,我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一进大厅,就看见已经肃手而立的两个戎装男子站在一侧。李贽走上主位,这两个人上前拜倒见礼,只看他们浑上下流露出的尊重和敬意,就知道这两人乃是李贽的亲信将领。

    我仔细打量着两人,其中一个长眉凤目,面白无须,相貌俊伟却不失清秀,材将近八尺,却是猿臂蜂腰,丝毫不显得材巨大,另外一个材也有八尺,豹头环眼,相貌粗豪,影魁梧,却如一座小山一般。两人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安之后,李贽一指我道:‘这位江司马是本王的左右手,你们好生见过,以后待他如同本王一般,不可失礼。‘

    两人转走过来向我行礼,我欠还礼,微笑道:‘下言重了,哲与两位将军都是下的臣属,不敢当两位大礼。‘

    见礼之后,我走到雍王下的位子坐下,两人又是肃手而立,等待雍王话。

    李贽笑道:‘都坐下吧,这里不是军营,不用那么多礼,长孙,你们一路上可平安么。‘

    那个长眉凤目的将军站起来道:‘启禀下,一路上都很顺利,只是车马太多,不免走得慢些。这是南楚使者送来的礼单。‘说着递上一本折子。李贽翻看了一下,随手递给我道:‘这些书画什么的,本王没有什么研究,你看看吧。‘

    我随手翻了一下,淡淡道:‘真正的极品不多,不过还算不错,这些本也不是臣留意的,倒是那些书籍,虽然南楚必然会留下一些紧要的经典,但是我想应该不会缺的太多,怎么也能有十之**,改天请下将目录送到寒园,我仔细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少了什么珍贵的书籍。‘

    李贽点点头道:‘我已经上书父皇,要求整理这些书籍,父皇已经下旨给翰林院让他们来办,太傅褚平总理此事,褚太傅为人严谨博学,必然会处理好这些书籍,这是泽被后世的大事,他不会懈怠的。‘

    我笑道:‘我也信得过褚太傅,不过有些书籍当我只是匆匆过目,还请许我借阅几册。‘

    李贽微微一笑些你自己作主吧,倒是荆迟,刚才本王在外面就听见你大呼小叫,还是给本王带了东西,是什么啊?‘

    荆迟连忙站起道:‘下,臣带得这样东西下一定喜欢。‘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本图册递了上去。

    李贽打开一看,突然神色一震,竟然一页页一直翻了下去,直到看完才惊叹道:‘好全的一本山川地理图,荆迟,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是谁画的。--凤-舞-文-学-网--‘

    我心生好奇,伸过手去,李贽把册子递给我,我打开一看,上面却都是精工绘制的地图,画的是各处关碍险要,山川水流,画的十分精细,我曾经见过南楚的军用地图,可是也很少见到这样精细的地图。

    这时荆迟得意地道:‘末将奉命防备荆襄方面的楚军,各处关卡都得巡视,前些子抓到了一个青年书生,从他上搜出了这些图册,原本想把这人当作探子杀了,可是宣参军问过之后,说这人不是探子,而是徐衡的后人徐钧,还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所以把他强行留在军中,这人可胆子真大,好不容易拣条生路,居然不肯任官,坚持要走,后来老子火了,说他要是再闹,我就把他当探子宰了,他才老实了,这次本来想把他带来的,可是宣参军说让我先请示下一下,这是宣参军的书信。‘说着又递过一封书信。

    李贽展开书信看过之后,看了我一眼道:‘随云以为如何?‘

    我笑道:‘这人果然是人才,不过现在战乱纷呈,若是留在民间不免遭难,下不如把他送到子攸先生那里,反正我看这里还没有幽州的地图,让他专心测绘一下也不错。‘

    李贽一笑本王待会儿就写书信给常青,宣参军名叫宣松,其人虽然沉默寡言,但是精通军务,为人轻财重义,你记得前蜀国狂生杨灿么?‘

    我想了一想道:‘臣知道此人,他曾经作为蜀国使者到下大营。‘

    李贽没有问我怎么知道,只是说道:‘这人倒是一个硬骨头,蜀国灭亡之后,他居然投水自尽,留下遗书说田横有八百壮士殉死,堂堂蜀国怎能没有殉主之人,他死后妻儿几乎冻饿而死,后来就遵照他的遗言写了一封信给宣松,宣松曾经和杨灿有过几句谈话,说过愿意替他尽力的话,最后常青居然就真的派人送了自己全部积蓄给杨家,本王听了也十分敬重于他,那时他刚刚投*本王不久,本王见他重诺守信就让他做了一名参军,荆迟为人鲁莽,所以就派了宣松给他做参军,看来这个宣松果然值得重用,可惜如今要*他管理军务,不能调他来长安了。‘

    我笑道:‘军务是紧要的,而且荆将军如今到长安护卫下,军务若没有值得信任的人托付,下也不能放心的。倒是这个徐钧,他既然是徐衡之子,应该是精于地理之人,下可要好好重用。‘

    这时荆迟赧然问道:‘那个,这个徐衡是什么人,怎么宣参军说起来的时候好像末将理应认得似的。‘

    我微微一笑,知道这个将军人如其形,是个粗人,淡淡道:‘这人是前朝有名的地理家,平生喜欢畅游四海,写了很多游记,读书人都喜欢看他写得游记,不出门就可以知道天下风土人,就是将军也应该看看,知道的多了,就是行军作战也有好处的。‘

    荆迟立刻露出为难之色将虽然识得几个字,可是那种文绉绉的书本可是看不懂的,而且事多得很,哪有时间看书呢?‘

    李贽突然神色肃然道:‘荆迟,你就是这样不求上进,你虽然作战勇敢,但是那只能作个将领,你要想将来独当一面,还得多读书,现在你来了长安,本王暂时也不会用你做什么,你就乖乖的多读一些书吧,这是军令。‘

    想要诉苦的荆迟立刻住了口,满面的悔恨之色,我不由一笑下,这些子我恐怕要劳动两位将军做事,不如就把这件事交给我吧,臣保证让下满意。‘

    李贽道:‘这倒是好事,荆迟,还不快上前拜师。‘

    看着雍王威严的神色,荆迟不得不上前见礼,只是神色间满是苦恼。我和雍王相视一笑,这荆迟子桀骜,不好管束,我若对他号施令,他必然不会乖乖听话,如今我用这个法子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使唤他,他若不听话,我只要罚他多抄几页书,就能让他俯听命。

    看了长孙冀一眼,他神色淡然,只是目光中有了然之色,看来他十分精明,必然是个好帮手,我的计划应该可以顺利实行了。我由衷地露出一丝喜悦。

    五月十二,长安明德门外,天色将晚,城门眼看就要关了,一个商人装束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虽然是初夏时节,可这个男子却是戴着斗笠,面目在斗笠影掩饰下看不清楚,守门的兵卒疑惑的看了这个男子一眼,却没有拦阻,又不是什么紧要时候,没有必要严加盘查。这个男子似乎很熟悉长安的街巷,东拐西转,大约花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走到了长安西南角的和平坊,这里居住的是最下等的贫民,与其他的贫民居住地里坊不同,这里一到了晚上,除了游手好闲的地痞之外几乎看不到人影,小巷两侧都是贫民的住所,不时的从一些门缝里面传出笑声和吵闹声,那是聚众赌博的地下小赌场和一些暗娼的住处,这里,在黑暗的笼罩下也有着一种畸形的繁荣.

    这个男子穿过黑暗的小巷,两边暗的灯火将他的影拖得很长,前面那座荒废已久的大杂院就是他的目的地,轻轻的推开院门,他走了进去,正房内灯火通明,这个男子刚刚走上台阶,从房子旁边的暗角落闪出两个人,一个人借着前面的灯笼看了看那个男子摘下斗笠之后的容貌,便悄然退下了。

    走进房间,这个男子一眼就看到崔央坐在昏暗的灯光下,他上前施礼道:‘崔大人,别来一向可好?‘

    崔央还礼道:‘尚称安泰,霍盟主如今名动天下,当真可喜可贺。‘

    这个男子倨傲地一笑,淡淡道:‘这次是你我双方最后一次交易,希望我们善始善终,这是提货的地点。‘说着拿出一个蜡丸,崔央微微一笑,递过一个盒子,说道:‘里面是你们的尾款,今之后,你我双方互不相关,不过下说,若是霍盟主愿意,我们可以保持联系。‘

    霍纪城打开木盒,看到里面的金珠,笑道:‘还是太子下明理,这些金珠比较安全,否则若是贵方止付了银票,我岂不是白辛苦一场,崔大人,每隔半个月我会派人来见大人,若有什么事,请大人告诉信使就行了。‘说罢霍纪城转出去。崔央冷冷一笑,心道:‘下已经着手铲除锦绣盟,希望你能够活过今夜再说。‘

    没多久一个黑衣人进来禀道:‘大人,我们刚想动手,就现有人接应霍纪城,只得暂时住手。‘

    崔央眉头一皱什么人,你看清了么?‘

    黑衣人道:‘不知道是什么人,都是贫民装束,可是霍纪城还没出来,他们就抢占了一些重要的地势,您知道,我们必须等到霍纪城进来之后才能布局,没想到他带了人手来,明明他是一个人进城的。‘

    崔央叹息道:‘罢了,我们先回去吧,禀明太子,另行处置,反正我们没有出手,那么就还有机会他入伏。‘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短促的惨呼声,黑衣人神色一凛,低声道:‘有人偷袭,大人小心。‘说罢就要出门,这时房门无声无息的开了,一个黑衣蒙面人走了进来,那人材不高,一双眼睛如冰似雪。

    黑衣人拦住崔央,冷冷道:‘你是什么人,竟敢袭击我们,你可知道我们的份?‘

    那人看了他一眼,影一闪,黑衣人即时反击,两人在这狭小的空间斗了几招,黑衣人只觉束手束脚,那人却是挥洒自如,不过数招,那人一掌拍在黑衣人的口,黑衣人惨呼一声道:‘大搜魂手。‘,声音还没有消散,形已经跌落,其实那黑衣人的武功并非十分差劲,只是这种狭窄的房间让他施展不开,而他面对的敌手若是在这种狭窄的空间出手,恐怕就是三大宗师也不及他。那人静静的走到黑衣人面前,轻轻撕去他面上的黑巾,将他的相貌看的清清楚楚,然后看了崔央一眼。崔央惨叫一声缩到墙角,颤颤巍巍地道:‘壮士,饶我命,下官必有重谢,下官是太子内弟,壮士若有需要……‘话还没有说完,那人已经拂袖而去,崔央正在庆幸死里逃生,却只觉得心口剧痛,黑暗向自己笼罩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崔央朦朦胧胧的想道。

    那人走到门外,几十个贫民装束的汉子默然站立,地上躺着二三十个黑衣蒙面人,那人也不作声,只是一摆手,影便隐入夜色当中。

    霍纪城满怀欣喜的走在路上,他想着是否到长安有名的花楼过一夜,一边想入非非,一边低头疾走,毕竟自己还在人家的地头,走着走着,霍纪城突然站住了脚步,他看到前面站着一个灰衣蒙面人,负手而立,高大修长的躯带着浓浓的杀伐气息,而两旁黑暗的小巷里也隐隐透着杀气。霍纪城没有回头,他感觉得到后面也站了一个人。想也不想,霍纪城的躯已经凌空而起,向昏暗的民宅扑去,就在他形纵起的时候,一声弓弦轻响,霍纪城形一沉,翎箭擦着他的头皮飞过,霍纪城已经落在一家民宅的屋顶,他一个翻滚向侧面逃去,耳边风声响起,而几个黑衣人已经包抄追来,霍纪城只觉得强劲的掌风拍向自己的后心,他转出掌,那人似乎一声闷哼,但是霍纪城也不得不形一慢,其他几个黑衣人的刀剑已经接近了他的体,双方都没有作声,就在黑暗之中展开厮杀,霍纪城只觉得这些人个个武功不错,尤其是那个和自己对掌的人,武功更是出色,他用余光看到,街上站着一个青衣人,看不到容貌,手里拿着一张硬弓,但见形修长,气度不凡,就知道这人必是领袖人物,大概是不屑于围攻,所以这人没有出手,霍纪城心中暗暗庆幸,眼睛四处查看,希望找到突围的可能。可是这几人将所有逃生的道路都挡住了,霍纪城一边苦战一边想着计策。

    就在霍纪城岌岌可危的时候,突然从暗出闪出一个矮小的影,他抛出两个火红的弹丸,顿时两声霹雳巨响,然后红烟滚滚,霍纪城一见机会来了,立刻向早已看好的方向冲去,这时四周已经有了人声,那几个蒙面人一见不妙,也趁着红烟悄然退走。

    霍纪城慌不择路,逃了半天,突然前面闪出一个影,那人挥手示意,霍纪城认出那人的相貌,心中一喜,连忙跟了上去,那人轻功出众,带着霍纪城东拐西拐,没有多久就到了一处宅院的后门,那人推开后门,回头示意,霍纪城连忙跟了进去,那是一间隐秘的民宅,走进内室,霍纪城疲倦的坐在椅子上,感激地道:‘寒兄,若非你相救,只怕我早就丧命了。‘

    那人惋惜地道:‘霍盟主,你太不小心了,太子想要杀人灭口你还想不到么,若非我在外面接应,只怕你早凶多吉少,幸好我让属下准备了烟雾弹,否则我也没有法子救你。‘

    霍纪城神色黯然道:‘我没有料到他们这么快就过河拆桥。而且我本以为至少可以逃离,太子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围杀我,想不到他的人武功那样高强,皇室果然高手如云。‘

    那人叹息道:‘你好好休息一个时辰,我带你出城,长安城墙有几处守卫不严,你轻功出众,可以出去的,只怕明一早就要有人到处盘查,你今夜如果不走,只怕就来不及了。‘

    霍纪城面上露出凶狠的神色,冷冷道:‘多谢寒兄,我不会让太子好过的。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

    在三更时分,霍纪城从一处守卫不严的旧城墙,借助飞爪出了长安,而同时,雍王府的寒园之内,换回了仆人装束的小顺子恭恭敬敬的对我说道:‘公子,猎杀行动已经成功。‘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