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江边血战

    <---凤舞文学网--->    南楚同泰元年三月十九,哲近侍李顺千里追杀,斩刺客于江渡,天下皆知,闻者慑服,后数年,未敢有效聂荆者。--凤-舞-文-学-网--

    --《南朝楚史·江随云传》

    毒手邪心神色一变,冷冷道:‘李顺,我还道你在主子边服侍,想不到你还有胆子追来。‘

    小顺子微微一笑爷,我们虽然素未蒙面,但是我知道德亲王边有你这么个人,你也知道公子边有我的存在,你刺杀公子,就是我的死敌,就是我不如你,也要来替你送行的,更何况,你恐怕是不如我的。‘

    毒手邪心心中一凛,他的姓名已经多年不用,就是德亲王也不知道,想不到竟被小顺子说破,但他神色上一点不漏痕迹,淡淡道:‘李顺,你也算是南楚的臣子,常年待在君侧,受恩深重,为什么背叛家邦,难道荣华富贵真的对你如此重要么,就是有了些许富贵,也是轮不到你的,你也曾经从军出征,也曾经陪王伴驾,难道不知道忠义的道理么?‘

    他这样一说,就是倒在地上的众人看向小顺子的目光也变得鄙夷。

    小顺子却是不卑不亢,淡淡道:‘奴才出,又是刑余之人,说句难听的话,在宫里面,就是猫狗,也比我们尊贵些,黑爷,您不过是个杀手,不也将奴才瞧扁了么。‘说到这里,小顺子神色变得庄严,眼中更是放出光芒,他一字一句道:‘这世间只有一个人,从来没有看不起我,他将我看**,不是一个奴才,宫中初次相见,公子乃是南楚新贵,我不过是一个微末奴才,他却那般看重我,数年相处,若是稍有虚伪,我早就看穿了,可是公子始终如一,待我如父如兄,教我读书明礼,待我如骨腹心,这一生一世,只有公子值得我效忠,南楚待我没有什么恩德,黑爷以大义相责,我就问上一句,公子对南楚可谓无愧于心,可是南楚对得起公子么?‘

    毒手邪心默然,他怎不知江哲的功劳,可是最后却被免官致仕,自己去行刺他,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小顺子却没有继续问,反而冷冷道:‘我知道黑爷是奉了亲王遗命,所谓各为其主,公子不恨亲王无,可是却不能让你生还南楚,所以对不住,今我要你命丧大雍。‘

    这时,子不能动弹的乔焰儿怒道:‘好大的口气,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句话一出口,就连毒手邪心也神诡异地看着她,现在的局势明明是小顺子是站在这些青年人一方的,如果小顺子不能取胜,只怕任何一个人都会被杀,怎么乔焰儿反而这样说话。其实乔焰儿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说错了,只是她生好强,自己莫名其妙的中了暗算,小顺子这样突如其来,救了自己等人,反而让她心生不满。见到众人目光落到自己上,她不由嗔道:‘怎么,人家说说不行么?‘

    所有的人目光都移开,免得笑出声来,小顺子神却是依旧冰冷,他对乔焰儿等人也没有什么好感,反正都是公子的敌人,若是可能将他们全部杀了倒好,若非碍于自己这次出面必然会人尽皆知,故而不能落井下石,只怕他还会亲手杀了这些人呢。

    看了看苦竹子,小顺子目光变得有些柔和,他开口道:‘苦竹子,今原本也该将你处死,可是我家公子有些话要人带回去,既然你份已经暴露,这件事就交给你吧。‘

    苦竹子没有嘲笑,他从小顺子一出现就开始寻找他的破绽,只是小顺子虽然就那么简简单单的站着,浑上下却丝毫看不出破绽。

    看看天色,小顺子叹息道:‘雾失楼台,月迷津渡,好一派迷人风光,只可惜黑爷你再也看不到了。--凤舞文学网--‘说罢,他的形如虚如幻一般向毒手邪心扑去,毒手邪心也知生死就在这一战之中,迎上,形如同飞鹰展翅,两人形一相交,只见掌影交错,却没有丝毫声息,原来两人的掌法都是极为灵巧诡秘,十几招相互攻击,都是攻敌之必救,一触即转,竟没有真的碰上,两人斗得凶猛,就在丈许空间之内翻翻滚滚,令人看的眼花缭乱,虽然听不到声息,但是从两人交手之处溢出的掌风杀气却是越来越重,这样打了百招左右,两人的形突然停了下来,相对而立,小顺子神冷淡,毒手邪心却是面色铁青,衣被撕破,露出几处类似爪痕的伤口,一见就知他已经落了下风,两人虽然静立不语,但是两人之间的张力却仿佛弓弦一般越拉越紧,终于毒手邪心忍耐不住,一声厉叫,面色数变,顿时七窍流血,形容可怖。

    三姑娘远远看见,惊叫道:‘这是天魔解体**的第三变,功力增加到十倍,阁下当心。‘

    小顺子却是冷冷一笑道:‘天魔解体**虽然激增功力,可是后患无穷,不到两个月使用两次,看来就是你回到南楚,也是命不久了。‘

    毒手邪心冷冷道:‘你的主子虽然才智无双,但是若没有你的保驾,只怕也是苍鹰折翼,这次虽然不能杀了他,取了你的命,也是断了他的臂助,后行刺起来容易多了。‘

    小顺子面色变得铁青,想不到毒手邪心仍然打着刺杀公子的鬼主意,眼中杀机更加浓厚,这时毒手邪心已经扑了上来,这次局势大大不同,小顺子似乎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只能凭着诡异的法自保,众人看了片刻,都闭上眼睛,只因这两人影变幻,竟让他们生出头晕目眩的感觉。又过了片刻,小顺子突然深吸一口真气,登时轻如羽,随着毒手邪心的掌风飘然后退,蓦地升高,然后反扑过来,毒手邪心促不及防,连忙二度出掌拦击,却不料小顺子的形竟然凭空折转,落到了他的背后,一只苍白的手掌按在他的后心,毒手邪心只觉得一股柔冰冷的真气涌入自己的体,他用尽内力抵挡,那真气却变得炽烈如火,涌入他的经脉,毒手邪心不由一声惨叫,形踉踉跄跄的向前扑去,跌倒在地,就在这时,苦竹子从小舟之上顺风袭来,小顺子原本已经是真力用尽,谁知他却仿佛神助一般,形诡异的折转迎上,苦竹子虽然水上功夫天下第一,可是这掌法内力差得还远,这次若非是想用他隔绝毒手邪心水路逃生的可能,也不会有机会被邀请前来参加围攻毒手邪心。小顺子只是三招两式已经把苦竹子击退,苦竹子退到江边,却是进退两难,若是退走则要眼看着毒手邪心丧命,若是进攻,却又不是对手。

    这时,毒手邪心已经有了力气,他勉强站了起来,苦笑道:‘顺公公果然武功高强,江哲何幸,得到这样高手为奴。‘

    小顺子淡淡一笑道:‘应该说李顺何幸,能得公子厚,跟随侧,如今阁下已经命在旦夕,不知道可有什么遗言相告。‘

    毒手邪心自然知道自己心脉已断,不过是凭着精纯的功力苟延残喘罢了,他心中没有一丝恐惧,笑道:‘我知道顺公公想问什么,不就是谁救了我的命么,在下直言相告,那人就是秦青,他就是杀江哲的凶手。‘

    小顺子冷冷道:‘你没有别的人选可以嫁祸了么?‘

    毒手邪心心中一跳,但仍然道:‘我本楚人,何必为大雍张目,所以一字不假,就是秦青。‘

    小顺子淡淡道:‘本该用刑罚迫你说出实话,但是你如今命在顷刻,罢了,你就好生去吧,九泉之下见了亲王,请代我家公子问安。‘说罢轻施一礼。毒手邪心心中一松懈,已经软倒在地,这时小顺子突然问道:‘裴云和夏侯沅峰谁的武功更高些?‘毒手邪心不察,答道:‘夏侯--‘突然醒觉,改口道:‘夏侯沅峰未曾交手,不知深浅。‘

    小顺子淡淡看了他一眼竹子,代我家公子转告容先生、6公爷,从前公子虽然无负南楚,但是**及旧,仍然心有愧疚,如今公子九死一生,与南楚再无分可言,今后沙场相见,也是陌路之人。‘说罢他的形一闪,转瞬就到了数丈之外,片刻之间就消失在夜色当中。

    苦竹子神一松,上前探察,毒手邪心已经死亡,再无一丝气息,面上带着疲倦的微笑,仿佛放下了千斤重担一般,他抱起毒手邪心的尸,看看地上瘫软的敌人,知道自己若是杀了他们,必然是大大得罪了李顺,便微微叹息了一下,上船取桨,飘然而去。他的小舟刚刚隐入对岸的芦花丛中,功力最深的凤仪门三姑娘已经可以行动,她站了起来,将门中秘制的迷香解药给众人服下,虽然药不对症,但是也起了作用,没过多久,众人就都可以起了。

    七姑娘惊叹道:‘三姐,想不到世间还有这样的年轻高手,就是大姐和九妹也不容易胜过他吧。‘

    端木秋等人虽然面色惭愧,却也都点头称是。

    三姑娘面上露出悲天悯人的神色道:‘你们只知道他武功高强,却不知此人付出代价的惨重,听他们的交谈,这人乃是太监出,那么天下只有一种武功可以让他如此厉害,便是失传已久的葵花宝典,只是不知他是为了练这种武功才自残体的,还是做了太监之后才练了这种武功种武功虽然精妙高深,可是练了之后不免变得狠残忍,有这种人在江湖上存在,只怕终究是一大祸患。‘

    乔焰儿方才虽然出言不逊,可是毕竟是感激小顺子救命之恩的,此时开口反驳道:‘明姐姐太过虑了,这人既然是为主子报仇而来,那么他就是南楚第一才子江哲的仆人,妾虽然与江大人素未蒙面,可是也知道他雅量高致,才华过人,他的仆人怎会危害天下呢?‘

    三姑娘叹息道:‘就是如此,妾才心中不安,这人虽然可怕,不过是一个武夫,那江哲乃是国士无双,两人相辅相成,只怕大雍朝野不安,这次回去定要向师尊禀明,若是将来不可收拾,恐怕只有她老人家才能挽回局势了。‘

    众人听了都觉得有理,凤仪门领袖群伦,果然是见识深远。

    众人互道珍重,各自离去不提。这一战虽然没有流传到民间,但是朝野多有知者,毒手邪心本就是南楚有数的高手,这次更加是在雍王府内刺杀‘得手‘,而且又千里转战,逃出大雍,小顺子一举克敌,顿时成了各方瞩目的人物,若非他的出尴尬,只怕已有资格挑战大雍第一青年高手的宝座了。但是此刻的他还没有这个认识,他心想,果然是夏侯沅峰嫌疑重些,可是只怕公子不会许我出手杀他,若是就这样便宜了他,岂不贻笑天下。不如我先去杀了他,只要没人看见,谁知道是我出手的呢?所以小顺子也不和雍王府的人联络,夜兼程向长安赶去,不过数,他就已经回到了长安,略略改装之后,挑了一个晚上,他直接找到夏侯沅峰府邸,知道今夏侯沅峰应该是没有差事,所以他准备直接到内宅刺杀。谁知刚刚接近夏侯府,一个影就拦住了他,他正要出手,那人将帽子掀起,露出一张略带稚气的脸庞,那人正是赤骥,秘营八骏之,小顺子脸色一沉,就要不理不睬的过去。

    赤骥连忙道:‘属下是奉了公子谕令,在此等候李爷,公子说,李爷不可莽撞,先回去见他再说。‘

    小顺子神色冰冷,一言不,赤骥只得接着道:‘公子说,若是李爷现在不回去,以后就不要回去了。‘

    小顺子握紧了双拳,他自然知道江哲是绝不会随便这么说的,看来自己是真的必须回去来,狠狠的看了夏侯府的方向一眼,他转离去。

    赤骥连忙拉下帽子,影很快的消失在夜色中。

    匆匆赶回雍王府,小顺子也不梳洗,直接赶到寒园,见新选的护卫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他略略有些放心,走进江哲的居室,只见他躺在软榻之上,仪态悠闲,正在那里朗朗颂读诗经,而多不见的柔蓝倚在他边,似乎听得入迷。

    小顺子只觉得心一下子轻松下来,罢了,就是现在不杀夏侯沅峰,难道公子还会让他好过不成,上前深施一礼,他说道:‘奴才回来了,向公子请罪,奴才以后都不敢妄为了。‘

    我放下书卷,看向风尘仆仆的小顺子辛苦了,先坐吧,你可知道我为何会知道你去夏侯沅峰府上?‘

    小顺子疑惑地道:‘奴才也正在猜疑,怎么公子知道我的行踪呢,那些目击之人就是听了我的话,也未必会来得及传出去啊。‘

    我微微苦笑道:‘昨,夏侯沅峰亲自来拜访,向我请罪,说是那他确实到了寒园,只是下手行刺的不是他,他不过是带走了毒手邪心,因为那我一箭的人份尊贵,他不敢出面拦阻,带着毒手邪心不过是想得知一些内,不过毒手邪心什么也不肯说,还趁机逃走了。‘

    小顺子愣住了,半晌才道:‘那岂不是只剩李寒幽了。‘

    我淡淡一笑道:‘我本来就猜疑那行刺之人眼若水,素手纤纤,怕是一个女子,没想到夏侯沅峰居然也自承在场,想必当来行刺的只怕有三个人,毒手邪心是为了德亲王遗命而来,最不用多虑,夏侯沅峰和太子最亲近,这种事想必太子也不愿麻烦凤仪门,只怕夏侯沅峰才是太子派来的,不过却赶上凤仪门对我动了杀机,齐王妃先藏弓箭,李寒幽亲自出手,所以当夏侯沅峰就没有出手。我想,如果夏侯沅峰真是那箭之人,只怕他早就杀了毒手邪心灭口了。只不过,为什么凤仪门会想杀我呢,莫非是那件事露了痕迹。‘

    小顺子神色数变子,凤仪门盯上了您,这下我们可得加倍小心。‘

    我淡淡摇头道:‘不妨事,这次他们行刺不成,若是凤仪门主真是传说中那么高傲,那么她们就不会再次行刺,若是不能通过别的途径对付我,她们的名声未免有损,毕竟现在我若死了,只怕人人都知道是凤仪门干的了,我想我的安危暂时可以无忧,不过要提防她们其他的手段,现在我重伤在,正可以避过她们剑锋所指,倒是你名声突显,要当心一些。‘

    小顺子点点头道:‘公子说得是,不过奴才会小心的。‘

    我伸了一个懒腰道:‘你说得也有道理,我累了,你送柔蓝回去吧。‘

    小顺子连忙道:‘公子,我胡乱妄为,你还没有惩罚我呢?‘

    我懒洋洋地道:‘好啊,惩罚你,对了,我很想吃桂花糕,就罚你买一盒上好的桂花糕,要我以前吃的那种。‘我已经半睡半醒,完全没有意识到我在说什么。

    小顺子愣住了,桂花糕,南楚建业最富盛名的小吃,这里怎么吃得到,就是自己回去建业买了过来,那也不新鲜了。

    怔怔地走出门外,这时五十名护卫的队长周武走了过来,见他这样神色奇怪,问道:‘李爷,怎么了,可是大人有什么吩咐么?‘

    小顺子苦恼地道:‘怎么样才能买到桂花糕?‘周武愣住了,喃喃道:‘桂花糕。‘小顺子却已经抱着柔蓝走远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