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千里追杀

    <---凤舞文学网--->    随云伤未愈,齐王亲往探之,其时太子、雍王泾渭分明,时人多不解,后乃知齐王善自保也。--凤-舞-文-学-网--

    --《南朝楚史·江随云传》

    第二天早上,我正在半梦半醒当中,隐隐约约感觉有人替我盖好被子,动作很是生疏,我猛然惊醒,说句实话,这次九死一生之后,我对边的事不像从前那样无所谓了,眼睛略微睁开一点,然后我就看到齐王李显神色怔忡地坐在我边,小顺子则虎视眈眈地望着他。我心中一动,听雍王说,在我在生死关头挣扎的时候,齐王知道我需要熊胆续命,不顾嫌疑送了自己手头的一服熊胆过来,长乐公主送我玄参和熊胆已经是我意料之外的事,齐王如此更是令我吃惊,这将会触怒太子的,他为何如此做呢。可是我没有睁开眼睛,我能说什么呢,我早就做了选择,就是不跟随雍王,难道我还会跟从齐王么,既然是注定不会有君臣之分,那么何必还要多惹一丝牵挂。

    齐王叹了一口气,转走了出去,在门口站住,小顺子关上门跟了出去,我竖起耳朵,听见齐王淡淡道:‘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记得告诉你的主子,他既然是淡薄名利的人,又何必在这里搅和,凤仪门岂是好惹的,就是他们不出手,太子边难道没有高手么,随云一个文弱书生,这次侥幸保住了一条命,下次呢,劝劝他,不要再留在长安了。‘

    我听见小顺子冷淡的声音道:‘王爷教训的是,奴才自会转告公子。‘

    过了一会儿,小顺子推门走了进来,神色间满是冰冷的杀气,我奇怪的问道道:‘怎么了?你很讨厌齐王么?‘

    小顺子怒道:‘谁要他来猫哭耗子,难道他以为我们还不知道他扮了什么角色么?‘

    我挑挑眉表示疑惑,小顺子冷静下来道:‘这些子以来雍王下和我都忙着公子的事,王府中的盘查由司马将军负责,司马将军查到刺客丢下的弓箭乃是军中使用,但是想要带弓箭进来谈何容易,十六下宴客的时候对客人的盘查是很严密的,当绝对没有人能够带入弓箭来,如果是府中有内,那么弓箭就可能是事先藏好的,可是经过司马将军调查,也没有现任何端倪,后来我们才想起十五齐王妃曾经来拜访王妃,齐王妃的车驾我们肯定不能仔细盘查,所以司马将军怀疑那些弓箭是齐王妃带了进来,然后供给刺客使用的。‘

    我淡淡道:‘这件事是没有办法确证的,唯今之计,只有重新规划王府防卫才是,从前下虽然屡遭凶险,可是那时候凤仪门还没有正式支持太子下,所以雍王府的防卫还是可以的,如今对上凤仪门这种级别的杀手自然是有些不足了。‘

    小顺子冷冷道:‘公子,已经可以确定刺杀公子的就是凤仪门了么?‘

    我看着他眼中的火光,只怕我说了后,他就要出去杀人了,可是我只能摇头道:‘我只说杀手的水准应该不比凤仪门差,可是没有说是凤仪门的人做的,那天我看到了刺客一眼,若是再见到应该可以认出来,只是我可以肯定不是秦青做的就是了。‘

    小顺子皱眉道:‘除此之外只有夏侯沅峰和李寒幽了,裴将军在公子边,魏国公如此份,总不至于是他吧。‘

    我淡淡道:‘夏侯沅峰说自己是出去方便,李寒幽则说不喜欢前面喧闹,所以祝贺完毕就到后面去见王妃,这两个人都有可能,可是我们也不能排除还有其他人混入的可能,我们都知道有本事直接到寒园行刺的,一定是当的客人或者是王府中的内,可是这不能作为证据,所以虽然他们两人嫌疑重大,王爷却不能将他们拘捕。--凤舞文学网--‘我总不能说是李寒幽啊,毕竟我连她的面都没见过,没有证据的猜测还是不说的好。

    小顺子冷冷道:‘王爷不能做的事,我可以,只要公子许,我这就去杀了他们。‘

    我笑道:‘胡闹,我们岂能不讲道理,若是他们做的,后还是会和我们为难,你还怕没有机会对付他们么,好了,还是去追杀毒手邪心吧,无论如何,总不能白白放走了他,留下后患。‘

    小顺子淡淡道:‘公子放心,我已经将寒园的防务重新安排了,公子从前不喜欢他们离得太近,这次可不能由着公子的心意了。‘

    我尴尬地道:‘这个,我不赶他们就是了。‘

    小顺子见我如此,才道:‘等到我回来,随便你怎么样,我若不在,公子边不可无人伺候。‘

    我连连点头,这次我遇刺,小顺子十分愧疚,总觉得没有保护好我,但他不是自怨自艾的人,所以从今之后他是绝对不会任由我胡来了,我虽然喜欢自由自在,可是想想还是命要紧,从前他们还不知道我的重要,我已经几乎丧命,今后恐怕我的边更是步步危机,哪里还敢随意而为呢,反正只是边多了一些护卫罢了,我只当看不到他们就是了。

    小顺子匆匆忙忙得走了,我知道他要去追杀毒手邪心,据说是因为毒手邪心又逃过了几次追杀,再不赶去,只怕就要让他逃回南楚了,而若不能亲手杀了那参与刺杀的刺客,小顺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自己的。

    我舒舒服服的躺了下去,现在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养好体,想起桑先生的警告,我还不想只活十年呢,荒废许久的养生气功也要重新练起,人生如此丰富多彩,我若早早就死去,岂非可惜,这次死里逃生,我倒觉得很多事都看得淡了,就连想起飘香,心中也不再苦痛,反而只记得她的美好和曾经有过的快乐了。

    离开雍王府,齐王李显神色漠然的返回自己的府邸,刚刚走到只有他可以进去的金谷园门边,就看到秦铮带着几个侍女等在那里,金谷园是李显自己的居处,若无许可,任何人不得擅入,就是王妃秦铮也不能进入,所以她等在门口。

    看到秦铮,李显露出讽刺的笑容道:‘哎呀,王妃怀六甲,怎么站在这里,本王可是担待不起,不知道王妃有什么训诫。‘

    秦铮子晃了一晃下,妾不明白下为何这般对待妾的一片好心,您和太子是一条船上的人,可是您前些子又是送药又是打探,已经让太子不快,如今又前去探望,岂不是不把太子放在眼里,妾都是为了下着想,下为何--‘

    ‘住口。‘李显神色变得冷酷绝,他冷冷道:‘王妃,你作了什么事,还要我说么,凤仪门怎么突然想起了刺杀江哲,那弓箭是怎么带进去的,你当本王是傻子么,江哲对本王曾有救命之恩,虽然本王没有那个福分,可以让他为我所用,可是谁让你越俎代庖,请出师门来杀他的。‘

    秦铮神色慌乱,李显虽然从前喜怒无常,可是从没有像今这样暴怒的,她不由辩解道:‘不是妾的意思,妾只是说了下和雍王都看重江哲,命令是内堂传下来的,妾也是奉命行事。‘这一说完,秦铮脸色变得苍白,她才现,就在刚才,自己承认了自己监视李显的事实,而且还承认了自己参与刺杀天策帅府司马的事实。

    李显冷冷的看了秦铮一眼,淡淡道:‘若非你是我的妻子,我何必替你苦心补救,铮儿,你真愚蠢,不知道什么人才对你真好,罢了,你去吧,好好休息,这段时间你不要出去乱走,在家里好好养胎吧。‘

    说罢李显转走进金谷园,看着他冷傲的背影,秦铮想要跟上,但是那扇黑漆的大门关上了,秦铮只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冷,不知怎么只觉得头晕眼花,软软地倒在侍女的怀中。

    月沉沉,星隐隐,站在江岸之上,一黑袍的毒手邪心看着对岸迷蒙月色中的苇丛,心中一阵喜悦,这里是位于蕲州府永宁县和田家镇的广济县城郊外,这个小渡口虽然默默无闻,却是他最熟悉的地方,这里地处三县偏僻边际,滚滚长江流过这里的两岸,山峦叠障,草木葱茏,江面又很狭窄,是南楚和大雍的秘谍最常使用的渡口,他望着江岸绝壁上,四个‘楚江锁钥‘的大字,心中却没有丝毫松懈,这里虽然只为夜行人所知是偷渡最佳的地点,可是现在追捕自己的不是军中秘谍就是大雍武林高手,这里必然是他们设伏之处,虽然只要渡过那一衣带水的长江,自己就可以平安,可是这谈何容易。

    一路行来,他处处如履薄冰,雍王的令谕传遍大雍境内各处关卡,他虽然化装潜形,仍然数次露了形迹,幸好他的武功过人,潜踪匿形又是他的长处,才侥幸逃脱,最可恨的是,大雍境内那些不受官府约束的江湖中人也将目标对准了他,一个原因是因为雍王在他们心目中崇高的地位,另一个原因却是令他啼笑皆非,大雍第一青年高手夏侯沅峰之所以被认可,就是因为他在演武中胜了军统领裴云,但是很多人都认为如果继续打下去,两人还是胜负未定,所以那些江湖中的青年高手在知道他和裴云‘两败俱伤‘之后,都认为如果胜了他,就有资格挑战夏侯沅峰,所以这些门路极多的青年高手开始纠缠上来,在他冲破几次围追堵截之后,这下年轻人觉得丢了面子,竟然传出若是毒手邪心活着回到南楚,那么大雍江湖高手将颜面扫地的传言,这样一来,他才真是四面楚歌,虽然侥幸到了这里,但是恐怕前面就有人在等待自己吧。他微微一笑,将上衣服整束好,昂然向江边走去。

    离江边不到百步,只听弓弦铮然,一支银箭如同闪电一般掠过他的面颊,消失在夜色当中,毒手邪心立足站住,缓缓回头,只见夜色之下,一个白衣青年拿着银弓得意的看着自己,而在他边一个红衣女子嫣然巧笑。毒手邪心神色一变,淡淡道:来是银弓浪子端木秋,火罗刹乔焰儿,当若非你们行刺,亲王怎会受伤,今若能杀了你们,也不枉在下大雍一行。‘

    这时后有人轻笑道:‘哎呀,端木,你们的丰功伟绩还有人记着呢,可惜啊,当你们若是得手就更好了。‘

    随着那阵清朗的笑声,从江心飘过一叶小舟,上面站着一个相貌清瘦的青年道士,他的双臂比常人略长,配合他清奇的相貌,显得有些仙风道骨,但一双眼睛灵动活泼,可见是个开朗之人。

    端木秋听了他的话,不由微微苦笑竹子,你总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这时从左右两方各自出来了几个人,左面是两个秀丽如仙的少女,一个雅丽如仙,一个却是天真烂漫,右面则是三个相貌一模一样的青年,那两个少女都是腰间配着长剑,那三个青年却是一个使刀,一个拿枪,还有一个手上缠着一条软鞭。

    毒手邪心微微一笑道:‘果然也只有你们追了上来,说来也奇怪,雍王府的人不着急,太子、齐王和凤仪门倒是着急得很。‘

    这一句话仿佛利剑一般穿透人心,除了那小舟之上的青年,在场众人都是面上变色,毒手邪心随手摘下腰间革囊,慢慢的喝了一口囊中美酒雍什么都好,只是这里的酒可不如南楚的美酒只有忍忍了,过江之后,再去酒肆品尝美酒吧。今,你们是谁先来,是齐王麾下的银弓罗刹,还是太子府上的中洲三义,还是凤仪门的三姑娘、七姑娘,难不成你们的事还要浪里游龙苦竹道长先出手么。‘

    那三个青年上前一步,使剑的青年冷冷道:‘毒手邪心,你在雍王府横行也就罢了,偏偏牵累太子被别人怀疑,下有令,要把你送到雍王府待罪,你若束手就擒也就罢了,若是不然,可别怪我们手下无。‘

    毒手邪心淡淡一笑道:‘也好,就让我先领教三位的联手吧,听说三位一母同胞,心意相通,前交手匆忙,也没有来得及领教,今有暇,三位请。‘

    三个青年举步上前,虽然同时踏步,步距却稍有不同,那使剑的青年一马当先,另外两人却是在他后半步,三人这般走来,那参差而又和谐的韵律让人心中无端郁闷,走了数步,三人影一晃,已经将毒手邪心围在当中,剑影刀光,配合蛟龙一般的长鞭,将毒手邪心围在当中,这三人心意相通,联手起来天衣无缝,毒手邪心早就领教过他们的厉害,为了对付这三人,他早就想好了法子,就在这三人的阵势将合未合的时候,他的已全力扑向使鞭的年轻人,他知道这三人中以这个使鞭的小子总是心智过人,聪明之人往往容易怯懦,果然,那个青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半步,若是阵势已成,他两位兄弟自会趁机夹攻,可是如今那两人却是差了一线,就这一线之差,已是生死之别,当毒手邪心的影掠过那使鞭的青年的时候,他的咽喉血光一闪,只是毒手邪心也不好过,背上被一刀一剑交叉划过,血光崩现,两人却没有追赶,望着自己亲兄弟的尸体,他们突然呆住了。这时两个女子拦住了毒手邪心,却正是火罗刹和凤仪门的七姑娘,火罗刹虽是女子,却是英姿飒爽,那个七姑娘却是一脸稚气,相貌甜美,而两位姑娘都是手段狠辣之辈,两柄长剑一柄狠厉无,另一柄虽然华丽,但是剑法中杀气只有更盛,毒手邪心只接了几招就已经有些汗流浃背了,这时端木秋张弓搭箭,一道银光向毒手邪心,他虽然侧闪过,但是乔焰儿趁机几剑迫得他更加陷入险境,而那位七姑娘剑法越绚丽,两位姑娘都是越战越勇,这时,中洲三义剩下的两位已经从后面扑来,四人将毒手邪心围在当中,毒手邪心处境越艰难。

    一旁按剑不语的素雅仙子,凤仪门的三姑娘神色却是有些不安,她高声道:‘七妹小心,这人诡计多端,防他使诈。‘

    四个青年男女同时警惕,他们可是知道毒手邪心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十分诡诈,否则怎能逃到这里,可就在这时,毒手邪心突然一声大笑道:‘迟了,哈哈。‘众人只觉得头晕目眩,竟然都软倒在地上。

    三姑娘心中奇怪自己什么时候着了暗算,突然感觉到江风徐徐,再看向苦竹子,她叹息道:‘想不到名闻大江南北的苦竹子竟是南楚密谍,真是出乎意料。‘

    苦竹子微微一笑,收起手中的一个银筒,双臂用力,几下子停到岸边,他微笑道:‘天机阁的‘暗香浮动‘果然是好东西,迷香无色无味,在风中扩散,却是药力不减,可惜这一筒迷香只能用上一次,千两黄金真是太昂贵了。‘

    毒手邪心笑道:‘若非我求亲王下买了一筒,你想用还没有呢,你们可知苦竹子老弟乃是我南楚名门之后,虽然自幼出家,可是仍然****不忘终于南楚,胜过那些见利忘义之辈,尔等受难,也不要怪他。‘说罢走到中州三义的两兄弟面前,捡起长剑,比划了一下,就要刺下。

    这时风中传来一个清冷柔的声音道:‘你若杀了他们,岂不可惜了接下来这场好戏没人观赏。‘

    毒手邪心心中一凛,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青衣少年,不过弱冠年纪,相貌清秀,只是却带着几分柔,在昏暗的月光下负手而立,神色皎然如冰雪。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