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生死关头

    <---凤舞文学网--->    哲命垂危,王以玄参救之,遂一丝魂系,齐王李显、长乐公主皆送药相救。--凤舞文学网--月半时,随云夕徘徊生死,王终衣不解带,食宿皆在寒园,闻者皆叹服。

    --《南朝楚史·江随云传》

    他勉强开口道:‘随云怎么样了?‘

    小顺子回过头来,清秀的面容此刻异常狰狞,满眼的血红更是令人见而生畏子不知为何仍有一丝呼吸,奴才以真力为公子续命,方才侍卫已经去请太医了。‘

    李贽心略为一宽,连忙道:‘去王妃那里取父皇去年赏给我的千年玄参,上好的人参也拿一些来,先煎一些参汤为江先生吊一吊命,若是御医觉得可以,就把玄参也煎了。‘

    小顺子眼中流露出感激,但是却没有心力分神说话,不到片刻,几个侍卫几乎是挟持着两三个御医赶来,几个御医在路上已经得知伤,进屋来顾不上向李贽见礼,立刻到了软榻前,替江哲处理伤势,他们忙忙碌碌,取箭,处理伤口,一盆盆的血水端了出去,煎好的参汤也及时送来,一碗参汤灌了下去,果然江哲气息渐渐粗了一些,但若非小顺子以内力相助,只怕仍是随时会命丧黄泉。

    几个御医商量了一下,走上前来对李贽说道:‘下,那株玄参药力过强,请下分三次煎药,每隔四个时辰服一次,然后也不能间断,可以用上好的人参吊命,这样至少半个月内这位大人命无虞,这位大人也是命大,他的心脏偏了一分,所以这一箭虽然伤了心脉,但是总算没有当时毙命,可是接下来我们真的无能为力了。‘

    李贽黯然跌坐在椅子上,摆手道:‘立刻去办。‘有人领命下去。李贽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突然问道:‘谁知道医圣桑先生在何处?‘

    众人面面相觑,医圣行踪缥缈,如神龙见不见尾,如何得知,李贽绝望地道:‘若能找到医圣,还有一线生计,立刻派人去找。‘

    小顺子突然喊道:‘下,公子是医圣弟子,也颇精医术,能不能让公子清醒一会儿,让他先开个方子,维持住命再说。‘

    李贽惊喜交加的,随云竟是医圣弟子?‘

    小顺子点头道:‘公子少年时曾经在医圣门下学医,只是时间不长,但是公子医术的确出众。‘

    李贽看看几个御医,他们商量了一下下,我们可以用一副猛药,让江大人苏醒片刻,只是这样以来,恐怕会加重江大人的伤势。‘

    李贽断然道:‘医圣行踪不定,若不能维持住江先生的命到一个月,只怕难以等到医圣前来,你们先准备好药物,等我吩咐,这几你们辛苦一下,不可离开此地片刻,若是江先生有个三长两短,我必然要你们抵命的。‘

    几个御医唯唯称是。

    这时董志匆匆赶来,他上前道:‘下,现在前面十分杂乱,那些客人很不安,子攸说,请下传令,该如何处置。‘

    李贽皱皱眉,走出房门,他不想打扰江哲的医治。走到门外,却一眼看到另外一间房间门口站着侍卫,他看了一眼,苟廉立刻上前禀道:‘下,侍卫们赶到的时候,军统领裴云也在寒园,因为小顺子只说好好安顿他,所以我派了侍卫把他软在那里,也已经安排御医替他医治,据说他浑是伤,恐怕是他保护了随云。‘

    李贽惊疑地道:‘裴云怎么会在寒园。‘说着转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是小顺子的住处,布置的很是冷肃,裴云坐在一张椅子上,上衣已经脱下,满是青紫的掌痕,一个御医正在替他上药。两人见到李贽进来,一起下拜见礼。

    李贽摆摆手道:‘你们继续。‘不多时,御医收起医箱,告退出去。

    李贽看向十分不安的裴云,叹了一口气,问道:‘裴将军如何会在寒园呢?‘

    裴云心道,莫非江大人派去通知雍王自己留在寒园的侍卫也被杀了么,他没有多问,只是将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原来江哲中箭之时,裴云也是震惊得几乎不能反应,正要搀扶,就听到小顺子一声悲鸣,影如幻如电,转眼间就到了两人边,小顺子总算跟着随云多年,对外伤医术也知道一些,他知道不能轻易拔箭,便只能点了几处**道止血,然后渡过真气替随云续命,他看了裴云一眼,神色冷厉,裴云只看他的法就知道这个少年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连忙简明扼要地说明况,小顺子抱起随云走进寒园,却看到毒手邪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逃走,地上只留下了片片血迹。--凤-舞-文-学-网--

    没有多久侍卫们赶来,小顺子让他们立刻去请御医,然后只吩咐他们照看一下裴云就进了房间,裴云自然知道自己暂时被软了,但他光明磊落,自然不会畏惧。

    李贽听了裴云的话,站起深施一礼道:‘裴将军,你今相救江司马,不论他是生是死,本王都感同受,只是如今况不明,还请你在王府暂住几,而且将军伤重如此,也不便回去让令尊担忧,不知道将军可有师门长辈在此,有他们相助,将军的伤势也比较容易医治。‘

    裴云连忙道:‘下言重了,裴云愿意遵从下的命令,末将有两位师叔就在长安城外浮云寺潜修,下可以派人前去,两位师叔对裴云十分关,必然会立刻前来。‘

    李贽点点头,他边的侍卫大多是军中选拔而出,就是有一些武功极高的,也是外功强过内功,如今更是缺少这样的内家高手,有了两位少林高僧,自己就可以放心江哲的安全了。

    这时,苟廉匆匆走了进来道:‘下,现在已经查明,守卫寒园的所有侍卫都已经被害,其中一名死在路上,看来是要到前面去的,另外,除了胡威等人之外,还少了那名南楚来的厨子,其余人等都各在其位,相互之间都有人证,基本上可以断定没有人参与此事。‘

    李贽冷冷道:‘那些宾客呢?‘

    苟廉看了一眼李贽的神色道:‘当时下已经开宴,所以几乎所有宾客都在厅中,但有几人有些异常,据仆役所说,这几人事之时,都不在席上,他们恐怕要下亲自征询。‘说着递过一张名单。

    李贽接过,上面写着五个名字,分别是魏国公程殊、靖江王郡主李寒幽、虎威将军秦青、军统领裴云、大内副总管夏侯沅峰。李贽面色沉。

    苟廉又道:‘我们在园门外现了一张强弓和一袋白羽箭,看来是刺客丢弃在那里的。‘

    裴云突然插话道:‘下,云曾经看到过刺客一眼,这人材比云略矮,穿的是蓝色长袍,丝巾蒙面,其他的请恕裴云没有看清楚。‘

    李贽只觉得心中一动,淡淡道:‘苟廉,我记得秦青穿的就是蓝衣。‘

    苟廉道:‘下不可妄断,秦将军出名门怎会作刺客之事。‘一边说一边望了裴云一眼。裴云识趣地道:‘云伤势不轻,请问下可否暂时告退。‘

    李贽道:‘寒园之内还有几间客房,都已经收拾整洁,请裴将军自行选一间,将军的两位师叔来了,也请在寒园暂住,本王还有要事,请将军好好休息。‘说罢李贽走出了房门。

    苟廉连忙跟上。李贽冷冷道:‘若是裴云所见无差,秦青的嫌疑最大?‘

    苟廉道:‘也不可这样说,秦青虽然涉嫌,可是‘

    走出房门,李贽看向苟廉,冷冷道:‘夏侯沅峰材和秦青仿佛,而且箭法一样高明,未必不是他所为,还有靖江王郡主,李寒幽虽是宗室女子,却是凤仪门弟子,有传闻说她是凤仪门主座下第九位亲传弟子,凤仪门主就是刺杀的高手,李寒幽若是穿了男装,也可能会是裴将军看到的人。‘

    李贽跺足道:‘不论是谁,我绝不放过此人,稍后你再去好好问问裴云,一定要问清所有细节,本王先去见见这几个人,你先去让子攸撤宴,就说本王司马遇刺,无心饮宴,你立刻派人去城外军营,让司马雄带近卫军千人入城,接管雍王府防务,答应军务由董志暂管。‘

    苟廉犹疑地道:‘下,魏国公恐怕不便强留,还有私自调动军队入城,恐怕会遭到弹劾。‘

    李贽冷冷道:‘魏国公不用强留,我不信他会作出这种事,调动军队一事你不用担心,本王这就入宫向父皇禀告安皇城之中,刺客如此嚣张,京兆尹该当治罪。‘

    苟廉连忙道:‘下深思熟虑,臣这就去办。‘

    过了一个时辰,第一服玄参汤药服下,江哲气息粗壮起来,已经不需要小顺子时时刻刻渡气续命,小顺子立刻默默运功,恢复功力,此刻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在救回江哲之前,他绝不会再冲动的。没有多久,少林达摩堂两位长老慈苦、慈远急急赶来,再看过师侄的伤势之后,方才放心下来,雍王李贽亲自拜托两人代为守卫寒园,两人初时有些犹豫,但是裴云红着脸偷偷地在慈远耳边说了一句话,慈远便欣然答应,虽然不知道裴云是如何说服两位长老的,李贽仍然感激地向三人致谢,然后匆匆出府,飞马赶向皇宫。

    事生的时候,李援正在后宫长孙娘娘处弈棋,长乐公主在旁边观战,三人共享天伦之乐,正是其乐融融,虽然雍王府出事的消息已经在皇城内流传,但是还没有传到李援的耳朵里面,正在李援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宫外一阵喧哗,李援恼怒地问道:‘怎么回事,何人在外喧哗?‘还没有派人出去看看,李贽已经冲了进来,只见他神色狂怒,衣着凌乱,他一冲到李援边,突然跪倒大哭起来。

    李援大惊,这个儿子一向坚韧,自从十岁之后再未见过他流泪,为何今如此,他顾不得恼怒,连忙起搀扶道:‘贽儿,生了什么事,慢慢说,父皇替你作主。‘

    李贽不肯起,泣道:‘父皇,儿臣今召宴,为骏儿送行,可是有人趁机闯入府中,杀了二十一名侍卫、两名太监,还重伤了臣帅府的江司马,如今江司马重伤垂危,眼看命不保,父皇,孩儿如此隐忍,仍然招致大祸,这让孩儿如何还能在长安居住,或是父皇肯,孩子就要离开长安,到幽州就藩了。‘

    李援听得怒火上升,怒道:‘来人,立刻传京兆尹和军大统领进宫,他是怎么办得事,竟然让人在雍王府行刺。‘

    李贽心中冷笑,知道父皇根本不想追究责任,毕竟很有可能是太子所为,自己就宽宽他的心吧,便道:‘父皇息怒,儿臣认为行刺之人乃是绝顶高手,所以京兆尹恐怕也是无能为力的,只是儿臣实在担心府上的安全,求父皇许儿臣调动一千近卫充实雍王府宿卫,还有几名宾客涉嫌刺杀,请父皇许儿臣调查此事。‘

    李援冷静下来一千近卫不算多,你要好好安排,不可让他们触犯军规法令,至于涉嫌宾客,你可以自己处置,不过三品以上的官员或者皇亲国戚你若是要处死,需要得到朕的旨意。江司马伤势如何,他是南楚状元,若是这样死了,恐怕有人会借机造谣,说我大雍无力保护降臣,到时候谁还愿意投降。‘

    李贽惨然道:‘江司马心口中箭,若非心脏偏了一些,只怕就要立刻丧命,现在生死还未可预料,儿臣已经用父皇赏赐的玄参替他吊命,另外派人去寻找医圣桑先生,若是找不到人,只怕江司马命不保。‘

    李援叹了一口气道:‘朕这就传旨,令天下各州府寻找桑先生,你放心吧。‘

    李贽磕头谢恩臣府中之事纷乱,需得回去处置。‘

    李援点点头道:‘你去吧。‘

    李贽起,刚要离开,长乐公主站起道:‘父皇,儿臣送送二哥。‘

    李援只是摆摆手,表示同意。李贽看去,长乐公主面色苍白,神色之间十分不安。两人走到宫外,长乐公主低声问道:‘二哥,江司马命果然危急么?‘

    李贽叹道:‘若是用玄参吊命,可以保得半月平安,可是为了让他暂时清醒,替自己开方,恐怕只能维持十。‘

    长乐公主面色惨白,低声道:‘十,桑先生行踪不定,恐怕是到不了的。‘她突然拉住李贽道:‘王兄,我这里也有父皇赏赐的玄参一株,半株我得留给母妃,她子不好,我需得小心,另外半株我拿给你,还有父皇前些子赏给我的一副熊胆,我用冰块冷藏,还没有用,王兄一起带去。‘

    李贽大喜,玄参、熊胆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只有父皇那里偶然会有贡品,想不到父皇赏赐给皇妹这些珍贵的药物,他深施一礼道:‘本王代江司马多谢皇妹救命之恩。‘

    长乐公主拉着李贽向翠鸾走去,一边走一边道:‘皇兄,若是江司马能有机会清醒,你代我向他说一句谢谢,他明白的。‘李贽虽然不明白长乐公主的意思,但是意外得到贵重的药物让他欣喜若狂,也顾不上多想了。

    回到王府,李贽一刻不停地去看江哲的伤势,走进寒园江哲的住处,只见小顺子坐在江哲边,专心的留意江哲的伤势,李贽上前看了一眼,旁边留下来伺候的御医上前低声道:‘方才江大人曾经几乎断气,幸好这位顺公公救了回来,不过已经不用一直渡气了。‘

    李贽低声道:‘本王带了半株玄参和一副熊胆回来,你有没有把握多延几。‘

    这位御医喜道:‘若是如此,小医敢保证,至少可以多延十。‘

    李贽欣然点头道:‘本王将药给你,你们一定要尽心竭力,若能救回江司马,本王重重有赏。‘

    那个御医连连谢恩,小顺子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仍然看着江哲,他心中无限后悔,后悔自己不该离开江哲边,他心中满是杀气,恨不得将仇人千刀万剐。

    接下来的子仿佛是噩梦一般,江哲几次濒危,御医们只能勉强吊住他的命,随云遇刺二十七之后,李贽终于狠下心让御医用猛药救醒了江哲。江哲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小顺子和李贽毫无血色的面容,小顺子飞快地道:‘公子,你命危急,若等不到医圣救命,只怕难以生还,如今公子可有什么法子拖延几,现在王府之中玄参还剩三两,还有齐王下送来的一副熊胆,公子怎么办。‘

    江哲听明白了势,低声道:‘去拿我的金针,记得我教你的行刑针法么?‘

    小顺子拼命点头记得,记得很清楚。‘

    江哲艰难地道:‘在我书房里面有本手抄的针法,那原本是我自创的夺魂金针,共有十三针法,前面十二都是用刑的法子,最后面一是能够迫出人的全部潜能,救人于死之境的法子,这样用刑之时可以让人苦痛而不死,你武功越高,越难免出生入死,我愿本想把最后面的针法教给你,若有急难,好救你命,所以里面用针的方法我都零散的教过你,这针法可以将我的生命潜能全部出,至少可以保我九命,只是用了之后,就没有别的法子了,既然还有玄参、熊胆,我说一张药方,你用针之后,替我服下,可以多延几。‘

    听江哲说完了药方,见御医已经记录下来,小顺子泪流满面,江哲总是时时刻刻替自己着想,他却离开江哲,让他负重伤,江哲伸出手擦去他的眼泪,低声道:‘不可伤心,我若不幸死,你将我的计划全部禀告下,让下作主,免得功亏一篑,你也不要替我报仇,带着柔蓝回南楚隐居,记着,带我的骨灰回去和夫人同葬。‘

    小顺子见江哲已经神涣散,突然叫道:‘公子,你一定要醒过来,你记不记得,害死夫人的凶手仍然逍遥法外,小姐年纪幼小,你若一死,我只能拼死去替你报仇,可是只怕九死一生,若是我死了,谁来照顾孤苦无依的小姐,公子,不成的,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仇,你为了夫人小姐也要活下去。‘

    江哲神一凝,微微点头,然后又昏了过去。

    小顺子胡乱擦了一下眼泪,看江哲暂时不会有事,匆忙的去取书册。接下来,针灸用药,小顺子能够感觉到江哲的肌肤再颤动,这针法还不够完善,所以受针之人还有苦痛之感,等到灌下江哲新开的药方,小顺子见江哲已经气息均匀,这才放下心来,突然想起一件事,小顺子眼中露出凶光,看向御医,方才他们主仆所言都是机密,若给外人知道,恐怕不免生事。

    李贽虽然一直在琢磨江哲主仆的对话,但是始终没有头绪,不明白江哲为何从不说起夫人遇害之事以及仇家之事,但是他心思深沉,知道不可多问,如今见小顺子眼露杀气,怎不知他的心思,便道:‘小顺子放心,这位贾太医也是本王信得过的人,他不会出去胡说的。‘

    小顺子看了李贽一眼,这些子李贽全力相救,他也是感同受,不能不卖雍王的面子,便冷冷道:‘太医,若是你说出去一字半句,休怪我不留面。‘

    说罢手指虽然一点书案,坚硬的红松木桌面立刻留下了一个一寸深的指孔,贾太医上一阵哆嗦,连忙道:‘小医自会守口如瓶。‘

    接下来的时光更加难熬,江哲始终气如游丝,小顺子每在他边伺候,神色冰冷,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而雍王等人也是愁容满面,这一,御医来禀报,只怕江哲命就在今夜,李贽颓然坐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世子李骏已经去就藩了,石彧也随之而去,若是江哲过世,李贽心生寒意,自己该如何是好。就在他心中惶惶的时候,突然苟廉惊喜交加的跑了进来喊道:‘下,下,桑先生来了。‘

    李贽大喜,刚要站起,却觉得手足软,竟然站不起来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