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故人重逢

    <---凤舞文学网--->    那老者眉头紧锁,眼前这个青年虽然文弱,但是言辞温和,但是却带着一种隐隐的威慑力量,似乎并不看重自己的份。--凤-舞-文-学-网--他也是精明人,知道能够到江南的都不是什么寻常人,再看我后几个护卫,都是气度沉凝,目光森冷的高手,不由道:‘阁下说的也有道理,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我微微一笑,示意边的护卫,那个护卫高声道:‘这位是雍王麾下,天策帅府新任司马江哲江大人。‘

    那个老者子一震,天策帅府的司马,那是雍王麾下数一数二的文官职务,他躬行礼道:‘草民*犯司马大人,请大人恕罪。‘

    我淡淡道:‘不知者不罪,那个黄衣书生是什么人,竟然陷害本官。‘

    老者赧然道:‘此人姓夏,叫夏金逸,江湖匪号风流浪子,曾是崆峒弟子,因为行为放被逐出师门,但是因为没有犯过什么大错,所以没有被废除武功,此人前到在下府上,希望加入关中联,草民见此人虽然有些轻浮,但是也还有心报效大雍,所以将其收下,不料此人色胆包天,不仅调戏小女,还偷了小女的物品,原本也只是派人捉拿罢了,不料今在此地相遇,又被他用诡计骗了,以至冒犯大人。‘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主请自便吧,此人如此放肆,若是被我捉到,定会送到联主手上,任由联主处置。‘

    **元喜道:‘如此多谢大人了。‘

    回到房中,看看陈稹和寒无计,我突然轻笑道:‘想不到有人连我也骗了。‘

    小顺子问道:‘公子真的要捉他么?‘

    我笑道:‘不错,一定要捉住他,不过不要伤害他,我想用这个人,小顺子,你有没有法子捉住他,不让别人知道,这有点难度,不成功也没关系,我会有别的法子的。‘

    小顺子笑道:‘公子放心,刚才我为了保护公子,没有动他,不过我在他上用了追魂香。‘

    我看看陈稹,陈稹道:‘公子放心,追踪使用的啮香鼠我们都带了过来,不知道公子准备在哪里见他。‘

    我想一想道:‘想法子把他暗中送到这里来,记得不能露了痕迹,我明天过来见他,记得,什么人都不能知道,你们把他点了**道,装在箱子里带来。‘

    陈稹道:‘公子放心,这里我们可以做一半主,绝对不会露了痕迹。‘

    在回府的路上,我在心里盘算着计划实施的可能,越想越觉得可能很大,坐在马车里,我正在反复盘算,突然,马车突然停下,我的躯向前撞去,幸好小顺子一把扶住了我,我才没有撞到。这时,车外传来禀报的声音道:‘大人,是一个男子冲撞了车驾,此人从巷子里面突然冲出,惊了马,不过这人已经晕了过去人,这人背上有个小孩,前还有刀伤。‘

    这时远处传来刀剑撞击的声音,不一会儿,有人回禀道:‘大人,有几个人追杀出来,我们抓住了两个,但是逃了一个。‘我沉声道:‘把人带回去,详细查问,结果告诉我知道。‘

    外传来恭恭敬敬的回答。

    我轻轻一笑道:‘怪不得世人喜欢荣华富贵,令下止,谁不喜欢。‘

    小顺子低声道:‘要不要我去看看?‘

    我摇头道:‘不必了,应该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让雍王府的人去查吧。‘

    第二天早上,昨天保护我的侍卫进来禀报,我们救下的人已经醒了,只是伤得很重,只怕命不久了,此人自称韩章,除此之外,什么也不肯说。我狐疑的看了小顺子一眼,是那个我认识的韩章么?小顺子出去了,片刻之后返回,淡淡的告诉我,正是我在蜀国的护卫韩章。--凤舞文学网--

    我腾的站起来,急匆匆的走到韩章养伤的所在,在一间整洁的厢房里面,韩章躺在上,面如金纸,我走上前按在他的腕脉上,不久就拿了下来经接近油尽灯枯了,我轻轻摇头,将一粒药丸塞到他口中,渐渐的,他的面色出现了红润,他睁开了眼睛,看见我,他的眼睛出现了神采。我坐在他边,冷静地道:‘韩兄,我们见得太晚了,你这些子以来一定是伤上加伤,又没有好好休息,我已经无能为力,你为什么会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遗愿,告诉我,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会替你尽力。‘

    小顺子示意其他人退出去,站在我后,冷冷的看着韩章。

    韩章开口道:‘江大人,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你已经投*了大雍么?‘

    我微微一笑道:‘南楚继蜀国之后已经惨败,后虽然还可东山再起,但是也最多只能苟延残喘,不错,我已经投*了雍王。‘

    韩章叹息道:‘也好,也好,大雍强盛,那些人鼠目寸光,没有成功的可能的,大人,我的岳母和妻子都死了,求你看在昔相识的份上,照顾我的女儿,让她平安长大。‘

    我神色一动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否则我后如何向令嫒交待。‘

    韩章的目光变得幽远,他说道:‘离开大人之后,韩章没有再种田,我原是青城弟子,练了一武功,国仇家恨,所以我投入了反抗大雍的地下势力锦绣盟,咳咳,可是镇守蜀中的6侯爷手段高明,我们屡战屡败,后来,他们疯狂了,开始残暴的杀害蜀国的平民,他们说,凡是不肯反抗南楚和大雍的都是叛逆,最后,他们知道了我曾在南楚军中的事,所以要处死我,我虽然百般辩解,可是还是没有用,我只有抱着女儿逃走了,我原本想我妻子是田将军的女儿,盟主又是她的表兄,应该不会受害,可是后来我抓住了一个追杀我的人,他告诉我,我的妻子死了,死得很惨,因为盟主原本就是我妻子的未婚夫,可是当年拙荆逃婚出走,嫁了给我,他是存心要杀我的,我的妻子,被他不遂,杀死了,我的岳母悬梁自尽。大人,你当初劝我回到乡下平,我没有听你的话,才有这个下场。‘

    看着韩章凄凉的神色,我淡淡道:‘当初你深夜痛哭,我就知道你不会再独善其,可是你是蜀人,我没有法子劝你不去复国。在你的立场,你没有错,只是你选错了同伴,放心吧,你的仇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韩章的目光变得炽,他道:‘大人,求求你,照顾我的女儿,不要告诉她这一切,我不想她再被国仇家恨牵绊一生,我希望她平平安安的嫁人生子。‘

    我轻声叹道:‘去把他的女儿抱来。‘

    小顺子出去一会儿,回来了,抱回来一个一岁多的小女孩,小女孩啊啊的笑着,伸手给父亲,要他抱抱,嫩可的面庞上,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清澈如泉水。我看韩章神色激动,可是却无力坐起,便伸手抱过小女孩,忍不住亲亲她的面庞,小女孩突然叫道:‘爹爹。‘小手抓向我的头巾,我喜悦的看着她兄,你的女儿很聪明,也很可。‘

    韩章不知道从哪里来得力量,居然坐了起来,在上拜倒,恳求道:‘大人,我知道太勉强你,求你收留这个孩子,好好照顾她。‘

    我一惊,正要拒绝,看着孩子秀美的轮廓,突然说不出口,想起若非飘香亡,也许我们的孩儿就是这么大了,心里一软,我道:‘我孤一人,没有妻儿,若是韩兄不嫌弃,这个孩子就做我的义女吧,我必然待她如同亲生,韩兄,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韩章感激的泪水流下,他低声道:‘大人,韩章本是孤儿,就是这个姓氏,也是跟着师父取得,大人若是不嫌弃,请将这个孩子当作自己的亲生,不要告诉她世。‘

    我看了看韩章,透过那双悲痛绝的眼睛,看到他对女儿的挚,和满腔的悔恨。我淡淡道:‘也好,拙荆柳氏,遇难亡,这个孩子我会告诉她,她是我的亲生女儿,名字,就叫江柔蓝。‘

    韩章满怀感激地道:‘多谢大人,柔蓝,柔蓝,大人,锦绣盟主霍纪城手段毒辣,大人一定要小心。‘

    说罢,韩章闭上了眼睛,再无声息。这时,柔蓝还在伸着双手,向着自己的父亲要求抱抱。我把她抱在怀里,一滴泪滑落尘埃,战乱当中,有多少这样惨痛的事再生啊。这时柔蓝大哭起来,似乎也知道自己的父亲离开了人世。

    我召来总管太监常恩,让他安排韩章后事,顺便替柔蓝找个娘和几个能干的侍女伺候。先把柔蓝交给侍女,我决定要去提审两个被抓住的犯人。他们既然追杀韩章,一定和锦绣盟有关,竟然在长安这么猖狂,我怎么能不问个清楚明白。

    在雍王府的暗的地牢里面,我在典狱的带领下走过青石廊道,两边都是厚重的木门,只有在一人高的位置留有一个小窗口,装着精钢的栅栏。廊道尽头是一间刑房,走下台阶,可以看到两个个子不高但是十分精壮的汉子被牛筋和铁链牢牢的固定在墙上,上没有伤痕,看来并没有人对他用刑,我满意的点点头,若是胡乱用刑,反而会降低作用,看来雍王府很慎重呢。我看了看,四周摆着几样刑具,虽然不多,但是都是血迹斑斑,使得这件刑房立刻透露出森恐惧的气氛。

    我看了一看两个汉子,对于用刑,我倒是颇有研究的,当初为了对付梁婉,我曾经查阅过所能找到的一切书籍,总算颇有收获,让我现,用刑最重要的是摧毁一个人的信心,然后才能予取予求。

    看了看房间里的十几个狱吏和一个文书,我笑道:‘把他带过来吧。‘我指向一个汉子,两个狱吏上前,熟练的把人解下下来,然后将他手臂扭到后用牛筋捆绑起来,他们手法娴熟,让那个汉子毫无反抗之力。那个汉子被他们拖到我面前,一个狱吏揪住他的头,迫使他抬起头来,让我看清楚他的相貌,这人相貌倒还端正,只是神色间戾气深重。小顺子挥手让他们搬来一张椅子,让我坐在上面,我微笑道:‘你们就是冲了我车驾的贼子么?‘

    那个汉子眼光一闪人,草民没有冲撞您的车驾,是您的侍卫强行把小人抓来的。‘

    我淡淡道:‘那对父女,是被你们追杀的吧,若非你们,怎会有人冲犯车驾,说吧,你们是什么人,若是不肯说明白,你们别想从这里活着出去,若是乖乖招供,我只把你们送到京兆尹那里问罪。‘

    那个汉子又是神色一动,若是到了京兆尹,虽然自己杀伤人命,可是最多判个秋决,到时候未必没有机会逃狱,口中凄声道:‘草民实在是谋财害命,想不到撞到了大人的车驾。‘

    我不说信也不说不信,随手取下了上的一根簪,这根簪是我上次下令秘营铲除背叛我的商会的时候,陈稹他们从商会的密室里面得到的宝贝,虽然只是一根簪,但是这根簪是用天上落下的玄铁陨石的铁胆制成,锋利无比,就是最坚硬的金刚石也可以一刺而穿,但是簪太小,对于普通的武林高手来说当然没有什么用处,小顺子虽然可以把钢针当成武器,但是他子高傲得很,除了双手之外不愿意用别的武器,最后我就留下了这根簪,说不定什么时候用的上呢,这不,我就可以用这根簪来作针灸的金针,只是粗了一点点,用来动刑最好不过。

    我笑着问道:‘你愿意招了。‘

    那个汉子连连点头,我淡淡道:‘没有用刑,我从来不信任何人的招供。‘说罢,我的簪在这个汉子上轻轻刺了几下,这个汉子顿时面色大变,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子更是嗦嗦抖,若没有两个狱吏死死挟住,只怕早就软倒在地上,最可怕的是他却连声音也不出来,只见他的额头上汗如雨下。他抬起头来,眼中满是哀恳之色,我却是悠然自得的看着他,一派温文儒雅,好像眼前并没有在苦苦挣扎。用刑之道,在攻心,我若轻轻放过了他,施了一个下马威,这样一来一会儿他若是敢胡乱搪塞,我只要说让他受到更加惨烈的毒刑,必然让他恐惧,而且相信我定可做到。

    过了片刻,我见他神智已经渐渐不清,轻轻一挥手,簪刺入这人的体,这人的体渐渐放松下来,口中出低微的呻吟,却也不能怪他,痛苦解除之后,躯极度放松,他刚才被压抑住的声音才了出来。吩咐狱吏端来冷水,仔细的灌入汉子的咽喉。他的神智清醒了,看到我,眼中露出掩藏不住的惊恐。

    我微笑道:‘好了,现在你说得话应该有些可信了,请问壮士贵姓大名,祖籍何处,为了什么追杀那对父女。‘

    那个汉子道:‘小人邱行,原是蜀人,因为蜀国亡后,蜀中落入南楚之手,6信暴虐,所以流亡大雍,因为没有积蓄,所以谋财害命,这实在是小人肺腑之言,求大人明鉴。‘

    我看看小顺子,淡淡道:‘此人的供词*得住么?‘

    小顺子淡淡道:‘我看是*不住的。‘

    我笑道:‘怎么说呢?我看他老实得很,应该不想再受更惨重的酷刑了。‘

    小顺子恭恭敬敬地道:‘公子,这人周衣服都是大雍所产,看来在大雍已经待了很久,上有千余两银子的银票,若是肯安分守己,足可以逍遥度,那对父女上连十两纹银都没有,怎么会是谋财害命,而且敢在大雍光天化之下杀人,实在是太嚣张了,若没有才就是死也不信。‘

    我笑了,笑容和煦,用一种满意的目光看着那个汉子,说道:‘好啊,他若坦白招供,我还觉得没有意思呢。‘

    所有的人包括狱吏都看着那个俊秀儒雅的青年,他温和的笑容却让所有人都心生寒意,心中都生出‘原来他是存心想要用刑来的,他跟本就不想得到口供‘的**头。

    然后我手中的簪已经再次刺入了邱行的体,邱行的体开始蜷缩抽搐,这次两个狱吏已经几乎不能控制住他了,我看了一会儿杯茶吧。‘见我开口,原本满怀期望的汉子眼中闪过绝望的光芒,小顺子看了他一眼,脸上表似乎有些同,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公子,下新送来贡茶得用不少时间才能泡好。‘这一回满怀希望的邱行直接晕了过去。

    我的簪再次刺入了邱行的体,邱行被冷水灌醒之后,目光茫然的看向我,我淡淡道:‘没关系,你去把茶具拿来,就在这里煮水泡茶,在你完成之前,我会试试几种新的针法。‘

    邱行再也忍耐不住,嚎啕痛苦起来,扑向我的椅子,两个狱吏牢牢拽住他,他大声道:‘大人饶命,小人愿招供,小人乃是锦绣盟杀手,求大人饶命,小人什么都肯招。‘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满地道:‘你什么都肯招,怎么这样没有骨气。‘

    邱行涕泪交流道:‘大人饶命,小人愿招,求大人别再用刑了。‘

    我百无聊懒的摇摇头们把他带到旁边的房间,让他招供,若有隐瞒搪塞,就把他送回来。来人,把另外一个带来。‘

    看着我兴奋的神色,早就吓得魂不附体的另外一个汉子哀声叫道:‘小人尚伟,愿意招供。‘

    我摇头道:‘不行,你若不受点刑罚,岂不是太不公平了。‘

    这是小顺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道:‘公子,有点过火了,你没看到那些狱吏的眼神,快把你当成暴虐的邪魔了。‘

    我轻轻一笑,一语双关地道:‘没关系,在等待供词的时候,我可以先试试你的忍耐力,你若听话,最多我少用几针,这样吧,一会儿等他的口供出来,我再问你,如果你能够找到他的疏漏,我就放过你,若是找不到,我可还要对你用刑啊,现在,先请用一下小菜吧。‘说罢,簪**尚伟的体。

    两个时辰之后,我心满意足地走出刑房,留下了一大堆目中惊惧敬佩的狱吏和两个只剩半条命的锦绣盟杀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