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风雨前奏

    <---凤舞文学网--->    悠然的坐在二层小楼的雅致厢房里面,透过窗户看向外面的竹林,仿佛又回到了南楚,现在,我已经是我雍王府的司马,地位重要的很,不过我却还是喜欢带着小顺子微服出游,虽然雍王屡次劝我要小心自己的安全。--凤舞文学网--我现在缺一个很重要的人选,能够在太子边卧底,可惜雍王提供的人选我都不大满意,这个人必须风流放,才能合乎太子的,这个人又必须善于逢迎,才能得到太子的宠,这个人又必须才华过人,才能够得到太子的赏识,这么一个人真是有些难找,雍王提供给我的人虽然勉强可以,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更加合适的人选。

    我坐了没有多久,房门悄然开了,陈稹和寒无计走了进来,这里是我早就安排好的地方,这座在大雍十分有名的酒楼的主人荆舜荆是我的表弟,两年前,我在南楚养病,天机阁已经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荆舜卿前来投因是因为他和舅父生了争执。

    说起来我的母亲出名门,荆氏在嘉兴是屈一指的书香门第,可是在母亲过世之后,父亲和他们生了很大的冲突,因为我们居住的房屋,所有的田产都是外祖父送给父亲的,母亲过世之后,素来和父亲不合的舅父扬言要收回一切,按理说,这些财产都在父亲名下,他们无权收回,可是父亲秉高傲,在舅父的辱骂欺凌下愤然抛弃所有,带着我远离嘉兴,还明确说明和荆氏一族恩断义绝,所以后来我考中状元之后,荆氏也没有颜面来与我和好。

    我这个表弟资质驽钝,不喜欢读书,所以不得舅父的宠,而他又和家里的一个侍女投意合,让这个侍女怀了孕,舅父得知之后,要把孩子打掉,侍女转卖,还要表弟立刻和未婚妻完婚,其实对于表弟来说,如果能够将那个侍女收为妾室,他们两人已经心满意足,可是舅父坚决不肯让表弟得罪了岳家,结果我这个表弟一怒之下带着那个侍女逃到建业来投*我。

    我对这个表弟印象不错,他虽然不善于读书,可是办事精明,听说早就在打理家中的田产和上下事务,他的未婚妻是南楚富商之女,因为岳父看重他的能力,才定了亲事,而我的舅父看表弟不能取得功名,索就让他攀了高枝。谁知道表弟却和侍女私通,得罪岳家,故而舅父才勃然大怒。

    我既是同表弟,也是对舅父仍有怀恨,所以安排表弟去求见天机阁主,当然‘天机阁主‘寒无计对表弟十分赏识,资助他行商,为了避免岳家的打压,表弟渡江到了大雍,当时南楚和大雍还维持着表面的和睦,所以表弟没遇到什么阻碍,就在大雍站住了脚跟,表弟的确是商业奇才,不过两年,当初我投入的十万两银子就增长了无数倍,表弟通过在大雍和南楚之间交易货物成了巨富,而他又及时将资金投入到其他行业,成了丝绸业巨子之一,这是因为我替他改进了织机和他聪明能干的缘故,而且一年前,他的岳父找上门来,不仅和他和好,还把他的未婚妻送了过来,其实表弟的未婚妻虽然子倔强,倒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表弟和岳父的合作,也让他的生意飞展,商人都是重视利益的,他们看出了南楚的危机,所以两人准备将部分生意和资金转移到大雍,而表弟就是开路的先锋。

    我当初没有想到我这个表弟会如此出色,当初投资的时候说好了天机阁占五成股份,后来表弟宏图大展,提出以五十万两的代价购回股份,当然表弟是做好了我们漫天要价的准备的,可是我当然不会太过分,而且天机阁从来不做让合作者太心痛的事,所以以一个合理的价格出售了股份,但是按照惯例,保留一成的股份,而表弟也知道天机行会的势力,所以双方欣然达成协议。表弟是一个重重义的人,虽然不知道我和天机阁的关系,仍然几次送来重礼,感谢我当初的指引。

    这次我被雍王俘虏,来到大雍,事先就派陈稹他们到大雍等我,表弟的产业当中有很多我安置的人,他们虽然对秘营的事没有什么记忆,但是还是记得秘营安置他们的恩德,而且他们的资质毕竟都是比较出色的,所以很多都成了重要的管事人员,再加上天机阁的份,所以秘营在表弟的产业中可以来去自如。--凤-舞-文-学-网--而这个酒楼就是表弟在大雍的产业之一,名叫江南,卖的都是南楚风味的酒菜,很受大雍权贵的欢迎。我这个表弟还是很不错的,知道我被俘之后,亲自来到长安,希望为我尽力,几次通过关系想求雍王‘高抬贵手‘,只是门路不通,直到我成了雍王府的司马之后,雍王才知道表弟走门路想救我的事,倒是对表弟十分赏识,所以我这次才能轻而易举的出府到江南喝酒,毕竟这里不会有人能够联合老板暗算我,雍王又派了几个武功高强的侍卫保护我,要不然雍王才不放心我的安危呢。

    看看陈稹和寒无计,我微笑道:‘两位近来好么,江某任,倒让两位担心了。‘

    两人见礼之后,寒无计笑道:‘属下费尽心思,安排了公子交代的诈死计划,可惜功亏一篑,公子还是被雍王感动了,公子可得补偿一下我们的心血啊。‘

    陈稹白了他一眼道:‘少胡说八道了,是谁一直说其实公子不用那么危险诈死的,听说公子改了主意又在那里欣喜若狂的。‘

    陈稹虽然是玩笑话,我的心里却是一动,看看寒无计,心里暗暗盘算,他也是蜀人,怎么会这么赞同我投*雍王。我怀疑的目光钉在了寒无计上,如果此人有问题,那么我的秘营岂不是已经泄漏了出去,但是没有这方面的迹象啊。

    寒无计从前毕竟钩心斗角,看到我的目光,心里一寒,连忙跪在地上道:‘公子,属下确实倾向大雍,前些子我们在长安等待公子,属下遇到了一个过去的同僚,他见我处境还不错,就对我说,要我和他们一起支持蜀国太子,重立蜀国。我当时婉言拒绝,可是那人说现在有人组织反抗势力,如果我不答应,那些人找到我头上的时候,绝对不会放过我这种数典忘祖的叛逆,属下知道这些人欺软怕硬,如果公子归顺了雍王,借助雍王的势力,那么这些人反而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找属下了。‘

    我微微一叹,蜀国的反抗势力的存在我并不奇怪,可是用这种方式真是太愚蠢了,寒无计从前也算是比较反对大雍的,当初我要诈死,他虽然不说,但是十分积极,现在却为我归顺雍王而大喜过望,这样的变化就是那些反抗势力造成的,一个已经放弃过去,有了自己的生活的人,谁愿意再投入到没有前途的反抗势力中去呢?确定了那些势力兴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我仍然交代寒无计等人留心自己的安危,虽然暗杀不能改变国家大势,但是个人的命运却是可以改变的,想了一想,我对寒无计说道:‘下次他们再来你,你就说自己正在做生意,愿意给他们资助,但是你自己不想参加。‘

    寒无计惊讶地道:‘公子为什么这么做?‘

    我淡淡一笑道:‘我要你掌控他们的行动,这样一来对我会有些帮助,将来要铲除他们也容易一些。‘

    寒无计默然不语,我有些疑惑,正要问他怎么了,小顺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公子,他是蜀人。‘

    我这才想起,他刚才虽然表示对我投*大雍感到安心,但是并不意味着他愿意看到蜀国的反抗势力失败。

    轻轻摇头,我道:‘无计,你的心思我明白,可是你要清楚,这些人大多并非是对蜀国忠心耿耿,而是为了夺回失去的权力罢了,他们用这种方式谋叛,不仅没有成功的可能,还会连累更多的人,甚至他们会伤害更多的人,例如,你若没有自保的能力,他们会怎么对付你,你好好想一想,我不勉强你,这些事我会交代给别人去做。‘

    寒无计跪在地上,叩道:‘属下谢公子宽宏大量。‘

    我看看陈稹,他轻轻点头,我知道他会接手这件事,而且他会监视寒无计,不让他危及我的大业。

    陈稹看寒无计已经平静下来知道公子是否准备告诉雍王下秘营的存在。‘

    我淡淡一笑,问道:‘你的看法呢?‘

    陈稹道:‘属下认为,若是告诉雍王,那么公子将来就少了自保的力量,但若是不告诉雍王,只怕将来雍王会怀疑公子的忠心。‘

    我看看小顺子,小顺子冷冷道:‘你说得不错,但是绝对不能将秘营显露在阳光之下,公子之所以能够进退自如,全是因为秘营的存在,而且雍王就是怀疑公子的忠心,我们大不了离开大雍。‘

    我想了一想道:‘小顺子太偏激了,这样一来,我们就等于和雍王敌对,这样不好,秘营不可以露面,这样吧,以后我尽量不和陈稹见面,陈稹负责秘营的主持,小顺子负责转达我的指示,以后秘营的任务就是将自己融入到长安下层当中,记住我的话,不能涉入到上层权贵的势力当中,这样一来,就算雍王下觉了秘营的存在,也不会对我有太大的忌惮,毕竟雍王下也不会相信我完全没有一点可以依*的势力,大不了我说秘营是小顺子的手下,我想说得过去的,这么长时间,他们至少也能看去一些小顺子的深浅。‘

    小顺子点点头道:‘雍王软公子的时候,一直派了一些高手监视我们的,我虽然可以出入,但是若是带了公子,恐怕是不能轻而易举的逃走的。现在雍王派在我们边的侍卫武功也不错,不过只是保护的意味,因为其中没有可以缠住我的高手,武力弱了不少,只是准备协助我保护公子罢了。‘

    我正要吩咐他们一些事,突然外面传来吵闹声和兵器相交的声音,我眉头微皱,这间江南酒楼是高级的所在,怎会有人会在这里动手,看了小顺子一眼,他会意的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回来告诉我说,原来是外面有人争斗,小顺子说看来好像是江湖仇杀。我从前也曾见过沙场血战,也曾见过文人舌战,还没见过江湖仇杀呢,不由来了兴趣,招呼小顺子一声,我走出了房门。

    江南虽然名义上是酒楼,实际上却是一个小小的园林,园中到处都是江南山水,花卉、竹林、小桥、流水、假山将园中的空间巧妙的分割成上百个小空间,每个小空间都有样式各异的楼台轩阁,最是闹中取敬,处处楼阁之间都有回廊连接,回廊之外便是繁茂的花木,所以格局十分优雅隐秘,最适合密谈相会。

    我所在的这座小楼十分清雅,推开二楼的房门,外面是朱红栏杆围绕的楼台,旁边有通往下层的楼梯,雍王的侍卫都在下层伺候,我站在栏杆前面,向下看去,楼下和另外一处楼阁连接的回廊上站着一个负手而立的老者,他后站着两个相貌威武的中年人和一个相貌秀美艳的少女,而在回廊之外的一处假山之上,站着一个黄衣书生,相貌俊秀,只是带着几分轻浮,手里拿着一支玉箫,而在他对面,站着一个英俊的青年,手中一柄宝剑,两人正在交手,那青年剑法似乎不错,剑光闪动中将那个书生得十分狼狈,可是那个书生不时笑骂嘲讽,我看那个青年面红耳赤,简直都要疯了。

    我往下看的时候,那个书生正在一边还手一边喊道:‘哎呀,真是要命啊,小生不过是说笑了几句,又不是跟你抢美人,你放心,你的师妹虽然漂亮,小生看惯了天下美女,比她漂亮的可不少呢,不过是调笑几句,又没碰到她一丝头,干吗这么拼命。‘

    那个青年大叫道:‘胡说,胡说,你来投*,我们好意接纳,你却,你却作出那种无礼的事,冒犯我师妹。‘说着,剑法更加迅疾。

    那个黄衣书生一边抵挡一边信誓旦旦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小生不过是思慕佳人,追求了沙小姐几,可绝对没有非礼行为,再说了,沙小姐是凤仪门弟子,小生就是胆大包天,也不敢得罪她啊,晶晶,晶晶,你替我求求,我可没有冒犯你。‘

    那个相貌秀美的少女玉面微红,狠狠道:‘什么追求,天天缠在我边,没事就在外面吹箫偷了我的东西,你乖乖的让我师兄打一顿,然后把东西还来,不然我绝不放过你。‘

    那个黄衣书生长叹一声道:来你们是不放过我了戏也看够了吧,老弟,你要再不救我,我可就没命了。‘说着这个书生手中的玉箫突然化成千百幻影,那个青年似乎分辨不清,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谁知他忘记了自己在假山之上,一个踉跄,他连忙稳住下盘,就在这一瞬间,这个书生突然凌空飞起,向我所在的方向冲来,口中还喊道:‘老弟,救命。‘

    就在他形闪动的时候,那个老者后面的一个中年人如同苍鹰一般从他后来扑来,这个书生手一抖,只听见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数丈方圆之内立刻青烟滚滚,其中还掺杂着红色的轻烟,那个书生大喊道:‘老弟,别使毒啊,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大仇。‘所有的人立刻都屏息凝立,等到青烟散去,几个人定睛看去,只见那个书生已经没了影踪,他逃跑的方向的楼台上,一个青衣书生正在那里苦笑,他后站着的一个清秀仆人则侧过脸去,似乎在偷笑。

    那个青年怒冲冲的剑指楼台道:‘那个混蛋呢,快把他交出来,你竟然光天化下用毒,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被指着的我不由更是苦笑连连,我居然被陷害了,刚才小顺子暗中对我说,这个书生似乎要突围,我还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想看他如何突围,青烟乍现的时候,小顺子立刻挡在我面前,然后我们就听到他的栽赃嫁祸,那红烟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绝对不是毒药,可是对着那些怒目而视的人来说,我可怎么解释呢?

    这时,雍王府的几个护卫已经冲上楼来,看我安全无恙,一个护卫走到我边,低声道:‘大人,生了什么事。‘

    我轻轻摇头,扬声道:‘几位,刚才那人与在下并无关联,还请几位明察。‘

    那个青年高声道:‘狡辩,我们遇见那人的时候,他正向你那里走去,刚才又从你那个方向突围,你们不是同党才怪,快说,风流浪子夏金逸和你什么关系?‘

    我微微一笑道:‘在下与那人实在并不相干,还请明鉴。‘

    那个老者突然道:‘阁下如此轻视我们的才智么,姓夏的原本是向你那里走去,刚才看到你们之后有几次三番想向你们那个方向突围,若是和你们没有关系,你们为何始终不曾反驳。‘

    这时那个护卫在我耳边低语道:‘这几个人是长安关中联的人,那个老者是联主沙青元,关中联汇集长安武士,实际上是朝廷控制江湖人士的所在,沙青元现在是中立份,但比较偏向齐王,因为他的很多弟子都在齐王军中效力。‘

    我的脑海里面突然有了一个模糊的计划,便开口道:‘江联主此言差矣,我等听到外面吵闹,故而出来看看闹,那人突然攀扯,附近还有数处楼台,在下怎知此人攀折的是我们,联主听信一面之词,未免有**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