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余波未歇

    <---凤舞文学网--->    大雍武威二十三年(南楚至化元年)十一月三,圣上下旨,加殊恩于齐王,人皆知其意在雍王也。--凤舞文学网--

    --《雍史·太宗本纪》

    离开翠鸾,纪贵妃深吸了一口气,抒一下心中郁闷,梁婉是门主梵惠瑶的徒,也是凤仪门重要的棋子,她在江南立功卓著,又和太子李安达成协议,不料这次竟然毁在了江南,怎不令人心痛,门主传来密信,要自己查清梁婉变疯的所有细节,自己知道,门主怀疑是雍王动了手脚,毕竟雍王对梁婉已经有了不满,要不然也不会派人另外建立报网。可是从唯一亲经历过那件事的长乐公主口中,并没有得到一丝有用的报。

    纪贵妃微微冷笑,除了雍王,还会有谁呢,若是南楚人,一定不会平白放过长乐公主,除非是雍王的属下,才会对长乐公主这样礼待,可是没有证据啊,自己总不能平白无故的指责雍王李贽啊。想起皇帝的封赏,纪贵妃更是心冷如冰,今天的庆典上李援宣布因为雍王多年来战功卓著,近年来又先后灭蜀破楚,功高盖世,现有官职不能够表彰他的功劳,因此下诏封雍王为天策元帅,领大司徒,位在诸王公之上,赏食邑二万户,并赐衮冕一、金辂轿一乘、玉璧一双、黄金六千斤、前后鼓吹九部之乐、班剑四十人,这是何等的荣耀,就是太子仪仗也不过稍胜一筹罢了。

    更让纪贵妃心寒的是,皇上又下诏特许天策帅府自置官属,按照李贽上报的折子,计有长史、司马各一人,从事中郎二人,军咨祭酒二人,典签四人,主簿二人,录事二人,记室参军事二人兵士六曹参军各二人,参军事六人。这样一来,李贽的天策帅府就成了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朝廷。皇上会不会改变主意,立李贽为皇储呢?想了半天,纪贵妃摇头,虽然雍王功高,但是太子没有明显的失德,而且按照她对皇帝的了解,只怕今夜皇帝就会后悔给雍王的赏赐太厚了,估计过不了几天,皇上就会想方设法的消减雍王的势力。自古以来,功高震主,有几个会有好下场,想到这里,纪贵妃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时,一个绯衣宦官急匆匆的赶来,禀报道:“娘娘,皇上传了旨意,今夜要在娘娘那里歇息,请娘娘回宫,估摸着,再过小半个时辰,皇上就会到了。”纪贵妃心里大喜,她知道得很清楚,自己虽然容貌不错,但是论起感和宠,在皇上面前并不突出,更何况自己一向都是淡薄恩宠的表现,更让自己很少得到宠,但是相对的,自己为凤仪门和皇上的联系人的份就更加突出,所以皇上经常让自己参与国事,今夜皇上要在自己这里留宿,看来是要讨论一下雍王的事了,看来自己的想法没有错,皇上,已经对雍王十分忌惮了。想到这里,纪贵妃俏脸上露出了绽放如花般的笑容。

    有人欢喜有人忧,在盛大的庆功宴后也是如此,在金碧辉煌的太子府,李安愤怒的将书案上的文书全部拂到地上,狂叫道:“李贽,孤不杀你,誓不为人。”喊罢,他跌坐在椅子上,恶狠狠的看着书房门,仿佛雍王就要从那里出来一般。良久,他疲惫地道:“来人,请少傅来见孤。”

    不过片刻,一个相貌平平的黑髯文士走了进来,他穿着太子少傅的官服,见了太子并不行礼,径自坐在太子左手的一张椅子上,笑道:“下怎么这样气恼?”

    李安怒气冲冲地道:“李贽如今已经是天策元帅,老头子就差没有把我这个太子的位子给了他,你叫我如何不气恼。”

    那个文士笑道:“下过虑了,皇上对护备至,若是想立雍王为储早就立了,何必要等到今。”

    李安丧气地道:“少傅不知道,当初他的母亲是父皇的元配,我虽是长子,却是庶出,后来他母亲命短,早早归天,我的母后才立了正室,父皇称帝之后,追封他的母亲为孝贤皇后,所以若论嫡庶,我是不如他的,只是我占了长子的名份,母后又是当今皇后,才让我做了储君,如今,如今,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若是父皇改了主意,我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了。--凤舞文学网--”

    文士目光一闪下是当局者迷,臣却认为太子的位子表面上危如累卵,实际上却稳如泰山。下想皇上对雍王宠,臣却以为皇上对雍王猜忌,想一想,雍王这些年来南征北战,我大雍的天下倒大半是他打下来的,皇上不免会觉得受了儿子的恩惠,如今雍王功高莫赏,若是皇上立他做储君,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皇上宁可特例加赏,也不肯更动太子的储位,这分明是偏心太子。臣以为皇上不是下,而是下的即位象征着皇上无上的权威,所以皇上无论如何不肯改变决定,只要下多在皇上面前表示孝顺皇上皇后,礼敬妃嫔,尊重雍王,兄友弟恭,皇上绝不会更换储君,更何况还有凤仪门的支持,下不会以为梁婉的倒戈就是因为她自己的决定吧。过些子,皇上就会想到他百年之后,太子若是不能压服雍王,又该如何是好,他就会想法子打压雍王,只要下即了位,外有齐王辅佐,内有凤仪门助力,想要雍王的命不过是易如反掌罢了。”

    李安听了,良久,终于喜笑颜开傅,多谢你开导孤王,依你之见,我们目前该作些什么?”

    文士嘿嘿一笑做多错,少做少错,下不妨合光同尘,倒是齐王那里,下要多多笼络,前些子齐王战败,下给齐王不少脸色,这是太不应该了,若没有齐王襄助,下就没有后擎天保驾的大将。”

    李安站了起来,深施一礼道:“谨受教。”脸上露出暧昧的神色道:“六弟喜欢美女,我新近选了两个绝色的女子,原本是想送给父皇的,就先选一个送给他吧。”

    那个文士脸上也露出暧昧的笑容,但又立刻扳起了脸。李安看了他一眼,笑道:“少傅在孤王这里还装什么正经,那个绝色不能给你,不过本王还有几个美人,送你两个如何。”

    文士低下眼睑道:“那就多谢下赏赐了。”

    李安大笑,笑声传出了书房,很远,很远。

    带着醉意回到府邸的李贽服下解酒的药物,用冷水匆匆忙忙的洗了一个澡,然后一清爽的来到了议事厅,大厅里面已经坐了一些人,正是石彧石子攸、管休、董志、苟廉几个谋士,武将们今都大醉而归,李贽就没有让他们过来,李贽见他们正在低声讨论,吩咐司马雄到外面警戒,他走了进去,笑道:“让几位先生久等了,本王来晚了。”

    几个谋士站起行礼,各自坐下,李贽看向石彧,问道:“你见过江哲了,觉得怎么样?”

    石彧苦笑道:“江哲到了王府,一派泰然自若,好像就是自己的家一样,属下安排了最好的院子给他,他只是淡淡一笑,住进去之后,他对下安排的侍女仆人也没有任何异议,如果不是知道此人始终不肯归顺下,我倒要以为他已经效忠下了呢。我看若是下给他安排一个官职,他也不会拒绝,我看他似乎十分喜舒适的生活,至少不会以死相抗。”

    李贽苦笑道:“这一点本王也清楚,若非如此,只怕本王还有些法子,他若是一心求死,以全名节,本王只要好好对待,细心照料,终有让他回心转意的一,可是他这般随遇而安,本王就是给了他一个官职,只怕他也会尸位素餐,每天写写诗文,谈谈琴棋书画,只是本王真正需要的,他却吝于赐予,如今本王恨不得化德亲王赵珏,赵珏虽然不幸,但是也曾经得他衷心相待王最担心的就是齐王,齐王虽然鲁莽,但是却不是没有心机,他对孤说要待江哲以师礼。”

    管休等人相视一笑,都道:“下过虑了,若是此人这么容易就被齐王感动,我们也就不用这么费心了。”

    李贽转**一想,也觉得自己未免有些过虑,正要嘲讽几句,却见石彧若有所思,他有些担忧地道:“子攸,莫非你认为齐王有可能招揽到江随云么?”

    石彧回过神来,笑道:“下,齐王这个主意倒也不错,不过未免有点谄媚,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借鉴,世子聪明颖悟,虽然年仅五岁,但是已经粗通文字,如果让世子拜他为师,那么他不就成了下的臂助,我想他总不会见了英才而宁愿失之交臂吧。”

    李贽大喜道:“子攸真是好计谋设宴洗尘,就让世子出来拜师,动作一定要快,我为了掩人耳目,已经将他的事禀报了父皇,父皇要召见他呢,等到父皇召见之后,我们就不能软他了。”

    虽然未必能够达到目的,但是总算有了法子,李贽顿觉浑轻松,笑道:“对了,子攸,你说长乐公主遇劫的事是怎么一回事,我派人查过,但是时间太短,查不出什么端倪,我派人去他们遇袭的地方勘察过,有些像是小型军队的手笔,但是在那个时候什么人赶去劫持公主呢?而且,本王不明白的是,那些返回来的密探为什么要自尽,公主安然无恙,无论如何,他们功大于过,就是畏罪自裁,也该跟本王详细说明事经过啊?”

    这些事管休他们已经讨论过多次,李贽此刻提出只是想看看石彧的意见,石彧答道:“属下也想过这个问题,唯一的结论就是,先,他们不是针对公主下去的,他们的目标就是梁婉,否则不会只有梁婉收到伤害,而那些密探自杀,属下觉得并非是因为畏罪,恐怕是一种协议,他们见到了劫持者,可能也知道了很多事,可是他们能够安然带着公主回来,这一点除了说明他们对公主没有恶意,也说明他们确信不会泄露自己的秘密,公主始终什么都不知道,那么这些密探必然是许下了自裁的承诺。”

    李贽道:“虽然如此,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些密探虽然是我大雍勇士,理应忠诚守信,可是已经回到本王边,告诉本王真相应该胜过守诺的信义吧?”

    石彧叹息道:“这就是最可怕的一点,除非他们认为自裁而死比告诉下真相更加对下有利。”

    李贽神色一凛是说那些人有足够的力量威胁本王。”

    石彧点头道:“是的,听永泉说,下事后查验那些密探的尸,觉他们虽然受了一些刑罚,但是基本上都不严重,也就是说,对方并非滥施刑罚的人,而从梁婉来看,她的记忆全部毁去,这种手段十分诡秘,也就是说,对方的手段毒狠辣,我想那些密探心上所受的压力一定很大,最后甚至过他们可以忍受的界限,才让他们遵守承诺自裁。”

    李贽苦恼地道:“想不到暗中还有这些人在活动,子攸,你说这些人会是什么来历。”

    石彧答道:“属下认为唯一可以猜测的是,那些人对我大雍并无敌意,否则公主下就不会平安归来,不过那些人针对梁婉,属下倒是认为,如果不是和凤仪门有关,就是和梁婉本人在南楚的所作所为有关,下不妨从这两方面着手。”

    李贽连连点头攸是本王的肝胆啊,若没有子攸,本王哪里还有斗志。”

    石彧笑道:“江哲却是下的双翼,若是下有了此人,才是如虎添翼。”

    众人相视而笑。

    在这个不眠之夜,我也没有休息,站在窗前,看着满园的雪后美景,小顺子走过来,埋怨道:“公子,你体刚刚好一些,又在这里吹风,也不知道体,这里冷得很,我已经让他们准备了手炉。”说完,把一个手炉塞到我怀里,又把狐皮披风批到我肩上。

    我笑道:“你放心,我的子没有这么弱,怎么样,你有没有看过雍王府的防卫。”

    小顺子笑道:“他们监视得很严密,我只是随便看了看,如果是我一个人倒没有什么,若是带着公子,就恐怕逃不出去了。”

    我摇手道:“不妨事,我也没有打算让你救我出去,无论如何,我总是能保住命的,只是不想为人卖命罢了,那些人杀来杀去,总有人能够一统天下,无论是谁都没有什么关系,何况雍王得胜算还是很大的。小顺子下雪了。”

    小顺子顺着我的目光看向窗外,纷纷扬扬的瑞雪悄无声息的落下,寒冷的朔风扑面而来,不由笑道:“在南楚偶然下场小雪,公子便要赏雪饮酒,如今这里的雪这样好,公子可是又来了兴致。”

    我点点头道:“是啊,明天你去跟他们要些上好的木炭,要些好酒,我看这雪明天也不会停,我要饮酒作诗呢?”

    小顺子道:“这我可就只能替你温酒了,那些诗文我可不懂。”

    我叹息道:“是啊,你啊,唯一令我不满的就是不能陪我写诗论文,不过若是没了你,我喝酒也不免少了兴致,良朋,美酒,飞雪,可是不能或缺啊,可惜,若是飘香尚在,唉。”

    小顺子劝慰道:“公子,逝者已矣,莫要伤悲。”

    我看向窗外的飞雪,再无言语。

    第二天,果然飞雪连绵,李贽得到了一个消息,李援下旨,因齐王两次进攻南楚,苦战有功,又令南楚德亲王重伤而死,所以拜为大司空,也赐一衮冕、金辂轿、双璧、黄金二千斤,前后鼓吹二部、班剑二十人。

    得知这个消息,李贽并没有气愤,而是彻底的心寒,自己作战胜利,却是得到父皇猜忌的下场,赏赐齐王,不就是为了制衡自己么,他漠然的对石彧说道:“子攸,父皇待我何其薄也。”

    石彧也是叹息不已,正要劝慰李贽,这时苟廉匆匆忙忙走进来道:“下,下,江随云的仆人去要了木炭美酒,要去赏雪,我已经让人引他到临波亭去了。”

    李贽顿时转怒为喜道:办的好们这就去凑个闹,子攸,你安排一下,过半个时辰带世子去临波亭。”

    此时的我,已经坐在临波亭里了,雍王府的后花园有一个两亩左右的小湖泊,据说是原本园中有一眼清泉,水量丰富,索便挖了这个小湖泊,再通过长安的排水系统汇入永安渠,永安渠接通城北的渭河,供应长安一半的用水,又是水运交通要道,所以这个湖泊虽在皇城之内,却是活水。

    小顺子一边温酒一边道:“公子,怎么这个亭子里一点都不冷呢?”

    我笑道:“我也只在书上看过,你看这个亭子的顶上虽然只看得见厚厚一层苕草,其实这层草下面可是大有文章的呢,草的下面是一层油毡,再一层苕草再一层油毡,共有三层,然后再在最后一层油毡下搭了瓦片,这瓦片也是特制的,是空心的,所以盖在头顶上不怕跑了气,再看这亭子的石料地板和边上围着的凳子,还有那几根铜铸的柱子,其实在柱子和亭子地下都点着火龙,就像老百姓家里的炕一样,再说这水,水最是冬暖夏凉的东西,水在流动,会把地里的气都一起带进来,离水越近越暖和,所以这亭子里面怎么会冷,这是北方富豪人家为了赏雪专门建造的亭子,只要穿上轻裘,再抱上一个手炉,就不会冻着了。好了,你看外面飞雪连绵,乱舞梨花,遍地琼瑶,真是好地方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