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明月舌战

    <---凤舞文学网--->    显德十九年七月,德亲王赵珏归,国主问其攻蜀之事,其时丞相尚维钧力主攻蜀,朝野上下均附和之,德亲王力阻之,国主犹疑,七月十五,灵王义女梁于明月楼设宴,邀请德亲王赴宴,其余同席者,丞相尚维钧、大雍齐王李显、齐王幕僚秦铮,江哲亦受邀,后世览此,或为不解,江哲官微,不知为何得以入席,以闻社稷大事,或曰,其人其时已有二心,然考之实据,似乎未必。--凤-舞-文-学-网--

    宴后,德亲王愤然归,江哲赶上,与德亲王数语,亲王沉默,之后朝会公议攻蜀之事,王默然不语,攻蜀之议遂成。或有人言,亲王不阻攻蜀之议,追根揭底,皆江哲之过也,罪莫大焉,然从亲王僚属处得知江哲所言,实一心为楚矣。

    --《南朝楚史·江随云传》

    德亲王赵珏回来了,纷纷攘攘的攻蜀之议平息了很多,因为赵珏一回来就直接去拜祭先王,先王薨逝的时候,赵珏镇守前方边境,不能回来奔丧,如今朝中政局已经平定,赵珏乃是军方重臣,攻蜀之议必须听听他的意见,所以才特意把他诏回。赵珏哭祭之后进宫觐见国主,在国主驾前直言不讳,力阻攻蜀之事。赵珏在朝中威望极高,所以立时有很多人就不在说攻打蜀国的事了,但是更多的人却纷纷上门相劝,尤其是尚维钧一方的朝臣名士,但德亲王始终不肯答应。

    七月十五,明月公主梁婉下帖子邀请德亲王赴宴,并且同时邀请了齐王李显和丞相尚维钧,谁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其实他们这些手握国家权柄的权贵之间的事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为什么我也要参加。我哭笑不得的看着齐王,我刚说我不过是一个小官员,没有资格参加。齐王下居然脸不变色地道:“不过是梁小姐召宴,你是国主派来接待我的,自然得参加。”我虽有心拒绝,可是当齐王边的侍卫都用满含杀气的目光看着我的时候,我还是答应了,谁说威武不能屈的,你让他们试试在这些久经沙场的侍卫面前说个不字。

    齐王下是第二个到达的,这次的宴会是在明月楼上,如今正是盛夏,酷暑难耐,这小楼上将所有的窗户都敞开,四处都放着盛着藏冰的桶子,楼里面阵阵清凉,梁婉穿着一件淡黄的衫子,坐在主位,尚维钧一丝袍,坐在左第二张椅子上,他的下坐着一个黑衫儒士,乃是尚维钧的幕僚年垣,尚维钧看到齐王下来到,满面堆笑的上前迎接,看到我,眉头一皱。我连忙趁机道:“下官奉旨陪同齐王下,既然大人在此,请容下官告退。”尚维钧露出满意的笑容,对我的识趣很是嘉许。我自以为得计,正想下楼。齐王带着坏笑,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道:“别走啊,尚大人,江翰林既然是国主派来的官员,又是翰林院的侍读,又是你们南楚的才子英杰,不如让他在这里旁听。”尚维钧皱皱眉,终于不敢得罪齐王下,只是给了我一个警告的眼神,让我不可多言。

    齐王坐在右位,秦公子坐在他下,我只得坐在秦公子下,总不能坐在左边,毕竟是齐王坚持我留下来的。等了没有多久,就听见门外传来朗朗的笑声,走进一个穿王爷服色的俊伟男子,因为灵王薨逝不到一年,所以他的冠带上戴着孝,正是德亲王赵珏,他后跟着一个青衣中年儒士和一个黑衣佩剑的武士。我一看到赵珏,差点没叫出来,这人竟是当年我高中之前给他算过命的灰衣人,如果他就是德亲王,那么当时一定是要到横江驻守,准备要偷袭秣陵,怪不得他当时要我算凶吉,我当时答他“内有纷争,外有强敌”,现在想来居然暗合局势。这德亲王是灵王幼弟,军机重臣,想不到我曾经给他算过命,不知道他还记得我么?

    赵珏的目光在屋内众人上一一掠过,在我上并未停留,应该是对我没有什么记忆。只是似乎对于我的份有些狐疑。

    赵珏坐在左席,那名武士站在他后,而他那名幕僚则坐在了左末席,因为我故意和秦公子隔了一个位子,所以那人正好坐在我对面,四目相视,我讨好的一笑,那人却用锐利的眼光探询的看了我一阵。--凤舞文学网--

    赵珏坐下,有侍女送上茶点,然后都退了出去。梁婉站起道:“妾奉了齐王和尚相之托,邀请德亲王赴宴,虽然妾是不该介入军国大事的,只是诸位大人毕竟需要有人伺候,妾不得已留下,此事事关我大雍和南楚,妾生于大雍,又受南楚先王之恩,所以绝对不敢泄露只语片言。”

    赵珏淡淡笑道:“梁小姐是先王义女,也可以算是赵珏的侄女,赵珏自然是相信小姐的,却不知齐王下和尚丞相有什么见教。”

    李显看看赵珏,笑道:“久闻德亲王是南楚第一名将,都督南楚大军,今一见,果然是雅致高量,风姿不凡,李显虽是亲王之尊,然而在军中不过是个将军,若是论起职位来,李显尤在亲王之下,见教二字,愧不敢当,只是德亲王力阻攻蜀之议,与名将之称不甚相符,还请德亲王示下。”

    赵珏淡淡道:“蜀国不肯臣服大雍,虽然有罪,但是蜀国国主曾是东晋遗臣,与大雍虽然曾经同朝为臣,但是却没有君臣之分,如今我不知道大雍凭什么以蜀国不肯臣服为由,攻打蜀国,就是大雍认为理由充分,我南楚虽然称臣大雍,可从来没有受大雍调遣的本分。”

    李显笑道:“德亲王此言差矣,我大雍君臣贤明,那蜀王割据地方,不肯称臣,此诚不可忍耐,如果蜀国早向我国称臣,我大雍也不会进攻蜀国,我听说天子之仇,九代之后还可以报复,当初蜀国趁我们大雍立国之初,出兵秦川,烧杀掳掠,令我大雍先帝闻之泣血,此仇不报,焉能为人。后来我大雍攻打南楚,蜀国再次出兵,虽然于南楚有恩,可是我大雍却损失惨重,三秦之地,千里废墟,生灵涂炭,就是事后,蜀国不也向贵国勒索了无数金帛女子。这样看来,蜀国是一个藏在暗处的恶狼,平时蛰伏不出,若见人有隙,必然出来咬人。现在德亲王替蜀国说话,只怕有一天会被这种毫无义,只知道利益的友邦吞噬。”

    赵珏冷冷道:“珏虽不才,也知唇亡齿寒的典故,只怕亡蜀之后,就是轮到我南楚了。”

    李显顿时语塞,他心里明白得很,攻打蜀国之后,南楚就是下一个目标,只是没想到赵珏不惧得罪大雍如此单刀直入,作为大雍皇子,他不愿信口雌黄的说谎。这时秦公子接过话头道:“此言差矣,所谓唇亡齿寒,是要相互依存,同舟共济,如今蜀国屡次挑衅南楚,视友好如仇雠,如今是牙利如刀,啮唇见血,我不知德亲王所谓唇亡齿寒可是指此。”

    赵珏淡淡一笑,他的幕僚青衫中年人,放下手中摇摆的折扇,开口道:“虽然南楚和蜀国小有纠葛,但是并非是奇耻大辱,显德九年,大雍平定中原,陈兵长江,若非蜀主相助,出兵秦川,大雍怎能罢兵休战。虽然如此,我南楚仍然向大雍称臣,此实在是切齿之辱,虽然如今两国和好,长乐公主下嫁我国主,两国结为姻缘之好,然而贵国在长江之北年年练水军,南伐之意未息,不知齐王下如何解释。”

    李显笑道:“两国虽然和好,然而贵国如亲王这样****不忘两国之仇的人并非少数,我国若不练习水军,只怕贵国大军早就过江了,德亲王久镇长江,难道不知此中况,何况,我国既然早已和贵国结好,我皇妹乃是父皇女,远嫁南楚,近年来不仅往来频繁,而且通商通婚,哪里像蜀国一样闭关锁国,我国早就有军议,不攻蜀以免心腹之患,就平南楚以求清卧榻之侧。”

    赵珏冷笑道:“岂有此理,十年来,我南楚每年入贡金银财帛,可是贵国却从不肯出售兵器良马,若是真心结好,怎会如此,王后虽然是大雍公主,然后国家大事,怎么能顾忌妇人,郑武公为攻打胡国,先以女下嫁之事,赵珏不敢忘记。”

    秦公子怒道:“德亲王如此侮辱我国,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是仔细想来,亲王所虑,也不是没有道理,请听在下为亲王解释。我国绝武器战马的出售,并非针对贵国,我国北方边境不宁,边军战士夕枕戈而眠,如何敢出售战马兵器,何况贵国久据江南,江南都是河流湖泊,贵国若不想攻打大雍,为什么要战马,难道是想攻打蜀国么。”

    赵珏语塞,尚维钧连忙转圜道:“王爷和秦公子都有些失言了,今我等聚议,并非是为了意气之争,还请二位不要记恨。”

    赵珏和秦公子双双举起茶杯喝了一口,表示放弃争论。

    秦公子喘了口气道:“我国谋蜀,固然是因为蜀国执拗,不肯称臣,虽然结盟,却又履背盟约,最可恨的是,我国盐区产量不足,其余部分需要从蜀中购买,蜀国屡次提高售价,蜀中特产丰富,蜀国据宝地而聚敛,此事实在不能容忍,如果我们两国攻下蜀国,愿意与贵国平分蜀中人口土地,你我两国隔江而治,到时候南楚军力大增,我大雍还有边患,南楚据长江全境,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若是这样,德亲王都不放心,认为不能抵抗我大雍,倒不如趁早弃甲投降,难道南楚只想偏安江南,生死受人主宰么?”

    赵珏默然,却只是摇头,他心知南楚兵卒战力不强,若是攻打蜀国,只怕大部分土地人口都会落到大雍手里,什么平分战果,到后来还不时谁打下来的就是谁的。众人面面相觑,都看出赵珏脸上坚决的神色,看来不论如何舌灿莲花也不能改变他的心意,李显眼中闪过苦恼的神色,看了梁婉一眼。梁婉站起来道:“今大家都累了,若不嫌弃,请诸位到楼下用餐,妾准备了消暑的酸梅汤,请诸位品尝。”

    尚维钧站起来笑道:“梁小姐的宴席一定要参加的,请请。”

    赵珏站起来,看看秦公子,问道:“请问阁下尊姓大名,在大雍居什么官职?”

    秦公子裣衽道:“在下秦铮,齐王帐下效力。”

    赵珏笑道:“秦公子舌如利剑,赵珏佩服,只是有些事就是说得再好,也抵不过实力和利益,我南楚自认没有资格和大雍分庭抗礼,若是大雍进攻蜀国,我南楚理应厉兵秣马,以求自保。”

    秦公子看赵珏如此固执,苦笑道:“德亲王择善固执,非言词所动,秦铮孟浪,还请王爷恕罪。”

    赵珏微微点头王军务繁忙,就先告辞了,还请诸位恕罪。”众人没想到赵珏如此绝决,原本打算在酒酣耳之后再良言相劝的,此时只得无可奈何的相送。几人都不时的交换眼色,我心里一动,突然站起道:“诸位大人都已经劳顿,就由下官相送王爷。”齐王等人都没有绪理会,尚维钧苦涩地道:“也好,也好。”

    我跟着赵珏走了出来,赵珏有些疲倦,我仔细的看着这个年仅三十的亲王,这些年来他的压力一定很大,三年不见,他的两鬓已经微霜,而他的上流露出坚毅不拔的气势,这是我南楚的擎天柱啊,我又是敬仰,又是替他难过,苦心孤诣不能为人理解,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勇气呢。赵珏察觉到我的目光,淡淡问道:“你是谁?”

    我恭敬地道:“下官江哲,翰林院侍读,现在在国主边伴驾。”

    赵珏吃了一惊,问道:“你就是江哲,为什么会跟齐王坐在一起?”

    我连忙解释道:“下官奉命接待齐王,今齐王定要下官在场。下官有幸得以聆听王爷教诲,三生之幸。”

    赵珏虽然有些奇怪,却也没有深究,苦涩地道:“我听过你的诗,写的真好,‘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后名。可怜白生。‘”他似乎沉醉在那我在江夏写的《破阵子》的意境中,无意地抚摸了鬓角片刻,良久,他淡淡道:“你认为我们应该攻打蜀国么。”

    我见四周没有外人,便道:“在下官表示意见之前,请容下官问上三个问题?”

    赵珏惊异的看了我一眼问吧。”

    我眼中闪过一丝悲哀,问题道:“其一,请问王爷,我南楚上至国主,下至庶民,可有人和王爷一样明白大雍的狼子野心。”

    赵珏沉默半晌道:“没有几人,就是我的亲信属下,也都劝我攻打蜀国。”

    我又问道:“其二,请问王爷,若是大雍自己攻打蜀国,蜀国求我出兵相救,我南楚敢出兵么?”

    赵珏惨然道:“不敢,我国君臣必然坐视蜀国灭亡。”

    我知道他的心痛,可是还是问了第三问道:“其三,若是王爷力阻攻蜀,而国主意旨已坚,只得另选将领,不知道我南楚还有人比将军更能够领兵作战么?”

    我连续这三问一问比一问犀利,听的赵珏冷汗直流,他定定的看着我。

    我低头道:“如今,我国已经不能自主了,若是王爷执意不肯,国主派了他人进攻蜀国,我国兵士本就不如蜀国和大雍,如果在攻蜀之时消耗太多,到时候,大雍破我南楚,势如破竹,如果王爷亲自进兵,能够得到巴蜀部分要害作为根基,在得到陇右关中作为缓冲,再稳守襄樊,那么大雍迫于局势,至少可保南楚数十年国祚,后我南楚若能卧薪尝胆,未必不可以得到天下。”

    赵珏面上先是露出悲怆,然后又恢复平静,接着眼中透出坚毅的神色大人真是无双国士,若是我领军攻蜀,江大人可愿做我的幕僚。”

    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想上战场,所以我淡淡道:“下官不通军略,不敢相从,若是王爷有所征询,下官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赵珏愕然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不明白我为何推拒这样的青云之路,他沉声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江大人是我南楚臣属,焉能不为我南楚尽力,你好好考虑一下。”说罢,带着人离开了。

    我恼怒的看着赵珏的背影,恩将仇报的家伙,我刚刚指点了你,你就这样报答我,想让我上战场,真是岂有此理,怎么办,找谁帮忙让我不用从军出征呢,我苦苦的思索着。

    注:仇雠(音仇),意思是敌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