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翰林学士

    <---凤舞文学网--->    显德十六年九月,江哲入翰林院,依例授翰林院编修,职七品。--凤舞文学网--

    显德十七年元月,哲以博学多闻,特诏参与筹立崇文,历三年,哲精于鉴赏,明于考证,每每废寝忘食,手不释卷,闻者皆赞叹不已。未几,迁升翰林院修撰,从六品。

    崇文典藏,均留存至今,卑人曾见之,十之六七均为哲校订品鉴,令人为之瞠目。

    --《南朝楚史·江随云传》

    真是幸福啊,我伸伸懒腰,拿起手里的孤本诗集,这些子以来,我都在翰林院的藏书楼里边呆着,这里不愧是天下藏书之最,有很多我没有看过的书籍,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从前就看过很多书,基本上一本书只要看个一遍,就可以记住大概了,好的文章我还能一字不漏。不过我就是再大的本事,这上百万的书籍我也看不过来,所以找了一本藏书索引的册子,按照上面顺序拣一些没有看过一一看去,反正我在翰林院得呆个三五年,怎么也看的差不多了,当然我最留意那些注明孤本的书籍,要知道这样的书籍好多都是绝世之作。

    这一天,我在书库里面正在找书看,无意中看见一本黄绫册子,看外表十分精致,想必是难得的精品,我随手翻开一看,差点没昏过去。页血淋淋的八个大字“练神功,挥刀自宫。”我连忙合上,看看封面,却是什么《葵花宝典》,连忙扔到一边,我可还想娶妻生子啊。这时看到旁边有一本汉代的庄子《养生主》,连忙拿了起来,翻了几页,虽然和外面见到的文字差不多,但是眉批很丰富,密密麻麻的几乎写满了空白,我是很喜欢看别人的注解的,那里面凝聚着读书人的心血啊,看看旁边没人,我随手扯过垫脚的凳子坐了下去,到外面看多浪费来回的时间啊。这一看我可是着迷了,原来这个写批语的人可能是一个道士兼医生,写得都是一些养生的秘诀,什么时候该吃什么,该喝什么,几点起,几点睡觉,如何在睡前打坐,如何在起的时候练气,甚至连房中术都有,真是我的最啊,你可别笑我,我的最大愿望就是活的舒舒服服,无病无灾,娶个温柔贤惠的妻子,生几个可的孩子,房中术也很重要啊,你没见那些好色的人都经常短命么,就是不节制自己,不会养生啊。我正在高兴呢,突然想到,不行啊,我怎么知道他说的对不对,怎么办?想来想去,如果有疑惑就要自己解决。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就在书库里面找寻养生方面的资料,有些互相矛盾,有些相互印证,我是谁啊,我是天才啊,终于让我整理出一自己的养生要诀,并且开始付诸实施。

    怎么做呢,先,我每天一睁开眼睛,先静坐一会儿,练练养气之术,然后出去活动活动手足,练拳虽然不会,但是什么五禽戏还是可以的,然后吃上一顿清淡的早饭,再出门做事,中午若是没有什么事,当然最好的就是回家,吃上一顿符合节令的滋补午饭,最好吃得晚一些,睡个午觉之后,喜欢干什么就干点什么,晚上若是有应酬一定要少喝酒少吃菜,等到回家之后,在睡前喝上一杯自己酿制的药酒清清肠胃,然后打坐半个时辰,再好好睡觉,而且平时坐卧行走都按照某种特定的姿势,当然看起来不能太明显。虽然我现在职位低微,这样的子还不能保证,但是这是我要尽量达到的目标么。至于武功,我是不会练的,没听说过善泳者溺于水么,我若是会武功,难免会介入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中去,搞不好还会英年早逝呢,反正我只想活到七十岁就可以了。--凤-舞-文-学-网--

    这么坚持了两个月,果然我的况大有好转,以前经常有的小病痛也不见了,而且觉得思路明晰,读书作文更加得下笔如有神了。

    这一天,我从书库里面走出来,准备去吃一顿好午餐还雇不起好的厨子,只好自己做了。正在我盘算今天中午吃什么的时候,我的同年刘魁,就是那个榜眼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说道:“江年兄,怎么样,咱们一起去明月楼吧?”

    “明月楼,干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刘魁惊讶地说道:“怎么,你不知道么,去参加长乐公主的琴会啊!”

    “琴会,长乐公主。”我更加糊涂了。

    刘魁道:“是啊,建业上下谁不知道啊,长乐公主远嫁我国,不免思乡切,为了排遣寂寞,所以举行这个琴会,听说是想见识一下我南楚的士子风范,还听说长乐公主陪嫁的女伴是大雍有名的琴仙子梁婉,梁婉的琴技据说传自乐圣无忧子,凡脱俗,若非长乐公主是她的至交好友,才不会陪公主远嫁南楚呢。还听说,梁婉有意在南楚择婿,你说,凡是未婚的才子,谁不想去试一试。”

    我瞠目结舌地道:“可是,梁婉不是陪嫁来得么?”

    旁边有人答道:“那不过是个名份,听说公主早就和太子说过了,梁婉是她的好姐妹,一定要嫁个志同道合的才子做正室呢。”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探花伏玉伦,看他已经换上了华美的便服,腰间系着一支玉箫,想必是有心求凰了。不过他出淮扬世家,应该有这个份吧。我在心里窃笑,如果那个梁婉真的如此出色,想必太子下一定会扼腕叹息吧,不过他总不能不给长乐公主面子,反正他将来登基之后,三宫六院可以随便选妃,现在么,还是谨慎一点,毕竟长乐公主份不同么。

    本来我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我的相貌还算是不错的,但也不过中上而已,我的才华也不错,但是有才华没有好的背景,飞黄腾达的机会并不多,这年头,兵荒马乱的,会领军作战的将领要比我们这些文人强多了,南楚是比较重视文人的,所以它的国力就不强,就连偏安蜀中的蜀国都不如,如果不是水军比较厉害,大雍早就渡江了,综上所述,我江哲并非一个值得争取的目标,又没有强悍的实力防,别说梁婉不会看上我,就是看上了,我敢娶么。但是不去也不好,让人以为我太不给太子、长乐公主面子,所以我决定就去这一次,反正我对那些琴棋书画并非十分在行,琴可以听听,棋可以下一下,就是很难赢棋,书法么,还不错,但是绝对算不上名家手笔,画画么,我勉强可以应付,但是我更擅长鉴赏,我有个表舅,是有名的朝奉,手里流过的珠宝饰、古玩字画那是不可胜数,当年我曾经跟着他好好学过,这些年又博览群书,相信这方面可以混口饭吃,如果不是爹爹带我离开,我还真想去当朝奉呢。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漫无边际的随口应付他们,我们一行人就这样来到了明月楼,明月楼原本是一个大官的别院,恰好和几年前新建的太子府毗邻,所以后来太子索把它买了下来,因为喜欢它的小巧精致,所以没有把它和太子府连通,据说长乐公主来了以后非常喜欢这里,就要来做了她的休闲之处,现在梁婉在这里举行琴会,真是再合适不过了。穿过黑油油的角门,我左右打量着这个小园子,一潭碧水,十几株红梅,加上临波照影的二层精美小楼,真是神仙境界,怪不得长乐公主喜欢。我一边走一边想,这么一座小楼,能够容纳多少人呢?等我绕过潭边,却看见在小楼前面有一片空地,原本想必是种着花木的,现在却被人清理了出来,用松枝搭了一座花棚,棚子上面覆着厚厚的苫草,四周放着一圈红红的火炉,上面闻着美酒,棚子中间放了几排铺着厚厚的毛皮的座椅,南楚的冬天本来就不是特别寒冷,今天又凑巧下了一场轻雪,棚子里面一片暖洋洋的,有十几个穿着各色轻裘的贵公子坐在里面,一边赏雪品梅,一边喝着醇酿,真是南面王不易的美好生活。走近之后,我听见他们议论,原来长乐公主的琴会岂是什么人都能参加的,所以除了年轻的新贵之外,只有世家子弟才敢来参加,而且还有自负有些才名,否则岂不是自己来找难看,所以来得人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多。虽然有些后悔可以不来的,但是一看这种招待,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连忙跳了一个犄角旮旯坐下,然后倒了一大杯温的御酿,准备偷得平生半闲了。

    没等多久,小楼的楼门打开了,出来了十二个秀丽高挑的宫妆丽人,她们放下了门前的珠帘,不一会,里面传来环佩叮咚的声音,然后,隐隐传来沁人心脾的香气,其中一个宫女躬向内施了一礼,然后转过来用清脆的声音说道:“公主下有令,梁小姐在楼内抚琴,不论诗词文章,还是琴棋书画,如果有人能够令梁小姐青睐,梁小姐便出来和众人一见。”

    众人立时断然稳坐,侧耳屏气。不过片刻,从楼中传来了梁婉的琴声,琴声初时微弱,令人非得侧耳细听,渐渐的,琴声宛转盘旋,如同穿花蝴蝶一般迤逦而出,琴音反反复复,音韵连绵不绝,恍若高山流泉,清新流畅,令人顿时生出气回肠的感觉。听到这里,我悄悄打了个哈欠,真是无聊,我还以为大雍来得琴师会很高明呢,却原来也不过如此,这样的琴艺在南楚也并非没有么。正在这时,琴声越宛转低回,令人觉得有些昏昏睡,突然,防若银瓶乍破,铁骑突出,急促的音调好像千军万马一般纵横驰骋,琴声就在爆之后变得浑厚沉着,杀机隐伏,豪迈悲凉,好一幅沙场秋点兵的景象。我凝神细听,这才是值得浮一大白的好琴音啊。接着琴声渐渐恢复平静,宛如大战之后的歌舞升平,让人在心旷神怡中沉醉。

    一曲终了,掌声雷鸣,然后就是众人纷纷拿出自己的得意之作,想让梁婉中意,出来一见,偏偏,那梁婉大概心气极高,始终不肯出见,后来有些没头脑的众人的目光落到我上,一个贵公子半是央求,半是命令的对我说道:“久闻江状元才华横溢,一《月下感怀》惊动天下,还请江兄作诗一,也免得我南楚士子无颜啊。”我倒是无言了,这些家伙,好像我拿不出什么好诗来,就是丢了国体一般,罢了,这小子是丞相大人尚维钧的独子,我也不能得罪他,刚好听了这样的曲子,我心里也很痒痒,于是,我也不要笔墨纸砚,高声吟诵道:“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任飞扬。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嗟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自闻梁师弹,起坐在一旁。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婉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场中静默片刻,喝彩声顿起,几个人连忙吩咐拿笔墨,要将我的诗默下来。这里正在纷乱的时候,只听见珠帘飞扬,从楼中走出一个穿素黄罗衣,披着浅绿大氅的女郎,我定睛看去,这女郎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和南楚女子大不相同的就是她那修长匀称、凹凸有致的美好材,虽然因为天寒,衣着颇多,加上大氅的掩盖看不真切,但是那种隐隐约约的美感令人心生渴望。我向她的面上望去,却见她虽然未施脂粉,却是肤光如雪,两行入鬓的黛眉,配合那双清澈如冰泉的明眸,当真是绝世佳人。

    梁婉目光落到我上,微微一笑,款款下拜道:“这位就是南楚才子,今科状元吧,妾很喜欢你的诗文呢。”我虽然有点昏淘淘的,但是心里可明白的很,连忙道:“拙作能够得小姐赏识,是随云之幸,其实我南楚才子如云,只是江某胜在才思敏捷罢了,小姐若是有兴趣,不妨和大家详谈。”那梁婉的美目流转,向众人看去,这下众人如蒙大赦,连忙围上前来,我则是不多说话,渐渐的,见梁婉已经和众人谈得十分投机,便悄悄的慢慢的溜了出去。就在我即将走出角门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却看见小楼后面的窗子半开着,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正在看着我。我推门走了出去,那是谁呢?不知怎么,我总觉得可能是长乐公主。

    后来我听说,长乐公主将明月楼赐给梁婉居住,梁婉明朗,若是有人前去拜见,只要有拿的出手的诗词歌赋,或者精通琴棋书画,常常能够得到接见,不少慕梁婉的少年都是想方设法的见她一面,虽然不少人有心于她,却碍于长乐公主不敢用强,再说梁婉名气越来越大,就更没有人敢得罪她。到了后来,就是连赵胜国主也收了梁婉为义女,虽然没有列入宗谱,但是大家都开始称她明月公主,声名远扬。

    我这个小小的翰林学士可不会去找这个麻烦,虽然梁婉几次下帖子请我,我都用种种借口回绝了,有人问我,我就说,书中自有颜如玉,别人虽笑我迂腐,却也乐得少了一个强敌,不过为了不大过分,我切万分的投入到翰林院的藏书中去,这样我既自得其乐,又免得别人侧目,这样产生了一个令我欣喜若狂的结果,显德十七年元月,我被特诏许参与了崇文的筹立。我这个过目不忘的年轻人很快成了其中的主力,也难怪,我既精通鉴赏古玩字画,又博闻强记,在整理藏书和字画的过程中十分得力,我又年轻力壮,不用我用谁呢?这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子,崇文从正式奉诏筹立到建成,一共经历了三年时间,我一直在其中,乐此不疲。

    当然,在我沉迷书海的时候,生了一件我隐隐约约觉得可能会生的事,就是南楚和蜀国生了冲突,而且越演越烈。当然,我是没什么机会参与的,也没什么兴趣知道,除此之外,若是还有什么事比较特殊的话,就是长乐公主怀孕了,可是却不幸流产,据说是因为年轻再加上水土不服,在这之后,长乐公主一直体不大好,所以到建业西郊的莫愁湖行宫居住,当然,太子下是不会寂寞的,长乐公主陪嫁的宫女都是大雍的美女,而且个个擅长内媚之术,她们早就成了太子下的宠姬了。说给我听的人都是满脸的羡慕太子的艳福,我却是微微苦笑,在我看来,长乐公主恐怕是不大喜欢太子的,否则怎么会移居行宫呢,也是啊,人家金枝玉叶的大雍公主,为了和亲嫁到南楚,怕是没有什么心思讨好庸庸碌碌的南楚太子吧。我恶意地想,大雍陪嫁那么多美女,是不是存心迷惑太子,免得公主委屈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