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冰封王座事件

    <---凤舞文学网--->    界上总是又很多神秘的地方,那些被现在的人所遗忘上却让人恐惧的神秘地。--凤-舞-文-学-网--虽然狗血一点,但是那种地方是真的存在,就像百慕大死亡黑三角一样,而战争世界里面,最有名的忌地点,除了无尽之海的大漩涡之外,自然属曾经封印魔剑——霜之哀伤的寒冰王座。

    如果说伊利丹所掌握的恶魔埋骨之地是只存在于传说中,让世人认为是个奇谈的话。那么寒冰王座的恐怖,就是真实的摆在那些活了数万年或者数十万年的老怪物心里。哪怕他们之中并不缺乏亚神领域的强者,但是在这个地方,埋葬的强者数量,委实不少。甚至可以说,多的数之不尽!

    以当年的伊利丹之强悍,穆拉丁-铜须的勇猛,仍然败在此地,何况那些欺世盗名,与这两个悲剧英雄完全不可相提并论的所谓强者!

    今天,这个被所有强者当作地之中的地的恐怖地域,迎来了最近几万年里,第一批客人。

    一队数量很少,但是却规模庞大的舰队停在了当年的寒冰王座所在的这个被成为忌大陆的边上。

    那些船只之巨大,比起封少泽当初抢劫哥布林所得到的那艘巨舰来说,毫不逊色。甚至不客气地说,比起封少泽的那艘巨舰,还要有气势得多。

    仿佛由无数骷髅堆积在一起雕刻而成的巨舰上,刻满了来自远古时期的英雄头像,如果希尔瓦娜斯他们在这里的话,自然会认出这些人都是什么人。但是现在是不可能有人认得出来地。

    一个影出现在巨舰中,站在那仿佛利剑一样的船头上,一阵剧烈的海风吹过,吹起了他的血红色披风,却是不能撼动他分毫,他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高山一样。岿然不动!仿佛过了几百年的时间,那个男人仍然一动不动。只是目光中透露出怀**的神色。

    终于。男人说话了:“登陆。”

    一瞬间,那几艘巨舰同时发出了整齐的声响,那是训练有素的部队同时迈步地声音。而巨舰上也出现了踏板,直接延伸到陆地上。一对对地一漆黑战甲的战士整齐的走到陆地上。他们的秩序严明,令人恐惧,一丝乱都没有。

    沉静却气势昂然!这无疑是一支铁血部队。他们。正是只有亡灵系才拥有地部队——毁灭骑士!

    毁灭骑士只有阿尔萨斯才能训练,这里竟然出现了最少一个军团的毁灭骑士,阿尔萨斯自然没有理由不在这里。

    站在巨舰龙骨上的男人,缓缓地拔出了自己的佩剑,赫然正是那把传说中被神所诅咒的魔剑——霜之哀伤!男人是谁,毋庸置疑。

    阿尔萨斯从容的在巨舰上走了下来,一步步的从空中走了下来,不难看出,离开了封少泽之后,他的实力突飞猛进。--凤舞文学网--现在的他,最起码也是奇迹领域的强者。虽然比起巅峰时期真神领域来说还微不足道,但是他不急。他有的是时间。

    不过,如果封少泽看到现在的阿尔萨斯。肯定会非常惊讶,因为他变了。变得更像一个人类。就连上地气息,也隐隐带着一丝生命种族的气息。

    “导师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但是最后他留在我心里地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阿尔萨斯心里有些纳闷,隐隐又有一些不祥的预感。但是他知道他地导师,伟大的乌瑟尔,是不会害他的。然而祭拜完自己的老朋友穆拉丁之后,他就隐隐的透出这种感觉,但是以他自己的能力,却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这种感觉,不论是以前的巫妖王,还是现在已经半人化的毁灭骑士,都没有经历过。而在阿尔萨斯心里,事出了自己的掌握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好受。

    “我的学徒,当你得到穆拉丁的原谅之后,就去寒冰王座吧,那里,是你堕落的最初之地,只有毁灭了现在已经修复了的寒冰王座,你才能真正的蜕变为一个人类。”

    阿尔萨斯的脑中,自从见过穆拉丁的灵魂之后,就一直出现这个声音,仿佛魔音一样,不断的闪现。下意识的,阿尔萨斯遵照了这个声音,开始寻找寒冰王座,现在终于找到了。

    看着眼前已经完全变样的地方,阿尔萨斯不发出了一声感叹。万年来,原本的大陆分崩离析,现在变成了无数的比起原大陆小得多的大陆。而似乎外域空间已经和这个地方融合在一起,甚至多出了许多未知的地方。

    从封印中出来不久的阿尔萨斯离开封少泽之后,到了很多地方,对现在这个世界的了解,已经很透彻。从前的古地,现在都已经成为了地或者是一些后起英杰的领地。阿尔萨斯再次泛起一丝叹息,世事多变,现在,已经不是当年了。

    “恐怕吉安娜也已经死了十多万年了吧?”阿尔萨斯不想起了自己还是人类王子时的人,那个美丽的女人。

    如果没有被霜之哀伤所纵,阿尔萨斯也许已经与吉安娜有人终成眷属,现在也已经合葬在一起,成为一段被人遗忘的。可是现在阿尔萨斯活着,吉安娜,却已经不知道被埋葬到哪里了。

    手上的霜之哀伤颤抖起来,似乎指引着阿尔萨斯去到什么地方。

    阿尔萨斯顺着霜之哀伤的方向看去,那里,正是当年封印着耐奥祖头颅的冰冠冰川,而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烁着森冷光芒的那一点,却是吸引了阿尔萨斯的目光,再也不能离开。那里,就是冰封王座!

    缓缓的,阿尔萨斯带着自己的骑士们走向了冰冠冰川,他们没有召唤骷髅战马,阿尔萨斯认为那是对冰封王座的不敬,虽然他痛恨耐奥祖。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冰封王座的痴迷,当年就是在那里,自己的朋友穆拉丁去世了。而自己,得到了霜之哀伤和强大到无与伦比地力量!

    这次,又会在那里得到一些什么呢?阿尔萨斯的心里不期然的升起一丝期待。在他心里的一

    角落,阿尔萨斯不知道那里正隐藏着什么东西,但是斯心里的那个期待出现,这个被隐藏起来的东西。明显变的更加黑暗了。那里。已经没有任何颜色,除了纯粹的黑暗,那里已经不存在任何东西了。

    走到冰冠冰川附近地时候,阿尔萨斯让自己地骑士们停了下来。自己则缓步走上了像是通往天空的阶梯,在终点,那个让人怀**的王座正在召唤着他。

    阿尔萨斯终于知道心底的那个声音是什么了。它在惑他坐在那个能够掌握整个世界地王座上!虽然不知道那个声音又什么意图,但是不可否认,阿尔萨斯自己也受到了那个曾经差点毁灭整个世界的王座的吸引。

    自从阿尔萨斯看到寒冰王座之后,眼睛就离不开了。散发着类似于冷酷森然杀戮之气,仿佛那里,就是世界上所有杀戮地源泉!

    终于,阿尔萨斯走到了寒冰王座正前方,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摸到这个完美的王座了。

    这个时候,阿尔萨斯突然犹豫起来。他依然记得当年自己只是到了这里,就害死了自己的至交好友,那么现在。如果自己又摸了这个王座,或者干脆做到上面。又会怎么样?

    一个声音在阿尔萨斯心底浮起,那是乌瑟尔-光明使者的声音,阿尔萨斯完全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导师的声音上。

    “我的学徒,感受一下王座的威严吧,你毕竟是一个曾经的王子。”

    阿尔萨斯仍然在倾听,他却没有发觉,自己的体上散发出诡异的黑色光芒,那黑芒依稀很熟悉,当年他彻底堕落地时候,光芒就是如此,只不过,这次更加纯粹,更加黑暗。

    堕落过一次的人,恢复之后,自然是痕正直,可是如果再次堕落,可能就彻底进入了黑暗的深渊。

    阿尔萨斯终于坐到了冰封王座上,上本来和毁灭骑士完全一样地战甲,这个时候发生了变化。浑散发的诡异黑暗气息全部凝聚到了他地战甲上,肩部,膝盖以及肘部再次恢复成为当年巫妖王的样子,只不过这次更加狰狞,那恐怖的恶魔和骷髅刻纹仿佛要离体而出,择人而噬!

    “嗡”

    霜之哀伤出鞘,插在了寒冰王座旁边,而阿尔萨斯这个时候,却好像睡着了一样,一只手支撑着面部,眼睛缓缓的闭上了。肘部拄在寒冰王座的扶手上,阿尔萨斯这个时候看起来,像是一头沉睡中的雄狮。

    寒冰王座上猛然散发出庞大到无与伦比的黑暗气息,黑暗之气在空中不断翻滚。而阿尔萨斯上也钻出来一个弱小却十分凝练的灵魂,加入了不断滚动的黑暗气息里面,最后凝聚成了一个人的形象,正是阿尔萨斯的导师,乌瑟尔-光明使者。

    “阿尔萨斯,这个世界很快就落入我们的掌握了!”乌瑟尔的躯体大吼道。

    比起当初的乌瑟尔,这个浑上下全是黑暗气息的称之为恶灵也不为过的灵魂,却是要恐惧的多了。乌瑟尔本来是一个十分神圣的骑士,但是这个乌瑟尔的上浑然没有一点神圣的感觉,除了黑暗,还多了一丝堕落。

    这个被自己的学徒杀死,而后灵魂却不得救赎的男人,终于也疯狂了,选择了堕落。而他的堕落,却将本来已经恢复本的阿尔萨斯给牵扯了进来,甚至于,那丝一直隐藏在阿尔萨斯体内的影也跟着出来了。

    “乌瑟尔,你想要占据这个体吗?”一股更加庞大而且恐怖的黑暗气息出现,和乌瑟尔不同的是,这个气息,还带着庞大的恶魔之力。

    “耐奥祖!一直以来,我就知道你仍然隐藏在阿尔萨斯的体内,当初他脱离封印,你其实也就已经出来了吧。没想到你还是那么狡猾,竟然隐忍到现在,但是现在,你还能够控制阿尔萨斯吗?”乌瑟尔面色狰狞的道。

    “原本是不能的。”耐奥祖苍老的声音轰然道,不是他不想控制声音,而是活了太久的岁月,力量的沉积实在太大,即使他要控制声音,但是声音引起的能量震动,却仍然足以震动整个冰冠冰川。这,就是实力的作用,而乌瑟尔,是远远的不能和耐奥祖相提并论的。

    “你什么意思?”乌瑟尔看着耐奥祖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这个冰冠冰川,是我建造的,自然拥有我的力量!何况,基尔加丹当年封印我的冰桶仍然在这里,那股恶魔力量完全能够被我利用来控制阿尔萨斯的灵魂,而你……也一样!”耐奥祖无所谓的道。对于他来说,乌瑟尔能够造成的威胁,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他现在全部心思都要用来对付即将苏醒的阿尔萨斯的灵魂,他不想再次被阿尔萨斯取得这个至为重要的体的控制权。

    “……”乌瑟尔凶狠的瞪视耐奥祖,虽然不甘心,但是他的确不是耐奥祖的对手,阿尔萨斯的体本来就不是他的,他也没有阿尔萨斯对体的控制权,说起来,如果三方大战的话,倒是他的赢面最小。

    这个时候,阿尔萨斯苏醒了。半睁的双眼仿佛穿透了无数空间,直接作用到了耐奥祖和乌瑟尔的上,他的灵魂,却是没有出窍。

    “怎么可能,你的力量不可能保持住完美的控制体的能力,你是怎么做到的?”耐奥祖惊奇的道。这可是一个奇怪的现象,现在阿尔萨斯体内的三个灵魂全部都出来了,但是为什么阿尔萨斯的灵魂却能够依然留在体里面。

    “穆拉丁,我的朋友,你再次救了我。”阿尔萨斯却说出了一句让耐奥祖和乌瑟尔百思不得其解的话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