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仁者不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凤舞文学网--->

    本以为这个攻势是缓慢的,如今却达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也不知道是义氏运气好还是北田那个家伙没做好人民工作。--凤-舞-文-学-网--从镜递来的消息来看,北部接近义氏的流民大量的涌向了名古屋,如今名古屋门口已经给人踩出一条道来。雪已经下了七天了,严寒的天气这些农人穿着草鞋,裹着一章摊子,拖家带口的前往了名古屋。如果条件好一些的或许怀中会有一个炭盆,至于一穷二白就是为了活命的匆匆用树皮包裹了一圈就走了过来。

    “冻伤,严重冻伤。”这种的患者已经塞满了德本的医馆,本来活血的红花也都用罄。走进医馆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药材味道,地上都是一些皮肤溃烂的农人,有些躺着的则是双腿已经冻坏了的。

    在那些农人听到义氏免费放以后炭薪,酱油等物,天天期盼着自己的大人北田能分给自己一些,好挨过这个寒冷的冬天。可是运转的车轮不停的向着南方前去,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偶尔给抬下的几担柴却给抬到了砦中大人的屋中。

    其实义氏给的数量更本不能救助全部人民,也只是数量上的多而已,酱油之中的水量非常多,藤孝说起来就是雪水进去了所以稀薄了。南部的人民无可奈何,开始了暴动。看着一车车的炭从眼前经过,开始拿起了锄头抢劫起来。暴动已经从农民与农民之间相互残杀,晋升到了农人与武士的战争,也就是一揆了。

    “宗道大师,您觉得这样残忍么?”义氏座在了道三的前面,好久没有去看过这位蝮蛇,如今也不知道如何了。--凤-舞-文-学-网--

    “残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道三抬起头顿了顿,望向了义氏,边上则是镜默默在一旁给炭炉添加着火炭。“您是圣人么?”

    道三的问话委实有趣,圣人对于义氏来说是可望不可极的。就连孔老夫子的君子都达不到,如何谈论圣人呢。

    这时本多正信走了进来,唱了一句佛号“义氏大人,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放下了手中的佛珠,做到了义氏一旁。

    也不知道这两位怎么认识,居然会聚到了一起。“想必大人在雪斋老师这里学过论语吧。”道三把一个赞同的眼神投向了正信,缓缓对着义氏说道。

    这一句义氏还是记得,不管是以前的素质教育还是雪斋教导都提到了这点,只是每种人的看法不一样。

    “大人想要学习仁德不如我与正信大师与您讲讲吧,算是开导一番。”道三合起掌来,喃喃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正信点点头,一手转着佛珠一边看着义氏“一切来自于什么呢,来自于你内心的仁厚,由于你宽和,所以你可以忽略了很多细节不计较,由于你心怀大志所以你可以不纠缠于这个世界给你小的得失。”正信话锋一转“也就是说这一点小的损失是为了以后大宽怀,当然您要抱着只能带来一次的结果,我想大人做的比北田家好,人们都喜欢你这个就足够了。”

    镜放下了手中的活,静静的听着正信的说教,这种对于两人实在是人生教育。道三把手伸到了茶杯之中,点了点水一笔一笔开始写起字来“这个“惑”字,迷惑的惑啊,是上面一个或者的或,下面一个心字底。”重重的点下了最后一点。“那么当世界面临众多的抉择,可以这样走,也可以那样走的时候,就要看你这个心字底托得是不是足够大。前途选择,只是需要选择一条通向成功的道路而已,大人既然选择了何须困惑呢?”说完之后道三与正信两人相视一笑。

    “哎,讨论论语呢,我也来坐坐。”也不知道怎么,藤孝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对于文化人来说,藤孝读的书一定比义氏多太多,对于知识了解也远远胜于。向着两位合了下,便快的座了下来。

    “所谓勇者不惧,当这个世界上有了太多的畏惧、恐惧、惧怕,这一切压来的时候,当你自己的心足够勇敢,足够开阔,你自己知道有一种勇往直前的力量,那么你自然而然就不再害怕了。”放下了信,递给了给边上的镜“所以大人您既然踏出了这一步,其实不用管所谓的后果,只是您觉得对的,就走下去事已经生,面对选择只要去选择最有利的就是了。”

    刚刚的话语如同醍醐灌顶,不过义氏暂时没考虑清楚这些之中的道道,站起来拖着脚步朝着天守走入。外面的雪已经慢慢小了下来,不过门口已经堆积着厚厚的一层积雪,踩在上面出嘎啦嘎啦的声音,在室内的时候穿着是木屐,义氏眼神呆滞也没换了就出来。

    一步踩在了雪上出了透心的凉爽,“是啊,刚刚那句话就是这个意思啊。”义氏猛然踩在了雪上,双脚陷入了雪中不过感觉不到一丝丝的温度“天地万物皆为平等,天地不讲仁恩,只是任自然,将万物看作草和狗。”很多事无需看了太过于重要,不管是圣人还是君子保持一颗平常心就可以,列岛的人民死亡如果都要义氏背负是何等的重负,不如卸下这些,开创一个时代才是重要的。

    “大人,大人等等我。”镜追了出来,带出了义氏的鹿皮靴挥舞着。

    “抱歉,抱歉一时思考就变成这样的。”义氏挠了挠头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

    走到了室内,突然想到了什么。“镜,藤孝那个小子到底给我什么东西。”本来藤孝到道三宅是给义氏带信,结果弄来弄去正事却是忘记掉了。

    “给。”镜从怀中摸出了一封来自南方的信函。

    义氏慢慢打开了信函“准备一下,南方有个使者前来谢恩。”

    “谢恩?”镜楞了楞,这个用词是怎么回事,再说了人家不把义氏恨死了还谢恩。

    “对,是-谢恩,看看信上就这么写呢。”义氏把信仍到了镜的面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