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秃鼠与猴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凤舞文学网--->

    这个时候把事闹大是不好说的,义氏摇了摇头。--凤-舞-文-学-网--从衣服里面掏出了一个银判。“这位大哥。”如同老样子摆上了一副商人脸孔。

    足轻垫了垫分量,把钱捏在了掌中,继续伸出了一只手指头,摆出了一副苦瓜脸。看样子还是要一个,这时候在给可就是不明智的选择了。义氏微微的动了动,把雨向前挤了一段。

    “你,你,你要干嘛。”显然这是给义氏吓到了。

    只见得义氏向后退了一步,踩起了一些尘土。“啊哈。”掏出了雨。只见得一瞬之间,义氏用着刀柄敲着那人的手肘一下,银判掉了下来,接着只见得银判变成了两半。

    “大,大爷您过去。”士卒马上让开了道路闪到了一边。一般来说对阵剑豪的话,当场给杀了以后猴子也不会专门为这位报仇的。

    于是乎,义氏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您还真英武呢。”阿市掩着嘴偷偷笑道。

    “切,保不准这个小子来那古野关口的也是这么逃税的。”信长啐了一口,虽然说表上是这么说,但是还是有些赞许义氏的。

    总算是走到了猴子的家中附近,这里可算是闹极了。从周围的人群以及表来说,大家都还是非常期待的,不过感觉本地的家臣却只有寥寥几个,或许在内室吧,外面这些也只是一些不入流的武士。

    “哎,义氏。”远处传来了猴子的声音,此时正骑着昨天义氏这里弄走的马匹。现在马匹上面挂上了各种的彩绸,铃铛还有涂抹上了一些特质的颜料。看到猴子,义氏不想起了一个成语“马上封侯。”喃喃的念道。--凤-舞-文-学-网--

    “哈哈,大人您真逗。”阿市在后面笑了起来。

    “嗯,你怎么带了两个人来,这个是谁啊?”猴子此时两眼放光,也没听到义氏刚刚的话语,如果知道说不定就跳了起来大吵大闹了。

    “这个。”义氏顿了顿转向了后面,先点了点阿市馆“这位叫做耕布,是在下的昨天新收的武士”然后又指向信长“这位是耕布的哥哥,哦不是,姐姐信短。”(耕布—织布or耕田,其他我不说了)

    “耕布与信短?”猴子看了看两人,“哦,那么耕布小姐一定是大有来头呢。”猴子满脸期待,如果是大人物的话这位要好好巴结巴结呢。

    义氏略微思索了一会“两位只是不同的庶民,否则怎么只有姓呢,那里像你藤吉郎一样有着木下这么响亮的名字。”算是迎合猴子拍了拍马

    “这个可不像你。”猴子在听到耕布(信长)没有血统之后,神色立刻开始转变了起来“一般来说都是我拍你马呢。”一般来说,猴子看女人第一就是看血统,第二么就是看相貌。有些像那些腐朽的公卿作风,不过这个或许也是下层人士想要追求的。

    “呵呵,今天你是主人,当然要说些吉利的话。”义氏笑笑装作没事一般。

    猴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义氏的话语“对了您拿什么礼物了?”话题又转到了义氏的东西上来,按照这位的个当然喜欢大红大紫,越土,越豪华这位就越喜欢。如果送上雪舟等杨的画作,这位指不定仍到哪里去或者变卖掉了。

    不过义氏也没拆开过礼物,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阿市则是在后面微微道了一句“您不请人进去么?”对于猴子的礼节,实在是有些过了。

    “对对,义氏请。”连忙点头哈腰,不过还是没有下马。相比来说,义氏的高其实与猴子骑马的高差不多。所以猴子还是非常乐意骑着马来突出自己的醒目。

    总算是到了猴子的屋内,客厅之中以及庭院之中都站着大大小小的人群。义氏走了过去不少人点点头向他致意,相比也是一些尾张的老者了。不过从暂时来说,义氏是没见到比猴子职位大多少的人。

    “快快拆开来看看。”猴子焦急的说道,没等义氏放下盒子就上去抢了。

    “淡定淡定,猴急什么,我又不是你老婆”义氏白了一眼,打掉了猴子的爪子。小心的放了下来,总之这位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镜只是说要轻拿轻放。

    “好好,义氏大人快拆开看看吧。”周围的人围了过来,都想看看义氏的盒子里面是什么,毕竟主人都这么好奇。

    解开了盒子上面的丝带,猴子眼中充满了兴奋的色彩,马上就要见到义氏的礼物了。慢慢的打开了盒子,却见得里面用美浓的和纸包住了整整一层。“哎。”边上传来了唏嘘的声音,不过马上也有人反驳“你嘘什么呢,你看人家的东西是先是檀木然后再是和纸,一定是好东西,哪里像你这个傻子用个破布头。”这句话倒是引了大家哈哈大笑。谁东西不好的那位也只是低头称是了。

    拨开了和纸之后,又见到了黄色绢包裹住。“嘶”在义氏拨开了最后一层的时候,众人惊叹了。就连阿市与信长也不住的点头,只见得义氏手中存放着一只晶莹剔透水晶雕刻的老鼠,就连老鼠的胡须也分的清清楚楚。把玩在手中有种晶莹剔透的感觉,在加上光线的反色让人沉迷在了其中。义氏感觉一丝异样的气息,连忙用手抓住了后的信长伸出的手来。一般来说,信长看到什么好东西的话就会直接拿,但是拿了不就露馅。

    “义氏大人,您取笑我吧。”猴子有些尴尬,毕竟猴子也只是义氏叫叫。其实猴子有个响当当的外号—秃鼠,这个不是摆明镜在嘲笑猴子么。

    “姐夫您可不能这么说。”边上走来了一个留着小胡子的青年武者,一还算是过得去的华服,感这位就是猴子的小舅子,浅野长政(长吉)了。说起这位的血统,是清和源氏赖光流中土歧氏的支流。

    见到猴子好奇的目光,浅野长胜慢慢说道“鼠乃是十二生肖干支第一,也表示着姐夫您蒸蒸上,早第一。”浅野的话语慢慢打消了猴子的疑虑“再者说,鼠表示着谁属第一,这个给您了,不就是您将来……”浅野的话没说完,边上的人都高声的叫了起来。

    听到之后猴子笑容渐渐的展开了“您啊,这份寓意还真是不错。”躬道谢,不过在义氏捏住信长的手之后,这位干笑了一笑“您慢慢玩,我去迎接别的客人了。”

    此时的信长如同火山爆一般,等到猴子走后咯噔一下站了起来。压低了声音“田山义氏你这个是在干嘛。”低沉的声音之中还是带着无尽的怒意。

    “这个,这个是镜给我准备的,我也不知道有这种啊,再说了可能是那个浅野长政强辩而已吧。”义氏连忙辩解道,免得误会扩大。

    “不是这个,你怎么不给我做一个这样,我要老鹰的。”信长甩开了义氏的手,猛的说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