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酒肆之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凤舞文学网--->

    义氏露出了泰然一个接受的表,拱了拱手“您也不赖,六角义贤大人。--凤舞文学网--”似笑非笑的看着承祯大师。

    至于边上的梅户则是吓得滚尿流,一脸惊讶的神色,到底是惧怕义氏还是说义氏口中的这位承祯大师呢?

    承祯放下了筷子,合掌道“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位认为呢?”眼睛直直的盯着义氏。

    “从我进来的时候,你的对我的眼神,我就怀疑了。毕竟这个是非常惊奇的,我想您这种和尚不可能见到义氏的,再者说你把那封信给了我才是错误的选择。”认真的看着承祯,其实主要是你这个名字,六角承祯,加上以上的东西我才才出来的。

    “呵呵,的确妙极。”承祯拿起了桌上的手巾,摸了摸脸上。红色的皮肤立刻擦掉,露出一脸白皙。从怀中拿出了一面铜镜,仔细的擦着眉毛,嘴唇之上的装束。坐在边上的梅户高贯右眼肌颤抖了起来,撑着体的手抖了起来,看来是对这位吓破胆子了,真不知道刚刚给承祯的信是什么。

    过了一会,等六角擦了干净脸孔,叹了一口气“甲贺的忍者化妆卸妆麻烦,本以为能骗了你,还是给你识破了。剑豪啊,就是一手好功夫。”把满是朱红色的手巾放在了桌上“义氏大人麻烦给我一支笔好么?”朝着义氏投去了希望的眼色。91读免费提供

    “好的,我这就去取。”义氏也知道要留下一些时间给六角与梅户相处。

    匆匆的走下了楼梯,在楼梯的一个拐角之上,看着两人的跪坐的姿势。只见梅户突然跪了下来,不住的开始磕头。--凤舞文学网--【看起来那封信的问题了】应该是关于谋反的事,毕竟这个豪族现在投靠的是六角。按照义贤的个,这种人是多余的,到时候要看两人的盟约而定了。

    见到义贤没什么反应,义氏摇了摇头走下了楼去,问鹫老板要来了纸笔,准备跨上的楼梯的时候,“砰。”的一声一个物体从楼上掉了下来,和上次一样,继续撞击起了一堆灰尘。

    义氏放下纸笔,快的跑了出去,只见梅户高贯,头着地掉了下来,鼻孔之中留着滚滚的鲜血,显然已经是断气了。摇了摇头,呆呆的站在了下面等待那位六角大人。鹫老板则是吓傻了,本来上面一层已经用铜镌了一边的扶手是不会掉的人的,很显然这个是给人推下去的。不过在乱世之中这个算不了什么,“大人,这个怎么办?”鹫老板站在一边双腿打着颤,靠了过来,附耳对着对着义氏说道。

    看了看脑袋摔的七七八八的梅户高贯“埋了吧,还能怎么样?”

    这时楼上的客人全部一溜烟的跑了下来,这个还包括了那位六角大人。六角义贤走到了义氏的边,拍了拍义氏的体“年轻人,南伊势交给你了,不过只有三年时间。”露出了刚刚义氏出谋之时三个手指与自信的表,跨着大步扬长而去。

    “六角义贤。”义氏摸了摸腰间的雨,“对了。”猛的拍了一下额头。

    鹫屋的事也就不管义氏的,义氏跛着脚,一步一跳的跑回了名古屋的本丸,周围的士卒见到了这位神色凝重大人有些吃惊,一般来说义氏从来没这么过。义氏向着四处望了望,在本丸之中对着周围大声的叫道“镜,镜。”

    很快,内室的樱子,镜,艳等人都匆匆的赶了下来,来到了大的入口,还有在门口刚刚好遇到的二井,显然是以为义氏遇到了什么况。

    “大人什么事。”镜一脸严肃的表看着义氏,显然这个表示是件大事。

    义氏拿起手握成拳头,竖出一根手指点了点镜“知道梅户高贯的家眷在哪里么?”

    “这个,应该在冈村城,当时六角剿灭千种的时候,梅户的败军逃到了那边。”趁着镜思考的时候,旁边二井擦话道。

    “那好。”义氏又点了点二井“你们两个,不要问为什么,赶快去冈村想办法救回梅户高贯的家眷,能救多少救多少,至于千种家的能遇到也救些回来,不过梅户家的第一。”用手推了推,“快去快回,安全第一。”

    -----------------------------------------------------------------------------------------

    跛脚的义氏,慢慢的走到了大之内,做了下来。脱掉了草鞋,随意的坐在了地上。艳见到了,连忙给义氏按摩了起来。“您是不是又跪了?德本医生说了,您这个脚现在还不能跪。”

    义氏听到只是笑了笑,招呼了阿惜还有樱子过来,玉子此时也颠的跑了出来,满脸都是墨汁“大哥哥你叫唤什么呢,樱子姐姐教我写字,听到你的叫唤就不管我,扔下笔就跑了出来。”对着义氏愤愤道。

    义氏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玉子来给哥哥抱抱,看看都变大花脸了,樱子姐姐教的怎么样了?”用着袖子擦着玉子脸上的墨汁。

    玉子透着粉嘟嘟的小嘴“嗯,樱子姐姐的字可漂亮呢,比藤孝先生的好很多,教我也很细心。”看来樱子倒是一个贤内助,不知道谁娶到这位有福气。

    “对了大人您这么着急干什么?”阿惜一脸奇怪的看着义氏,在他心中这位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何时有过如此惊慌。

    义氏看了看周围,放下了玉子“你猜猜我在酒肆之中遇到了谁?”

    “谁啊,前阵子是清明难道你遇到了亡者?”阿惜白了一眼义氏。

    “不是,我看到六角义贤的。”故作神秘的说道。

    “什么,大人您没事吧。”樱子马上焦急的说道,要检查义氏的体。

    义氏则是摆摆手,解释起了事的经过,在说完以后阿惜点了点头,明白了义氏为什么这么火急火燎来叫人。给义氏捏着推的艳话了“大人是怕那位祸水东引,把高贯的事嫁祸给您,到时候各地的豪族拖着您的后腿,六角就能顺利的谋划三好的事宜的?”

    “对,艳说的也是我想的。”义氏点点头。

    “等等”樱子若有所思的想了,红着脸说道“但是,他们会相信您么?梅户手上可没六角杀人的证据,人可是死在名古屋的啊。”一语中的。

    听到这里,义氏左手捏成拳头,用力的敲击着右手的手掌“难办了,居然还是上钩了。”重重的叹了一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