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诗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凤舞文学网--->

    三四月的天,虽说是有些暖,但是倒来的寒使得这个天气倒是寒冷了许多。--凤-舞-文-学-网--房子是当初弥三郎住的,里面和以往一样,不过却没有一丝灰尘,估计是师傅让钟卷叫人天天打扫的结果。

    天气有些寒冷,樱子因为来的时候是属于那种私奔类型的,所以衣服倒是也就上这件。此时因为天气的问题,换上弥三郎的衣服。“哟,樱子妹妹,你穿这弥三郎小时候的衣服倒是很合么。”

    “呵呵,没想到义氏大人小时候就这么高了。”樱子掩嘴轻笑,看来义氏的衣服非常合

    镜瞧了瞧,给樱子整了整衣服“看来道场的服装很精神啊,我的衣服就不怎么适合你了。”毕竟忍者的衣服来说,大部分都是束的,不怎么适合高挑的樱子,至于阿惜子好,穿不了那么厚的。

    “对了您以前是如何的?”樱子似乎对于义氏过去有了兴趣,“哈哈,你问我小师弟的,我来和你说说吧。”这时钟卷走了进来,见到了穿着一道场服的樱子,眼中露出惊讶之色,看来樱子的样貌可是老少通杀,这时钟卷笑的和花朵似地,别提多猥琐的。

    听着钟卷对着樱子说着,想起了另一个美女。如同惊鸿一瞥,一念在思想中划过。“阿市。”义氏默默的念道,“樱子和阿市比谁漂亮呢?好像这个也是个问题。”

    “哈哈,原来大人你和二井住了这么久。”阿惜高声的笑道,这个事对于义氏来说,“您啊,还是真不懂风。”“不懂风?”义氏显然有些纳闷,“大人我怎么不懂风了,吟诗作对,琴棋书画我也样样俱全。--凤-舞-文-学-网--”拍着脯连忙映衬。

    “哟,是么,还吟诗作对,琴棋书画,”阿惜有些不敢相信,向着四处望了望。“噢,这里还有笔墨啊,你会太鼓我们倒是知道,字也算写的不错,但是就没看到你写诗。”

    “恩,怎么要我写诗?”义氏听出了言外之意,“那好,反正我以前在这个房间写过字。”开始鼓捣起来,很快就找到了以前的东西。“看来师兄收拾的还是勤奋的,哟我的章还在这里呢。”

    卷起袖子“镜,来给我研磨,怎么样汉书还是和歌?”

    “和歌?”阿惜白了一眼“作诗吧,当然汉书。”

    “对了,樱子小姐会么?”突然义氏想到了什么,不是听说这位在房中天天就是靠着写诗写字当做消遣娱乐的。

    “这个,大人您先请。”樱子低着头,看来是害羞的。

    义氏凑了一眼,无奈点头,大笔一书,想想是准备抄袭了。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略微思考了一会,就用二王之书法写了一“精卫”还是清初的顾炎武,不过这时那位还没出生呢,出版权就在了义氏的手上。

    “还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樱子连连念了几遍,挎着这位写的好,弄得义氏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对了,对了,樱子你也写一吧,要过大人。”阿惜则是鼓动樱子,正准备要义氏下不来台呢。

    樱子默不作声,不过阿惜却把笔塞到了樱子手中。“小女子就献丑了。”倒是就落笔了,‘天涯孤旅只一人,四季夜连晨昏,秋风如霜雨似针。长夜独行久,庭院几许深。忍看邻家天伦暖,遥闻欢颜笑语声,生非命薄却如今,梦醒人不见,泪眼映孤灯。’一临江仙转笔而成,字体比义氏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来这位的确是才女了。

    “各位见笑了,触景生,却写成了一阕词。”樱子有些尴尬的说道,不过从字里行间能看出樱子无奈与可怜。看来这位比那位阿市悲惨多了,“没事,就我们在呢,大家是一家人呢。”义氏连忙说。

    “噢,写诗呢?可惜我眼睛不好了,看不到你们写的字了。”人未到,声先来的便是那位瞎眼了富田师傅,此时正杵着木棍,摸着门框走了进来“其实不是不让他们收拾这里,我怕收拾的我不认识了。”

    “师傅,请您还是去伊势吧。”义氏站起来,快的去迎接门口的富田师傅。

    富田有些想通了一般“但是这个道场谁来?”感觉是不放下这个道场。义氏深知,这个道场乃是师傅的一番心血,大部分时间都在光耀这块门楣,说起金泽道场谁不能提起这位富田势源。或许天不从人愿,或许是辛劳过渡,本就有眼疾的师傅,害瞎眼了。义氏连哄带骗之下,得到了这位的点头默许。其实义氏知道是这位放不下心来,毕竟富田对于这位徒弟还是满是盼头。富田有些眼疾,但却不代表这位教不来徒弟了,毕竟对于大名来说,道场之人乃是大名所求。金泽的道场其实也就是朝仓家的,这里给与朝仓家培养了大量士卒。殊不知,一番心血接给了外人,不过自己弟弟也不算外人,但是此番苦处与谁言之。

    钟卷倒是有些不自在,“师傅走了,我怎么办啊。”如同走丢家长的孩子一般,作为义氏来说,这个道场还是会留着的,毕竟留着那么多念想呢,‘念想在了人就在了,哪天不在了,或许人就没了’这个是道三常常说的。

    “你啊,留下来呗,反正您也自成一派了,外他流,钟卷流么。”阿惜在一旁说道,倒是阿惜这个直爽的子,使得话语也简单了不少。

    富田默许“这样,义氏你着急么?”

    “不着急,名古屋还有那些家臣呢。”想起了那些辛辛苦苦的人们,不知道新的名古屋建筑的如何了。

    “那好,我就不管一些子,然后看看钟卷的处理手段,觉得可以我就和你去伊势,反正我这个眼睛,也不可能太好了。”富田有些自暴自弃,不过这位能去倒是不错。此时又拄着拐杖走了回去,说是不参合年轻人的事。事后问了问师兄,大月景秀看过师傅,说是眼睛治不好了。

    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躺在了金泽的道场之中休憩,稻富的铁炮技艺倒是提高了不少,这点不是义氏提点的,倒是那位瞎眼的剑客师傅说的。‘平常心,平常之无心,无心才能成道。’让这位启了不少。其余么倒是有了空闲训练镜与阿惜了,富田流来说是小太刀的高手,正好,忍者常用武器就是小太刀,所以这种训练到可以让两人迅提高不少。虽说富田眼瞎了,可是心不瞎,光听着声音就能辨出刀锋哪里的力道没到,弄的阿惜彻底佩服死了这位。本来想偷偷懒的,结果一个瞎子在边上指点你的剑术错误,这个多尴尬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