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夜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凤舞文学网--->

    送走了阿惜,义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于这位实在有些头疼。--凤舞文学网--不过这次阿惜这么乖倒是让义氏放心不少。暮色降临,那古野也不是昔的地方。本来在这个时候,镜陪着义氏吃完晚饭,就慢慢悠悠回屋子看书去了。如今那房子已经属于自己,变成猴子的了。虽然可以去敲敲门,不过还是不去比较好,毕竟义氏在心里上对于猴子还是有些说不清楚的感觉。

    两人随处逛了逛,就慢慢悠悠的进入了昂馆,随处可见行脚商与农人。镜慢慢的关上的窗户,心里在想着什么。“怎么了?”义氏见到镜呆呆在半闭半掩的窗户面前呆。

    “嗯?”镜回过头来,摇了摇脑袋把窗关了上去。接着站了起来慢慢的走下楼去,留下了义氏独自一个人无聊的拨弄着烛火。不一会,镜就提着一大桶水上来了,上带着两块毛巾。义氏呆呆的跪在有些霉榻榻米上,看着镜在自己面前扭着毛巾。水汽慢慢的冒了起来,在镜脸上的鬓角留下几个晶莹的水珠。义氏整理好了自己的内务后,镜变出了一根柳条递给了义氏,拿着水下去了。

    义氏“吧唧吧唧”的嚼着柳条,然后叼着用柳条的前端烤着烛火呆,思考着明的行程。廊间传来了木屐的踩踏的声音,然后门拉了开来,一名半遮半掩的女子,拖着粉红色的长袖探进了头。见到这样,义氏警惕的站了起来,抽起了边上的雨。91读免费提供见到刀剑,女子很快的缩回头退了出去,轻轻的关上门,房内什么都没生。只留下抽着刀,独自站立的义氏。

    接着过了一会就看到洗漱完毕的镜走了进来,见到拿着雨站着呆的义氏“大人怎么了,拿着刀。--凤舞文学网--”

    “嗯?没事,刚刚有个神女闯了进来,结果我有些不解风趣的拔刀了。”义氏收起刀,跨出一只脚,然后一个手撑着地,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坐在了榻榻米上。

    镜点点头,跪着走到了一边铺开了被子。“原来我们的大人也长大了啊,变一位英俊的男人了。”摊在了比较干燥的榻榻米上。此时的义氏差不多有十六岁,但是高却有一米七上下,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还是非常高的,那位男女通吃的上总介也是这个高。在加上上期修炼的原因,眉宇之间带着淡淡的警惕,给人一种非常放心的感觉。

    见到镜这么说,义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算是默认了。镜快的脱去了外衣,穿着一件暗紫色的绸衣钻进了义氏的被子。“镜姐姐。”义氏有些害羞的说道。

    “嗯,怎么了大人?”镜转过头开,看着义氏。

    “这个,晚上我们一起睡吧。”下了很大的决心,慢慢的道出。

    镜笑了笑“为什么呢?”

    “这个,那边的榻榻米霉了,我这个地方我们两个人睡也可以。”义氏有些唯唯诺诺。

    镜抿了抿嘴唇,点点头,“那么大人睡进来吧。”镜钻了出来,示意义氏先睡进去。在镜的服侍之下,义氏很快的就扒光光的,跳了进去。躲在被子之中,露出头来拿着眼睛无辜的看着镜,有些镜强迫的感觉。

    镜却搬来了另外的被子铺在边上,然后也躲了进去。“谢谢您,这样就可以的。”镜与义氏中间有一层薄薄的纸隔着。“镜姐姐。”义氏把手顺着这边被子伸到了对面那张,中间却给镜用手抓住了。

    “大人,我知道您长大了,但是别这样好么?”镜面色潮红,眼中带着一丝期待,但是嘴上却如此。

    义氏有些无奈,但是却又不敢太过放肆,在义氏心中保留着那份纯真。把头扭到了对面,不想看见镜,好让自己静一静。但是镜却以为义氏生气了,面色中带着一丝慌乱,连忙积到了义氏的被子之中。“大人您别不理我。”镜口中的气流轻轻的吹过义氏的耳边。

    义氏转过头来,两人额头相距的距离只有几厘米,“不是,我怕我把持不住。”

    镜露出了欣慰的神色,“那么我转过去”迅的翻了一个,把一头乌黑的头留给了义氏。因为被子比较小,镜的体露出了一些,义氏见到壮了壮胆子,在被子之中摸索了一番,抱住了镜的腰,把她拉到了自己体之上,就这样两人弓的和虾米一样叠在了一起。

    “大人,请不要这样。”镜开始慌乱,呼吸开始急促。

    “不是我看您冷了。”找到了借口,亦或是真是。

    镜头虽然转了过去,但是还能猜得出此时的脸色。“镜姐姐,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吧?”紧紧的搂住了镜的腹部。

    镜微微喘着低沉的气息“会的,自从您一贯钱买来我以后,我就是您的人了。但是……”还有下文,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但是请您娶一个公主以后再来做这些。”

    “为什么。”对于这句话义氏显然有些愣。

    镜弓的更弯曲了,就如同沸水中的虾米,体出了微微的颤抖,口中带着一些呜咽。过来良久,镜绷直了自己的体,用着幽幽的口气“我配不上您。”说完以后眼泪在眼眶之中缓缓的流落了下来。

    听到这句话,义氏如同雷打了一般,抱着镜的手更加紧的。此时已经猜不出镜到底是如何的表,就知道哭的很伤心“您应该娶得是公主,娶得大将的女儿,女儿家应该把眉毛剃掉,而不是我这个普普通通连农民都比不上的忍者……”义氏把手捂住了镜的嘴巴,闭着眼睛喃喃的说了一句“睡觉。”

    一夜无语,缓缓醒来十分,却现那扇窗户是关着的,不知道是昨夜的风大还是如何,窗户打了开来,几许阳光缓缓的照了进来,窗柩之上停在几只矮小的画眉,互相啄着,打闹着,跳来跳去。而镜如同小猫一样蜷曲在了义氏的怀中,显然是昨哭的倦怠了,而义氏手上捏着一团软绵绵乎乎的东西。

    义氏好奇的捏了捏却惊醒睡梦中的镜,眼看不对,连忙闭上眼睛装起睡来。镜缓缓的把义氏的手拿开,然后一点一点的向外移去。站起来向着窗户走去,画眉见到人起来了,唧唧咋咋的叫着飞走了。镜低着头,看着窗外,披着一件义氏的外衣,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神女,那个时候的一种艺,一般从奈良时代到平安时代的本由于依然流行走访婚,实际上“待夜而”的更多的是男子,女子一般在自己的屋子里等待男人的来访,听候窗下响起的歌声或者笛子声,看是否是自己熟悉的影,然后决定是否回应这个男子,是否开门延纳。艺伎和游女本质上是没有什么差别的,不过相比之下,艺伎要“高雅”得多、“尊严”得多,她们以举办沙龙的质来接客,很少露骨地去出卖,关于两者的差别。文中的这个是女子是来找男人睡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