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远方来的客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凤舞文学网--->

    倒是因为林大人给信长上总介误伤了。--凤-舞-文-学-网--『作为下所谓的惩罚惩罚过了,如果再来那么就有伤臣子心了。』以上的语录出自平手政秀。所以这位林秀贞大人只是草草的结案的,没收了领土,变成了织田家的笔头家老,成了这位魔王秘不幸还是幸运,弄不好又得砍到一次,倒在血泊之中。命运之神眷顾着这位大人还是开了个玩笑,这个需要时间来检验的。

    清州城顺理成章的就变成了织田大人的管辖,因为那些直属的足轻都在上一次战斗之中消失殆尽的,这位魔王大人一声令下,全部人跑到了清州的田里干活。“大人,那位实在太过分了,居然要收粮食。”阿惜无奈的挥舞着镰刀抱怨着,似乎在他记忆里面只有区区几次的收割经历,不过都是抢收,所以这位小笠原的大小姐非常讨厌这项运动。

    一边的藤孝倒是乐此不疲:“阿惜小姐,您要知道,我小时候就希望自己有一百石的田地,掌管着手下数十个农民,等到的农忙的时候收割每年的果实.”站起了来,望着太阳。“这种子实在是求之不得阿。”感叹道。

    “大人,有些时候我觉得,我有点土地,然后看看,写写诗就能过了这一辈子的。91读免费提供可是每每想起那些为您牺牲的人,我藤孝总觉得要做些什么。”手里的麦穗捆扎在了一起,汗水低落在了上面。

    “这个可要不得。--凤-舞-文-学-网--”这时新宫也话了,不过依旧在低着头切割“你要知道我的鹿岛,经常干这个(白皙的皮肤还常常干这个),藤孝阿,不是我说你。你认为你逃得掉么,这个是宿命,神已经指引着我们了,那些来自千引和黄泉比良坂的恶鬼已经盯上我们了。”

    “你别说的这么邪乎了。接着干活吧。”义氏对于这两位茶客倒是一些无奈。

    水田很大,按照这个进度来说似乎要收割好几

    天。农活真不是人干的,还好长期的剑术训练有着一定的臂力。收了割,割了收,如此反复,一反复上万次。肩胛骨就是最疼的地方,按照这个况,今天晚上的汤池估计绝对会爆满,就是不知道池水会不会臭掉。(有个小池要洗干净自己,在泡的)

    对于这位心血来潮的大人,柴田乃是下面的足轻头都一脸无奈,本以为脱离了那些农忙的份就不用干活了,没想到这位资本家似乎还在压榨着大家的剩余劳动力。中午的午饭是尾张特产的宽面,味道其实和那次那古野吃的野菜宽面差不多,只不过这次野菜放得更少的。似乎大人都吃的很开心,或许是饿得原因。至于那位大人,看到大家如此高兴,决定晚上继续吃。

    “畠山大人,有个乞丐在路旁昏倒了。”一名传令走了上来,这个没有食物的时代经常生这种事,基本上就是饿死埋了草草了事。“这样,大人的宽面比较多,就分他一碗。”义氏不假思索的说道。

    “是的。”说完传令就走了下去。

    等大家吃了差不多的时候,准备干活的时候那名传令又回来了。“大人,那个乞丐死活不肯走,说是要大人留下姓名,以后报答大人的恩典。”

    义氏眉毛挑了起来“居然有这种事,我去看看。”

    “大人不必了吧,这种人都是借着杆子往上爬的,或许是看上了大人有饭吃才有此一说。”传令在一旁提醒道,

    “了解,我还是去看看比较好。反正无聊,看看也好,其他我自会知晓”义氏点点头,非常了解这个时代的特

    见到义氏走来,这位浑恶臭的乞丐走了上来,跪倒在了地上:“多谢大人一饭之恩,如果将来鄙人有所成就,自当拜大人所赐。”但是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酸腐的恶臭。脚边就是那碗信长版的宽面,不过这位乞丐袖口,脸上占满酱油的颜色。

    “这个。”义氏想要拉起来,可是这个乞丐实在太脏的。披头散,脸上的灰尘厚厚的一层,穿着的棉衣比上小的一号露出了短短的手臂,真不知道这位冬天是怎么挨过来的。破烂的棉絮乱飞,露出里面黑黑的皮肤,皮肤上面的泥垢厚厚的一层。有如猪在泥浆之中打滚一般,嘴角微微露出一些干涸的血迹。不过眼睛确实清澈透亮,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一双眼睛有如此的实在不多,谁都不知道前途如何,谁也不清楚未来如何,你认为你的人生何去何从。记忆之中,信长有,晴信有,氏康也有,那位义元胖子偶尔也会闪闪光,至于其他人,义氏的师傅雪斋算一个,其他的就是藤孝,新宫等人。连那位直隆也是灰蒙蒙的一片,似乎英雄的距离与他可望而不可及。

    “请大人留下姓名,他我有所成就定有厚报,实在是再下任务繁多,还要前往南近江。”乞丐解释道。

    “他人有厚报,你不觉得您说的话太过了么?你有什么实力厚报。”义氏眼睛微微眯成一条线,看着这位厚报。

    “再下,可能别的您不行,再下的剑术还是有些自信。”说完乞丐捡起了两根树枝演示了一番。似乎这个是当年的二刀流,“这个是谁教你的。”义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连忙说道。

    “嗯,富田大师的一位徒弟,请告知您的姓名将来厚报之。“乞丐非常虔诚的说道。

    义氏抬头看看了天,抑制住了激动的心:“再下畠山义氏,织田家侍大将。”

    “畠山义氏侍大将么,再下记住了。”乞丐拱了拱离了开。

    义氏顿了顿:“鄙人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弥三郎,希望您牢记了。”

    乞丐的子抖了抖,刚刚挥舞着的树枝在手中掉了下来,踩在了树枝上面一声清脆的声音,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登场拉,哗啦啦啦~震惊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