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逆回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凤舞文学网--->

    对于后方斥候能观察到的距离,基本上敌人已经到了边。--凤舞文学网--所谓战场乃是瞬息万变之所,今时今刻占据上风,说不定明就会马失前蹄。对于这种双方面的夹击,在加上敌军的兵力优势,打赢信长还是有希望的。

    “大人,应该是您的叔父织田信光煽动的,可惜没有证据,现在唯一的表明就是帮助林秀贞。”传令继续汇报着战况,背上的靠旗给风吹的来回飘动。

    “传令前军停止,就地结圆阵,开始防御。”信长立刻在马上拔出压切,挥舞道。可惜的是,这些只是农民,想要服从这种快的指令基本上是难上加难,虽然带着兵器,但是这种素质其实和庄稼汉没什么区别。然而敌军却是有备而来,虽然都是这般的人。

    这个时代的人是非常奇怪的,比如这场战斗来说。两军厮杀只是为了赚取足够的利益,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大部分人的,或许这位林大人多杀了织田的一个足轻就能获得更多的封赏,至于这位织田大人却希望杀光对面,好得到清州城。两军的喊杀震天,似乎都要为了一个人头一贯赏金而拼命,那些佃户不光要种田缴纳百分之七十的重税,而且如果有了这种战斗也要上阵杀敌,一个人头一贯,所以那些佃户的腰间别满了人头。

    横七竖八的木瓜纹来回摇动,那位林大人的家徽也招摇着。军队开始了互相搏杀,似乎大体上是人多的一边占着优势。“你们还干什么,杀敌去啊。”信长收回压切,对着前田例假和义氏喊道。

    “但是主公您……”前田利家露出了关心的神色。--凤-舞-文-学-网--

    “滚,快去。”信长暴虐的打断了前田利家接下来的话,看样子非常愤怒。至于义氏看到信长说完了这句话后,就飞快的冲了出去。

    四周开始了混乱,不过敌军也开始混乱的厮杀。四处有倒地的人,有着想要杀掉对方抢夺头颅的人群。至于那位木造长益的马项上已经挂着不下十数个级:“大人,您才来啊,看看我的战功。”占满血的双手擦了擦脸血迹,揉搓着脸部“吐”的一声(就是洗脸的时候出的那种声音)。这时义氏想起了那位伊藤,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的。

    义氏双手持着宝刀互相挥舞着,后数十名足轻在新宫的掩护下缓缓向前推进,沼田以及藤孝互相靠着背向外劈砍着。战斗进行了数十分钟,信长兵力越来越少,至于木造长益的马背上已经都是级。突然在地方增援的后面尘土飞扬。“可恶,又是敌军。”信长满脸怒火的啐了一口“织田家的儿郎门,拿出你的勇气来,让他们看看那古野武士的勇武。”大叫着在四周奔跑,指挥着队伍。

    随着敌军接近,还有林秀贞的军团反击,信长的军团渐渐的开始了士气溃散,对于战斗来说,这个就是溃散的前兆。突然间,来者迅侵吞着敌人的军队,为的就是一位蒙面侠客(胖子)与一位全重铠的老者(信虎)。“荒子城前田利康推参。”一声大哄之后,就入虎入羊群,开始了屠杀,给织田的军队背后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利康,好样的”信长怪叫了一声“敌人的增援已经给我军杀光,现在敌人只是就在前面的。”

    “胖子你怎么来的。”满是血的义氏走到了胖子的马前。

    胖子看了看那边杀的正起劲的武田信虎:“还不是那位也喜欢凑闹么,结果就来过来了,刚好赶上你们这件事,看来我是立功了。”胖子一脸笑容,似乎歪打正着的。

    “别得意,先要搞定前面这些敌人。”

    虽然有了新鲜血液注入,但是军团的混战似乎还在站开。那些男子也等不到秋天稻谷收获的时候,那些土地上的粮食又无偿的变成了国家东西。战斗厮杀着昏天黑地,足足开始了两个多小时。这场野战以信长的军队剿灭了全部敌人而获胜,不过似乎这个不是信长想看到的。战场上横七竖八的躺倒着无数的无头尸体,一些侥幸存活下来的佃户贪婪的用线穿着人头。一贯的赏金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如果能杀上个四五个人那么就是一年的收入了。如果更好一点,或许就能给提拔成了武士,就变成有了贵族份的人了,还有名呢。在血色一般的夕阳下,映红着这片本来就是鲜血的土地。山羊坡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似乎说的就是这样么?

    “把林秀贞给我揪出来。”信长一脸愤怒,一只手按压者脅差,牙齿咬得紧紧的。军队也不管战场上的残留迅杀向了清州城,不过此时的清州早已城门大开,似乎在迎接着这位胜利者。

    “大人,林秀贞已经给压倒,似乎刚刚给困在了地牢之中。”传令压来那位林大人。

    “信长上总介,秀贞冤枉啊,是您的弟弟的小姓誓要报仇,把我困在了地牢里,运用我的命令调兵遣将。”秀贞疯狂的磕头着,地上粘上了丝丝的血迹,不过这点血腥对于信长来说已经麻木的。

    “你要我怎么说,磕了我那些子民会回来?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的。”信长看到如此的林秀贞,一把拔出压切。

    这时林秀贞微微带着一丝要哭的声音(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大人,我林秀贞怎么敢和您作对啊,就凭我这个子。”咚咚咚的磕着“再说我父母都是在大人您手上,我如果杀了大人,我不是不孝么。”

    “是么,您的意思我也属于不孝么?”信长冷冷的哼道。

    “不是,不是,您是大义灭亲,我是小人利熏心。大人属下真的不知道。”还是继续用力的磕着。过了许久这位林大人晕了过去。

    “抬走。”信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走去天守,利康你也来。”

    清州城的天守似乎比那古野的更加舒服,因为信长这位追求新奇的个使得那古野的天守,弄得洋不洋,古不古。清州天守就中规中矩多了,大厅的拐角占着几位看门的忍者与武士,随之拐了进去就可以看到大厅。上位者距离下面也只有大概二十厘米左右的台阶。当年信胜的位置上背后放着一件巨大的黄铜阵羽织。然后天守墙面上面挂着大大的一面木瓜纹棋。信长正了正子,一步一晃的走道了自己的位置上做了下来。至于后面那些人,畏畏缩缩的站在了下面,听候调遣。四周火把明亮,却照不亮此时信长冷的目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