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旧相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凤舞文学网--->

    “心驰千万里,在异国边。--凤舞文学网--”信长喝着节拍跳起,“唉,唱不出那种感觉,或许这个才适合你唱。”对着义氏感叹道。信长继续转着子,然后一点一点喝着拍子,然后摇摇头,觉得自己似乎唱的不对。

    “大人心目久远,岂非我等凡夫俗子所知晓,汉书有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等燕雀安能了解大人之所想,实在是心之所远,众之所望,定能‘一统四岛,横扫本州’。”义氏连忙站起来表示道,对于这位随的主公解释一下自然是甚好,否则哪兴起,要你再来一次可不是玩玩了?

    皱着眉头的信长听完义氏话后,拍了拍手。也不管吴服上溅到的酒水。“好好,我信长就借你吉言,来人赏酒。”用力抬起边上一大坛酒,咣当一声放在了放在了义氏面前按上,胖子投来了谁叫你这么会怕马的眼神恶心着义氏。“喝,高兴,我信长今天很高兴。”说完瞟了一眼,继续举着酒杯转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大人,您这个四岛到底是哪里?”这时靠近义氏座位边的佐佐成政凑了上来。

    “四岛你都不知道?”义氏呆了呆,看向了成政。

    成政脸色一红:“还烦请大人赐教,再下就知本州,四国其余不知。”说完推来一杯了酒表示示意。

    “干杯。”义氏给自己满了一盏,然后推了过去,这个“就是九州和北海道,也就是虾夷。”说完用酒水在台子上画起了地图。

    “噢,大人蛮荒之地不足一提,再说那个虾夷都是少数番邦,何来安定之说,不多说喝酒,喝酒。”成政举杯恭敬道。

    酒宴举行了三个多小时在信长和佐佐成政的劝酒之下,酒量本来不好的义氏现在已经浑乏力,晕乎乎的,双目无关,头也垂了下去。所谓上级之酒不得不喝,不喝就是不听话,朋友不得不喝,不喝就是不义气。--凤舞文学网--倒是在一坛酒后,胖子乘着佐佐成政有点醉意,开始挖起了话来。倒是这位喝酒多了,就打开了话匣子,再说第一面映像对于义氏不错,也就对于胖子的问题无不所答。

    -------------------------------------

    “嗝”义氏微微跳了一下,打出了一个酒嗝,双腿空空的蹬了一蹬。

    “大人,你又喝这么多,衣服上都是,下午怎么去拜领啊。”镜一脸担心,在边上给倒在地上打着嗝的义氏擦拭着体。

    “镜姐姐,你就别说了,信长大人酒宴谁不喝,就灌谁,那位森可成大人足足给倒了三坛子,吐了喝,喝了吐。”胖子也躺在边上气喘喘的说道,因为面容丑陋倒是少了很多敬酒。这位信长上总介倒是非常的随,不过因为随过头了,倒是让胖子觉得难堪,不过好在胖子撑得住气,再说还有大哥在,天塌了也顶得住。

    “你啊,好歹是个三河守护,你看看义氏都弄成这样的。”镜微微怒,对于这个胖子实在无话可说。酒水对于这个十岁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伤人了。

    胖子露出一双小眼睛,畏缩的看着周围:“您别啊,我只是他弟弟而已不是三河守护,再说我也倒了就没人挖消息的,我去烧醒酒汤,到时候有些消息我要和大哥说。”急忙爬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已经叫艳去帮忙了。来过来帮我扶起这位来,我要擦背。”

    “唉,是。”胖子无奈的爬了过去。

    过了许久,到了下午三点多,义氏和胖子跪在天守上面接受着织田家的洗礼。住持就是那位平手政秀大人,除了他其他人喝酒喝的太多了,都醉的东倒西歪的。不过那位织田信长确是生龙活虎的站在台子之上,剩下那位确安友也站立在附近守护安全。『真是会喝,那个确安友好像都喝了十多坛了,怎么还这个养子。』心里暗暗想到。

    这时走进了一位彪行大汉,虽然是彪行不过高确不是很高,肌倒是不错,古铜色皮肤,头上挤着一条丝带扎起了头。眼睛犹如铜铃一般,在配上一件纯黑色的吴服,显出了英武不凡。上插着四把脅差来回晃动,踏步虽然很小,但是目光注视着周围。跟在大汉后面进来了一位男子,“嗯,这个不是泷川一益么?。”义氏一脸的吃惊。看着过来的人,一益微微点头示意,至于那位壮汉估计就是柴田权六郎胜家的。此时柴田一脸正色的看着信长,丝毫不管周围人的眼光。

    信长坐在踏上满意的看着下面,露出一脸笑容:“今天真是我织田家的福星之啊,晚上就要祭祀一下布袋了。(哈拉菩萨)各位乃是栋梁之臣,今我信长有幸得到各位帮助实在三生有幸”但是心里究竟是哪般,就不得而知了。

    “下乃是今周公,握吐哺天下归心。”柴田胜家难得的吐出了一句他刚学会的马匹话,其他也就啥都打不出来了。

    “好好好。”信长拍着手为着胜家鼓掌“各位就是千里马的,再下实在感激五内,平手师傅请您开始吧。”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此时的平手穿着正式,一明朝素缎的锦服,两撇胡子也梳理整整齐齐,头也用乌帽子盖好。从袖子里面抽出一卷卷轴:“我织田家武运昌隆,得到各位……”噼噼啪啪的开始了照本宣科。

    “大哥,快结束了。”胖子捅了捅义氏,悄悄说道。义氏连忙一个激灵,向胖子投去疑问的目光。此时平手政秀对着卷轴念道:“柴田胜家下,救主有功,特此赐予本家中老份,赏赐领地两千石。畠山义氏剑术无双赐予本家侍大将,前田利康受前田家三千石外带与力份辅佐哥哥义氏。新进家臣泷川一益受足轻组头份,赏南蛮铁炮一柄,月俸十贯。”总结完了成词,结束了仪式示意大家起来。

    “恭喜各位大人了,以后平手就要和各位同为臣,实在是可喜可贺。”平手收起卷轴,脸上的褶子皱在了一起笑道。

    信长微微摇晃的头抬了起来,一脸尖锐的目光,似乎要看透这些臣下:“那个,权六,义氏等等你们来下。”对于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义氏眼睛睁得大大的,不过却连忙回应着。有些时候即使知道历史,也搞不清这位织田大人到底在想什么。很多时候都觉得这位大人有些顽皮,但是顽皮过后带来的是更多的沉思。走马猎鹰,铁炮技法?无用?用历史来见证这位,确实有些盲从。

    跟随着前来带路的小姓,义氏和柴田胜家并肩走在一起。“义氏大人么,久仰久仰?”倒是在边上的柴田胜家最先话了。

    义氏抬起头来,瞧了瞧胜家:“大人对于再下才是久仰,我义氏何德何能才能当此廖赞。”拱了拱手。

    “哪里,此处距离信长大人居所还有一些路程,正好想要找您商量商量,素来知道大人您剑术无双,波斯义银实在是杀的好啊,不知道大人晚上可有空?我权六郎在酒家置酒恭请大人,畅谈一番。”柴田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黑乎乎的笑容似乎有点像哭,

    “胜家大人实在太客气了,这种自当我请,何必让胜家大人颇费呢?”

    “无妨,无妨,高兴,今高兴。”说完拍了拍义氏的肩膀,“以后工作希望大人多多配合。”

    至于怎么配合,这个就要看义氏和胜家的默契程度了。聊着聊着,随着小姓渡到了信长的住所,信长的住所倒是非常的奢华,飞鸟雕金从门楣就能看出,廊间的地方还有一丝丝的漆过的痕迹,连周边的灯笼纸张都是用上等的美浓和纸糊制而成。此时一个男人匆匆出来开门,“藤吉郎。”义氏非常的吃惊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