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东海道百万石物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凤舞文学网--->

    “弟弟样貌丑陋实在难以见面,如果大人想要见面这就去传唤。--凤舞文学网--91读免费提供”义氏解释道。

    “噢丑陋么?快叫来看看。”对于这种新奇的事物这位信长还是非常感兴趣的,两条眉毛互相跳动着的,。然后边上的小姓就去叫那位胖子来了。

    “畠山吉继参见大人。”胖子艰难的摆动着体,向前匍伏道。

    “丑么,脸上的布包裹住了看不到,拿开点。”信长对于这位胖子,显然有了很大的兴趣。

    “这个,”胖子望了望义氏,得到了义氏许可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解开了面布。

    “噢,原来这样啊,没事你盖回去吧。”信长满脸失落的神色,看来这位信长好奇心还是非常大的。“那个吉继,你愿意去前田利久这里当养子么?那个可是管公(管原道真)的血脉,名气大的很。”满脸轻松的说道,『我这位还是松平胖子,名气更大』义氏暗暗想到,然后朝着胖子示意道。

    “再下实在感铭五内,这个实在是让鄙人重振家族的事了。”胖子拜在地上匍匐着,犹如小人一般,在信长眼里这个胖子就是一只蝼蚁,虽然这位大哥义氏精明的很,不过这个胖子就显得不一样的,所以想要控制这位义氏,最好的突破口就是这个吉继胖子。

    “嗯”信长满意的点点头,显然他非常习惯这种上位者的感觉,大权拳握,历律诸侯。“平手师傅,等等就麻烦你带着这个什么,去荒子城。”信长对于这种小人物的姓名一般都不会弄的很清楚,也不会想了解。

    “是畠山吉继。”平手解释道。“对对”装出一副抱歉的样子的,不过其实在他眼里这个在正常不过,一位武士能让君主知道自己的姓名实在是荣幸,不过这位吉继可能以后要多拉拢,搞的太僵硬倒是不好。

    “两位畠山大人请走这边,其他人请去休息。”平手伸手邀请道,不过镜还是畏畏缩缩的更了上来。

    这时站在上位的信长眼里露出一丝精光:“那个义氏,你的女忍者能让给我么?”说出了这么石破天惊的一句话。

    突然间义氏没反映过来,镜就笔直的跪了下去。--凤-舞-文-学-网--看到镜开,信长重重的拍了一下大腿,撑起了自己:“罢了,罢了说笑呢,那个镜你也随着义氏去吧。女主人是不是也要看看自己的家呢。”说完整了整自己长长的袖口。镜没有回答任何话,然后跟在义氏后面出去了。

    荒子城和美浓交接,这片土地其实是由着当年信友支配,不过因为这位前田利久是位级中立派,每个家族都有弟弟,所以各个豪族倒是也不敢怎么样。不过这个是当初,现在信长独大一家,对于这种中立派来说就是最危难的时刻,更巧的是这位前田大人体多病,只有一女。信长对于荒子城这块六千石的肥已经窥视许久。

    “吉继大人,利久大人长期体弱多病,卧病在,所以可以有些历数不周。”平手解释道。

    吉继点点头:“再下实在是三生有幸,信长大人给了鄙人这个机会。”谦虚的对着平手说道,因为布盖着脸,倒是让人看不见表,不过声音倒是虔诚的很。

    “您上任也比较麻烦,可能前田利家会找大人一些麻烦,不过信长大人因为会帮助你,荒子城毕竟城主不是您。”平手看似担心这位胖子的前途,实在是为那位信长大人打好基础,毕竟图谋城子的土地实在有些尴尬,这位平手大人尽心尽力为这个糟糕顽皮的主公打掩护,虽然,掩护不是很高妙,但是足见关心一般。

    “再下了解,定能为大人匡扶宇内献上一颗忱的心。”胖子大言不惭的说着。

    “嗯,前面不远就是荒子城。”平手说着说着就带义氏他们到了荒子城。

    荒子城的确是荒子城,有些荒芜,有些惨不忍睹,看来这位中立派的管理水平的确不怎么样,不过此地多于战争倒是不能怪这位卧病在的利久大人。说起前田家大家都知道两位,一位呢就是前田庆次,一位就是前田利家。其实还有一位佐协良之,这位历史上少年时被过继到织田的重臣佐协家当养子,比利家早投入信长的麾下,一直跟随在信长的左右。随后在浮野战役中被砍伤左手,虽一直陪伴信长出征,但由于刀伤未能痊愈而感到力不从心,产生了放弃武士的份而改行去雕佛像的念头。此时利家正处于事业的低谷,为助利家立下战功恢复官职,他一次一次抱着舍的念头投入到战争中。成功帮助利家恢复官职后,便隐退到幕后,成为信长的贴侍卫。

    走入了内室,就看到一位五十多岁的武士倒在上,苍白的头已经掉的光秃秃,只是留下稀疏的几根毛,脸上的褶子已经看不出眼睛和鼻子,鹅黄色的衣服上雕刻着前田家的家徽,不过一些花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丝清洗过的血迹。此时正在大口喘着气,两只腮帮子吐了出来。“咳咳。平手大人真是抱歉,不能远迎。“利久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无妨,我带来您的养子,希望您能看看,喜欢不喜欢。”平手点了点义氏与吉继。

    “噢,那个年轻眉清目秀的年轻人么?我很喜欢,少年过来吧,让我仔细看看。”利久艰难的说道,显然利久把义氏当作吉继来看待,毕竟义氏的样貌怎么说也是一位家督所所需求的,虽然只有十岁,高倒是长到了一米五多,这个时代来说已经很不错的。

    “大人,这位才是。”平手脸上一红尴尬的说道。

    “怎么是个女的,不是养子么?”显然这位利久大人不相信那位包着脸的男人就是自己的养子对象,把站在义氏后的镜也看了进去。

    “咳咳。”平手在边上咳嗽着提醒胖子自己出来。

    “抱歉大人,再下畠山吉继,希望……。”胖子这时慢慢走了上去。

    利久脸上晴不定,显然非常不满意胖子的这个造型。毕竟前田家乃是大家族,这位胖子简直就是有伤门楣,再说天下俊杰这么多,何必找这么一个麻风病人当作自己的养子,又不能传宗接代,“平手大人是这个男的?”利久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问道。

    平手尴尬的点点头,然后自动的退了出去,关上门。

    “利久大人,我有一些话想要对您说,希望您。”这时站在一旁的义氏开口的。

    “好,你们下去。”利久驱散开了侍女。

    在义氏的示意下胖子缓缓揭开了面布,接的越多利久失望的心也越多。当镜一点一点用手法摘掉那些溃烂区域的时候,利久眼神一亮。“大人,这位是三河松平忠广的孩子,松平元康。”义氏连忙指着胖子说。

    “天那,三河守,这个不是真的吧。”利久一脸震惊,这个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对于这种事利久想都不敢想,想当年因为利久和事佬的个父亲才把这个家族交给他,虽然不能扩大土地,但是守土足够,六千石在他的四十年之间重来都是保持着,期间还有零星的开垦。

    义氏望着一脸不可思议神色利久说“的确,当今的三河守其实是假的,至于多的我就不和您讲了,请您相信这位是真的松平元康。”

    “好好好,孩子把那些东西装上,面布带好,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前田利久的养子。”利久的脸上泛出了红晕,显然对于这个事实在是高兴万分,或许祖宗显灵了,托付来了这么一位有前途的少年。“既然你认我做你的父亲,我也不多说什么,前田家还是要传的,希望你能守护好这个家业,有一天改回松平的时候请把一个孩子留下守护这六千石。”利久一脸兴奋,带着丝丝喘气连声说道:“还有今天开始你就叫做前田利康,至于怎么解释我想我也不多说了。”(利是祖传姓,康就是胖子的原来名字的,谁又知道这位三河胖子能不能诞生东海道百万石的梦想呢?)

    “谢谢父亲。”胖子跪了下来。

    “镜,我们走吧。留下这对父子说说话。”义氏拉着镜走了开来。

    这时到了正厅,平手此时正在厅中渡来渡去,看到镜和义氏走了出来,连忙迎上去焦急的说道:“义氏大人,怎么样,利久大人答应了么?”义氏点点头道:“勉强了,总之我弟弟现在改名叫前田利康的。”

    “这个就好,就好。”平手拍了心口,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这时走进来了一个满脸怒容的男子,带着一顶章鱼盔,一素蓝色的青丝威,领口遮住了的嘴巴,但是露出的胡子显示了他的嘴唇微微向内表示生气的神色,棕色的脸上的太阳的青筋微微透出。眼睛带着仇视着边人的神色,似乎对于平手的到来感到非常生气。

    (囧,好像写多了,变到三千字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