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之章 幻烁时刻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五百九十七章 生死的浓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只经都是足轻与武十,本能弄此时巳经围拢着如同鳃京都之中也是灯火通明。松永弹正久秀也加入叛变的行列,他清楚这个时候与明智光秀是不明智的选择,况且信长早就视他为眼中钉。

    此时的正门,传来了咚咚的衬木撞击声,接着又传来让人魂飞魄散的声音。看来这寺内的三百名守卫,多半都已经被杀了。这时,四周已经不再像原先那样漆黑,甚至草地上的水洼处都可以一眼望见。

    夏天的夜晚特别短。再过不久,天色就会全亮,耀眼的阳光将照在已经僵硬了的尸体上”这个信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全心的放松。  “归蜘  ”

    “大人。”耳旁传来信长那种郑重的声音,这声归蝶浓姬已经多年未曾听到了。就如同当时见面的那样,信长一手拿着酒盏,一手搂住怀中的佳人。“你是北方来的人,美浓的女人。我应该叫你浓姬而不是归蝶。”那种霸气中带着掠夺的口吻。

    “光秀与你是表兄吧。”

    “是的。”

    “那么,出去见她一面吧,或许他会饶恕你的罪过。”信长此时笑了起来,自己都快要死的时候小还在想着别人。他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啊,应该更残忍,更暴虐的六天魔王。

    而浓姬此时却不是这么想,她合掌默念,中感到一股刺痛。每个人都会对死亡感到恐惧”唯一能够解脱这种恐惧的方法,就是死。这是她历经了乱世的悲欢离合,所获得的智慧。

    因为,在他的家族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够寿终正寝。他的父亲斋藤道三不用说,就连他的母亲明智夫人、兄弟姐妹们”也都在骨相残的悲剧里死于非命。

    难道只有我能寿终正寝吗?,

    过去她经常这么认为,但如今看来是不可能了。突然,她抬头看了看四周,苦涩的承认现实是残酷的。

    我终究也要死于非命了呀!”

    然而,这么悲惨的命运不仅没有使她害怕,反而是充满了自嘲的笑意。即使光秀喜欢她,她也喜欢光秀又如何呢?终究逃不出命运,她的命运已经是这样,而不是守在寺庙之中做大德善尊者,去终老天年。

    只要这种人存在,世界就会陷于杀戮之中,永无宁”一瞬间,浓姬全的血液都冻结了,她明白为什么十兵卫会如此憎恶信长的原因了。

    看来是不会有奇迹出现的了,这一次谁也救不了信长了。正如信长所料,将本能寺团团围住的明智势之人愈来愈多了。

    占领了所司代馆之后,光秀即带着本队度过了本能寺的壕沟一  三条掘河,逐渐地往这边移动。这也意味着当初光秀对信长所说的话,果然不幸言中。

    现在也只是他还能活多久罢了”

    浓姬拿着剃刀,由信长背后走了出来,昂首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看来那些侍女们都已经平安了。如今,她唯一未了的心愿,便是亲眼看着信长举刀刺腹。

    正如信长刚才所说的:“我这一生还真多亏了你的小聪明”

    这些话一直萦绕在她的耳边。

    仔细想来。他们实在是一对令人不可思议的夫妇。

    原本她是为了取丈夫的首级而嫁过来,但不知何时却成了丈夫的影子。

    德姬嫁到德川家时的浓姬,”

    第一次目送信长上洛的浓姬”

    如今想来,她却像是看别人的影子似的。变得非常客观。

    他们由争吵而变得和睦。进而成为彼此不可或缺的另一半,共同分享喜乐、痛苦”,

    当她把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光秀介绍给信长时,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迫使自己和丈夫分开的主凶;为此,她的心中更加地感到凄楚,她暗下决心。如果可能的话,她甚至愿意代丈夫死。虽然势已经不容许,但是她仍然很乐意陪着丈夫一起死。    敌人已经冲入了馆内,四周也变成了火海,信长的手中的左宗三文字终于开始动作。

    在纷杂的影当中,山田弥太郎、薄田与五郎、大冢弥三郎等三人都已负重伤,脸上发丝凌乱,看来都已经精疲力尽了。

    有条人影从内的楼梯上走了下来。众人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人就是信长。

    浓姬这才知道,丈夫根本不想退到寝所去。

    或许他在等待光秀出现吧?”

    果真如此,那么他是绝对不会退的。也就是说,他决定在众人面前切腹。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走近信长。一旦信长被俘,光秀必然会当中辱骂他;如此一来,叫这权倾一时的右大将何以堪呢?而且,为了夸耀自己的功绩,光秀必定会将信长的头丢到三条河原”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无论如何,决不能让他的头落入敌人的手中”,

    敌人已经冲入了室内,“我安田作兵卫要的是右大将信长公的首级,你不要来穷搅和!”

    浓姬很不以为然地笑着。她曾经听过安田作兵卫的名字,不过不知道他竟是个虚有其名的人。

    当然,如果是在白天,作兵卫一眼就可看出挡在自己和信长之间的人,是名女子;但是由于天色未明,因此他并未发现浓姬的份。

    “你是个女的?”作兵卫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拿着枪的作兵卫先是吓了一跳,待回过神的时候,又有一名敌军来到了作兵卫边。当他发现双方对峙的形时,便毫不犹豫朝浓姬的右边冲了过来,以便作兵卫早点收拾信长。

    啊!浓姬低喊了一声,随即提起手中的剃刀,朝来者砍了过去。帆  ,

    来者闷哼一声,肚腹已经中了一刀,鲜血如雨般的涌出。

    在下一瞬间,浓姬又恢复了平静的表,笔直的站在作兵卫的面前。

    此时此刻,浓姬一心只希望信长能赶快回到寝所去;她不断的在心中祈祷着。在那同时,他的心中充满了对丈夫的

    “我愿意为自己的丈夫而见”

    她很惊讶自己竟然有着这么一份柔,,

    作兵卫站了起来,取出放在肩上的大枪。在知道浓夫人绝对不会后退的同时,他的眼中燃起了杀意当作兵卫举枪刺来时,浓姬手中的剃刀利落的画了一个大圆,然后插入了对手的皮革当中,而她自己也因站立不稳而倒了下来。这时众人才发现她已经中枪了,鲜血流满了一地”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