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之章 幻烁时刻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四百九十章 兵戈无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下在那边琢磨着浅井家的对策呢。”光秀看着远处,不由的对信长敬佩起来。这样的大名才是自己真的想要的。

    “光秀下……”秀吉走到一旁“您真的是这么想的?”

    “是啊,您瞧瞧一万贯呢,如果浅井不给这些钱,那么浅井长政的援军势必会土崩瓦解。”

    “您只是觉得这样?”

    “是啊,京极氏在这边扎根如此深厚,即使得到了小谷城……”

    猴子一脸无奈,打断了光秀的话语“十兵卫,我不是说这个……您真的不知道下的用意?”

    “用意……”明智光秀抬起头,停顿了下来。“向大人这样的雄主,他自然有自己的事……”

    远处的询问还在继续,此刻武井夕庵已经记下了数十个首级的名字。“海北大人,请问这个是谁的?”

    “这个……我不知道……”看到首级之后,海北亲纲话语之中带着颤抖。

    武井夕庵看样子都认识这个家伙,但是海北却不知道,一定有所隐瞒。“海北大人,这个可是朝仓家的中流砥柱,朝仓景恒的首级。”

    “您既然知道,何必又羞辱于我。”

    “你到底还是不明白我家大人的想法。”

    “明白那个傻瓜?我海北还没到这个愚蠢的境界。”

    “您就不知道,这些头颅要送去京都么……”这句话的声音非常大,基本上在周围的家伙全部听到了武井大声喊出的话语。

    “京都……”海北低着头,反复琢磨着刚刚武井佑笔所说的话语。左脸的肌慢慢跳动起来。

    “光秀大人,您明白了么?下会把这些首级呈给将军过目,不久之后就是浅井父子与朝仓一族的首级,您应该明白吧?下会让将军清楚,由于他听信这些人的话语,让这么多的人牺牲。让他感觉到这样的做的事,是无意义……这也是不负责的煽动所造成的后果。”

    “武井大人,下要我做的事已经全部做完了,请您杀了我吧。”此时海北眼中流满了泪水,跪在了地上。

    “这个可我不能做主,不过下的意思是放您回去。”

    “放我回去?”

    “是的,让你好好祭典那些亡灵,顺带告诉浅井长政下,这些首级的去向和将来的打算。”

    信长的兵马已经分散了大半。自动来降的横山城由秀吉担任守备;此外,由于必须控制辗转南至佐和山城的矶野员昌,因此特地在城东的百百屋简单建造了新城,由丹羽长秀驻守。

    虽然小谷城的浅井部队此番作战失利,但是却仍留存着大半实力,这是绝对不容忽视的。于是信长派遣市桥长利从北山、水野信元从南山、河尻秀隆从西面的彦根山将小谷城团团围住,并封闭所有的通路,此外又派人在小谷城四周筑了一道土墙,如此一来,信长的部队就可放心地上放下小谷城,干自己的事了。

    按照小谷这样的城池,一时半会是拿不下来,信长采取了攻心的态势。

    夜间,军队进入了小谷山光明寺。这里是有着微风的山峦,所以夜间这里也格外清凉。细细的山泉从一端落了下来,掉在了一块大石头之上,溅出了无数的水花。虎千代,拿着蒲扇在一旁为义氏扇着凉风。

    “嗯,虎千代,知道过几天是什么子么。“

    “应该是秋份过后的季节吧?”

    “是,七月七啊。”义氏站了起来,取来了一盏灯笼。“你瞧瞧天上的银河,他们在做准备啊。”

    “只是一年相见。”

    “是啊,我和你能天天见面,也不是一种恩赐?”

    虎千代缓缓的靠在义氏上,眼中的眼神完全失去了那种在军阵的感觉,而是一种小女人的姿态。“下……这样的感觉真好。”

    “哈哈,虎千代没想到你也会说这种话语。”

    “您又笑话我了,对了……您知道么,寺里有浅井长政的手书。”

    虎千代抿了抿嘴巴“是的手书,我觉得浅井大人是不会领信长下的恩德的。”

    “上面写着是什么呢?”义氏朝后转了体,把虎千代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简单的十六字,佛所游履,国邑丘聚,国丰民安,兵戈无用……“

    “兵戈无用……”义氏也没想到,浅井长政居然能写出这种禅语来。“似乎与信长大人的天下布武有所背驰。”

    “所以说,浅井长政是不可能接受这份的。”

    “但是,你接受了就可以了。”义氏弯下了头,缓缓的亲上了虎千代的嘴唇。

    次,信长就带着军队离开了小谷,去了京都。作为陪同的义氏也不得不随着大军前往京。信长这一次的上洛是让天下看见一件事,他‘织田信长’又打开了通往京都的道路,那些宵小之徒是不能阻挡他的天下布武的想法。

    不然,长此以往,信长无法上洛消息传来,那么京都乃至整个畿内他的声望就会动摇。军队的中央,有几批托马,载着那些头颅运向京都,里面放着上等的香料,免得这些东西腐烂起来,让将军损失了他的威仪。信长不光连这些都想好了,就连将军会出现什么表,他也成竹在

    “按照信长下的做法,是不是知道了幕后主使,应该除掉将军啊。”

    “除掉将军,那位可是将军呢。”

    “但是他连弟弟都能杀掉的人,将军这种扶持起来的傀儡呢?”

    “谁知道呢,或许他当年给弟弟一次机会,现在也给将军一个机会。”

    京都的街巷之中,流传着这样的谣言,信长的上洛让这些谣言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信长显得非常客气,不光在禅院布施了三百贯的香油钱,还去了皇宫一次。献上了征讨浅井得到了一百石大米,这样皇室的开销又可以支持一年了。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